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個陣法從外界可以看到陣法內部情況,也是爲了讓日月神教的弟子能清楚查找到合適的對手,但是在陣法內部…

每一位土著眼中的環境都變化了,這是在一個血肉紛飛的戰場中,兩軍對戰,不對,現在已經達到亂戰的局面,頭顱、胳膊、腿骨遍地都是,血水化作一條小流貫徹整個戰場,所有泥土都被血水染過一邊,散發這令人作嘔的腥臭,唯一開心的恐怕就是那渾身赤紅的血蠅。

布爾軻是一名普通戰王,剛纔還觀看着三大巔峯戰王與兩個外來者進行戰鬥,可是隨着一聲輕響傳出,眼前的景色立馬變化,剛進入幻境的時候,布爾軻還有些疑惑,不願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揮出拳頭拍打自己面龐,可是根本脫離不了幻境。

而且,面龐還隱隱作痛。

慢慢的,布爾軻覺得眼前的一切有些真實,呼吸了一口腥臭的戰場味道,布爾軻雙眼漸漸變得猩紅,這是怒血土著戰士即將進入戰鬥的表現,擊殺眼前一切敵人。

不僅僅是布爾軻,兩千多名土著都看到了這一幕,自己是兩軍對戰中的一員,得到皇的指令是擊殺對手,不惜一切代價。

所有的土著戰士眼睛都漸漸變得猩紅….

遠遠的看着,日月神教的弟子都感受到外界有着一股極強的戰鬥意志從土著軍隊中傳出來,似乎,他們的氣息此刻已經提升到最高。

有些弟子還有些畏懼,生怕出去之後會被土著瞬間撕碎,但是也有藝高膽大之輩,一道身影竄出,朝着幻陣走去,同時對着嶽蘇說到:“給我來五個戰將級別的土著。”

這人正是當日在大道上相遇隊伍中第一個與林楓交談的修士,年紀輕輕卻已經達到紫府初期的境界,具體什麼名字林楓還不知道,不過看得出來,這人是一個藝高膽大之輩。



對嶽蘇傳音問道:“嶽蘇,這一座陣法掌握得如何了?”

嶽蘇不知道林楓爲何會傳音,不過面部沒有什麼反應,而是對着林楓迴應道:“已經掌握得七七八八了,想必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輕輕點頭,林楓繼續說道:“在幻陣中我還佈置了一道防禦陣法,陣基爲那一團青草,若是他們在對戰中遇見危險,務必在第一時間保住他們,如果在戰鬥的時候有什麼異樣情況,也要專心觀察,該增加難度增加難度。”

“反正不能讓他們有生命危險,不過遭受一些不致命的傷害還是可以的。”

林楓的意思很明顯,有些弟子對自己定位不清楚,那就需要嶽蘇去幫忙定位,目的就是達到錘鍊的效果,受傷可以,只要不死就行。

嶽蘇意外的看了一眼林楓,心中對林楓的好感大增,雖然林楓只是凝丹初期的修爲,不過展露出來的手段卻是讓嶽蘇無比信服,加上現在這一份心思,所以好感度猛漲。

對着嶽蘇微微一點頭,林楓縱身一躍來到陣法之外,看着張天失與陳宇對戰三大巔峯戰王的戰場….

此時陳宇獨自一人對戰白髮老者,張天失在獨力對戰碎石土著和青發女子。

陳宇與老者的戰場中。

陳宇與林楓一樣,所用武器也是長槍,而白髮老者則是使用一雙銅錘。

長槍偏技,銅錘偏力,二者對戰看似不相上下,不過林楓卻看得出來,陳宇的戰鬥經驗雖然豐富,但是白髮老者的出招卻是極爲老辣,頻頻對戰下來,陳宇似乎已經力竭,而老者卻依然遊刃有餘。

銅錘厚重無比,與老者的身材形成鮮明的對比,不過老者卻將其舞得密不透風,陳宇雖然有些力竭,但是老者似乎並不着急將其擊殺,因爲老者幾乎沒有主動出擊過,更沒有施展殺招,看起來更像是在與陳宇慢慢遊鬥。


旁觀者清,林楓卻差不多知道老者的打算,他只需要拖住陳宇,等另外兩位戰王將張天失擊殺之後在一舉殲滅陳宇,這樣自己就可以省下不少力氣,花最小的力氣擊殺對手,想想都覺得不錯。

但是,張天失真的這麼好擊殺嗎?林楓輕輕搖頭。

作爲領隊弟子,怎麼會如想象中那般羸弱?

咔擦!

