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忽然出現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從進入遺迹之後,就一直沒有出現的韓滄,剛剛韓羿力竭下墜之時,正是韓滄從后趕至,借力再進,踏上了亡靈骨鳥之背,這才將那亡靈戰將終於斬滅!

只不過,當韓羿看清韓滄的時候,臉上的喜色卻是陡然凝固,雙眼之中露出洶湧怒意!


此時的韓滄身上,赫然帶著數道深深的傷口,而且那傷痕顯然是不久前才剛剛留下,鮮血淋漓,在韓滄的臉上,更是帶著幾分虛弱的蒼白。

「姐,是誰?」

韓羿的聲音滿含蕭殺,更是因為體內內息的瘋狂鼓盪,帶著一股莫名的煞氣,可以說,韓滄是韓羿此生最敬最親之人,他對韓滄的感情甚至超出了對自己的關心!

若是自己受傷,他不會有多麼激烈的表現,但此刻看到韓滄傷痕纍纍的模樣,卻是無法忍受,心中殺機滔天而起!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柳靈兒幾人此時也是見到了韓滄,看著韓滄的滿身傷痕,均是露出異樣之色:「韓滄師姐,到底發生了什麼?」

面對柳靈兒的疑問,以及韓羿那疼惜之中滿是憤怒的目光,韓滄搖頭一笑,沒有說話,只是目光卻是轉向了一個方向。

循著韓滄的目光望去,韓羿的瞳孔頓時一縮,在那血色的大地之上,三道身穿紅袍的身影邁步而來,每個人的身上都帶著一股強大氣息,就連韓羿都是趕到了陣陣危險的味道。

三人邁步之間,來到幾人數十丈外站定,當中一人手提一柄火光流竄的長槍,輕蔑的看著韓滄,冷笑道:「韓滄,束手就擒吧,我們追殺了你三天三夜,今天,你逃不掉了。」

此人話語一出,柳靈兒幾人的臉色頓時一變,要知道,韓滄自身修為氣海七重,更是真傳弟子,絕對是這一次流雲宗出動的試煉者中的最強之人!

然而,這三人竟然追殺了韓滄三天三夜都無法擺脫,那這三人該有多強!

「中間之人名為炎滾,乃是開炎宗宗主之子,氣海八重,掌熾炎圖騰!另外兩人都是煉體九重,這一次,開炎違規了!」

韓滄雙眼緊緊地鎖定對面三人,滿是凝重之色,三天之中,她與三人打過不少交到,深知三人的強大之處。

就算是單打獨鬥,她想戰勝其中一個都不簡單,更何況是面對三人,因此她無以為戰,只能逃跑!

而在這三人之中,除卻那炎滾符合試煉條件之外,另外兩人,拜入開炎宗都不止三年,他們的進入,早就破壞了十大宗門試煉定下的基本規矩!

只不過,此時此刻整片遺迹都被陣法封住,他們根本無法向外界傳遞點滴消息,就算是能夠傳出,也沒有絲毫幫助,只要龍脈不出,這三人聯手,足以橫掃整片遺迹!

剛剛三人追逐韓滄到此,韓滄本想繼續遁逃,但卻是發現了韓羿的身影,韓羿與柳靈兒同為流雲真傳弟子,此時兩人聚在一起,被炎滾三人發現,必定不會放過!

他人死活,韓滄不會在乎,但卻不能放任韓羿不管,若她剛才遠遁而去,說不定能夠因為這裡的拖延擺脫追殺,但韓羿他們絕對沒有活命的道理,所以,韓滄選擇了現身,留下!

對於韓滄的心思,或許柳靈兒等人看不出來,但從那炎滾三人出現的一瞬,韓羿便是心念轉動間猜出了大概,心中更加感激的同時,那股對於韓滄受傷的憤怒卻是愈發濃郁起來:

他們敢傷姐姐,我讓他們都死!

感受到韓羿那滿含殺機的凌厲目光,炎滾卻是輕蔑一笑,眼中滿是不屑:「你就是韓羿?今年拓瀾年試之中斬我開炎一脈傳人,今日將你一併斬了!」

只不過嘴上雖然說著,但炎滾三人的腳步卻是沒有絲毫動搖,剛剛的一場戰鬥,他們雖然沒有看到全部過程,但也看到了一點,何況此時韓羿身上氣息不穩,內勁奔騰,顯然是用了什麼秘法激發修為!

這種情況下的韓羿,就連他們都是感覺到陣陣危險氣息,不願招惹,但是這種爆發的力量註定不能長久,更是會招來強烈的反噬!

