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古清池的執念。

一個活出第二世之人的執念,是外人難以打破的。

「有我在,古兄覺得,你這第一人可能么。」唐龍道。

「當然!」古清池停下來,看著唐龍,道,「你心繫人族,而我一心武道,我們之間終究會一點點拉開距離的。」

唐龍輕笑道:「心無所念,人性何在,若無人性,何來武道,武道者,維護種族,那才是蠻荒時代諸位帝皇開創武道之路的根本。」

古清池傲然道:「我說過,我會讓故人仰望的。」

「怕就怕,你連當代人都搞不定。」唐龍道。

「不出十年,我們這一代所有的絕代天驕,都將倒在我的腳下。」古清池霸氣十足的道,「唐兄,你會是第一個!」

「我也還沒面對一個絕代天驕呢,真的很期待,將你踩在腳下。」唐龍也很強勢。

他們語帶機鋒,各不相讓。

兩人的背後,也跟著兩人。

古清池身後是鳳劍衣,默然相隨,感悟兩人的氣機,感受兩人帶來的壓力,要藉助他們來提升自己。

唐龍的身後是寧墨兒,她的香肩上站著縮小的小鳥。

四人齊齊向前飛掠。


相對於蒼靈霸刀族城的荒涼,寥寥幾個重要地方,這鳳凰族城內卻頗有點百帝世界繁華城市的樣子,有街道,有房舍,有要地,也有禁地。

「唐兄,我鳳凰族城內有十八處禁地,蘊含各種奧妙,其中有一處,相信你會有興趣的。」古清池道。


「哦,什麼地方。」唐龍道。

古清池一笑,「炎龍谷,我請你去吃龍肉!」

唐龍和寧墨兒的眼中同時閃過一抹冷芒。

人族與龍族是萬世友誼。

龍族與鳳凰族是萬世死敵。

吃龍肉是鳳凰族的最愛,可是如同唐龍吃龍肉,那就是在破壞人族和龍族的友誼,因為他是人族人侯。

即便他不是人侯,他的潛力,未來的成就,都會讓兩族因此有些疙瘩的。


這時候,唐龍和古清池的特點就顯現出來了。

熱血之都 ,自然心有所忌。

古清池一心武道,為求目的,不擇手段,他在故意刁難唐龍。 龍族和鳳凰族雖然都能化為人體,但是他們的本體說到底並非是人,吃龍,吃鳳凰,乃至於萬獸妖皇族中那些歷經化生池,能夠化為人形的妖獸,被吃掉,在百帝世界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但是那種吃,其目的是提升寶體的品質,提升武道的悟性等等。

作用大,自然會有人冒險了。

唐龍不同,他吃這些,根本沒用。


七彩帝心體若是需要藉助這個都能提升,那就不叫史上最強寶體了。

至於說悟性,更是首屈一指。

所以他之前並未曾考慮過要吃龍肉啊,吃鳳凰肉呀,後來封號是人侯之後,他就更需要謹慎了,因為人侯這個封號,代表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唐兄不會連龍肉都沒吃過吧。」古清池笑呵呵的道,「你可能不知道,我這一生最大的愛好就是吃龍肉,我曾發誓,一定要將龍族所有的種類都要吃上一條,嘗嘗味道都有什麼不同,嘖嘖,說起來,我目前吃過的幾十種龍當中,最美味的當屬一種變異的特殊龍類,叫玉炎寶石龍,嘖嘖,別提多好吃了,每每想起,我都回味無窮呀。」

玉炎寶石龍,是非常罕見的一種龍,有寶石龍歷經極其特殊的境遇變異而成的。

據說這種龍最大的特點不是天生的天驕,戰力非凡,而是其血肉之中夾雜著一絲天地最神妙火焰精華,若是有火焰類寶體吃掉這樣一條龍,絕對是能夠令寶體大幅度提升的,若是可以煉化其龍丹,提煉出龍丹內最精純的火焰,甚至可以令非常強大的寶體都有蛻變進階的可能。

只是這種龍太過罕見稀少,萬古難得出現一條。

但凡出現,那都是龍族的寶貝,因為玉炎寶石龍都是天驕,更是容易與其他的龍族結合,誕生更為絕世的龍體。

「看來古兄的寶體還沒有達到完美的狀態,竟然需要藉助玉炎寶石龍的龍肉精華來提升,嘖嘖,這倒是讓我很意外呢。」唐龍當然不會接那個吃龍肉的話題,他直接轉移了方向,而且古清池以吃龍肉為難他,他也很不客氣的針對古清池的寶體。

「是啊,還沒有完善呢,嗯,距離徹底的完善,還需要一段時間呢,唐兄應該明白的。」古清池很大方的承認了。

他的大方,意味著絕對的自信。

不自信的人,誰願意暴露這個。

「我真的不明白,這都好幾年了,你都還沒搞定,你可是鳳凰侯呀,整個鳳凰族的封號帝皇都會為你出手吧,助你完善,居然到現在都不行,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的所謂寶體是不可能成功的呀,或者永遠都處於無法達到最頂級寶體的地步。」唐龍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我的寶體註定會完成那史無前例的神奇蛻變的,嗯,到時候,什麼所謂的史上最強四大寶體,都要統統靠邊站。」 辣寵椒妻 ,「當然了,就算是我現在未曾完成蛻變,現在的我,誰又是我的對手?」

