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小馬屁精。

冷墨淵聽的笑眯眯的:“真乖。”

白依依終於意識到無力迴天,轉身向要逃走,被小公主一道鬼氣打中倒在了一邊。

“不許逃!”小公主怒斥,“我要給媽媽和自己報仇!”

我的手被她控制的擡起,掌心驀然燃起一簇藍色的鬼火。白依依花容變色,知道自己逃不過,竟然朝着宮醉柳撲去了。

“要是我們死了,你也別想拿到凌璇璣的殘魂!”她大喊道。

小公主的鬼火已經丟過去了,卻被冷墨淵的鬼氣彈開了。

“璇璣真的還有殘魂?”冷墨淵追問道。

“我能用花姒得魂魄隱藏起自己的氣息,宮醉柳也是一樣!”

“我纔不管呢!我就要殺掉你們!”小公主鬧着,又要放火,被冷墨淵攔住了。

“把璇璣的殘魂交出來,本座饒你們一命!”他壓着怒意道。

白依依與宮醉柳對視了一眼,宮醉柳卻是推開了白依依,反手便是一劍刺穿了她的胸膛。

我與冷墨淵皆是一愣。

白依依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望着她:“爲什麼……”

“爲什麼?”宮醉柳冷笑一聲,“你害得我被拆穿,現在還想要利用我保命?做夢!凌璇璣的殘魂在我這裏,你休想拿這做護身符!”

白依依的身子慢慢透明起來,她神色悽哀的轉過頭來想要向冷墨淵求救,卻見冷墨淵冷眼瞧着不說話。

她的眼角瞥見我,頓時滿是怨恨:“都是你……你爲什麼要出現!爲什麼要出現!我本來可以當冥後的……冥後!和慕紫瞳一樣!成爲人人羨慕的冥後……都是你……”

“你不會成爲冥後。”冷墨淵驀然出聲打斷了她,“璇璣你的確是模仿的很像,然而即使是璇璣真的還活着,她也不會再是冥後。”

他的眼神逐漸遊戲飄忽,“本座不後悔封她爲後,也不後悔當年一紙休書。若是再來一遍,本座還是同樣的決定!”

他說着眼神落在了我的身上,裏面印出我的身影。

知道他這些話其實都是說給我聽的,只是我不明白……

他對凌璇璣至今念念不忘,難道真的不是因爲愛過嗎?

“我討厭她!”小公主驀然不滿的嘟囔了一句,在我的肚子裏發泄般踢了一腳。

白依依的身子還沒完全透明下去,如果冷墨淵出手的話,她還有救。

我的肚子前卻燃起了藍色的鬼火,呼嘯着邊朝白依依飛去了。

這一回,冷墨淵沒有阻止。藍焰落在白依依身上,在她淒厲的慘叫聲中將她燒的灰飛煙滅。

小公主又摩拳擦掌的看向了宮醉柳。

冷墨淵示意小公主淡定:“寶貝,先別動她。”

“可是我想把她和那個叫凌璇璣動壞女人一起燒死!”小公主不甘心着。

“乖,聽爸爸的話。”冷墨淵安撫了她一句,又看向宮醉柳。

宮醉柳怕小公主一個手快將她燒了,立刻提出自己的要求來:“大人,如果您能放過我,凌璇璣的殘魂我立刻交給您!”

“好。”雖是不樂意放過她,但冷墨淵還是沒有任何遲疑的答應了。

我不由得再次懷疑起來凌璇璣在他心中的分量來。

宮醉柳也對冷墨淵的話有所懷疑:“真、真的?”

“本座什麼時候食言過?”冷墨淵冷聲反問。

宮醉柳的臉上閃過一道尷尬,以冷墨淵的身份,的確不需要對她食言些什麼。

然而,小公主卻不樂意了:“不放過她嘛!融魂了!融魂!我都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就是融掉了魂魄嘛!怎麼可能還拿得出來!”

冷墨淵微微一愣,身子驟然上前掐住了宮醉柳的脖子,厲聲質問:“真的融魂了?”