當這股力量消散之時,韓羿不僅不能夠保持此時威勢,更是會陷入虛弱之中,那個時候,才是他們出手之機!

雖說流雲一方有五人,但在整體實力之上,卻根本無法與炎滾三人相比,此時臉色都是有些難看起來!

韓羿更是能夠感受到,自己體內翻滾的內力,正在快速的消散,更有陣陣虛弱之感衝擊心神,爆靈丹的藥效,終於快要走到了盡頭!

然而韓羿眼中的殺機絲毫不減,手指緩緩地覆上了手上的一枚戒指,這不是那枚從遠古強者手中得到的儲物戒,而是風清雪給他的保命之戒!

雖然他不知道,這枚戒指中封印的那道攻擊,有多強的威力,但既然風清雪將它送出,必定不凡,對付三個氣海境界之修,沒有任何問題!

韓羿心中轉動的念頭,其餘幾人都不知曉,此刻柳靈兒三人的臉色都是有些蒼白,顯然剛從絕望的境地之中解脫出來,再次陷入幾乎必死的危局,令他們很難接受。

而韓滄的臉上,此時卻看不到絲毫的畏懼,眼中閃爍著奇異之光,更有一道如同寒冰般的奇異紋路,在其瞳孔深處一閃而過,不是流雲宗的玄寒圖騰,卻要比玄寒圖騰的冰寒之意強上千倍萬倍,奇異閃爍!

唯有當韓滄的目光不時掃過韓羿之時,那絲奇異才會消減幾分,露出一絲無奈以及淡淡的不舍。


爆靈丹的葯勁來時猛烈,去時更如潮水,剛剛顯露衰落之勢沒有多久,便是潮水一般消散而去,強烈的空虛之感充滿了韓羿的整個身軀。

爆靈丹的藥效反噬,不僅將他氣海內的所有內力捲走一空,更是彷彿透支了身體潛能一般,氣海之中每誕生一絲內力,都會在轉眼之間被身體吸收,似要用這些新生的內力去填補之前的透支!

在反噬結束之前,韓羿的氣海之內,都不會再存在點滴內力!

氣海之中沒有一絲內力存在的空虛之感,頓時令韓羿悶哼一聲,方天畫戟都有些拿捏不住,砰的一聲,拄落在地,這才穩住身形!

見到韓羿氣勢衰減,炎滾目光頓時一閃,赤色長槍遙遙點指:「殺!滅掉這群流雲殘餘,遺迹之內再無變數!」

面對著殺機凜然衝過來的三人,柳靈兒三人的臉色瞬間蒼白,但眼中卻閃過執著之意,狠狠咬牙,就要上前。

韓滄的雙眼深處冰色更深,甚至整個瞳孔,都是變成了冰藍的顏色,一股強大的能量如同蟄伏一般,從她體內漸漸蘇醒!

只不過,就在這股能量爆發的前一瞬間,韓羿的左手卻是搭在了韓滄的手臂之上,深深凝視著韓滄雙眼:「姐,這一次,我站在你前面!」

說完,不顧韓滄在聞言之後的微微一怔,韓羿大步上前,直接走到了五人的最前方,迎面直對那疾馳而來的炎滾三人!

「小子,既然你這麼想死,我就成全你!」

炎滾眼中寒芒一閃,閃過一絲嗜血之色,長槍揚起,洞穿而來,身邊兩人也都是露出了殘忍笑容,在他們看來,此時的韓羿根本就是不堪一擊,根本沒有半分威脅,還敢站到前面,與求死無異!

然而,面對著那破空而來的凌厲一槍,韓羿眼中殺機爆涌,右手揚起,一指點落!

韓羿一指驟然點出,手指之上的一枚戒指,頓時綻放青光,崩潰開來,崩潰之中,無盡青光驟然席捲,化作一股數十丈高的巨大風暴,席捲天地,帶著一股毀滅一切的強絕氣勢,甚至將天空中的血雲都是攪動下來,朝著炎滾三人撕裂而去!

「什麼?怎麼可能?!」

炎滾三人滿是駭然,看著那勢若接天的浩蕩風暴瞬息臨近,雙眼之中滿是不敢置信,然而沒有什麼閃躲的餘地,便是在慘叫聲中,被那風暴席捲而入!

韓羿身後,看著韓羿忽然爆發出的強大攻勢,柳靈兒三人雙眼猛地睜大,眼中同樣滿是震撼,要知道,為了對各自弟子達到真正的試煉目的,每一次進入遺迹,即便是真傳弟子,都是不會得到宗門的保命之術。

但即便是那些宗門的保命之術,最多也不過能夠抵擋龍脈強者全力一擊,而此時韓羿施展出的這風暴之術席捲天地,已然超出了龍脈範疇,足以堪比秘藏強者一擊!

