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有心人對他一致的調侃。

不少人又開始蠢蠢欲動。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敢來找葉林的麻煩。雖然擊落飛劍封侯,殺了葉林封王,獎勵很誘人,但也得是有那個實力的才能攬這個瓷器活兒不是。

萬一飛劍真的是上天派下來懲治新皇的,葉林攜天意勤王成功,救出鴻崇帝,屆時,所有出手阻攔過的人,恐怕都難逃一死。

因此,那些沒甚靠山或者實力通天的小勢力,不是確保萬無一失的前提下,都要好好掂量掂量,不敢輕易去攫其鋒芒。

小勢力不敢,官府就另當別論了。

有心人剛剛想好要殺葉林,他們的機會似乎就要被人給截走了。

荊城,自古以來便是兵家重地,朝廷在此佈置了不下十萬的兵馬,軍中還有不少元素師和戰士坐鎮,而領軍的長官更是新皇自己人,他可不像西南諸地的官員那麼好相與。

葉林沒有瞧見荊城城牆,便先瞧見了一隊千人騎兵。

前面雖出現了不少江湖高手,但對車廂里的仙妙妙和芊月公主來說,對方只是一兩個人,她們無甚懼意。

特別是仙妙妙,她穩坐車廂里看着葉林表演,目前已知葉林是名光系元素師,既然他敢一人戰一國,就說明實力遠不是看起來的這樣簡單。

除非他僅是在賺噱頭,然後等著聖人李耳趕回來救場。如果真是這樣,他就太令人失望了。

但仙妙妙心中總覺得葉林此人不簡單,她想看一看他真正的實力到底是什麼。

答案很快就來了,葉林從不讓人失望。 只見師夫林宇軒臉上確是一副十分淡定的表情,又再次掐動手訣,使那黑色的液態金屬慢慢地凝固起來。

這次成型的匕首在藍心看來和之前的沒什麼兩樣。

那底下的真火卻燃燒的更為旺盛,似乎想要再次把這成型的匕首燒化似的,使出了渾身的力氣使勁地燃燒著。

可是這次,匕首哪怕被燒的渾身通紅,也沒有再融化。而是從通紅的身上,抖落出一些黑色的屑粒,不用說也知道這就是金屬里的雜質。

這樣隨著抖落的黑色屑粒越來越少,直至都沒有再落下黑色屑粒。

藍心也明白了雜質已經去除的差不多了。果然看到師夫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微笑,閉上眼睛開始用元力雕琢匕首的把柄,匕首的刃口。

那元力被凝成了一條金色的絲線,在匕首上劃過。

就像手握大權的審判者,絲線劃過的地方就被割開。那多餘的部分就像被拋棄的垃圾,掉落在地上。

而金色絲線去掉多餘的部分后,開始在匕首把柄處開始刻花紋,刻下了一朵美麗的牡丹花。

又過了一會兒,金色絲線被師夫收回了。真火石的火焰也慢慢地熄滅了,那已經發出寒光的匕首就真正露出了它的廬山真面目。

師夫收了真火石,用手拿下那已經煉好的匕首,笑盈盈地說:「心兒,你覺得怎麼樣?」

藍心看了師夫的煉器過程,親眼看見一塊黑色的金屬變成了匕首的過程,自然對煉器更加有興趣了。

她直接就問了:「師夫,弟子不明白,為什麼第一次匕首已經成了型,你要把它融化了呢?」

「這個嘛……其實煉器並不像你看到的那樣簡單。剛剛只是煉了一個最簡單的初級武器,這把匕首僅有一項屬性:不染血。

我們煉器師分為初級,中級,高級……當然也有傳說中的神級,不過我沒有見過。所謂的器也分為初級,中級,高級,神級。

初級武器一般會有一種屬性,中級武器一般有兩種屬性,而高級武器一般又被稱為魂器。所謂魂器就是一旦主人遭遇不測,它可以在一定時間內儲存主人的一部分魂體。」

師夫林宇軒見藍心一副聽得認真的樣子,頓了頓又說:「並不是人人都可以成為煉器師的,有的是一輩子也只是個煉器學徒。所以只要成為初級煉器師,在帝國就能領到證書,領取一些福利。心兒,我說了這麼多,你能領悟到多少呀?」