宮醉柳被嚇得不敢言語,小公主覺得自己要立功了,繼續道:“對的對的!我聽玄澤壞人說的!他要融掉媽媽的魂魄!這個鬼肯定也是一樣做了,所以纔沒有自己的氣息!”

她越說越起勁,“爸爸,我說的對不對?我那麼聰明,一定是對的!”

冷墨淵微微頷首,看向我的眼神中滿是心疼與慶幸。 悍婦 他是慶幸給我下了固魂術吧。

“融魂?”他又看向凌璇璣,咬牙怒道:“凌璇璣的殘魂你融掉了?”

他周身盡是暴戾的鬼氣,小公主摸着我的肚子輕輕道:“媽媽,爸爸怎麼又變得這麼兇了?幹嘛要那麼在乎那個叫凌璇璣的壞人?我們纔是最重要的嘛!”

我該說什麼呢……

“大人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我摸着肚子,“爸爸心裏有分寸的。”

小公主思量了會兒,勉強嘟嘴道:“那好吧……”

說話間,冷墨淵已經將宮醉柳全部探查了一邊,臉色黑成了鍋底。

倒是宮醉柳,原本估計是想用這個理由藉機逃走的,沒想到會被小公主拆穿。

此刻見到冷墨淵那張黑臉,倒是淡定起來了。“大人該明白融魂是什麼。我死了,凌璇璣可就真的死了!”

她一向是個跋扈的主,現在想到這個,又想起以往那些年被凌璇璣欺辱過的畫面,卻是說不出的高興,連眼角都不自覺的帶着得意的笑。

冷墨淵惱怒,手上的力度加重,宮醉柳的表情瞬間變得扭曲起來。

“大人……璇璣……凌璇璣的魂魄……”她艱難的開口提醒冷墨淵這件事。

冷墨淵冷哼一聲:“璇璣若是知道她的魂魄被你這般糟蹋,恐怕早就自|焚了!”

“本座一恨鬼算計,二恨鬼威脅,你倒是都佔了!” 狂傲女丞相:鳳隱天下 冷墨淵惱怒的將宮醉柳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宮醉柳驚恐的望着他,顫抖着提醒道:“大人……凌璇璣的魂魄與我已融爲一體……一體!我死她死!大人……她救了您……”

“所以本座不會讓她死!”冷墨淵惱怒,擡手默唸了什麼,手上居然冒出一團赤紅色的火焰下。

小公主好奇了起來:“誒,這不是爸爸的鬼火……”

我與小公主都認不認識這個東西,倒是宮醉柳,震驚又愕然的吐出了那火焰的名字:“紅蓮火……”

“確切來說,是璇璣的本命紅蓮火。”冷墨淵冷聲提醒着,“融魂是麼?”他輕蔑的瞧着宮醉柳,“本命火不會傷到璇璣,倒是你的元神,能燒的乾乾淨淨!本座倒要看看,將你的元神燒了後,你還怎麼融魂!”

宮醉柳驚恐的轉身就想要逃,冷墨淵擡手將手上的紅蓮火朝她那裏丟出。

在他的鬼氣控制下,那赤紅色的火焰將宮醉柳團團圍住。宮醉柳無處可逃,被紅蓮火逐漸吞噬。

伴隨着她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我都不忍心的別過了頭去。

忽然,她大喊了一聲我的名字:“花姒!”

我下意識的看向她,只見她的身上已經被鬼火燒的每一處好的了,面容也不知道爲何干枯了下去。她拼命的想要從火焰中逃出來,死死瞪大了眼睛望着我。

“花姒……凌璇璣……凌璇璣!不想死你就殺了她!別讓她復活!殺了她——啊——”

她還想再說什麼,可是冷墨淵加大了火勢,瞬間她就再次被吞噬了。

“別聽她胡說。”冷墨淵給我設下了一道隔音的結界,站到我身前用自己的身子幫我擋住了視線。

我擡頭望向他,他正出神的不知道想着什麼。

婚到天荒地老 小公主迷茫的問我:“媽媽,她的話什麼意思呀?”

“媽媽也不知道……”我無奈道。

小公主想了想,道:“媽媽別怕,我先幫你殺了她就好了!”

