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藍老師,我來了!”歐陽俊站在門口,笑呵呵的說道。

“對不起啊!藍老師,讓你久等了。”歐陽俊厚着臉龐,無恥接着說。

“歐陽俊,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想幹嘛?你是來學校讀書的還是來混混的,你要是來混的話現在就給我出去?”藍凝雪憤怒的吼着,別看藍凝雪年紀不大,可吼起來就想一頭髮怒的老虎,氣勢很足。

“哦,那個,那個藍老師啊!你別生氣,剛剛出來的時候,看到了李主任,正好跟他閒聊了幾句,這才耽誤了時間!”歐陽俊把李主任給搬了出來,正好來壓壓藍凝雪的氣勢。

藍凝雪一愣,這李主任的辦公室在另外一棟樓裏,怎麼他今天跑過來了?難道是視察工作?

“進來!”藍凝雪冰冷的聲音。

歐陽俊走了進去,看着藍凝雪的臀圍上,上一次只是碰到了她那胸脯上,而今天看着她那臀圍曲線的美,圓滑而俏麗,光看看就知道充滿了彈性。藍凝雪看起來就是一個極品美人,歐陽俊禁不住的嚥下了一口唾液。


藍凝雪在自己辦公室的椅子上坐了下去,歐陽俊知道,整間屋子只有一個椅子,反正上次已經站過一次了,在站一次也沒有多大的事情,只好站在藍凝雪辦公桌面前。

藍凝雪臉色怔了怔,然後**肅穆地拷問道:“ 歐陽俊,你作業是怎麼回事?怎麼一點都沒有做?”

“那個,藍老師,不是家裏出了一點事情,所以沒有做!”歐陽俊撅起嘴兒,輕輕一笑道。

“是嗎?”藍凝雪臉色才慢慢的轉變過來,但是她還是不相信歐陽俊說的話。

其實歐陽俊沒有騙藍凝雪,的確是家裏除了事情,但是他週五的時候就已經解決了,只是這兩天有點忙,收服了這一個幫會,哪裏有時間做作業啊!

“是啊!藍老師,你不知道啊!我家裏着火了,房子都倒塌了,我現在都沒有地方住了。”歐陽俊說着淚如泉滴,眼中擠出幾滴淚水,往臉上流着,看着臉上緊攢着淚花。

“哦!那個,歐陽俊同學,你看我不知道情況,現在我瞭解了情況,你就別哭了。”一聽歐陽俊這樣說,藍凝雪如坐鍼氈的心痛。 藍凝雪站了起來。

“歐陽俊同學,來,擦一下吧!”拿了一張餐巾紙遞到歐陽俊手中。

“老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歐陽俊心中其實笑了,沒有想到這藍凝雪也是這麼好騙,看來藍凝雪也是很單純。

“我知道了,你別說了。”藍凝雪趕緊制止了歐陽俊說下去,因爲心中已經有點酸楚的感覺,她的眼中也快流出的淚水,沒有想到的是:歐陽俊家竟然出現了這麼大的事情,房子被燒了。那他不就是無家可歸了嗎?

“嗯!”歐陽俊擦着淚水,知道這淚水已經打動了藍凝雪的心靈。

“歐陽俊啊!以後你有什麼事情可以跟我說,但是,你必須把事情說明白,免得到時候我又找你的麻煩。”藍凝雪認真嚴肅的說道。

“是,藍老師。”歐陽俊點了點頭,看着藍凝雪的臉色,發現了她一絲的不尋常。

“藍老師,你是不是最近老師肚子痛啊!”歐陽俊試探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藍凝雪眉頭一皺,疑惑着。

“哦,我看你氣色不是很好,應該是女人的事情比較多吧!而且來內個的時候,感覺到一陣噁心,要不我給你看看?”

“哦!你還會看病啊?”歐陽俊一說,藍凝雪有點害羞,臉上馬上就微紅了起來,簡直有點不相信歐陽俊會看病,不知道是不是他又想找藉口,佔自己的便宜。

“我師父是醫生,我只是學到了他的九牛一毛,不過對於你這種病的話,我還是有把握,我知道你有時候肯定會痛的大汗淋淋,身上一陣虛脫。”歐陽俊把藍凝雪疼痛時的狀態說了出來。

他怎麼會知道,自己來月事的時候,的確是這樣,而且他怎麼會那麼清楚?難道:他真的會看病!

