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回答,簡直讓唐宋吐血。他是有眉目了,可真方便說嗎? 看著一群老頭可憐巴巴的盯著自己,唐宋當真是頭疼。說,還是不說?

猶豫許久,唐宋還是嘆道:「好吧,我確實有點眉目了,但不敢保證對不對。」

一聽這話,眾人頓時豎起耳朵,周遭極為安靜。唐宋深吸了口氣,認真的解釋起來:「我懷疑,讓我們解析丹藥,其實就是解析自己的弱點。」

解析弱點?

眾人頓時一陣驚愕,一個個不明所以的對望,充滿了茫然。

唐宋頭疼的揉著太陽穴:「第一輪讓我們煉丹,肯定是想要了解我們的煉丹術。現在這一輪淘汰率比第一輪還要大,可想而知難度有多大。我們每個人手裡的丹藥都不一樣,應該都是針對每個人不同的弱點。當然了,說得輕巧,可真要解析是自己的弱點,估計沒幾個人能做到。以上純屬個人猜想,不負責後果。」

說罷,唐宋閃身離開,留下一群懵逼的老頭……

對不對,唐宋現在真不清楚,只能說是個方向。這麼多人,不可能找到那麼多不同的丹藥。唯一的解釋就是,那些丹藥其實就是每個人的弱點!

沒有人煉丹是完美的,唐宋也從來不認為自己的煉丹術是完美,甚至問題還不少。可是,真要去解析自己的弱點,難度可就大了。畢竟,有些東西自己是看不清的……

回到房屋,唐宋想了想,還是先去跟天華他們分享自己的想法,隨後才回到房間內。

重新拿出丹藥,唐宋端詳了一會,閉上眼努力回想著自己的問題。

自己能夠解析能量,能快速煉丹,成效也非常驚人。可唐宋知道,這種快速一定會付出代價,只是之前一直都沒想到而已。

速度快,丹藥成效又好,藥效又可以控制,不可能都這麼完美。一定有什麼是自己忽略了。

沉澱?

古老煉丹方式注重的就是沉澱和凝聚,有時候煉丹需要幾天甚至一個月。效率雖然不高,出來的丹藥藥效似乎也差不多,優點在哪?

想了很久,唐宋都沒想出個所以然,腦子一陣疼。

他目前想到自己的煉丹術弱點就是,沒辦法煉製太高級的丹藥。可需要解析的丹藥明顯不高級,根本沒蘊含太多的靈氣。

高效,到底會帶來什麼弊病?

越想唐宋的腦子越亂,甚至都有點懷疑人生。不敢再想下去,趕緊甩開思緒。可很快唐宋就發現,腦子根本不聽使喚,總會不停的想著自己的弱點,甚至連修鍊弱點都會想。

啪,啪!

唐宋不停的拍著自己的腦袋,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可不能被帶進溝里,要不然就慘了。那些人之所以發瘋,肯定也是因為懷疑,不相信自己……

對了,不相信自己!

唐宋忽然想到什麼,再次將目光落到丹藥上。自己的煉丹術應該沒太多弱點,幾乎完美,這一點必須要相信。

然後的話,煉丹速度很快,成效也高,帶來的後果應該是能量失衡?還是說,丹藥無效?

隱約明白過來,唐宋兩眼放光。物極必反,差點把這個道理給忘了!

這丹藥一定是使用非常高級的藥材,可是因為能量對沖,反而丹藥沒有任何效果。現在自己需要做的,應該是想一下什麼高級藥材混在一塊沒有效果,越名貴越好!

盤算了一會,唐宋啪的一下拍著自己的腦門,狂喜的大笑起來:「哈哈,我明白了!這丹藥根本就不是用藥材,而是能量!直接用能量凝聚而成,而且這些能量應該是可以相容……我想想。靈氣,元氣,天地之力……」

一口氣說了好幾個,唐宋頓時覺得輕鬆了很多。不過唐宋也知道,肯定沒那麼簡單,還需要解析能量比例。

當下,唐宋盤腿坐在地上。也不管丹藥,而是開始運轉自己的力量。與其去解析,到不如自己煉製!

啵,嘭……

不停的嘗試著能量融合,各種各樣的比例都嘗試。不知過了多久,唐宋雙手掌心相對,嗡,一枚細小的丹藥出現在掌心,跟要解析的那一枚一模一樣!