而一旁的韓滄眼中, 寵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雙眼之中閃過驚異:「風族功法!小羿,怎麼會和風族扯上關係!」

想到這裡,韓滄眼中閃過疑惑之色,掃過韓羿背影,但瞳孔深處的那道圖案卻是漸漸消隱:「這樣一擊之下,炎滾三人必定承受不住,這樣也好……」

只不過,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結局已定,就連韓滄都是放鬆心情的一瞬,那瘋狂肆虐的風暴之中,卻是驟然穿出一聲瘋狂嘶吼:「父親,救我!」

這話音從風暴之中穿出,帶著無盡的驚恐與凄厲之意,下一刻,一股難以形容的強大氣息透發而出,那接天連地,似能破滅一切的巨大風暴竟然停止了轉動,在五人震撼的目光之中,轟然破碎!

風暴破碎,化作無盡殘風倒卷,呼嘯而過,將韓羿幾人的身形吹得狼狽倒退,站穩之後向前看去。

只見原本風暴席捲的核心地域,此時早已變的一片狼藉,狼藉的地面之上,炎滾的身形狼狽站立,至於其餘兩人,則是在風暴的肆虐之下灰飛煙滅!

而此時的炎滾,渾身上下滿是傷痕,狼狽不堪,但雙眼之中卻是透著深深的瘋狂,額頭之上裂開一條狹長血線,透出一道血色光華!

血光之中,一名身披紅袍的中年男子,身影只有巴掌來高,雙眼之中帶著憤怒之意,冷冷地掃視韓羿等人:「敢傷我兒,你們,該死!」

「這是……開炎掌教,炎烈!」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看著炎滾頭頂那虛幻的巴掌小人,柳靈兒失聲驚呼,那赫然就是拓瀾帝國三大巨頭之一,開炎掌教,擁有通玄修為的絕頂強者——炎烈!

炎滾身上,經驗擁有著炎烈的一道烙印,這才能夠在危機關頭引動而出,化解死局,也唯有這通玄強者的一道烙印,才能夠抵抗那堪比秘藏強者全力一擊的風劫指勁!

而在炎烈虛影出現的瞬間,每個人的心頭,都是感受到了一股強烈威壓,如同下位者見到君王,那是一種出於修為差距的天生壓制!

而作為這種壓制首當其衝的威壓對象,韓羿本就蒼白的臉色瞬間沒了血色,渾身上下如同戰慄,但眼中卻是沒有半分畏懼,只是有了深深的不甘!

他不甘,不甘炎滾身上有這烙印護身,不甘自己無法殺掉炎滾,不甘自己第一次站在姐姐身前,卻無法真正保護姐姐!!!

「父親,殺了他們!殺了他!」

重生之薔薇妖姬 ,炎滾感受到了生死的危機,這種感覺,他從小到大,從未如此切身體會,此時此刻,對於韓羿滿是殺意,瘋狂大喊!

而在炎滾的喝喊之中,炎烈的目光也是冰冷望來,朝著韓羿,一指點出:「死!」

儘管那炎烈投影本身很小,一指更小,距離韓羿更是有著數丈的距離!

但是,隨著這一指點出,落在此時的韓羿眼中,卻是在他的瞳孔之中猛然放大,似乎崩潰了他的整個世界,視線的全部,都被這驚天一指填滿,這是修為的壓制,這是絕對的碾壓!

在那驚天一指之下,韓羿感覺全身所有的生機都被封死,根本沒有半分逃生之望,但眼中卻是沒有半分畏懼,有的,只是強烈的憤怒和不甘,直到,一隻冰涼的雙手覆在他的肩頭!

「我的弟弟,還輪不到你評生斷死!」

平靜的聲音蘊含冰冷,韓滄一步邁到韓羿身前,一如童年之時,面對同族孩子的欺凌,將韓羿護在身後!

而此時此刻的韓滄,兩隻瞳孔已經徹底成為了冰藍的顏色,隱隱之中,有一道極為複雜的圖紋在那冰藍之中瘋狂閃現,就連頭髮都是化成霜藍顏色,似乎揭開了什麼封印一般,一股玄藍冰焰,伴隨著強大的氣息在其身上升騰而起,揮拳迎向那點向韓羿的一指!

拳指交擊,韓滄頓時悶哼一聲,倒退三步,但卻也將那炎烈一指抵擋下來。

「姐,你這是……」

看著此時此刻,頭髮瞳孔皆成霜藍的韓滄,韓羿心中忽然升起一股陌生的感覺,他從沒有見過這樣的韓滄!