“你怎麼知道這麼清楚?”藍凝雪有點不敢相信,這歐陽俊纔多大啊!就會看病,那以後他的前途。。。

“呵呵,我只是從你的氣色看到了,要醫治的話也很簡單,其實第一個就是找個男朋友,第二個就是吃藥,但是入藥三分毒,對身體不好。”歐陽俊笑了笑,其實就是想知道,藍凝雪有沒有男朋友,但是他賣了一個乖子。

“哦!那你給我開一副藥吧!”藍凝雪過了一會兒才說道。

“藍老師,不會你沒有男朋友吧!”歐陽俊賊笑了起來。

“這個能不能不說啊! 都市強無敵外掛系統 ,哪有時間找男朋友啊!你要是給我治的話就給我開一副藥,要是不治的話,你就回教室去?”藍凝雪不想歐陽俊問她私人的問題! 萬道帝師 ?而且她的第一次還是很純潔,她心中想的是把第一次給一個能愛她的男人,所以這幾年藍凝雪都在等待着心中的那個男人。

“哦,那好吧!”歐陽俊在辦公桌上拿出一張白紙,快速的寫着。

藍凝雪看着歐陽俊在紙上的藥材,不過她肯定是不懂的?下午到時候去藥店抓藥的時候問問藥師。

不一會兒,歐陽俊在紙上寫的滿滿的藥材名字,遞給藍凝雪。

“藍老師,你按照這個方子抓藥,不過這藥肯定有點苦,一天要喝三次,三個月後會自動的好了。”歐陽俊眯着眼睛,雙手放在後背上,像是一個很地道的老中醫似的。

“哦!爲什麼要這麼長時間?”藍凝雪疑問着,不明白爲什麼要三個月才能好?

“這藥嗎?對身體有害處,所以我儘量減少一些副作用的藥材,只是時間長了一些,不過對你是有身體是有好處。”歐陽俊解答了藍凝雪心中的疑問。

“那好吧!我先試試看,那你先回教室吧!”藍凝雪連聲謝謝都沒有說,直接就趕歐陽俊去教室。

“哦,那個,藍老師啊!你就不謝謝我啊!”歐陽俊苦笑無奈,沒有想到還碰到藍凝雪這樣的耍賴皮。

“哦!那你要我怎麼謝謝你啊!”

“以身相許唄!你看怎麼樣?”歐陽俊剛剛說完。

“給我滾,歐陽俊,你給我滾出去?”藍凝雪馬上大發彪威,衝向歐陽俊,沒有想到歐陽俊竟然敢直接調戲她。

歐陽俊看着藍凝雪衝了過來,趕緊拔腿就往門口跑去,一邊跑着一邊笑着說:藍老師,再見了!

“歐陽俊,你別給我跑,你給我回來!”藍凝雪看着歐陽俊已經沒有人影了,大聲着喊着,聽着歐陽俊說的話,藍凝雪臉上通紅,胸口一陣起伏猛烈的跳動。

“你這個臭小子,還想佔你老師的便宜,哼!”藍凝雪在門口臉紅心跳自言自語的說道。

歐陽俊回到教室的時候,正好沒有上課。

“沒事吧!”唐睿兒過來關心道。

“嘻嘻,你覺得我有事嗎?我們晚上纔有事呢?”說着歐陽俊乘着唐睿兒不注意的時候,手在她的臀圍上滑過。

感覺到臀圍上有什麼東西劃過,唐睿兒小臉紅了起來,瞪了一眼歐陽俊,回到位子上坐了下來。

歐陽俊也回到位子上看起了書,而在他的邊上,幾個人看着手機上,手機上一張非常有意思的帖子。

一個同學說道:哇塞,這是學校的校花評選榜啊!

“不會吧!你丫的,有這樣的好事怎麼不早說啊,浪費我一個上午的時間。”


“你也沒有問啊?”

“這個榜什麼時候結束?”歐陽俊插過來問着。

玩手機的同學看了一下時間,說道:“快了,到下午三點鐘結束,這是因爲新書纔沒來多久,有的都是推遲來的,現在正好把新生的美女情況都摸情況了,才把所有美女的資料都已經進入了榜單。”

“你丫的,不是還有四個小時吧!”


“沒錯。”

“給我看一下。”歐陽俊對那個拿着手機的同學說了一下,那同學遞給他。

“擦,唐睿兒進入排名前三了,不行,老子要讓她變成第一,嘿嘿。”歐陽俊看着手機上的榜單,第一名是:“清純美少女”北曉詩,第二名“火辣暴女”陳美婷,居然還是個中美混血兒,第三名“純情少女”唐睿兒。

歐陽俊看完,把手機一丟給那個同學。

“感覺給我刷唐睿兒,要是唐睿兒進不了第一,看我劈了你。”歐陽俊惡狠的看着那個同學。

“是,歐陽老大!”那個同學嚇得點了點頭,趕緊在手機上給唐睿兒刷票。

“艹,不會吧!這陳美婷還是高三的校花,爲什麼票數就是超不過第一呢?”