唐龍淡淡的道:「你不覺得自信過頭了。」

古清池大笑道:「唐兄,跟你說句實話吧,如果我的寶體完成最後的蛻變,真氣也達到最頂級的蛻變,不是我古清池看不起你,那時候的我,你將不配做我的對手。」

敢如此的豪言壯語,顯示出古清池極大的自信。

同時唐龍也不得不承認,這史上第一個活出第二世的人,還真的是很不一般。

寶體,真氣都未曾達到最頂級,居然已經成為公認的絕代天驕,秒殺天驕的強橫存在,如果讓他都達到最頂級,怕是實力會暴增,一般的絕代天驕都難以與之抗衡,必然可成為同代至尊級的無敵存在了。

相對於古清池豪氣的說出自己尚未達到巔峰,便有無敵之態,唐龍則低調了。

唐龍這個人有時候很強勢,霸道,偏有些時候挺壞的。

他不會告訴古清池,他是史上最強寶體,處於完美狀態的七彩帝心體會逐步的展現出可怕的一面,那也需要他一點點的摸索,因為史上已知的擁有這種寶體的人,沒有人做到這一步,只是略微覺醒,未曾中途夭折的,就曾成就過封號帝皇。

他更加不會說出,他的星空真氣已經近乎無敵,卻還能夠進階為帝劫真氣,更能夠達到傳說中的不敗無敵真氣的層次。

「怕了?」古清池斜眼看了唐龍一眼。

唐龍輕笑道:「我是在想啊,要是現在就打死你,是不是會讓別人以為我怕你達到最頂級狀態呢。」

「哈哈……」

古清池指著唐龍哈哈大笑道:「好,好,沒有被嚇到的你,我才有興趣一戰,你越來越讓我興奮了,我真的很期待與你一戰。」

「何必期待,不如現在就開始。」唐龍道。

「不著急,咱們先吃龍肉。」古清池笑吟吟的道,「唐兄不會是想要放棄這等美味吧,嘖嘖,我作為主人,可不能讓唐兄錯過這等美味,那豈非是說我古清池連招呼客人的禮儀都不懂。」

唐龍知道是躲不開了,這古清池別看是絕代天驕,絲毫沒有天驕的風範,未達目的,任何陰損手段都用的出來,他淡淡的道:「人都說龍鳳呈祥,有龍肉,可有鳳肉。」

他終於不再與古清池打機鋒。

冷冽的正面反擊。

「在我鳳凰族城,要吃鳳肉,唐兄就不怕走不出去?」古清池眼中泛起冷芒。

「不怕,一點都不怕。」唐龍回頭看了鳳劍衣一眼,「以我看,這位鳳劍衣的本體,估計就很美味吧,嗯,看上去像是比較罕見的炎劍斗鳳吧,據說吃了這樣的鳳肉,對於火焰類寶體也是有極大幫助的,而且還能提升對劍道悟性。」

鳳劍衣聞言,汗毛都炸起來了,被唐龍盯的心為之抽搐。

古清池道:「唐兄這麼說,可是對鳳凰族的挑釁,你就不怕你走不出去?和你的這位小情人一起成為這無數鳳凰的口中餐。」

唐龍淡淡的道:「我說過,我不怕的,一點都不怕,因為我想走就走,還沒人能留得住我,包括古兄你在內。」

神醫傾城︰腹黑兒子妖孽爹 。」古清池道。

「彼此彼此。」

兩人都流露出了強大的自信。

他們穿過幾條比較清冷的街道,繞過幾處令唐龍都情不自禁關注的特殊禁地,來到鳳凰族城中南位置的一處火山前。

火山時刻都在噴發岩漿,卻又被鳳凰族使用特殊的秘法限制,不會從火山口噴發出來,而是始終在火山內涌動,不斷地激蕩,再有秘術加持,不停的增強力量,形成了鳳凰族人最喜歡的修鍊寶地,還能誕生火焰類寶物。

這座火山的山腰,山口附近,都有著許多的靈粹。

這些花花草草的靈粹隨著風吹動,搖曳中,會有點點的火星飛舞,最差的都是上千年級別的靈粹,有些甚至達到了上萬年,更有一株正在向十萬年級的花王進化著。

不是說這些花草就存在那麼多年,而是火山帶來的精髓令它們成長迅速,比如一年的成長,可能媲美普通的靈粹花費千年,甚至幾千年的時間此能達到的程度,這也顯示出火山的非凡。

四人在距離火山口尚有百餘米的地方站定。

古清池道:「唐兄,你說這山內的岩漿誕生了什麼樣的火焰。」

這是出題考校了。

更是一種靈感方面的較量。

身後的鳳劍衣聞言,嘴角溢出一絲笑意,等著看唐龍的笑話。

寧墨兒也勉強躋身天驕行列,一眼看去,卻發現火山內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楚,似有火焰,卻又無法確定是什麼,似乎那火焰不停的轉換成各種火焰。

