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哪兒?怎麼這麼悶好像是在地底下的感覺。”楚離捂住鼻子很不習慣的環視周圍,幾盞明燈下停着兩排車。

“這是地下車庫,走走走上去,那兒有樓梯和電梯你任選其一,等等,給你張卡。”姚娥子伸手給楚離一張黃綠相間的卡片。

“爸,我不需要錢,我有。”楚離拒絕。

“這不是錢,這是一會兒進門用的,你要把這卡片在感應區位置上貼一下,門纔會打開,你才能進去,這是高級住宅區,保安工作很到位。拿着。一會兒看我來,我走在前面。”

“你在前面進我在後面跟着不就行了嗎?”

姚娥子翻了楚離一眼:“凡事要自己來,要學會憑這麼懶。”

“看着啊!”話音剛落“叮~”電子音響起。姚娥子就大步推開玻璃門進去了。打了個手勢讓楚離進來。

“叮~”音再起。楚離大步“呯”一頭撞在玻璃門上。

“再來”姚娥子在門內喊着。

“叮~”“呯!”

“錯了,錯了腳要站在白線外,不要把卡面按在上面,輕輕沾上就好。聽見聲音趕緊的跨過來。再來一遍。”

看着老丈人笑容滿遍的表情,楚離有種被耍的感覺,覺得他笑的特別壞。早說要把腳站在白線外呢。

“叮~”順利進來了。

“進電梯,一會兒告訴你密碼,這裏的住宅樓是每家沒有鑰匙只有密碼,並與客人或是熟人有個中間密碼。比如你找匡總警司,我和他預約後就自動隨機跳出一箇中間密碼。到了樓層,你有三次機會,否則就自動返回一樓到時候會有保安來招呼你。”

楚離聽了老丈人的話幾乎就要暈了,這特瑪的人類越是有錢有權越是把命看得珍貴。越是看得珍貴說不定越是死得快都不一定呢。

“當然這些安全保障設施對你楚離一丁點用都沒有。可是,你現在是要跟進入社會所以,你那套就要收起來。呵呵呵呵………” 楚離跟在老丈人後面東拐西彎的進了電梯到達十三樓,只見姚娥子伸出右手在正前方虛空中如敲鋼琴健一般,幾個清藍字阿拉伯字體就顯示出來。電梯門打開。楚離臨出門時摸了摸碰到一塊冰涼的東西。

“這是無視電子感應板,你把密碼輸進去出來的數字你若想讓別人看見就在最前方零字開頭敲一下,剛纔我敲了,所以你看得見。諾,你看,就是這塊小卡片讓我找到數字區域。”

楚離低頭一看不就是剛纔進門時的卡片嗎?只是自己的這張與老丈人的這張有些區別,中心地帶較硬一些。

“裏面是芯片,可以顯示。”

姚娥子邊說邊走到最裏間的一扇寬大醬藍色金屬大門外停下,按了牆上的電鈴。須臾,身穿白色傭人裝的矮胖的中年婦女面帶招牌性微笑出來開了門,這時楚離才發現這門的另一半是死的不能打開,只是飾以寬大的門楣好看氣派而已。

屋內亮如白晝。正牆面掛着四幅修長方形絕品雙面繡着四大美女栩栩如生。下方位是半圓形環繞大沙發米白色的真皮,坐墊是水獺毛坐上去柔軟,摸着舒服。

楚離隨着姚娥子走到沙發邊坐着等主人家出來。中年婦女給二人倒了杯茶就進去請主人出來。

楚離看着腳下雪白的大理石地板纖塵不染。光亮照人。正在楚離環繞視覺感到享受的時候,從裏面發出陣慢慢的拖鞋擦地的聲音。老丈人撥了楚離一下,示意要起身見禮,


楚離站起身來看拖鞋響的方向,滿身虛肉,面色渾黃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的寬額頭,招風耳大約四十五歲的男人走了出來。楚離吸吸鼻子聞到他內臟的病氣。腎脾虛弱導至皮肉鬆馳,肝火旺盛導致耳不聰眼不明。淋巴處因不能適當排除毒素而慢慢形成癌瘤。

wωω ▪тTk án ▪C O

“中嬸,怎麼能給姚總喝這種茶葉呢?上好茶。”虛鬆的眼袋中一雙混濁的眼珠打量着楚離。“這是令公子嗎?不太像啊!”