“寶寶。”我還沒開口,冷墨淵先一步喊住了小公主:“別胡說,那是爸爸的朋友。”

強制軍婚 小公主撅嘴:“可是我不喜歡她。”

冷墨淵無奈,伸手想要摸摸小公主,卻被小公主拒絕了:“不要爸爸抱!哼!”

她重重的哼了一聲,轉身一閉眼就跑去睡覺了,弄得冷墨淵那叫一個無奈。

我的眼角瞥過他身後,宮醉柳已經死了。赤紅色的火焰之中,倒是有什麼在躍動着。

我好奇的望着那裏,有種感覺,那就是凌璇璣的殘魂!

冷墨淵注意到我的視線也轉過身去,看到那抹光亮,不自覺的露出一抹笑意。

他捲起一道鬼氣將那東西包裹住送回手中,臉上滿是喜悅之情。

那果然是凌璇璣的殘魂。

我的心裏閃過失落與難受,發現自己居然是這麼的不想要凌璇璣復活。

也許是注意到了我過於的安靜,冷墨淵臉上的喜悅逐漸被尷尬與爲難代替。

“姒姒,這是璇璣的殘魂。”他將握着那道殘魂的手伸到我面前,一副坦白從寬的模樣。

我瞧了眼,仍舊是有些不高興。但轉念一想,換了是我,救命恩人有殘魂留下,我也會很高興的,只能應了一聲:“哦……”

冷墨淵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看我,思考了好一番後才道:“姒姒……璇璣……我……總之現在我心裏只有你和孩子!”

他有些窘迫,別看平時油腔滑調的,認真起來,他其實也有些彷徨的。

大概是這隻鬼的一生,都從來沒在情感之上認真過吧。

我心裏一下子也沒那麼生氣了,問道:“那接下來怎麼辦?她能復活嗎?”

“能。”他回答的很肯定,怕我不高興,又忙解釋道:“不是我復活她!是齊天!他可以!”

“他怎麼復活?”掌管生死的不是冥界麼?

“可以讓他把璇璣的魂魄養全,之後再由冥界送入輪迴。這樣算是復活,也算是重新投胎了!”他略有些慌亂的給我解釋着,拼命的想打消我對他心裏仍有凌璇璣的疑慮。

我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嘛?

“那就去找齊天吧。”我道。

他一愣,居然還有點不敢相信:“真的?你願意讓璇璣復活?”

其實是不願意的……

可是……

我在心裏嘆了口氣,道:“如果換了我,別人爲了救我而死,能復活總歸還是想要她復活的。”

頓了頓,又有些不甘心,補充道:“但你以後不許去見她!不準想着她!”

“好!”冷墨淵爽快的答應了,“你放心,交給齊天后,只要璇璣能順利投胎找個好人家,我就什麼也不管!凡塵一世之後,她再入輪迴,是好是壞,我也絕不過問!”

“她怎麼還要投胎?不是復活嗎?”我不解的問道。

冷墨淵解釋道:“她的殘魂不全,只有這麼一點點,只能等慢慢養全。而這麼點殘魂是無法儲存修爲的,與其做一隻沒有思考能力的小鬼,還不如去人間投胎了。”

“那她以後會是凡人嗎?”我問。

冷墨淵想了想,點了點頭:“大概是。成爲一個普通的活人也好,沒了凌家拖累她。就是第一世陰氣會重些,我到時候讓紅鬼去盯個幾十年,保護她到壽終。”

還說好的不過問呢……

我撇撇嘴,冷墨淵低頭啄了我一口:“好啦姒姒,不要生氣啦!就算我不說,紅鬼也會打聽過去暗中保護的,璇璣是他唯一的親人。大不了到時候有什麼事,我都讓她去找我大嫂還不行?而且第二世陰氣就該散了,到時候紅鬼也就不用跟着了。”

這還差不多……

我勉勉強強同意了,冷墨淵爲了表示他絕不會暗箱操作些什麼,帶着我一起去了清虛觀。

齊天正趴在沙發上吃着小蛋糕、看着肥皂劇。冷墨淵不客氣的上前給我端了盤小蛋糕,齊天舔了舔嘴邊的奶油,問道:“你們怎麼來啦?”

