• 未分類
  • 0

“這個鋼筆我知道,兩千多塊……”蘇慕許聽到一個同學小聲唏噓。

“蘇慕許。”班長喊了一聲,他自己也驚訝了一下。

蘇慕許愣了一下,趕緊上講臺領鋼筆,將心中的疑惑給藏起來。

真不是她送的!

打開禮盒,還真刻了她的名字,小小的,是爺爺親自爲她設計的簽名體,特別好看。

就是不知道是誰送她的禮物,搞得跟幼兒園時過生日分享小禮物似的,人人有份。

愣神間,聽到有人喊她:“蘇慕許,謝謝你的禮物。”

一人開頭,便很多聲謝謝此起彼伏,聽得蘇慕許恍若隔世。

他們也太可愛了,就這麼原諒她了嗎?

也是她想的不周到,一來就要送奶茶,肯定不敢喝。

送鋼筆就不一樣了,尤其是這種精美包裝的品牌鋼筆,動不了什麼手腳。

蘇慕許羞紅了臉,笑道:“不客氣,就當是我給大家賠罪。”

說完,感到侷促,不知道怎麼跟同學們進一步相處,匆匆揮手道別,一溜煙的跑出教室。

“小妹,怎麼這麼久纔下來?”許鐸在樓下等蘇慕許,見到她便關切詢問,擔心她在學校有不愉快的事。

蘇慕許從書包掏出鋼筆,“有人以我的名義給我同學都送了鋼筆,你知道是誰嗎?”

許鐸搖搖頭:“不知道。”

蘇慕許泛起了嘀咕,會是誰呢?

七個哥哥都送她生日禮物了,沒必要再補上。

難道是爸爸媽媽爲她打點關係?

“剛好我的簽字筆壞了,這支看着還不錯,借我用用,明天還你。”

蘇慕許有些不捨得,還不知道是誰送的,就把禮物借出去,總覺得不太好。

她還沒來得及婉拒,鋼筆被許鐸伸手拿走,緊握在手裏。

“記得還我哦!”蘇慕許趕緊提醒,“別用壞了。”

重來一世,很多事物,她都想要好好珍惜。

兩人肩並肩一起往學校後門走去,那是學校老師的專用通道,人少車少。

“顧謹遇來了嗎?”蘇慕許問,心裏一點底都沒有。

很奇怪,特別想他,不止是感動重生前他給她的寬慰和深情。

許鐸皺眉:“有哥哥陪着還不夠?”

“不一樣的嘛。”蘇慕許小聲說,嬌羞姿態十足。

許鐸已經聽蘇慕林講過一些細節,心裏又酸又澀,可他再不爽,也沒辦法阻攔。

所有人都願意靜靜旁觀她和顧謹遇會有怎樣的發展,他若是阻攔,小妹一定會生他的氣。

那是他不願面對的結果。

“顧謹遇!”蘇慕許一出後門便看到了顧謹遇,長身如玉,站在車旁,帥的令人髮指,喜的她驚呼出聲。

顧謹遇心頭顫了顫。

若是不知道她這十八年來是什麼樣,他真的會以爲眼前朝他跑來的女孩是他的小迷妹。

這滿眼是他的樣子……

他不敢多看,卻挪不開眼。

看着她跑到自己面前,他淡淡道:“嗯,是我。”

蘇慕許很開心,不管他多冷淡,只要肯見她,陪她,就是好的開端。

“上車。”許鐸跟過來,爲蘇慕許打開後車門。

蘇慕許朝車上瞅了一眼,小跑着繞過去,坐到副駕駛座。

顧謹遇開車,她當然要跟他並排,方便欣賞他這絕世無雙的姿色。

“你坐後面。”顧謹遇目視前方。

蝕骨寵愛:BOSS太兇猛 ,霸道的說:“我就坐這兒,以後你的副駕駛只能我坐。”

顧謹遇:“我需要專心開車,你不要影響我。”


蘇慕許:“……”


“小妹,乖,坐後面,可以小睡一會兒。”許鐸下車,打開車門,溫柔的哄。

蘇慕許哼了一聲,順着臺階下了車,一到後排便靠在了許鐸的肩上閉目假寐。

好氣!

她再任性,也不會打擾他開車好不好!