“這是女婿。乾女婿。”姚娥子不太方便告訴他清湛的事情。

“姚總,看你面色近來身體可是越來越好。不像我怎麼看都不行,這半年也沒有工作只是養病而已。”言下之意就是沒閒心管他這攤事情。

姚娥的腳尖貌似不經意的撞了一下楚離。楚離會意的笑笑。

“匡哥,我這女婿世代中醫,他本人也是……”

“他?”匡總警司用眼角朝楚離斜去,正與楚離內斂神彩的眼神相碰觸。不禁一愣不由自主脫口而出的詢問說:“他?你,可以試試嗎?”


楚離站起身來走到他身邊,雙手暗自運功《天魔錄》前階。散出微熱的氣體雙掌大拇指按住匡總警司的雙耳門,兩掌四指各按頭頂穴道。不消一會兒,匡總警司就覺得一股微熱量自頭頂皮層慢慢傳入全身神經系統,覺得特別的舒服。如警笛唱響般的耳鳴聲在徐徐而下的熱氣中逐漸消失。

足足一年多靠安眠藥休息的匡總警司此時睡意頗濃。不知覺中頭一歪就倒下了。鼾聲正濃。

“楚離,這是個好機會,你運氣不錯。中嬸,拿條毯子過來,暖氣開足些,我們先走了。”姚娥子扶着匡總警司躺在寬大的沙發上面躺好,就和楚離告辭了。


“在這個社會上你必需有一技之長,才能讓這些達官貴人看得起你,重用你甚至離不開你。”二人出了高級住宅區,走進地下車庫。

“爸,他一出來我就聞出他身體裏透出的病氣。他明天會主動來找我,我知道跟他怎麼談了爸。”

“他都是什麼病?好治嗎?”

“有癌細胞迅速擴散,還有五臟虛弱影響他的外感器官。如果不趕緊治療的話,他將會在不久成爲一個廢人。這些病看似小病但不好治。不過對我而言這些都是小意思。”

看着旁邊信心滿滿的女婿。姚娥子還是細心的囑咐了一句:“如果他細心問你的家世,你可以把高景山編在故事裏,編得越神乎越好。你的這一段,,我可以教你,回去跟你爺通個氣。保證他編的神乎其神,知道嗎?現在的官當大了,尤其是貪慾很重的人,對精神依託神佛之類就看得很重,我這麼說你就知道該怎麼做了。啊!”

“明白就是讓他把我當做他的精神領袖一樣供起來就是了。哈哈哈哈……”

“美的你喲,實力有,就是怕到最後反而被別人利用。楚離這社會不似你想像的單純。下次去帶上藍啓,你比你老練,年紀也比你大。嗯!”

“好。”楚離答應的挺爽快。

公寓裏,清湛披着剛洗好的長髮聽楚離講完事情經過大爲驚奇,驚奇楚離運氣太好。溼漉漉的長髮讓清湛感覺很不舒服,剛轉過身就碰見從閣樓上下來的藍啓。

“什麼時候吃飯,我肚子好餓。”

“飯等着你們呢,你們自己先吃,我要吹頭髮。”說着清湛就朝洗手間而去。

“麻煩吹什麼?我幫你。”藍啓的身上蓬出一籠火焰雲風。

“唷!頭髮幹了,藍啓你是怎麼做到的。”清湛趕緊拉着藍啓走到正準備烘乾的衣服旁邊。

“清湛,別讓藍啓做那些女人們乾的活。他用處大着呢。”楚離招呼藍啓過來吃飯,飯菜很豐盛,都適合肉食人兒的胃口。

“說說你是怎麼跟那四個人類結成弟兄……”

“楚離,說什麼呢你,什麼人類,你這話好像藍啓不是人類,就你是。話這麼難聽這不是罵人嗎?”清湛沒等楚離把話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並要他給藍啓賠禮道歉。

“清湛小姐,主人說的很對,我真不是人類。”

“呃!”藍啓的話讓清湛呆住了。“小寒是鸞鳳,難道你….是龍?”