林宇軒見藍心似懂非懂的樣子,也心裡有些無奈。自己從來沒當過老師,收過弟子。

哪怕自己如今是高級煉器師,可是並不會教啊,沒有教別人的經驗。對個小孩子講一大堆,也不知道她聽得懂多少。

藍心仔細想想,然後不確定地回答說:「師夫,您的意思是不是說,把剛成型的武器融化了再次煉製,是為了給它賦予屬性?讓它能成為一件初級武器?」

「對,對……」林宇軒連忙肯定了她的回答,幸好這個小徒弟悟性奇佳,不然自己這個半吊子老師肯定得頭疼怎麼教人。

「你接著說。」林宇軒鼓勵著藍心繼續說。

「弟子剛開始感覺煉器跟民間的打鐵很像。但仔細回想師夫的煉器過程,總覺得煉器更為高尚。打鐵靠的是技術和力氣,而煉器靠的是悟性和元力。」

藍心受到鼓勵,也感覺自己似乎找到感覺了,流利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說說的一大半是對的。要想在煉器方面有所成就,需要一個好的老師,需要大量的練習,也需要深厚的元力。」林宇軒贊同著說。

「心兒,我這邊準備了一百份初級匕首的材料,你先自己練習。」林宇軒指了指後面箱子里放的一大堆黑色金屬,對藍心說。

「好的,師夫。弟子會努力練習。」藍心頓時有些欣喜,躍躍欲試。

「好,你先練習,星允還等著我教他刺繡呢。」林宇軒笑著說完,就離開了。

藍心也連忙坐好,模仿師夫的樣子把真火石放到爐子上,用元力控制著金屬原料停在火焰上開始煉製。

她其實挺喜歡師夫這種教學方式的。她不喜歡那種一上來就長篇大論,各種枯燥乏味的理論,那真是太勸退人了。

師夫首先就演示了一次煉製初級武器的過程,這神奇的手法加上煉器師本身前途無量,自然讓人更有動力了。

自己畢竟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小孩子,更喜歡實際一點的東西。

外面剛回來的大賢師元貞看到正夫林宇軒和星允在亭院中討論男工的事,也很欣慰。

自家夫郎雖然是高級煉器師,但他從來都是自我修鍊,沒有教學生的經驗。

在她看來,完全沒有必要讓小少主學習煉器花費大量的時間。

而且煉器最重要的是需要一個有經驗的老師領進門。所以對小孩子心性的小少主來說,很快就會放棄的。

果然,藍心這邊耗費了四五份金屬原料,什麼也沒有煉製出來。

再回頭看到師夫那件已經煉好的匕首,寒光初現。

心裡沮喪極了,難道自己真的在煉器上沒有天賦?

可憐的藍心完全沒有想到是自己的煉器老師林宇軒根本沒有教師資格證,連蘭誠兒那樣的高級琴師都要去考琴師授業證。

她又不肯服輸,想到師夫剛剛已經肯定了自己說的打鐵和煉器的區別。

她想起以前就聽人嘲笑,不入門的煉器學徒跟打鐵匠一樣。

那就從打鐵開始練起吧。雖然煉器還不行,但是用金屬原料燒制一個匕首模具還是可以的。

先用真火石把金屬原料燒成一灘黑色液體,收了火焰,液體就慢慢凝固起來。

把師夫煉製好的匕首給上面一放,再輕輕地壓進去,果然過了一會兒就出現了一個匕首樣子的印子。

等模具凝固結實了,再把另外煉製好的黑色液體倒進去,這次把模具放到火上。

小心地控制著模具里的黑色液體,再用元力仔細雕琢,果然不一會兒一把匕首就可以取下來了。

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候了。

藍心決定開始去除雜質,正式煉製初級武器…… 今天是周末,陳寧跟宋娉婷一家,出門去天河購物城逛商場。

一家人驅車來到天河購物城,陳寧讓宋娉婷、岳父岳母先帶着女兒進入天河購物城,他則開車去停車場停車。

宋娉婷帶着來到三樓服飾賣場,這裏所有的店鋪都是奢侈品牌的專賣店,什麼古馳、香奈兒、lv、愛馬仕等,應有盡有。

最近這段日子,陳寧經常陪宋娉婷買衣服,因此宋娉婷並不缺衣服,她這次主要是想要給她爸爸媽媽買幾套衣服。

爸媽辛苦了一輩子,現在日子好了很多,但兩人身上穿的還是非常廉價的衣服。

甚至,馬曉麗有很多衣服,都是穿了七八年的,有的衣服都洗得發白了。

宋娉婷抱着女兒,帶着父母,走進一家古馳專賣店。

宋仲彬跟馬曉麗很少走進這麼高檔的奢侈品牌服飾專賣店,宋仲彬望着裝潢得很高級的店鋪,還有琳琅滿目的服飾,他壓低聲音詢問宋娉婷:「女兒,這裏的衣服應該賣得很貴吧?」

宋娉婷笑笑:「還好,我這次就是想給爸媽你們買兩套好點的衣服。」

宋仲彬跟馬曉麗聽說是要給他倆買衣服,都有點愣住,他們很少買貴的衣服。

馬曉麗偷偷翻看了一下旁邊衣架上的一套西服的價格,當她看到標籤上28000的價格時候,瞬間眼睛睜大,連忙的拉過身邊的丈夫,吃吃的低聲道:「天呀,一套衣服竟然要差不多三萬塊。」