這時,張天失與另外兩位戰王的戰圈中傳出一聲咔擦聲,隨即便聽見碎石土著的悶聲巨吼,似乎極爲憤怒。

聞聲望過去,在他們的戰圈中,碎石土著全力攻擊張天失,青發女子則守在碎石土著身後,七根墨綠中帶着血色的巨大藤蔓朝着張天失纏繞而去,藤蔓上有些詭異的圖紋,肯定不弱。

另一邊,同時被兩位戰王攻擊,張天失卻並沒有顯得很吃力,一柄泛着金色光芒的長劍在其手中快速揮斬着,每一劍斬出都有白色劍氣盪漾, 劃破虛空,猶如美麗的花朵一般,但若是真的將其看做花朵,那,迎接你的將是無盡的後悔。

此時碎石土著的‘肚子’上有着一個頭顱大小的洞口,足有七八寸的深度,很明顯,在於張天失對戰中碎石土著已經受傷,現在碎石土著渾身血紅色氣息奔騰而出,四周都被血紅色氣血籠罩。

顯然,碎石土著已經出全力了。

刷!


長劍一揮,瞬間揮斬出十多劍,劍氣與劍身全都攻擊在一根血綠色藤蔓之上,一次轟擊直接將一根藤蔓揮斬掉落在地,同時一個泛着黑白光芒的圓盤飛射而出,迅速變大,將想要收回的藤蔓罩住,被罩住之後,藤蔓只能在原地快速的顫抖着,受傷不輕。

這樣一來,就只剩下六條巨大藤蔓與張天失對峙着。

七條都不見得能拿張天失如何,現在少了一條,更是輕鬆無比。

漸漸地,張天失開始顯得遊刃有餘,碎石土著頻頻出招,那碩大的‘拳頭’與張天失的長劍硬碰硬,奈何寶劍質量極佳,沒有將張天失擊殺於‘拳頭’之下,反而還被長劍破開了幾個口子。

就這樣,遊鬥了上百招,張天失眼睛一眯,單手一顫,長劍發出吟吟之聲。

劍勢急劇收縮,滾滾的劍氣從長劍中散發出來,泛出的光芒猶如一輪當空烈日一般刺眼,張天失看着碎石土著輕聲喝道:“奪天刺!”

劍尖光芒一閃,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朝着碎石土著攻擊而去。

刺!

長劍與空氣摩擦出刺耳的聲音。

噗嗤!

碎石土著速度本來就很慢,當它發現這一劍攻擊過來的時候,它都已經感受到了長劍上散發出的冷冽氣息,已經刺進碎石土著的‘頭顱’中。

砰!

碎石土著的‘頭顱’被鋒利無比的劍氣切割成數十塊,轟然爆開。

恩?

張天失眉頭一皺看着碎石土著,居然還沒有死,自己這一劍竟然沒能讓其斃命,難道它的致命不再此處?

吟~

長劍快速收回,張天失面色不改,這樣的情況也不是沒有遇見過,長劍上靈力涌動,劍勢再次匯聚在一點,既然不在頭顱,那就在心臟了!

碎石土著受了傷害,但是並不致命,看着眼前的外來者要繼續攻擊,碎石土著面色一變,隨即一聲大吼。

“吼!”

吼聲有些痛苦,但是碎石土著的身體卻在急速變化,它身體上所有的石頭都瞬間變成暗紅色,還泛着一層淡淡的光芒,想來防禦定然不弱,另外,所有碎石都快速組建,一個眨眼間,剛纔還說一堆碎石模樣的土著此刻卻是化作一頭四足石獸,猶如獵豹一般,石獸的身體顯得無比流暢。

呼,一個擺身,石獸居然以極快的速度躲開了張天失的攻擊,閃到另一邊,雙目通紅的看着張天失。

隨即又以極快的速度朝着張天失衝撞而去。

張天失雙眼微眯,他知道這是土著的天賦,看來這碎石土著掌握的是變化天賦,變身之後速度、攻擊與防禦都得到提升,比之前要強大很多。

就在應對石獸的同時空氣一陣涌動,張天失眼中一狠,手持長劍當頭一揮。

鐺!

一條紫紅色藤蔓與長劍相撞,發出碰撞之聲。

呼,剛將一條藤蔓盪開,緊接着又一條紫紅色藤蔓朝着林楓追來,不對,這次有五條一起攻擊而來,另一邊的石獸也急速攻擊過來,一瞬間,張天失佔領上風的局面似乎被改變。

手中長劍飛速翻動,將所有朝自己攻擊而來藤蔓盪開,但是藤蔓卻僅僅是被盪開,並未遭受到傷害,緊接着還能繼續朝着張天失攻擊。

當!

石獸速度奇快,剛纔發生的一瞬間便頂撞在張天失的腹部,但是卻及時被一面盾牌擋住,發出震耳的碰撞聲。

身形閃動,張天失左手虛空畫出一個圓圈,猶如太極圖案一般,不過這一個圓圈卻是冒着炙熱的火焰。

嘴裏細聲唸叨着,隨即張天失眼睛一瞪,猛然喝道:“分!”

那一個火焰圓圈突然一分爲五,火勢越來越旺,四周的空氣都被烤化。

看着五個火焰圈出現,張天失長劍一揮,一團靈氣朝着攻擊而來的青藤飛去,同時口中再次喝道:“鎮!”