“我是七尾冰狐族之一的火紋耀天狐。”藍啓的回答只讓清湛似懂非懂,唯獨聽清了‘七尾’兩字就知道這隻狐狸非比尋常了。

“是這樣的主人,那一年我父母眼見源始魔尊被滄雲海這個賤婢斬殺,遂已起了追隨的念頭,母親先自剖腹想將我一刀斬殺在腹中,可是終究是母親不忍心,刀偏,我出來後,哭喊聲使父母不忍再奪我性命,於是父親與母親同時將功力注入在嬰幼時期的我身上。奇蹟發生了,我並沒有因爲不能消化父母注入我體內強大的能量而死去,反而因爲源始魔尊身滅後的冥念使那一帶所有的幼小生靈都蘊染上宇宙牽引的能量。”

“爲什麼會這樣?僅僅因爲魔尊滅身傾刻間的冥想嗎?對了?是因爲魔尊本身就是宇宙初靠氣流風行及各種星辰而塑身的黑暗之祖,所以他的身體內本身就含有宇宙牽引,這也就是爲什麼宇宙牽引在我體內不會與《天魔錄》產生抗衡的原因。我明白了。”楚離顯得非常高興,多少天的苦思冥想得不到結果,這下被藍啓提醒就明白了,可是爲什麼在每次發功的時候就會與《天魔錄》產生抗衡呢?

“藍啓,你繼續說。魔尊身滅時的冥念不是宇宙牽引而是對滄雲海無數後世的追蹤所下的咒語,至於宇宙牽引是他老人家身滅後所消散的能量。”

“是的,主人。完全吸收了父母的能量,因爲宇宙牽引之故,我很快化成人形。父母快要去世之前,有一個柴夫上山砍柴遇到我與父母。父母的樣子把他嚇壞了。連跑都忘記了。跌坐在地上看着父母和我,好久都不敢說話。在人形與狐形之間的父母抱着我,跪在柴夫面前苦苦哀求要他收留我,報酬就是它們的皮毛。在柴夫點頭後的剎那間,父親便發出最後的力量,活活撕掉母親和爆開自己的毛皮。血淋淋的場景我至今記憶猶新。”


“我剛纔說過魔尊的體內的宇宙牽引消融於這片大山區域的每個角落,也包括柴夫的家裏,主人你肯定看不出我這四個哥哥是孿生兄弟吧。我不說沒有人會知道他們輪迴活了數千年也猜不出他們是親兄弟。我的狐族是天生靈物知道如何修煉,雖然他們四個吸引能量,可是他們並不會用。我嘗試將自己的修煉方法告訴他們並幫助他們修煉卻差點害死他們,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敢教他們如何修煉之類的事情。”

宇宙牽引像水一樣在他們四兄弟周圍氣場流動,到了一定的年齡比如他們到了六十歲就會死去一天。然後分別在二十四小時內復活到幼兒時期,這時候他們除了記憶之外,還好,他們還有記憶思維,要不然的話我一個人又當爹來又當媽還不知道怎麼弄他們四個呢。呵呵呵…….。所以主人您一定要救我那四個哥哥”期盼的眼神中交雜着索取。楚離知道他想替那四個哥哥要什麼。

“你不恨他們的父親嗎?沒想過要報仇嗎?”清湛眼裏包含着悱惻清淚。


“清湛小姐,他們的父親把我養大,對我有天大的恩情,而且他也沒有殺我父母。是我父母與他訂的契約自送毛皮作爲報答。清湛小姐,我們狐類的道德觀與人類不同。仇就是仇,恩就是恩。”

楚離想起那日他一腳踹飛耳釘男的情景。怪不得藍啓一副呲牙裂目要拼命的勢態。

“數千年來,你們從未分開過?”

