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一處並不算大的潭水岸邊,一條墨黑色的猶如巨蛇般的龐然巨物盤旋著身子縮在一起,只露出一張巨大的馬臉,尾巴是一條不是抖動的蛇尾。

墨黑色的驅趕長滿了密集的鱗片,隨著每一次呼吸微微張開又緊縮。

蛟,蛇的進化之身,擁有莫大的威能,能號令群蛇。相傳蛟在進化之後,就是龍。真正翱翔於天空的巨龍。

不過龍只是出現在這個世界的傳說中,如今早已沒有了龍的任何蹤跡。就連蛟都是極為難得的物種。

一陣陣沉悶的低吟聲從墨蛟巨大的馬口中發出,就好似人類在睡覺之時的夢吟。

雖然對於墨蛟來說算的上是輕微,但聽在林東他們的耳中,這聲音猶如是有人拿著鑼鼓狠狠的敲響,震得耳膜生疼。

不光如此,墨蛟的身上自然的散發著一道道霧氣,迅速的升上半空,將四周的一切都全部籠罩。唯獨在墨蛟周圍二十米的地方,保持著開闊的視野。

而林東此刻就在這二十米的範圍之內。

不遠處,比林東早一步來到這裡的唐睿幾人也被墨蛟的龐大所震撼著。

唐睿還好點兒,雖然也震驚於墨蛟的體型,但長年累月習慣帶著面具的他臉上的震驚只是微微持續了一陣便恢復了原樣。

倒是那幾個銅牌殺手,早已雙腿打顫,看樣子都快被嚇尿了。一雙驚恐的眼睛中,滿是濃濃的懼意和驚駭。

沒過多久,郭銳也從迷霧中顯出身形,那張如冰塊一樣的臉上看到墨蛟的樣子甚至比唐睿所表現的震驚還要短。不過是片刻,那雙眼睛便重新又落到了林東的身上,眉宇間明顯帶著不殺林東決不罷休的意思。

「你大爺的!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郭銳的執著,林東總算是見識過了,簡直是堪稱牛皮糖一樣。但仔細想想,自己好像和他並沒有結過什麼大的梁子,只為了一個任務,至於追自己追到迷霧潭來嗎。以他的速度若是想逃的話,興許真的有可能會逃出去。

突地!就在這時!墨蛟的喘息之聲突地加快,瞬時間,猶如巨雷轟頂一般,瀰漫在眾人的耳邊。

一個銅牌殺手因為沒有足夠的心理準備,被這接連的巨響震得整個身子一顫,差點兒驚叫出聲。

若不是唐睿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恐怕現在已經下意識的叫喊出來了。

林東也是被這聲音驚出了一身的冷汗,尤其是看到那人臉紅脖子粗的想要叫嚷出聲來,更是冷汗直流。最後看到唐睿眼疾手快的捂住那人的嘴巴,瞬間提起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我靠!太他媽嚇人了!」

正這時,空氣中的溫度猛然提高了不少,回頭望去,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墨蛟原本黢黑的身體,此刻卻是一片通紅,紅的就和被人蒸了似的。

身上的鱗片開始猛烈的忽閃起來,好似在驅趕身上的熱氣。不光如此,就在林東盯著的時候,一滴滴晶瑩的水滴開始瀰漫在墨蛟的身上,散發著奪目的光澤。

「開始滲出靈凝液了嗎?」

林東一眼不眨的看著那些水滴開始慢慢向一個方向匯聚,不斷的融合。

「墨蛟每一次會分裂出三滴靈凝液,而且必須要在靈凝液落地之前將之收下,否則就沒有了效果!」

看到那慢慢融合成一顆更大的水滴,林東眼中閃過一抹狂熱之色,若是真的能夠收到靈凝液,那至少可以省去自己很長時間的苦修。

不過林東畢竟只是有這個心思,不像是唐睿,來之前做了充足的準備。此刻眼看著靈凝液逐漸形成,突地!他的手上憑空閃過一把匕首,刀鋒一轉,只插在懷中摟著那人的腹部,握著刀柄的是用力的一轉,又飛速的拔出。 一股炙熱的鮮血頓時如噴泉一般噴出,噴洒在地面上。那被破開的傷口更是不斷的流淌著鮮血,滴落在地。

「嗚嗚嗚……」

那人被唐睿捂著嘴巴,感受到身體上傳來的劇痛,只能不斷的抖動著身子。但是唐睿的手卻如同鐵鉗一般,狠狠的挾持住那人,用聲若蚊蠅的聲音低聲道:「別亂動!我只是想要你的血,不想要你的命。若是你亂動驚擾了墨蛟,你必死無疑。」

「嗚嗚嗚……」

另外幾人也聽到了唐睿的話,看向唐睿的眼神甚至比看向墨蛟時更有驚恐。

他們才是真的冤枉,稀里糊塗的就被帶到了這裡,成為了唐睿放血的工具。

「靠!唐睿在幹什麼!?」

林東看著那一邊兒發生的事情,眼中閃過一抹不解。不過正這時,一直沉睡的墨蛟像是感覺到了空氣中瀰漫的鮮血味道,那張馬臉上頓時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呼吸聲變得更為急促,像是要從沉睡中蘇醒過來。