睜開眼,唐宋不自主露出笑容。也在此時,外邊傳來南宮先生的叫喊:「唐小子,你成功了,你是第一個!」

唐宋剛要去拉開房門,冰冷的女童子無聲無息出現在門后,一雙大眼睛冷淡的盯著他。

「你很聰明。」女童的語氣有些冰冷,「看樣子,你並非低級天主。」

唐宋輕抿著微笑:「我目前確實是一個低級天主,只是有些特殊。還得多謝你之前提醒我,不能使用天罰之力,要不然我也不會想到這麼多。」

就因為她說不能使用天罰之力,唐宋才沒有把天罰之力加入,還想到自己身上擁有的其他力量……

女童的表情很是淡漠:「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天靈境的秘密了。那裡,是天道無法管制之地!」

天道無法管制?

唐宋一驚:「你是說,天道之外?」

見她點頭,唐宋傻眼了。怎麼也沒想到,竟然真有這種地方!

天道無法管轄,意味著沒有管理員,天道制度也不管用。這樣的地方,應該是實力隨便增長,不會有任何限制。可以說,那就是一個野蠻之地,卻也是修鍊者的天堂。

「你為了天丹而來?」女童忽然又問道。

唐宋心頭一顫,故作鎮定的反問:「天丹是什麼?」

女童卻擰著小眉頭:「果然是為了天丹。也對,除了天丹,不可能有東西吸引你。不過,天丹只是個傳說,未必真的存在。」

想了想,唐宋還是問道:「你知道天丹?能跟我說說嗎?」

說完唐宋就後悔了,這話無疑是在承認自己為了天丹,搞不好對方要把自己幹掉!

好在,女童並沒有露出任何殺意,依舊冷淡的回答:「傳說,天丹就是補天之丹。人吃人丹,天吃天丹……」

沃日,這麼直白嗎?

唐宋不自主倒吸了口涼氣,他作為管理員,當然知道什麼是補天。可不單單是修補一個空間那麼簡單,修補的是天道,還有法則…… 在陳柏說出‘百鬼洞窟’這四個字的時候,臉色很難看,就連一旁的肖龍光是聽到陳柏的話,眼中露出了驚愕的目光,滿是忌憚之色,好像聽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百鬼洞窟’,這是什麼地方?”他倆的反應讓我更加的着急,問道。

肖龍眼中依舊帶着忌憚之色,說道:“那是一個可怕的地方,在很久以前被封印了,但就在十年前我聽說突然封印被破解了,從此在那裏方圓幾十裏的地方就已經寸草不生,沒有任何的生物。”

我愣住了,驚愕不已。說世上怎麼還會這麼可怕的地方,既然封印被破了,那爲什麼不再次封印起來。

“沒你想的那麼簡單。”這時候,陳柏也開口了,語氣凝重,皺着眉頭。“而且之前術士界也不像你現在看到這麼團結,內部的矛盾大得很,要不是因爲除了天羽閣這一檔子事,估計術士界內部就會爆發一次內戰,所以‘百鬼洞窟’的事情,才遲遲沒有解決。”

沒想到術士界內部的矛盾這麼嚴重,雖然天羽閣的事情出來之後,整個術士界的各派都團結在一起,一致對外。不過其中微妙的關係我還是能察覺得出來的,所以陳柏說的不是危言聳聽。

只要天羽閣的事情解決了,恐怕很快術士界就又會恢復成原來的狀況,各派之間的關係也不會再像現在這樣。

一旁的肖炎也點了點,很是贊同陳柏的話。“陳老前輩說的沒錯,術士界內部的確也存在着大問題,各派之間的利益纏鬥從來就沒停止過,當然這也不是一兩天的問題,而是常年的狀態。正是因爲如此,我師父他老人家纔會常年居住在深山中,基本上不管術士界發生的事情,不想被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影響心境。”

肖龍所說的心境這一事,我還是有些瞭解的,對於我們術士來說修煉的心境還是很重要的,特別是對他們煉藥治人的藥師來說,心境更爲重要。

“師父,那這‘百鬼洞窟’的來歷是什麼,是誰在以前封印住的,又是誰把封印給破開的?”我心裏的疑問很多,一一問了出來。

對於這些事情,陳柏知道我從未了解,所以也不着急,慢慢的和我解釋說道:“‘百鬼洞窟’的來歷我也不清楚,現在這術士界裏估計也沒有誰知道,它在幾百年前就存在了,據說是以前用來關押冤魂惡鬼的洞穴,但是可能是因爲洞穴裏的陰魂越來越多的緣故,洞穴四周受到洞穴裏散發出來強烈陰氣的影響,危害極大,甚至陰氣還在不停的向外擴散。”