呼呼呼呼呼~


隨着一聲令下,五個火焰圈急速飛出,其目標正是飛馳而來的蔓藤。 鏘鏘鏘鏘鏘!

五個火焰圈準確無誤的將籠罩住五條藤蔓,藤蔓屬木,經過錘鍊之後對普通火焰已經不在懼怕,但是,張天失凝出的火焰可是入品級的火焰,焚燒能力極爲強悍,藤蔓根本不能抵抗。

轟轟轟!

藤蔓被火焰燃燒,青發女子疼痛難耐,所有藤蔓都在空間胡亂攪動,但是火焰卻猶如跗骨之蛆一般,不但沒有被熄滅,焚燒得反而越來越旺盛。

等到機會,張天失當然不會就此罷休,長劍一擺,無數劍氣再次橫生–奪天刺!

刺!

看着這一招攻擊過來,原本就焦灼無比的青發女子面色一白,自己的防禦可沒有石頭那般強橫,這一招,即便是石頭的頭顱都輕易被割碎,自己肯定承受不住。

所有藤蔓急速縮小,想要收回,可是那火焰圈也同樣縮小,繼續附着燃燒着。

長劍翻滾而出,散發出劍勢極強,這一劍,張天失勢在必得。

噗嗤!

長劍刺入的聲音傳出,但卻不是青發女子的身體,而是那有些發黑的巨大藤蔓,張天失這一劍有着必斬青發女子的信念,根本不會被這蔓藤擋住,長劍順勢一翻動,那巨大的藤蔓被瞬間破開,一個直徑有一米的大洞憑空出現。

一旁的石獸想要上前幫忙,但是,自己的速度雖然提升,可依然跟不上張天失長劍的速度,只能着急的看着青發女子被擊殺。

就在長劍要刺入青發女子頭顱的瞬間,張天失感受到一陣極大的攻擊從側面傳來,這一擊對自己威脅極大。

張天失眼中狠色閃過,沒有持劍的手臂上一塊盾牌突然出現,朝着側身抵擋而去。

同時持劍手臂狠狠發力,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青發女子斬殺過去。

咚!

噗嗤!

巨響與刺入身體的聲音同時傳出,側面的攻擊如張天失所料,攻擊力度極大,若非盾牌抵擋,憑着這一招他很有可能要吃暗虧。

另一邊,被長劍刺入身體的青發女子面色變得陰暗慘白,很明顯受到不小的傷害,只見一條血痕在其身體上慢慢顯現,雖然在最後關頭張天失被強力震開,但是長劍依然刺入了青發女子的身體,還長長的劃出一劍,幾乎要將青發女子的身體劈開兩半。

呼呼,

白髮老者與石獸一同來到青發女子身邊,狠狠的看了一眼張天失,隨即駕着青發女子一同遠遁而去。

張天失眉頭微皺,並未追上去。

另一邊的陳宇則被老者一招轟開,受了不小的傷害。

看着天空發生的一切,林楓暗自感嘆張天失的強大,對戰兩大巔峯戰王,最後險些還擊殺了一名激發天賦之後的巔峯戰王,若非另外一位巔峯戰王出手相救,這三位戰王恐怕都有折損在這裏了。

至於林楓自己,輕輕一笑,沒打過,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麼地步。

張天失與陳宇歸來,陳宇面色有些泛白,不過林楓能感覺到他的氣息在快速回升,恢復不過時間問題。

笑迎上去,林楓說道:“張師兄威猛之極,林楓佩服。”

張天失微微一聳肩,表示並不值得高興,輕聲說道:“氣血數值沒有上增,看來沒有將其成功擊殺,若是剛開始三個就一起聯手,恐怕還得多用一些手段才行,不值得慶賀。”

陳宇一戰雖敗,但是面色並不難過,在一旁點頭說到:“不過,經此一戰我們倒是對怒血空間的頂尖實力有了一些認識,以後對戰起來心裏也有底一些了。”

“是的,來這怒血空間就是爲了磨鍊自己實戰能力,知道了它們的實力,在後續大戰卻是要好很多,不過,通過這段時間捕捉土著得到的信息,在這個空間還有這更強大的存在,位列戰皇,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存在。”

雖然嘴裏說着不知道這戰皇是什麼樣的存在,但是在張天失的眼中反而充滿戰意,天資縱橫之輩可不會去在意別人有多麼強大,想得更多的是如何憑着自己的力量將這些強大的存在擊敗。

林楓在一旁聽着,通過之前幾個月的提升,他倒是不再懼怕那些領隊弟子,反而他的心思漸漸活絡,若是有機會,他倒是想得到這大賽的最高獎勵,作爲參賽者,當然知道‘正將軍’的獎勵,自己沒有足夠的資源,那就去爭取一下…

這時,張天失也看到陣法之外的場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