“沒有。結過婚生過孩子。在第一輪迴時把家人都嚇壞了,從那以後沒再結婚,想愛不敢愛,慢慢世間百態人性事故看通透了。前個上十年吧與黃金島斯卡爾老爺訂上契約。在不拘束我們自由的情況下,我們願爲他效力目的就是偵探暮雨家族。” “結果你和他成了朋友。”楚離插言。

“談不上,只是發現他和我都是異類共同的目的就是找到主人您。追隨您。明白我們同屬魔界,這些我並沒有告訴斯卡爾老爺。他不能知道這些。開始我以爲您是高人。不用天眼就看得出我,你知道嗎?主人,我的原體結界的禁制可以刺激您的眉心,使你提早開天眼。不過開了也沒多大用處,當然我不知道您是魔尊子。”

“所以你會拜我爲師,做我的僕人是這樣嗎?”難怪暮雨龍若會說的這麼肯定。

“你這麼強大,我就不替你擔心比南會報復你了。你這麼忤逆她,以她的性子簡直是要氣得吐血了。”清湛收拾着碗筷。

“哼!”藍啓只輕輕的哼了一聲,沒在吭聲。

“主人,想想我們明天要怎麼讓匡福田拜倒在您面前。在這社會裏多個權貴以後會少走些彎路。”藍啓繼續說蒐集來的情報。

致奧集團是匡福田老婆娘家的產業,當年匡福田高中畢業就在那兒當小保安,一次偶然的機會保護了老丈人黃有道的安全。又見他機靈勇敢。就將他收爲心腹細心栽培,這小子對黃有道女兒大獻殷勤。後來黃有道就通過關係將他調進警察局一路清風官運升很快就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但是在兩年前,警界後起之秀黃有爲從南通市調上來,跟匡福田的老丈人名字只一字之隔的黃有爲,自從這小子調上來之後,匡福田的官運就停滯不前,去年考覈時,匡福田與黃有爲都過線,可是上級只上調黃有爲,外界流言說黃有爲暗地坑害匡福田。半年前匡福田請長假,外界只當他是暗地修養生息,沒料到是真的有病。

這樣吧,我們跟姓黃的都不熟,重新交往又要精力也要時間又麻煩。唯有請暮雨龍若幫幫忙隨便扯個理由帶你去見見姓黃的,看看他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抓住把柄以備後時之需。

聽起來有點陰暗哈,不過呢對他們這些人不陰暗就會反被他們利用。這就是當今時代的社會公共道德哦。

呵呵呵呵…………..想抓他的把柄還需要暮雨龍若嗎?只要讓我看他一眼,我就知道他幹過什麼事,是個什麼貨。爲什麼稱爲警界後起之秀?他真的很能嗎?破了什麼大案?走吧,明早吃完飯咱們倆個就去見見這個人。明天正好是週末。

黑夜很快過去,太陽從東方升起來,肆虐的陽光瀑灑在屋內將楚離從牀上烘醒。白白流了身細密的熱汗,起來後。扯上窗簾又倒在牀上眯了會眼睛才懶洋洋的爬起來去衝了個澡,涮牙洗臉。穿戴整齊邀上藍啓,連早飯都沒胃口在家裏吃。出去蹓達一圈呼吸好好新鮮空氣在外面買了吃,就去見那個黃有爲。

臨進門時,藍啓從包裏拿出一副金邊眼鏡給楚離。楚離不戴,藍啓自己戴上。

“你就是昨夜約電話的那個藍翔集團副總藍啓?”黃有爲三十歲左右年紀中等身材。看上去文質彬彬的四方臉上架着同樣一副棕紅色鏡片眼鏡。白白淨淨的皮膚白裏透紅。一雙手膚質細膩,看上去就不是那種在槍林彈雨中屢建功績的警界英才。

“對,這位少年是我們公司最才華卓絕的設計師,可以滿足您所有的要求。”

聽了藍啓的話,黃有爲這纔將眼光移向旁邊這位少年,身穿一件極簡單的白襯衫,一條磨的發白的牛仔褲,俊美的面孔讓他略生嫉意,一雙神彩奕奕的眼睛更讓黃有爲產生想將楚離轟出家門的意念。

還沒等黃有爲開口,楚離就洞察出他的意圖。輕鄙的眼光像電芒刺向黃有爲的心臟。看着楚離昂首跨步的走上自家樓梯。黃有爲覺得自己找到適當的理由了。

“站住。誰允許你在我家橫衝直撞,請你回去,藍總,我不需要這個人爲我太太設計服飾。”