「媽了個蛋!唐睿找死不成?!」

林東的心再度提了上來,不過回頭兒看向墨蛟的軀體時,卻發現隨著墨蛟身體的抖動,靈凝液融合的速度更快了。

在反觀墨蛟,雖然馬臉一直在抖動,卻終究沒有蘇醒過來。

「難道鮮血能夠加快靈凝液的形成?」

正在這時,忽的!靈凝液最終融合成一顆五光十彩的水珠,順著凹凸不平的鱗片,緩緩而落。

那耀眼的光澤彷彿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奪目的色彩。

「搶還是不搶?!」

就在林東這個念頭一閃而過的剎那,早已等待這一刻的唐睿瞬間放開快要失血而亡的銅牌殺手,疾步沖了過去,手上一個精緻的玉瓶憑空出現。

唐睿並沒有動用絲毫的靈氣,完全是靠**力量,所以速度上要比正常情況下慢了許多。

但還好,以唐睿的估計,自己應該能趕在靈凝液落地之前將其接住。


可就這時,異變突生!原本一直保持沉默的郭銳卻如箭矢一般,單腳在地上輕微的一彈,同樣沖著靈凝液的方向而去。

「他大爺的!原來這傢伙也心存這心思。」

林東這一刻放棄了自己想要去爭搶的想法,搶是必須要搶的!但怎麼搶林東不清楚。

就例如自己的手頭並沒有趁手的東西承裝靈凝液,顯然唐睿是早有準備的。

但奇怪的是,郭銳手上竟然也有一個玉瓶!這就讓人好奇了,這傢伙竟然連這東西都備著。

不過顯然該關心的重點不是在玉瓶上,而是在郭銳的身上。這傢伙同樣也是單純的靠**力量,但在速度上卻要比唐睿更快,可見這個傢伙在身法上的造詣很是嫻熟,至少林東自愧不如。不過嘛……

