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我的初戀,我們交往了快五年,感情一直很好。

以前總有人在我耳邊說莉莉的流言蜚語,我倒覺得他們是嫉妒我,因為莉莉很漂亮,很溫柔,怎麼可能會是他們口中那樣的人?

可現實卻狠狠的甩來我兩巴掌,還狠狠的踹了我兩腳,現在蛋蛋都疼…

這件事還要從國慶節前一天開始說起。

我是一名大二的學生,因為家境不是很好,所以一旦有空我就會去勤工儉學。

國慶節前夕便有很多地方都招零時工,我很容易找到了一個德克士服務員的工作,每天八十,還包一頓飯。


當時高興得我連忙給莉莉打了一個電話,等國慶結束我拿到工資就可以帶她去吃她夢寐以求的西式餐廳吃牛排。

電話打了好幾個,可莉莉都沒接。

大概過了五分鐘,莉莉發簡訊告訴我,她正在和她閨蜜看電影,還埋怨了幾句,讓我不要把她綁那麼緊行不行?

我也沒多想,畢竟愛玩是女孩的天性。

在外面瞎逛了幾圈,兜里的錢都給了莉莉過國慶節,所以我隨便找了一個路邊攤吃了炒飯便回寢室去了。

寢室里只有旺仔一個人,他正在鏡子前得瑟著,好像正打算出去約會。

旺仔原名李二牛,人長得黑黑壯壯的,剛到大學那會兒我記得他還很悶,整一個宅男,後來他媽給他找先生算了一卦,說他的名字里要帶『旺』字,最後取了一個小名叫旺仔,還真別說,從那時起他就好像撞了桃花運,這一逼可要比以前巧舌如簧了不少。

「濤子,你咋沒和你女朋友情意綿綿啊?」旺仔別過頭看了我一眼。

我切了一聲,說用的著嗎?我想要她什麼時候都能給。

旺仔賊眼一轉,說:「你不把你那小女朋友給拽緊嘍,小心她給你帶綠帽…」

我忙抄起床上的書向他扔了過去,我綠帽你大爺。

旺仔往門前一躲,吱溜一聲鑽出了門外。

我躺在床上看了會書,忽然電話響了起來。


我一看手機,是莉莉的一閨蜜小倩打來的,心想著現在都晚上十點了,莉莉是不是喝醉了,讓我去接她。

「黃濤,你在哪兒呢?快和莉莉來唱吧,我們等著你們呢,你們完事沒有?沒完事隨便找個旅館湊合一下唄…」

那邊有些吵,男男女女的聲音都有,還伴隨著強勁的DJ,震得我耳朵嗡嗡響。

等我回過神來,腦袋哄的一聲,忙說莉莉不是和你們在一起看電影嗎?怎麼又去唱吧啦?

小倩支支吾吾好好一會兒,還沒等我問出個究竟,那邊便掛了電話。

我聽著電話那頭傳來的盲音,感覺整個靈魂被掏空,心裡空落落的,難不成真的被旺仔說中了?

我感覺事情越來越不對勁,我正想給莉莉打一個電話來著,小倩便給我打來了。

「我剛剛喝醉了,莉莉現在正和我在一起呢,等會你來接我們啊…」

說完,那頭便急急忙忙的掛了電話。

我還是覺得心裡有些不安,便給莉莉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響了幾秒鐘,莉莉便接了電話。

我忙問她在幹嘛呢?

她說不是和小倩一起唱歌嗎?還稍帶埋汰了我幾句,說我疑心病太重云云。

我接著說讓小倩接電話,我有話和她說。

莉莉卻含蓄的頓了好幾秒,才說小倩上廁所去了,她就和幾個姐妹一起玩,都是女的,讓我不要擔心。

我的心裡直翻嘀咕,老想著好像什麼事情對不上,莉莉那頭匆忙的給了我一個飛吻便掛了電話。

躺在床上的我愣了好一會兒,忽然才想明白,特娘的,剛剛我和小倩打電話的時候,不是聽見了許多男男女女的聲音嗎?莉莉怎麼說只有那幾個姐妹?