“呵呵呵呵…….你太太,黃有爲先生,你太太早在你未來瓊都之前不就已經死在你懷裏了嗎?”楚離的話像一陣陰風冷嗖嗖地刮向站在客廳門前的黃有爲。

“你胡說什麼?”黃有爲聞聽楚離的話,整個人就像被當衆剝光衣服的小丑。惱羞成怒的表情中含着驚慌,這個少年我並不認識,可是泳兒被我騙死的事情他是怎麼知道的。心下有虧感覺把柄被握在他人手中的黃有爲睜大滿含怨毒的雙眼,步步逼近楚離,快路過茶几時,黃有爲快速搶過一塊銀灰色調控器,朝大門方向狠狠一摁。

站在門邊好好的藍啓只覺一陣電流衝擊到自身,被強行推出門外,就在大門快要閉啓的同時,一縷黑紅色煙霧從門縫溜進來。不爲人知。

不屑一顧的神情更加激怒了黃有爲,只見他大跨一步上去拎住楚離的脖子:“說,是誰告訴你泳兒死在我懷中。”

“你把我朋友扔出去,你我又不認識,你能告訴我。是誰告訴我泳兒是誰嗎?泳兒又爲什麼會死在你懷裏。還有你的爪子抓疼我了。”

黃有爲只覺手上一空,眼前的楚離已不在。

“別到處看了,我在這兒呢?”楚離坐在二樓樓梯扶手上面。很悠閒的看着腳下的黃有爲急得繞着圈轉着找自己。這個男人眼睛周圍粉紅一片已經暴露了他真正是靠什麼進入警界,靠什麼?出賣色相的東西。樓上已經傳入耳中的是一個大約五十多歲的女人呼喚春宵的靡靡之音。

楚離看見這個黃有爲像爬山一樣的邁開虛弱漂浮的步子跑上來,眼角的桃花腥紅越發濃郁尤其是聽見這女人的聲聲**。聲色劇烈的對着楚離。桃花眼神迷離盪漾裏析透出惱怒恐慌:“臭小子,如果你不想坐牢就…….”

“啊!”樓上傳來一聲極爲痛楚驚恐與快樂並存的大叫聲打斷了黃有爲的威脅。此時的他顧不上楚離,快步跑到二樓盡頭的房間裏。門開處楚離看見了這個女人的面容,通過她的腦海記憶查到關於她的一切信息。她居然是警政部副部長關海萍。

三年前她回南通老家祭祖遇見還是賣衣服的黃有爲,與他一見鍾情,奈何他已經結婚,二人野合覺得不夠。於是,黃有爲就利用太太泳兒心性單純。來了一場被人陷害,苦告無門的悲慘境遇哄騙泳兒下輩子還是夫妻雙雙自殺。結果泳兒就死在這個騙取她性命的愛人懷中。嗚呼哀哉!

“還我命來!”

“還我命來!”

“還我命來!”

“噗哧……”

不用想就知道是藍啓在扮鬼。嚇死這對姦夫**。

“你是誰?不要裝神弄鬼。”立馬反應過來的關海萍不愧在警界風雲半生。神速的穿好衣服,眼觀八方耳聞六面,可是她今天碰到的是誰?這聲間來自四面八方悽悽涼涼,悲悲渺渺。若有似無,空靈中透出怨力糾纏讓人聽了無不心冷毛悚。聲聲切切裏挾着絲絲陰風,貫穿人心。

“開槍,打打,打死她,死了還想來要我的命,快打死她。”黃有爲驚恐失措中忘記了自己的住宅區是在人口密集之處。雖然房屋閉音效果好,可是這開槍聲還是會驚倒鄰里。何況這兒連個開槍的對像都沒有。 “你放屁,幹什麼?”

“啪”一記耳光狠掃在近乎瘋狂奔過來爭奪槍支黃有爲的臉上,不消秒分就腫出半邊腮。“你混蛋這兒是開槍的地方嗎?這個叫魂的女人是誰?你認識?她爲什麼來向你索命。”

一巴掌打出去之後,關海萍就冷靜下來了看着眼前男人的驚慌失措恐懼萬分。

“我不相信這世上有鬼,如果這世上真的有鬼就不可能只有這一隻鬼來找我索命,在我手上死去的罪犯少說也有百十人。如果真有鬼我還能活到今天嗎?不要害怕,有爲,有我在。躲到我的後面來。”關海萍拉着瑟瑟發抖的黃有爲,集中精神想找出聲音的出源點。以確定鬼的方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