重生之福來運轉 “讓你養個魂魄。”冷墨淵如實道。

“誰?”齊天好奇的拎起了他的手,盯着冷墨淵的拳頭看了會兒,微微詫異:“凌璇璣?”說完又忙看向了我,生怕自己多嘴了。

我點頭:“就是凌璇璣,我和墨淵想要你把她的這道殘魂養全。”

齊天看我的眼神一下子像是在看弱智。

他一個勁的給我使眼色,分明是想要我阻止冷墨淵的這個想法。

奈何我不接茬,他只能走上前來低聲提醒道:“這可是冷墨淵前妻!”

“我知道。”我也不想嘛,可是又不能那麼自私。再說這也不是我聖母病犯了,要是我和冷墨淵換過來,他恐怕也是一樣的。即使不願意那人復活,也還是會同意。

如果凌璇璣不復活,那她就永遠都是冷墨淵心上的一根刺。時間越久,這根刺紮根就扎的越深。

即使我成爲了他的冥後,想起我的頭銜,甚至是隻單單看到一抹紅色,冷墨淵都會想起冷墨淵。

他還會想起那道被他封存起來的凌璇璣殘魂,會想到是我不願意復活她。

這樣的想法積累多了,他也許就會覺得我不夠理解他。這樣一來,我們之間的裂痕一定會逐漸增加的。

與其到時候大吵一架再復活凌璇璣,倒不如現在就做了。

這樣也算是早日幫冷墨淵了卻了一樁心事,讓他可以安心的忘記凌璇璣。

齊天鄭重的問了我三遍是不是真的要復活凌璇璣,我點頭。

“你沒救了!”他嫌棄道,轉身出去了。

沒一會兒,他抱着一盆多肉植物回來了,往桌上一放。

“觀裏的孩子最近都愛養這種盆栽,我隨手挑了盆。”他對冷墨淵道。

這語氣,怎麼買骨灰盒一樣?

冷墨淵頷首會意,擡手將凌璇璣的那道殘魂小心翼翼的放入了那盆栽中的植物中。

他想要用自己的鬼氣包裹住凌璇璣的殘魂,動作一頓,又放棄了,轉頭對齊天道:“你來設個保護結界。”

“你自己的鬼氣不行麼?”齊天一看就是犯懶,躺在豪華沙發上眼皮一動不想動。

冷墨淵擡手擁住了我:“本座的鬼氣是要用來保護姒姒和孩子的!”

(本章完) “切!”齊天嫌棄的剜了冷墨淵一眼,擡手在容納了凌璇璣魂魄的盆栽上輕輕畫着什麼。

我看的出是一道很複雜的陣法,冷墨淵一眼不眨的盯着他畫,就怕齊天揹着他偷工減料。

畫完,齊天拍了拍手,問冷墨淵:“滿意不?”

冷墨淵故作高冷與不關心,勉強道:“尚可。”

“哼!”齊天給了個大白眼。

他將盆栽搬到一邊的窗臺上,那裏有着另一盆盆栽,開着一朵不知名的小花。

裏面有非常微弱的魂魄氣息傳來,我好奇的問道:“那裏也有一個人的殘魂嗎?”

齊天瞧了眼,點頭:“嗯,一個傻小子。”

“明明是個妄圖篡天改命的螻蟻!”冷墨淵不屑道。

“傻小子是被騙了好嗎?我護着他,他逆什麼天!”齊天不服。

“那也是妄圖改命!”冷墨淵道。

我被他們說的更加迷茫了,忍不住問道:“到底是誰呀?”

“一個叫藍天佑的活人罷了,不必記住。”冷墨淵說完還特地囑咐了我一句。

估計是有什麼大仇的,不然他不會這樣,我也沒在問下去。

倒是齊天,抱着凌璇璣那盆多肉,思考了半天后,面色沉重道:“不然,等這兩盆魂魄都養全了,送他們一起去投胎,讓他們做對夫妻怎麼樣?一個缺根筋,一個愣頭青,挺搭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