「嘿嘿嘿!這回小爺的用武之地來了!不能用靈氣,光憑**力量!你們誰都不是個!」

唐睿自然從郭銳動身的剎那便發現了郭銳的目的,眸中閃過一抹怒色!但卻不敢輕易的發出聲音,只能狠狠的盯著郭銳的時候,腳下加快了步伐,另外空餘的一隻手狠狠的甩出去。

他相信以他的身體素質阻擋下郭銳不成問題。


而郭銳並不知道唐睿之前都是刻意的隱藏身份,如今見到唐睿一拳襲來,心中冷哼一聲,不屑的目光只是輕微掃了一眼唐睿。但以他謹慎的性格,還是騰出一隻手來予以還擊。

突地!一聲輕響在如此安靜的環境下猶如雷鳴一般,讓一直在遠處樂於看兩人窩裡斗的林東心也拔高起來。

「靠!能小聲點兒嗎?」

目光鎖定在墨蛟的馬臉上,好似有那麼一絲蘇醒的跡象,不過只是片刻,又沉沉的睡了過去。

可郭銳卻在意料之外的噔噔倒退了數步,只覺得拳頭一陣的發麻。一直充斥眸中的冰冷之色,有融化的跡象,閃過一抹驚疑和震驚。

唐睿自然是沒有時間去和他解釋,只是淡淡的一笑,趁著這會兒功夫,玉瓶不偏不倚的放在靈凝液下墜的地方,輕輕收走。隨即又重新退回到之前所站的地方。

「恩?這唐睿手法很老道啊,看上去不像是第一次干這事兒了啊。從他知道鮮血能加快靈凝液產生的速度,就一定做足了充足的功課。還是說他之前就有過一次這樣的經驗了?」

林東目光深深鎖定在唐睿的身上,能夠一拳震退郭銳,這老傢伙自然是隱藏了實力。怪不得從看到他的第一眼就一直覺得他不簡單。看來這老傢伙很神秘啊。

像是感受到了林東的目光,唐睿微微側頭,同樣與林東對視著。只不過那眼神里平淡的看不到絲毫的情緒。

如此僵持了一會兒,林東收回了目光,看著另一邊將目光不時在自己和唐睿身上來回掃視的郭銳。

林東心中是一陣好笑:「如果這次能夠不死,郭銳這個狗屁膏藥肯定也要黏上唐睿了。」


看著第二滴即將成型的靈凝液,林東外表平常的同時,心裡早已做好了十足的準備。

「比修為,我不是你們的對手。但要是比力氣,嘿嘿!靠邊站吧!」

豁然,就在這片刻!第二滴靈凝液終於成型,爆發出一道耀眼的光澤后,順著不規律的軌跡下滑。

郭銳和唐睿同一時間出發,這一次郭銳更是沒有留手,速度相比之前更快,目光死死的盯在唐睿的身上。看樣子,能不能得到靈凝液是無所謂的,從唐睿的身上找回場子卻是正事兒。

「哼!就算是來一百次結果都是一個樣子,這一次的靈凝液依舊是我的。」

唐睿心中暗自得意,有了這三滴靈凝液自己提升到結靈境的成功率會大大的增加。

然而,就在兩人準備杠上的剎那,唐睿目光中忽然撇到一抹人影如炮彈一般的從地面掠過,其速度之快,更是在郭銳之上。

「嘿嘿嘿!小爺的260馬**力量可不是白說的!管你什麼高手,在這兒,小爺才是大哥!墨蛟,謝了!」

「你?!」

「林東!」

幾乎是兩道壓抑之極的驚聲從唐睿和郭銳的口中爆出,看著他們對自己的驚訝,林東只是嘿嘿一笑,雙手飛快的探出,分別落在兩人的肩膀之上。

心頭突兀的低喝一聲,雙手用力,260馬之力的身體力量猛然間爆發。

剎那間,一股無法抗拒的大力從林東掌心傳遞到兩人的身上,在那幾個銅牌殺手快要把眼睛瞪出來的目光下,郭銳和唐睿兩人就如同被隨意扔出去的兩團垃圾。

「什麼?!」

除林東之外,所有人的心底都是狠狠的一震!林東這太猛了,揮手間解決兩人,而且看上去好似並沒有動用全力。

至於唐睿和郭銳兩人被林東向後拋出去有三四米,在強止住身形,目光中的驚訝可想而知。

「這麼強的力量?!」

唐睿一直在對自己的**力量進行提升,如今一拳也有萬斤之力,尋常人同等級的想要以**和他對碰,他有自信不懼。

可林東那輕描淡寫的一抓,讓唐睿一直平淡的心猛地一抽,暗暗道:「這小子最起碼有200馬之力!可他只是聚靈境的修士,而且這麼年輕!這怎麼可能?難道他是打娘胎里就修鍊**了嗎?」

郭銳自然也和唐睿一樣,和他想著一樣的意思。

不過就在這麼一會兒的功夫,林東手上同樣閃現一個玉瓶,這是海東皇的一個藏品,上面精雕細琢著精緻的花紋,呈暗紅色,散發著淡淡的光澤,一看就不是凡品。

只是在大小上要比唐睿手中的玉佩要大上一圈,不過正好!林東嘴角劃過一抹得意的笑容,伸手將滴落的靈凝液收在瓶口,身體急速向後倒退。

可不能在墨蛟的身邊兒呆的太久,否則若是不小心碰到了它,就玩完了!

重新退回到原地的林東感受著唐睿和郭銳落在身上的目光,對著二人聳了聳肩膀,一副無奈的表情,甚至晃了晃手中的玉瓶。

「你!」

林東眼中的挑釁之色,讓兩人先是一愣,隨即怒火中燒。尤其是唐睿,自己分明做好了所有的打算。先是被郭銳搗亂,現在又是被林東搶了一滴靈凝液。

此刻他也顧不得自己師傅所說,恨恨的瞪了林東一眼,一雙拳頭緊緊握起,但口中卻長呼了幾口氣,盡量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生怕自己心頭的殺意驚醒了墨蛟。

而那幾個銅牌殺手趁著三人這會兒無聲大戰的時候,早已是逃也似的離開了。

當然,那個被唐睿一刀劃破肚子的杯具傢伙,抽搐了幾下后,便哀怨而死。

忽的!時間在這一刻好似變得停頓了,三人目不轉睛的盯著再度成型的第三滴靈凝液,都從心頭做好了隨時準備出手的打算。

相比來說,林東算得上輕鬆,他發覺這地方簡直是太適合自己了,他們一個是淬靈二重,一個是淬靈三重。在迷霧潭之外可以隨時的殺了自己,但在這裡,他們都將是自己的手下敗將。


尤其是林東目光斜斜的落在郭銳身上時,嘴角劃過一抹戲虐之色。 劉封重傷初愈,他修爲本來就和龍吟飛拉開兩個境界,在龍吟飛眼中,劉封就是一直螞蟻,想怎麼踩死就怎麼踩死。

然而這隻他眼中的螞蟻,竟然想要教訓他,而且還立即就付諸於行動?

“找死!”龍吟飛爆喝一聲,他知道劉封是掌控整個大陣的關鍵,他不會殺死他,但是卻會好好的折磨他,讓他痛不欲生,然後再交給父親,攝取他的意識,得到他的一切。

想到這些,龍吟飛就感覺到渾身都有種說不出來舒服之感,於是他全身的元氣都沸騰起來,對着衝來的劉封,揮動了自己拳頭。

“恩,第一拳,就先打爆你的鼻子好了,這不會致命。”龍吟飛如是想,如是得意的說。

然而他的想法很快就變成了驚愕,驚愕讓他更加憤怒,整個人都暴跳如同雷,元力波動也在瞬間綻放到了極致,然而即便如此,龍吟飛依舊的悲哀的發現,自己的身體根本動不了,連一根手指都無法移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