越想越覺得事情對不上號?不是說小倩不是喝醉了嗎?怎麼說話還那麼利索?

察覺到不妙的我連忙給莉莉打了一個電話,但卻是關機狀態。

我又給小倩打了好幾個電話才打通。

小倩立刻傳來十分不滿的聲音,不停的叨叨了好幾句,最後還說晚上十二點保證把莉莉安全的送回去行不行?讓我不要給她打電話了。

電話那頭依舊是驚爆DJ和男男女女的吼叫聲,聽得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還是試探性的問著你和莉莉今晚是不是去逛商場了,賣了幾件衣服,錢夠不夠?怎麼打莉莉的手機關機呢?

小倩有些不耐煩,說:「對,去商場了,逛了一下午,然後才來的唱吧,莉莉的手機不是沒電了嗎…」

「我操你二大爺,莉莉不是說和你去看電影了嗎?」

我的火噌的一下便冒了起來,這他媽是把我當猴耍了?我雖然性格有些內斂,但我不是傻.逼。

小倩似乎也意識到紙包不住火,愣了好幾秒才罵道:「老娘我不編了行不行,莉莉的確沒和我在一起,但你個窮逼摸摸自己的口袋,你哪點兒配得上莉莉了?要不是莉莉看你可憐,早就和你分手了…」

「給老子滾。」

我罵了一句,掛斷了電話。

我躺在床上氣得渾身發抖,只要一閉上眼,腦海中就會浮現莉莉躺在其他男人的床上呻.吟的畫面。

我不停的給莉莉打電話,但電話那頭卻一直是關機狀態。

躺在床上的我依舊氣怨難平,心想著,分,老子一定要分手,甩了她,甩了她狗娘養的。

但到了後半夜,我卻菜了,菜得一逼。

我還是狠不下心和莉莉分手,畢竟我和莉莉相處了五年,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這一份感情怎麼能說丟就丟?


網上有人說男人好色,男人的出軌率高於女人,男人找小三…

我信了你媽媽的鞋喲。

怎麼?

歷史上我們男人只出了一個陳世美,就把我們男人釘在恥辱柱上?

你看看人家潘金蓮,多給女人漲臉。

賈南鳳,蕭玉瑤,徐昭佩等等,一捏一大把,一抖一籮筐。

你在瞅瞅最近網上爆紅的那個什麼榮,那可都是「巾幗英雄」,女人的標杆,把腿都劈出新花樣了。

現在的女人翻起臉來,連他媽武大郎的炊餅都搶。

不是說男人像色狼嗎?

的確,男人就是一頭狼,公狼。

可公狼一生只愛一隻母狼,甚至為了母狼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有食物了先給母狼,身邊有危險,公狼會第一時間站出來保護母狼和小崽。

有人還敢說狼的不是?

不是你二大爺那個腿腿。

一晚上都難受得要命,心裡別提有多窩火,媽的那個逼。

我打開段子發了一條宣洩心中的不滿,將手機摔在一旁,拿出旺仔枕頭下的煙狂抽了起來。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我便離開了寢室,因為這個月的生活費我都給了莉莉,兜里就還剩四十來塊錢,我將小城跑了一轉才買到莉莉最喜歡吃的巧克力,然後在她租的房子前等著她回來。