“後來‘百鬼洞窟’就被封印了,是誰封印的我就不清楚了,當然也很有可能不止是一個人封印的。那裏一直是術士界的一大禁地,就連養鬼一派那些人也不敢對那裏有想法。可就在十幾年前,那裏的封印突然就被破開了,雖然經過了幾百年的歲月,洞窟裏的很多陰魂都已經互相殘殺,數量減少了不少,但還是一個大凶之地。”

我皺着眉頭,不解的問道:“那封印是已經破開的嗎?”因爲在我看來,這麼一個大凶之地,應該不會有人想着把封印破開纔對。

但陳柏卻搖了搖頭,說封印不可能自己破開,很明顯是有人故意把那裏的封印解開的,而且解開封印的目的不單純。

“難道陳老前輩知道解開封印的人?”這時候,肖龍突然開口問道。

陳柏點頭,眼中露出犀利的神色。“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就是天羽閣的人弄的,他們在十幾年前,甚至在更早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只是但是我們術士界還沒引起重視罷了。現在陳雅琪和李子凡被他們抓到了那裏,我更加確定了這個想法。”

他倆的話無疑讓我心裏更是擔心,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被女厲鬼他們帶到那裏去,沒有保命能力的兩人豈不是凶多吉少,光是‘百鬼洞窟’裏的陰氣就已經足夠要了他倆的命。

見我憂心忡忡,臉色難看的樣子,陳柏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你不用太擔心,‘百鬼洞窟’雖然是個大凶之地,但至少比他倆被帶到天羽閣內要好一些,情況沒那麼糟。而且女厲鬼他們最主要的目的是你,在這之前,他們肯定不會讓陳雅琪和李子凡出事的,這一點應該是可以肯定的。”

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我心裏的擔憂還是一點都不少,不過爲了不讓陳柏他們太擔心我,我還是點了點頭。

聽到我們要去‘百鬼洞窟’救人的事,一旁的肖龍很是意外。“你們要去那裏救人,這太冒險了吧,萬一要是天羽閣的人都在那裏,那你們豈不是死路一條?”

陳柏無奈的露出一抹苦笑,說那有什麼辦法,我們不可能不去救人。

“我覺得還是從長計議,也找一些術士界的高手和你們一起去,這樣安穩一些。”肖龍也是很擔心我們,提議道。

“不用,要是去的人多了,反而會引起天羽閣那邊的重視,不是一件好事。”陳柏想了一會,搖了搖頭,否定了肖龍的提議。“還是我們幾個人去好一些,實在不行,我們就退回來,想其他的辦法,所以說我纔會用那顆夜明珠換丹藥,這次我們去救人必定是兇險異常的。”

肖龍嘆了口氣,說既然如此,讓陳柏放心,他回去一定好好的和田偉光說清楚,讓田偉光多給我們一些丹藥。“我便在這裏在住上兩日,兩日過後要是李師妹的傷勢什麼其他的情況的話,我就早點離開,爭取回去把丹藥早點給你們準備好,派人送過來。”

“行,那就這樣決定吧。”陳柏回道。

我們正說着劉宇從樓上下來了,他心事重重似乎有什麼事情要說,但是看了我一眼又欲言又止。“師父,關於但是女厲鬼他們來襲時的一些狀況,我想和你說一下。”

陳柏微微皺起眉頭,看着他,問道:“是不是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劉宇點了點頭,說現在自己仔細回憶起來,的確發現了很多存在問題的地方。

“那到我房間去說吧,肖龍,你和老三就先回房間休息吧。”陳柏對我和肖龍說,然後和劉宇走向了他的房間。

我疑惑,趕緊追了上去,說自己也要去,爲什麼劉宇發現的奇怪的地方,不讓我知道。陳柏停下來看着我,沒有說話。倒是劉宇先開口了,他對我露出一個笑容。

“師弟,你就聽師父的先回房間去吧,等我和師父確定了某些事再告訴你。”

就這樣,他兩不再管我,走回了陳柏的房間,關上了門。

沒辦法,我只能和肖龍一起乖乖的上樓去了。我倆像是去李慕顏的房間看了一下李慕顏,此時李慕顏已經醒了,肖龍給她把了脈,說她恢復的不錯。

從李慕顏的房間出來後,肖龍會自己房間休息去了,我也回了房間。

房間裏小黑貓還在睡着,我也不打擾她,讓她好好的恢復過來好一些。我坐在地上打坐修煉,儘量讓自己保持平和的心境,但腦子裏還是一直出現劉宇和陳柏剛剛的反應。

劉宇到底發現了什麼,爲什麼他和陳柏要回房間裏說,不讓我聽到,難道在這其中還有什麼事是我不能知道的?