宋仲彬也嚇了一跳,連連的說:「太貴了,買不起,我們還是到海瀾之家買吧,這裏一套衣服能夠抵那裏一百套了。」

宋娉婷剛剛想說沒關係,現在他們家買得起。

但是宋娉婷還沒有開口,耳邊就響起一個尖銳的女人聲音:「喂喂喂,你們沒錢買亂摸什麼,碰髒了你們賠得起嗎?」

一個濃妝艷抹,胸前工作名牌寫着店長肖紅的女人,滿臉不善的過來。

馬曉麗如同被蟄般,連忙鬆開手中的價格牌子,她尷尬的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很小心沒有觸碰到衣服的,我只不過拿起價格牌子看一下而已。」

肖紅冷冷的罵道:「衣服牌子你們就可以隨便碰了?最討厭你們這些農村泥腿子,一點素質都沒有。你說你們沒錢跑來這裏幹嘛,去看你們泥腿子穿的海戀之家,不就得了,真是欠罵!」

宋仲彬跟馬曉麗滿臉通紅,連連的說不好意思,然後就想拉着宋娉婷逃離。

宋娉婷俏臉佈滿憤怒之色,說道:「爸媽,咱們不能就這麼算了!」

肖紅雙手叉腰,冷笑的說:「呵,感情罵你們兩句,你們還不服氣了。不服氣那就掏錢買呀,把這套西服買下來呀。你們有這個錢嗎,窮逼!」

肖紅已經注意到宋娉婷的衣着不凡,她意識到宋娉婷應該是上班族,帶着農村的父母來這裏逛商場的。

保不準宋娉婷這種小白領,咬咬牙還真能在這裏買下一兩套衣服。

因此,她在羞辱宋娉婷一家的同時,也故意使用了激將法。

宋娉婷如果沒錢買的話,她就可以把宋娉婷一家罵得狗血淋頭;

如果宋娉婷真的逞強買下一兩套衣服的話,那她也能夠拿到一筆不少的提成。

千千 雲若月看到陌竹過來,趕緊低下頭,還拿帕子擋住臉。

陌竹懷疑的看向雲若月,道:「柔夫人,你們要去哪裏?這位丫鬟是誰,這背影好面熟,好像在哪裏見過一樣。」

他剛才急着叫住她們,也是因為看到那丫鬟的背影,好像王妃,所以才策馬奔了過來。

現在王爺最怕王妃離開,所以他們也不能懈怠。

再說,王妃只有在王府才最安全,他也怕她跑出去受到傷害。

「她是彩蝶,你當然面熟了,怎麼了,本夫人帶彩蝶出門礙着你的事了,不行嗎?」南宮柔怒道。

「彩蝶?」陌竹疑惑的看了雲若月一眼,「彩蝶,你怎麼拿帕子擋住臉,抬起頭來。」

一瞬間,所有人的心臟都揪了起來。

只見「彩蝶」慢慢的抬頭,拿開手上的帕子,陌竹猛地望過去,卻看到一張長滿了皰疹和痘痘的臉,這情景,嚇得他趕緊偏過頭,不敢去看,「你的臉怎麼了?」

「彩蝶昨天吃海鮮吃多了,她對海鮮過敏,所以臉才變成這樣了,我現在正要帶她去看大夫,去給她開藥。怎麼,你看完了,滿意了吧?」南宮柔道。

「哦,原來如此。」陌竹有些心虛的說。

「陌校尉,你如此焦急的叫住本夫人,不會以為本夫人幹了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吧?我知道你向著王妃,老為了王妃來欺負本夫人,可你今天無緣無故的叫住本夫人,又說不清楚原因,你這是以下犯上,欺負到主子頭上來了,你還有何話可說?」南宮柔斥責道。

「請夫人息怒,陌竹並沒有欺負你的意思。」陌竹道。

「沒有就好,彩蝶,咱們走。」南宮柔說完,轉身,氣沖沖的上了馬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