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可把顧華容的怒火徹底點燃了,可他的眼中又有著一絲的恐懼。

萬一眼前這個男人再動手打自己怎麼辦,他的嘴裡已經沒有牙齒了。

那麼他會打哪呢?

正當他在亂思時,顧銘再次向他一步步的走去。

而後直接抓住他的衣領,大嘴巴了左右開弓。

「不……要打了,我錯了,大哥饒了我吧!」

頂著個豬頭腦袋,嘴裡含糊不清的說著。

這時,顧華容才反應過來,這裡並不是他的家,這裡是申海市。

跟他們做對,自己那就是在作死。

顧華容後悔已經晚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葯的,如果有的話,不管多少錢他都會買。 顧華容不斷的求饒著。

可是顧銘並沒有放過他的意思,直接將他甩出去,與牆壁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啊……」

凄慘的叫聲從顧華容嘴裡發出。

看著倒地不起的顧華容,顧銘心中冷笑。

這就是二叔讓自己小心的人,真的是太弱了。

顧銘輕輕的搖了搖頭。

「顧銘!算了,打這種人,不怕臟人的手嗎?」

師雅急忙上前拉住還要教訓顧華容的顧銘,從口袋裡掏出面巾紙遞給了顧銘。

「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可我是個瘋子呀,我會為什麼要在乎臟不臟我的手呢,不如直接到他打死算了!」

顧華容一聽,頓時大驚失色,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迅速爬起,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消失的無影無蹤。

「以後能不能別穿的這麼招風,是個男人看到都會有想法!」顧銘一邊笑著一邊朝師雅走去。

一聽這話,師雅遞來大白眼,「是我的錯了?還不是你們男人不是東西嗎?對了,你來幹什麼?」

「我?我當然是來看你的,要不然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顧銘微微一笑,眯著眼睛看著師雅。

師雅俏臉一紅,沒好氣的說道:「看我?我看你是來看你婷婷的!」

「吃醋了?這好像不是你的性格呀!要不晚上我來找你,咱倆就這個問題好好討論一下。」

「滾!顧銘,我告訴你,你要是敢來,我就敢廢了你。我這段時間正在研究手術時,如何下刀避免少出血,如果你想給我當試驗體的話,我還是非常願意!」

說完,師雅轉身離開。

轉身那一瞬間,師雅笑了,笑的非常開心,俏臉上的紅潤更濃了。

看著師雅離去的背影,顧銘站在原地微微一笑,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口水都流了出來。

「齷齪! 一介匹婦 顧銘,你就不能想點有用的東西嗎?我還在你識海里呢!」

先天神珠內,那個美麗的女人不由的翻起白眼,臉色羞紅,憤怒無比。

自言自語的罵了一會,女人突然笑了,而且笑的非常開心。

「原來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另一空間,可惜還要等三年。不過沒關係,三年後,我必須要讓顧銘去那裡,否則我一輩子都要呆在這裡了!」

「這小子哪都好,重情重義,為人正值,就是太花心了,真不知道他去了修真界會怎麼樣,是不是也會有這麼招女人喜歡!」

「阿嚏!」

顧銘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疑惑的說道:「是有人在罵我呢,還是在想我呢?」

呵呵一笑,向著崔婷婷的辦公室走去。

給顧炎彬辦完手續后,陳波又派了一輛車過來。

一行六人分坐兩輛車,向著酒店駛去。

就在他們的車子剛開出醫院的時候,一雙惡毒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們的車尾上的車牌號。

這雙眼睛的主人,正是顧華容。

此時的他,臉上的浮腫竟然已經消了,除了嘴裡沒牙外,看不出來像受傷的樣子。

而且他嘴裡的牙齒正在慢慢的生長著。

如果讓顧銘看見一定會大吃一驚。

同時,一定會悔沒有對顧華容使用搜魂術。

「還好來的時候,爺爺給了幾顆高效遼傷葯,只要我還有一口氣,我就能活。該死的傢伙,我要讓你十倍的償還。還有顧炎彬,你也給我等著,敢找人來打我,我會讓你們不得好死!」