這時候,我想起了那個夢,想起了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的悽慘模樣。拳頭不自覺的捏緊了,心裏想到。雅琪,父親,你倆一定不能出事,我們很快就來救你倆了! 稍稍冷靜下來,唐宋打量著女童,輕聲問道:「你告訴我這麼多,應該是有什麼要求吧?」

果然不出所料,女童淡漠的點頭:「你很聰明。我要你進入天靈境,找到天主。」

唐宋一抽:「啥意思,你的天主……」

「她進入天靈境后失蹤了。」女童耐心的解釋著,「天靈境是法外之地,我們沒辦法聯繫,也沒辦法進入。但可以肯定,她沒死,否則我們不會安然無恙。」

這倒是,管理員要是死了,從管理肯定受影響。

盤算了一下,唐宋還是點頭答應:「好,我幫你。至少目前,我沒選擇的餘地。」

他能說不嗎,這裡是人家的地盤,隨手就可以把自己捏死!

反正都要進入天靈境,順便找一下也沒事……

女童自然知道唐宋的心思,一雙動人的眼睛微微顫動:「下一輪考驗,並非我們控制,你最好小心點。還有,來找天丹的人,並非只有你一個。」

唐宋一驚,想要詢問,女童已經閃身消失了。也在此時,南宮先生推門進來,樂呵笑著:「你小子,還真解出來了。快說說,到底是什麼?」

唐宋收回思緒,耐心的跟南宮先生解釋。只不過,南宮先生根據聽不懂,畢竟每個人的弱點都不一樣,聽了也沒用。

房屋外忽然一陣熱鬧,唐宋走出去一看,差點沒吐血。一大群老頭再次將房屋包圍,只是跟之前不一樣的是,這會兒一個個都充滿了熱切。看到他,就好像母狼一般。

唐宋一陣發毛,惡寒的哆嗦一下,喊著:「你們找我也沒用,每個人都不一樣,回去好好想!」

眼瞅著一群老頭居然還想衝進來,唐宋趕緊退到房內,在門口形成一個金色防護。南宮先生冒著冷汗苦笑:「這些人可真是,這才是外圍測試,等之後進入天靈境還有測試,一個個就想著走捷徑。」

唐宋微微聳肩:「自然,人都想走捷徑,即便自己努力也能做到。你們回去好好解析吧,這裡我負責就好。」

不管外邊怎麼熱鬧,唐宋充耳不聞,牢牢地堵住門口。解釋太多也沒用,該晉級的肯定能晉級。

很快,外邊再次傳來吵鬧,有其他人解析成功了。好多人開始心急了,也顧不得再騷擾唐宋,趕緊回去好好研究。

只是讓唐宋沒想到的是,就算是天華這樣的天才高手,一樣用了兩天才解析成功。而且龍華隊伍里還有人一直都沒有任何頭緒,南宮先生也沒能解出來,唐宋又不好跟他說什麼,只能幹等著。

轉眼三天過去,童子嘹亮的聲音傳來:「剩下的,淘汰。」

唐宋撤掉門口的防護,回頭看著從房內出來的南宮先生等人,苦笑道:「你們就是不相信自己。」

南宮先生沒有在意的笑道:「不可能每個人都成功,沒事。」話雖如此,他還是顯得有些失落。有唐宋和天華等人幫忙,還是沒能成功,實在無語。

想了想,唐宋從世界內拿出所有的丹藥瓶遞給南宮先生:「這一路回去多加小心,估計會有不少人盯著你們。裡邊除了丹藥,還有一些天地果之類的,提防著點。」

南宮先生也沒客氣的接過來:「放心,不會讓他們輕易搶走。」

沒等多說,外邊已經傳來熱鬧聲,隨後是童子的聲音:「天門將開,成功晉級者可進入。沒有晉級的,原路返回。」

唐宋幾人走出去,卻見不遠處的大山晃動,聳立雲霄的山峰竟是慢慢崩塌,中間露出了一個白色光柱。

玉破紅塵女兒醉 幾個童子漂浮在上空,威風凜凜的。後方山下的那些靈神也都飛上來了,場面有些混亂。

不經意看到後方人群中的水老頭,唐宋忽然沖著天華低聲問道:「他們這些靈神,一定要進去嗎?」

這問題反倒是讓天華愣了,尷尬的搖頭:「不知,只是以往從未有人留下。」

不等多想,上方的女童子冷淡道:「凡是靈神,亦或者是晉級者,必須進入天靈境,否則必死!進入之後,天靈境會有第二次考核。但要記住,進入天靈境后沒有任何人管制,一定要提防仇家。」

這下唐宋反倒放心了,能殺戮才有意思,像現在這樣光考試一點意思都沒有!