此時韓滄引動的力量,絕對不是流雲宗的圖騰之力,而是要比那圖騰之力強悍太多,那是一股韓羿無法想象的力量,力量之強,使得韓滄能夠與炎烈的分身烙印相抗!

只不過這力量的換取,顯然不是平白得來的,想要掌控超出自身承受的力量,就要付出超出自身承受的代價。

隨著身周那盛烈冰焰的瘋狂燃燒,韓滄的身體彷彿消散了生機,正在迅速的化為冰晶,此時雙腳,已經徹底成了冰霜,並且在迅速的向上蔓延,當這股冰霜蔓延全身的一瞬,就是韓滄生機消散之時!

儘管不知道韓滄使用了什麼秘法,為什麼會造成現在的情況,儘管現在的韓滄在眼中是那麼陌生,但她始終都是韓滄,是自己的姐姐!那個無論如何都會站在自己面前,給自己遮風擋雨的姐姐!

此時此刻,更是不惜凍熄生命之火,為自己化解生死危機!

感受到韓滄的生命迅速飛逝,韓羿雙眼幾欲血紅,透出無比的絕望:「姐!你在幹什麼?快停下,我……」

只不過韓羿的話還沒有說完,韓滄的手指便是點在了他的額頭之上,頓時一股冰冷的氣息,蔓延至韓羿的整個身軀,將韓羿的身體徹底冰封,無法動彈分毫,只有一雙焦急、驚恐甚至帶著絕望的瘋狂的眼睛,隔著冰層凝視韓滄!

「小羿,姐姐不能再陪著你了,以後的路,要你自己去走,堅強下去!」

韓滄的整條雙腿,都已經化作冰晶,蒼白雙手隔著冰層拂過韓羿臉頰,臉上忽然綻開笑顏,冰藍色的妖異瞳孔帶著莫名的情感深深的凝視韓羿,決然轉頭之時,已然換上了平靜淡然!

而炎滾天靈上方,那炎烈虛影,看著此時的韓滄,雙眼也是猛地一凝,露出凝重之色:「燃血覺醒,血脈沸騰,拓瀾帝國沒有這麼強大的血脈,你,究竟是誰?!」

韓滄冷哼一聲,冷冷地看著炎烈,眼中沒有面對通玄強者的敬畏之意,反而是有一股如同看待下位者一般的輕蔑無視,沒有說話,眼中的殺機以及身上的冰焰卻是愈發盛烈起來。

「你不說?難道你以為燃燒血脈,就能夠與我烙印抗衡不成?哼!我便將你擒住,看個究竟!」

炎烈眼中光芒閃爍,此時對於韓滄的關注,遠遠勝過了對於其他人的殺機,大手探出,朝著韓滄緊握而來!

然而,面對炎烈的手掌,韓滄沒有絲毫退卻之意,同樣伸出手掌,驟然相迎:「憑你,不配!」

話音落下, 小小萬人迷


觸碰的瞬間,時間彷彿停止,一層冰藍色的光芒從韓滄的掌心迸發而出,瞬間波動,向著炎烈的虛幻之影蔓延而去,頓時令炎烈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可思議之色!

「不可能!這種力量……」

只不過,炎烈的話語還沒有說完,便是生生停住,連帶著那不可思議的目光一起,被那冰藍色的光芒蔓延而過,連同下面的炎滾,也是在驚駭之中冰封起來!

此時此刻,韓滄、炎滾、炎烈三人的身影,如同化成冰雕一般,一動不動,尤其是韓滄,整個人的身體都是化為寒冰,折射著天空中血雲光澤,絢爛而又詭異!

短短的片刻之間,韓滄就連頭顱,都已經冰封了大半,掙扎著轉過頭來,嘴巴微張,似乎有話要說,但剛剛張到一半便已經完全冰封,只有一雙如水清眸定定地看著韓羿。

那眼中沒有悲傷,沒有絕望,只有離別的不舍、無奈和化不盡的牽挂,雖說此時韓滄發不出聲音,但韓羿卻是能夠從韓滄的眼中讀出太多太多!

「不要!不要!!不要!!!」

韓羿在心中瘋狂吶喊,雙目通紅,拚命搖顫,他想要碎開冰封,伸出雙手,去拉住韓滄的手,挽留住韓滄的離去!


但奈何此時虛弱,即便是用出全身力氣,依舊不能撼動冰封,只是令身上的冰封瘋狂顫抖,冰屑紛落,裂開一道道縱橫縫隙!

「小羿,我走了,以後的路,你自己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