顧銘的行為,已經徹底激怒顧華容。

連帶著把顧炎彬也恨上了。

十幾分鐘后,顧銘等人到陳波安排的酒店。

申海國際大酒店。

這是一家餐飲、娛樂、休閑、洗浴等為一體的綜合性酒店。

陳鴻飛帶著人早早就等在這裡。

看到顧銘后,立馬帶人迎了上去。

雖然已經過完正月十五,但是在百姓眼裡,只在二月二沒過,這個年就不算完。

此時酒店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同樣這裡不凡有一些申海市有頭有臉的人物。

當他們看到陳鴻飛兩兄弟如此恭敬的迎接顧銘等人時,表情變得無比的震驚。

難以置信,眼前這一切是真的。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居然讓陳鴻飛如此恭敬?

陳鴻飛是什麼身份,在整個申海市可以說是隻手遮天的人物了。

據說陳家兩兄弟背靠大樹,無人敢動。

最為主要的是,他們兩兄弟已經洗乾淨了身上的灰色,徹頭徹尾的變成了名流。

而顧炎彬和顧思雅兩人徹底懵了。

「堂哥,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厲害了,他們好很怕你!」

顧思雅跑到顧銘身邊佔據了另一條胳膊,有一肚子的問題想問。

眨著兩眼睛等待顧銘的回答。

顧銘呵呵一笑,「那你想不想變成像我這要厲害的人?」

顧銘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和顧思雅談起修真之事,正好順著她的這個問題提了出來。

「想呀,怎麼不想!我想和嫂子一樣,一人打上百個人。」顧思雅探頭看向另一側的秦思雨。

秦思雨微笑道:「好呀,那嫂子教你怎麼樣?」

「好呀,好呀!」

顧思雅急忙鬆開顧銘,跑到秦思雨身邊,挽住她的胳膊,直接將顧銘無情的拋棄了。

很快,在陳鴻飛的帶領下,顧銘等人到了包間。

包間很大,裡外又分成兩個包間。

每個包間內里都能擺下四五張桌子。

看了一眼后,顧銘滿意的點了點頭。

陳家兄弟辦事還是挺靠譜的。

裡面是為顧銘和他的女人們、親人準備的,外面則是那些想要認識顧銘的人準備的。

對於陳家兄弟的目的,顧銘很清楚。

之所以這麼隆重迎接自己,自然是想讓世人知道,他們陳家兩兄弟是他顧銘的人。

此時,兩個包間內都坐滿了。

最外面則是那些想要認識顧銘的人,他們在申海市可以說都在一腳震三分的人。

而此時卻恭敬的起身。

顧銘朝著他們微笑點頭,讓秦思雨帶著顧思雅等先去了裡面。

「都坐吧!既然來了,那就吃好喝好,由陳鴻飛代替我陪著大家,以後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也可以先找陳鴻飛。我敬大家一杯!」

顧銘接過陳鴻飛遞來的酒杯,一飲而盡!