沒等多想,空中的童子已經讓開,立即有人興奮地衝上去。狂笑的飛入光柱,轉眼就消失不見了。

唐宋沒有急著上去,轉身沖著南宮先生道:「先生,告辭了!路上一定要小心,即便有天道法則也不能讓他們攻擊。可能的話,多拉攏幾個人一塊回去,流星門那邊應該也有幾個人沒能晉級。」

沒等南宮先生回答,唐宋忽然扭過頭看著後方人群中的龍門主,高聲喊著,「龍門主,就問你怕不怕?」

龍門主神色緊繃,他後方的紅衣老祖則是冷然一笑:「小子,不要太狂。進入天靈境可沒人再護著你,雖然你有四段靈神的實力,可你終究只是一個人!」

唐宋撇著嘴,目光落到另一側的水老頭,挑著眉頭:「水老頭,傷好了沒?等下打起來,可萬千別說我欺負老弱病殘。」

水老頭也是恨得牙痒痒,憤然冷哼的閃身沖向光柱。龍門主和紅衣老祖也跟著飛過去,顯然已經是一夥的了。

這次烈日帝國來的十二個人只晉級了四個,剩下八個要原路返回。這也是為什麼唐宋擔心南宮先生他們扛不住,烈日帝國這幫人肯定會在路上搞事情。

眼見著基本都進去完了,天華才低聲道:「我們該走了。」

「再等等。」唐宋輕聲應道,「我們幾個盡量不要分散開,進去之後如果有戰鬥,你們盡量到我身後,不要莽撞。他們可不是吃素的,尤其裡邊是他們的主場。」

水老頭等人在天靈境應該有絕對的優勢,按照唐宋的推斷,進去之後肯定會有一段不適應的時間,這段時間最容易被攻擊。

又等了一會,就剩下他們幾個。看著差不多了,唐宋才回頭沖著南宮先生幾人拱手作揖,然後跟天華幾個慢慢飛向光柱。

若是愛,請等待 靠近光柱的時候,唐宋的左手握住三叉,右手墨俠已經開始散發劍氣…… 呼!

一踏步進入光柱,四周圍的環境馬上就變了,空間壓力瞬間增大。還沒來得及等唐宋適應,前方一股凜冽的威壓洶湧,一個巨大的拳影撕裂空間轟過來。

咻!

唐宋快速翻轉墨俠,形成一道巨大的劍芒劈砍過去。拳影被從中間劈開,隨後便見水老頭跟紅衣老祖同時飄在對面,兩人整齊的推出掌印。

嗡!

左手三叉形成防護罩,牢牢地將兩人的掌印擋住。與此同時,唐宋快速運轉世界內的力量,盡量讓自己適應周圍的空間壓力。

本來空間壓力就大,再加上打鬥的威壓,讓後方的天華等人有些承受不住的喘息,一個個面色發白。

呼,呼……

唐宋大口大口喘息,一副很辛苦的樣子。當然,也確實很吃力,天靈境內沒有天道管制,空間壓力巨大無比,尤其是對於從其他世界到來的人更是難以承受。

對面水老頭跟紅衣老祖也是神色緊繃,不敢有絲毫放鬆,強制壓迫著唐宋的防護。

吱吱……

唐宋的三叉防護罩被壓得有些崩裂的跡象,逼迫著他不停的往後退。恰在此時,側面又衝過來一個人,是那個黑衣靈神,朝著唐宋強勢轟出拳頭。

嘭!

三個靈神同時攻擊唐宋,只是跟在外邊不同的是,力量碰撞並沒有引起空間崩塌。顯然,這裡的空間更加穩定,想要造成崩塌,需要更強大的實力。

扛著三叉防護盾,唐宋周身散發的力量越發強大,金光不停的蔓延。對面三人也在不斷地發力,拼盡了吃奶的力氣。

後方天華等人很快適應過來,剛要衝上去幫忙,咻咻,龍門主等人衝過來了,二話沒說就攻擊。

嘭嘭,啪……

瞬間一片混戰,低沉的悶響響徹整個空間。

豪門強寵:嬌妻乖乖入懷 唐宋沒有回頭看,牢牢地擋住三人,同時也在觀察周圍環境。

奇怪,竟然也是一片山林,看不到盡頭。剛進來的一幫人正漂浮在遠處看著,戰鬥並沒有影響到空間晃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