「你可千萬別告訴我,你連這個都看不出來,如果那樣的話,我只能說,你的成長太慢了,我是否要重新考慮,你能否做我對手。」古清池不加掩飾自己的挑釁。

鳳劍衣也是發出看唐龍出醜的笑聲。

這火山內的火焰,就算是鳳劍衣這等天驕也都不認識的,後來還是古清池告訴才知道的,而火山本身還帶有特殊的迷幻禁術,他見過的足可名列前三十的瞳術,都無法看穿的。

雙重作用之下,他相信唐龍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只要有這麼點失敗,鳳劍衣絕對相信古清池能夠抓住,狠狠的打擊,一點點的重創唐龍的自信心,從而擊潰他。

打敗絕代天驕呀,那是多麼有趣的事情。

「如果我回答上來,那火焰就歸我了,如何?」唐龍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更會給自己創造機會。

「行啊。」古清池道,「如果你錯了,你那隻鳥歸我。」

通冥妖瞳鳳尾鳥撩起眼皮,看了古清池一眼,「小子,你是不是找揍呀,本鳥可是告訴你,別以為你是什麼絕代天驕就了不起,在本鳥看來,捏死你就跟捏死個雞仔似得。」

古清池笑道:「這隻鳥很不錯嘛,擁有鳳凰血脈,還能在我面前不受影響,很好,很好,我就要它了。」

通冥妖瞳鳳尾鳥大怒。

唐龍擺擺手,道:「我跟古兄打賭,你聽著就行了。」然後對古清池說道,「我同意你的提議。」

「為了公平起見,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來觀察。」古清池道。

「一個小時?不用,那太久了。」唐龍淡淡的道,「我現在就可以回答你。」 現在就回答?

古清池的目光頓時有點變了。

作為敵人,他很清楚唐龍絕不可能無的放矢的,沒有把握的事情,他不會這麼做的,可問題是火山內的情況,實在是特殊,他自問,就算是他若沒有足夠的時間,他也拿不準裡面具體是什麼火焰的,因為內中牽扯到了太多的玄妙。

以這火山情況為例,如果都只是認為這就是一座火山,那麼就大錯特錯了。

那不單純是火山,而是一個神妙無比的地勢,就如同唐龍在黃金巨人族見到的束縛照心生死鏡的黃金力場地勢有些類似,卻更加神妙的炎凰地勢。

凰,雌性的。

炎凰地勢形成的火就帶有了陰屬性。

而他們又賦予了這火山內至陽至剛的火焰,兩者相合,正好是陰陽契合,形成特別非凡的火焰,並且自然衍生出了一種奇特的氣息,具備迷幻的能力,隨後又有鳳凰族人投入了其中十八件具有迷幻作用的寶物,再以迷幻禁術牽引,最終形成的迷幻作用,連鳳劍衣這等天驕手持寶物都無法窺探裡面的情況。

強如古清池也需要花費些心思時間才行。

唐龍居然要立刻回答。

「唐兄,你確定即刻回答?錯了,可就沒機會了。」古清池道。

「當然,錯了,這隻鳥就是你的。」唐龍豈能不知道古清池是借用這火山內的火來打擊他,而他何嘗不想藉此機會狠狠反擊,打擊古清池的自信心。

古清池哼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能夠一眼看穿。」

唐龍笑了,他感受到古清池的心在波動。

古清池似是有所警覺,立刻雙目平靜的與唐龍對視。

倒是那鳳劍衣有些沉不住氣的催促道:「唐龍,你既然說已經看穿了,那就回答吧,浪費時間是想要暗中窺視么。」

唐龍回頭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比古清池差的太遠了。」然後不管鳳劍衣惱怒的反應,淡淡的道:「火山內是蘊心明焰吧。」

惱恨的鳳劍衣登時閉嘴了,臉上的怒容變成了驚容。

就是古清池的眼皮都很跳了兩下。

「他竟然這麼快便看破了迷幻禁術,更能認識這數萬年都未曾出現過的蘊心明焰,而且我竟然沒有發覺他使用的是什麼瞳術。」

古清池的內心受到了震動。

殊不知,唐龍的根本沒用武道去觀察,那樣總會有痕迹可循的,他就是用求敗醫道的氣醫道去感應的,所以看上去神不知鬼不覺的連點瞳術都沒用。

「主人厲害,我只是看到三點明光,要確定是蘊心明焰,還要在花費兩三分鐘,你這麼快就搞定了。」通冥妖瞳鳳尾鳥開口了。


這話說的鳳劍衣悚然而驚,下意識的橫移了兩步。

那蘊心明焰的特點就是火種有特殊的明光,也就是火焰之心,而他們這裡的蘊心明焰剛剛成型沒多少年,正是只有三點。

這才多久,連這鳥都能看透?

這是什麼鳥?!

要知道古清池都無法這般快看到這一步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