“我問你,這北曉詩是哪一個年紀?”歐陽俊禁不住的問道。

“哦,歐陽老大,這個北曉詩聽說是高一來的新生。”

“擦,不能讓她拿了第一,繼續給我狂刷,一定要讓唐睿兒拿第一。”歐陽俊笑了笑,不讓自己老婆拿第一,還白送給別人啊1

“我這不是在刷嗎?”那同學也很無語了。

“真是奇怪啊!這高一的北曉詩爲什麼人氣這麼旺?難道比陳美婷這個混血美女真人比相片更加美的放煙花?”

“歐陽老大,唐睿兒衝入到第二了,可是剛剛上去就被刷了下來。”那同學一臉苦笑,自己手指都快麻木了。

“哦,你們幾個一起刷,給我刷爆了爲之,要是下午三點鐘之前,唐睿兒沒有上第一的話,你看我怎麼收拾你們?”歐陽俊說完朝教室門口走去。

歐陽俊看了一下數據就知道,這個陳美婷,應該還有一種職業,那就是俗稱的黑客,看來這個宋美婷應該是個電腦高手,那就看看誰更厲害了。

。。。

。。。

“嗯,怎麼回事?”

一個班級教室裏面,一聲疾呼響起。

被這女生一大叫,在教室裏的人都看着她,幾個好友跑了過來,一個問道:“美圖,你怎麼了啊!”

陳美婷看着平板電腦上,說道:“看來這回遇到了同行了,居然還有人給高二的唐睿兒刷票,好,我今天到要想看看,這傢伙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不會吧!這唐睿兒雖說也是校花一朵,但是論身材面貌的話,沒有你好看,美婷啊!你要加油啊!不要讓唐睿兒拿到了第一啊!你要給我們新生帶來驕傲!”一個好友支持陳美婷,但是不知道陳美婷這麼小年紀,就是頂尖的黑客,不知道她是跟誰學的,還是自學,要是有人跟她玩黑客技術,那都是找死的份。

“美婷,快看,唐睿兒都要超過北曉詩了!你快點刷啊!”一個好友在焦急的說道。

“沒事,看我跟他玩。”說着陳美婷在無限鍵盤上快速的敲着。

過來好一會兒,陳美婷大汗淋淋,她沒有想到的是歐陽俊給加了五道防火牆,這要是說攻破一道兩道防火牆還好,三道以上的就是中級黑客了,這要是五級的話,難道是頂級黑客?

陳美婷停了下來,看來對方比自己技高一籌啊!

“美婷,你怎麼停下來了啊!快點啊!你看票數越拉越遠了,這唐睿兒都比你多五百多票了。”

“算了,爭這些沒用, 總裁一抱好歡喜 ,這電腦技術這麼牛。”陳美婷說完就開始在鍵盤上敲着,想查到歐陽俊的IP地址。

可是查了半天,都沒有查出來,陳美婷心中驚歎,沒想到這一個省會裏有這樣的高手,只是對這個電腦黑客記恨在心裏。 下午三點,一年一度的校花榜落幕。

第一名:唐睿兒

第二名:北曉詩

第三名:陳美婷

在高二一班教室,幾個學生歡呼了起來,這唐睿兒終於第一名了,慶幸的是歐陽俊就不會找他們的麻煩了。

歐陽俊看着電腦上,輕輕的笑了一聲,跟我鬥,你來嫩了一點,只是歐陽俊不想出手,要是出手那就是轟轟烈烈。

關上電腦,結賬出了學校的網吧,往教室走去。

—–

在同時的這一刻,黃州市一座豪華別墅,前院的草坪上,一架直升機慢慢的降落下來。

幾排黑衣人在等待着什麼?而站在幾排黑衣人前面的兩個人,在等待直升機上面下來的人,不知道上面是什麼任務,但是上午剛剛一個電話過來,就是說下午會有人過來,處理王天羽的事情。

金沙幫主和他妹妹一聽,就知道這次要爲王天羽報仇,只是他們是真的報仇嗎?還是爲了什麼?利益高於一切,這是正常不過的,他們只是爲了毒蠍幫的地盤和財物,這是他們所需要的,人不足蛇吞象,心不貪哪有慾望。

直升機停了下來,從上面下來了五個人。

“霸兒,你怎麼又回來了。”

“媽,好想你啊!我回來給爸爸報仇。”王天霸哭着跑向了前面婦女的懷裏,可是臉上一滴淚水都沒有,臉上一皺一皺的兇狠勁,但是他內心在傷痛!爸爸爲了給自己報仇,沒有想到他就這樣的沒了,徹底的消失了,肯定是他,歐陽俊,我一定要宰了他。

“好了!霸兒,回來就好,不過,你這次一定要小心辦事,那王家給你…”金沙幫主在試探問着自己的侄兒,不知道王家就派了這麼幾個人,能解決事情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