這個時候,最為激動的就是陳家兩兄弟了,顧銘的話說的已經很明白了,言外之意就是陳家兄弟是我的人。 「嫂子,怎麼全是女人?」

顧思雅和秦思雨走進裡面包間后,看著一桌子的女人,頓時愣住了。

包間內一共擺了兩桌,一桌坐著全是顧銘的女人,而另一桌坐著小叔顧炎武一家。

顧炎彬和顧偉兩人直接走向了那一桌。

崔婷婷笑了笑,坐到自己位置上。

她的位置在兩個主位的左側。

眾多女人看似坐的很隨意,其實不然。

她們的位置可都是按照先後順序排列的。

當然,有四個位置,那是她們不敢也不能坐的。

那就是兩個主位,以及主位左右兩邊的位置。

大家心裡都清楚,主位是顧銘和秦思雨的。

畢竟秦思雨才是真正的正宮娘娘。

而左右兩邊的那兩個位置,一個是林佳的,別一個就是崔婷婷的。

「她們都是你堂哥的女人!」

秦思雨微微一笑,拉著顧思雅走向主位。

眾多女人見秦思雨進來,紛紛站了起來。

給足了面子,就好像迎接妾室們見到正室的樣子。

當看到顧思雅時,都不由的微微皺眉頭。

這是顧銘新收的女人嗎?

正當大家疑惑時,秦思雨站在主位上,微笑的說道:「大家都坐吧,老公還有點事,要一會過來。跟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小美女,是老公的堂姐顧思雅!」

而另外一桌的顧炎彬等人聽后,目瞪口呆!

一個個驚訝的張著大嘴,無比震驚。

他們這些人里,就要數顧偉比較鎮定。

顧銘的事情,他多少了解一些,特別是對於這些女人,那可是陳家兩兄弟列入最重要的保護人員。

言天神算 但那是他不知道顧銘就是自己的堂弟之前。

親人相見,自然少不了感人的場面。

顧炎彬和顧炎武兩人也因為顧銘的原因放下多年的隔閡,重歸於好。

宴會在溫馨快樂中結束。

小叔顧炎武一家的日子過的並不好,住在郊區,房子也是即將動遷的老舊小區。

顧銘毫不猶豫直接將他們全部接到市區,並且直接從宜夢居找了三棟別墅,送給了他們。

天價寵兒: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同時,將顧炎武家的雙胞胎堂姐顧思紅顧思靜的工作給安排了。

堂哥顧成是公差,而且已經結婚,妻子同樣是公差,至於他們的工作,自然由葉文軒出面安排,給調動了一下。

……

清晨,太陽升起,顧銘起身。

忙碌了一夜,可他卻一點沒有疲憊感,反而十分的滿足。

幸好的他的別墅夠大,否則還真的住不下這麼多的女人。

吃過早餐后,他的女人們紛紛離開。

而這時,無名趕了過來。

恭恭敬敬的站在顧銘面前。

「主人,你讓我調查的事已經調查出來了,那個假冒你的人,也姓顧,是東北顧家的公子,叫顧華容!」

「顧華容?」顧銘聽后,不由的冷笑。

原來冒充自己的竟然是他,昨天還把他教訓了一頓,可是他並不武者呀!

「對,就是他!東北顧家十幾年前,擠身成為武者世家,自此便消失了,很少有人知道他們的存在。但是他們的實力卻很強大,而且他們能夠隱藏武者的氣息……」

無名將調查的情況彙報給顧銘。

顧銘聽后,冷笑不止。

「另外,宋元思昨天打來電話,南洋的至尊會又成立了,不過他們成立后,便立刻退出了南洋,人員去了哪裡,他沒有追查到。只知道他們是出海后不久便消失了。」

「至尊會?」

顧銘站了起來,眉頭微皺。

看來至尊還是不死心呀!

可是為什麼這麼長時間也不見夜尊傳來關於另外五個分身的消息呢!

至尊會重現,卻又消失,這裡一定有問題。

曾經聽夜尊說過,至尊可以短期內培養出大批武者。

看來,至尊是準備培養先培養勢力,然後對自己動手。

自己達是無所謂,可是身邊人呢?

顧銘抬頭看向無名。

「通知,宋元思和耶熊,讓他們帶人趕往西北曾家,所有出入境手續交給葉文軒去辦理。另外,告訴狄青,狄家所有武者也會部前往西北曾家。」

「告訴李德方,秘密篩選華國武道界中的人員,同樣前往西北。米國那面,你通知一下夜尊,讓他也做好準備。我想至尊會如果再出現的時候,將會帶來一場浩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