她有那麼招他厭煩嗎?!

就沒給過她一個好臉色!

哦,給過,吻她的時候,有溫柔深情過。

過了大約十分鐘,顧謹遇輕笑着說道:“許總,令妹已成年,您應當和她保持距離,學會避嫌。這樣,有利於她的身心健康。當然,如果您毫不在意她不懂得男女有別,可以當我沒說。” 許鐸靠坐着,右臂輕攬着蘇慕許,掀了掀眼皮,“顧總,你管得有點多。”

顧謹遇的聲調陡然冷了幾分:“許總,您是聰明人,可以當我沒說。”

蘇慕許本就是裝睡,聽得這話,覺得格外有深意,立即坐直,趕緊表態:“顧總,您說的對!男女有別,我是應當避嫌了!以後,我會注意的!”

許鐸目光如刀,想說什麼,終是沒說。

他說的沒錯,是該避嫌了,不然成何體統。

可憐他們這幾個哥哥,捧在手心裏的寶貝,就這麼長大了。

又過了十多分鐘,車子停了下來,蘇慕許將目光從顧謹遇的側臉上挪開,被窗外的景象給驚呆了。

城堡!

夢幻城堡!

她小時候夢見過的,畫了下來,那張畫被二表哥給要了去,一直掛在他的書房。

下了車,蘇慕許看到一輛南瓜馬車朝她開來,掛滿了星星燈,一閃一閃的,美極了。

被許鐸扶着上了南瓜馬車,蘇慕許雙眼含淚,嗚咽着說:“鐸哥哥,你對我太好了。”

WWW◆ ttkan◆ ¢ ○

許鐸輕輕擁着蘇慕許,爲她擦眼淚,“乖,不哭,我喜歡寵着你,只要你開心,我就開心。”

蘇慕許:“嗚嗚嗚,我上輩子一定……”

話突然哽住,她想起自己是重生的,上輩子連累哥哥們挺慘的。

上輩子也沒有這一幕。

可能這座城堡在上輩子也是有的,只是因爲她答應了安諾的求婚,鐸哥哥不高興纔沒送給她。


安諾確實不配住這麼浪漫美好的夢幻城堡。

“進去看看。”許鐸輕聲的哄。

蘇慕許連連點頭,乖乖坐好,看着眼前的建築設施,驚喜連連,應接不暇。

顧謹遇徒步跟在南瓜馬車後,心裏挺不是滋味兒的。

得多蠢纔會信她的話。

什麼以後會注意,二十分鐘不到,又撲到別的男人的懷裏了。

就她這樣,有七個哥哥親密的寵着,哪個男人能受的了?

幽怨的望着她的長髮,他攥緊了拳頭,忽然看到許鐸扭頭,衝他挑眉。

那神情,端的是囂張得意。

就好像是在說:“讓你管的寬,管得着嗎?你不過是我小妹一時興起的玩物,跟我這個親哥哥是比不了的!”

顧謹遇十分不爽,張口喊了一聲:“蘇慕許。”


蘇慕許聽到後,猛地一顫,暗道不好。

表現的那麼喜歡他,卻把他給忘了!

“鐸哥哥……”蘇慕許坐直,小聲跟許鐸商量,“能不能讓我跟顧謹遇一起坐這南瓜馬車?”

許鐸:“……”

“嗯……”顧謹遇一聲悶哼,不早不晚的崴了腳。

蘇慕許也不知道他是真是假,只搖晃着許鐸的胳膊:“好不好嘛?你看他崴了腳,都不好走路了。”

許鐸憤憤然的叫停,下了馬車。

顧謹遇微微勾脣,挑了挑眉。

呵,跟他鬥,當他是吃素的?

蘇慕許下了馬車來扶顧謹遇,顧謹遇痛呼一聲又一聲,整個人幾乎掛到蘇慕許的身上,看得許鐸雙眼冒火。

“你是廢物嗎?”許鐸憤憤走來,一把將顧謹遇搶過來,“路都走不好!”

顧謹遇面帶微笑:“許總,你是在說我不行嗎?”

許鐸:“你說話給我注意點!”

顧謹遇:“我很注意了。”

蘇慕許:“……”

媽媽,我又聽懂了!

重活一世,變成秒懂女孩了……

也不知是福還是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