莉莉的父母都在外地上班,她就和她姐姐住在一起,她姐姐叫可兒,比莉莉大四歲,在一家小公司當會計。

我在他樓下等了快三個多小時,她才回來。

只不過隔得老遠,我發現莉莉竟然從一輛寶馬車上下來的,我的火噌的一下便冒了起來,但最後還是忍住了,笑著向莉莉走過去。

老子真的是太服自己了,他媽的這個時候我竟然還能夠笑得出來?整個就一傻逼。

莉莉看到了我,整個人愣了一下,然後急忙的轉過頭去看那輛寶馬車,不過那輛寶馬車已經開遠了。

「黃濤,你…你怎麼來了?」

莉莉的頭髮很亂,眼袋也很重,完全就是一副一夜沒睡的樣子,看著她這樣,我的心裡都在滴血。

我還是淡定了下來,嘴角強行擠出一絲笑容,將手中的巧克力遞了過去。

莉莉接過了巧克力也沒說啥,向著出租屋走了上去。

我跟在她身後,上樓梯的時候我才問她昨晚去哪兒了?怎麼不接我電話?

我心想著如果莉莉能夠給我老實交代,承認了錯誤,我可以原諒她。

可他媽誰知道她趾高氣昂的轉過身,瞪著我:「不是和你說了嗎?我和小倩她們去玩了,都是女的,要不你打電話問問,神經病吧你,整天唧唧歪歪的…」

我氣得渾身直哆嗦,「別他媽以為老子不知道你撒謊,剛剛那輛寶馬車是咋回事?小倩都和我說了,你們昨晚壓根就沒在一起。」

「你神經病!」

莉莉將手中的巧克力砸在了我的臉上,氣沖沖的便上了樓。

「我草你媽,你還有臉生氣了?」

這句話我在心裡怒吼了一遍,緊跟著便追了上去,我不可能這樣不明不白被帶了綠帽還像個蹩腳孫子似得吧。

可誰料想,莉莉嘭的一聲把我鎖在了門外,我敲了好一會兒,也不見莉莉開門,怒砸了幾下,便離開了。 易天師和呂青絲繼續前進。

這時候,普通的紫天境以前的海獸已經根本給他們造成不了任何威脅了,也就遇上了紫天境巔峰的海獸易天師才會偶爾出次手。而這個出手還是在這些紫天境的海獸是成群的狀況下,單個的海獸已經不需要易天師出手了。除非是它自己跑過來找死,不然易天師也只會搭理都不搭理地緩緩從它身邊走過去。

而現在,易天師和呂青絲也正在尋找著他們新的目標。

沒錯,就是新的目標。不是別的,是大圓滿級別的海獸。當然了,只是大圓滿初期的或者中期的。初期的剛好可以讓易天師練練手,而中期的呂青絲也能對付,如果是大圓滿後期的,那麼兩人就毫不猶豫地逃命了。

可這麼大的海域,又哪是這麼容易找呢?

本來一共就只有六隻海獸,呂青絲殺死一隻,也就是還有五隻。而這五隻里,他們又遇到過了大圓滿後期和巔峰的各一隻,也就是說,現在他們沒遇上的大圓滿後期的海獸僅僅只有三隻了。而這三隻里,還說不定有沒有後期和巔峰的。所以說,易天師和呂青絲這一路,不好走啊!

不過,不好走也要走啊!什麼是修鍊,這就是修鍊。不僅修人,而且修心,人再強,沒有一顆大心臟也是不行的。

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運氣好呢?還是故意為之。

易天師和呂青絲走著走著還真就遇上了大圓滿基本的海獸。而且,而且這次還是從後面來的,從易天師和呂青絲的身後出現的。

而且,最重要的還是,它是老朋友呀!

在這片大海域中,能被易天師和呂青絲稱之為老朋友的大圓滿海獸,也就只有當初他們遭遇的那兩隻大圓滿後期和大圓滿巔峰的海獸了。

而大圓滿巔峰的那隻海獸是一直呆在自己的領地的,所以說,現在追上來的海獸就是一開始追殺他們,然而受傷后被易天師和呂青絲狂追的那隻紫天境後期的海獸。

不過,不一樣的是,現在它的傷貌似已經養好了,又恢復了它的巔峰狀態。

那樣,現在易天師和呂青絲是該跑呢?還是該戰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