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是,天底下最好的爹爹和丈夫。

付出自己的所有,只盼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能平平安安的活着。

“爹爹,是陌兒對不起你,讓爹爹看着女兒死了兩次,陌兒這次回來,以後再也不離開爹爹了。”蘇紫陌聲淚俱下。

哭的傷心不已!

“陌兒,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莫雲天輕輕眨了眨眼眸,眼淚掉得更兇。

“嗚嗚……”

小天翊突然傷心的哭了起來。

衆人一看,不明所以。

沐雲軒快速的抱起他。

“翊兒,怎麼了?”

小天翊眨了眨眼眸,那眸光像水一樣變幻不定,每一次轉眸,眼底都彷彿有蝶舞扇翅般夢幻的色彩掠過。

“看着孃親哭,翊兒也很傷心。”

衆人一聽,看着他搖頭失笑。

還真是小孩子,情緒瞬間就個被影響到了。

“岳父,岳母,這是陌兒用精元懷的孩子,他叫翊兒。”

沐雲軒看着莫雲天和穆欣妍介紹道。

莫雲天這一生,對陌兒付出了很多。

隨即!

也將他們這一次遇到的事情全部告訴了他們。

莫雲天和穆欣妍聽完之後,都覺得女兒簡直是奇遇。

“陌兒,你師公過得可好?”莫雲天想不到自己的師傅還活着。

“爹爹,師公過得很好,等庚前輩醒過來之後,師公就會回來的。”蘇紫陌微微一笑,大家現在似乎都過得很好了。

“這就好!”莫雲天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隨他看向沐雲軒懷裏的孩子,溫和地說:“翊兒,你可是一個了不起的孩子,一定要好好的成長才行。”

“爺爺放心,翊兒可是很聽話的。”

小天翊一本正經的小模樣,惹得大家又是一陣歡笑。

蘇紫陌和沐雲軒回來的消息,很快傳遍了皓月國京城。 和大家見過面以後,沐雲軒帶着蘇紫陌他們回去和雲城的人見面。

大家都喜極而泣!

爲了慶祝愛妻復活,沐雲軒在雲城大擺宴席。

宴請人明月山莊和雲城的人一起慶祝。

就連君少辰也來了。

他和紫桑國公主成婚以後,生了一個兒子。

已經五歲多了。

沐雲寒和北冰雅琪生了一個女兒,今年也已經五歲。

而沐雲帆,和葉沫楹成婚以後,肚子到今年纔有了動靜。

青蓮家也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

夜輕寒和沐雲玥生了一個兒子之後,現在又懷上了第二胎。

可他們此刻不在雲城。

蘇紫陌聽着大家告訴她的消息,心裏很開心。

十年的時間,這裏越來越熱鬧了。

唯一讓蘇紫陌傷心的是邵峯。

十年過去了,他依然是一個人。

聽雲霆說起的時候,她的心很痛,終究還是自己欠了他。

可他動用了鳳絕吟,下一世,她會把這份情還給他,從此以後,她們之間不會再有牽扯,從此以後,他們兩不相欠。

而她回來的消息,也被火速送往了黎夏國和星月國。

晚宴開始了,大家都很開心。

久別重逢,沐雲軒和大家也聊得很開心。

小天翊開心得連孃親都不要了。

和幾個孩子在宴會上玩得不亦樂乎!

蘇紫陌不放心,總是跟在身後,這樣也倒好,和每個人都能說上話。

翊兒那小拳頭,在控制不住的情況下,那可不是開玩笑的,整座雲城都可能會被他廢掉。

“孃親,你休息一會,馨兒來看着弟弟。”馨兒吃好了以後,過來換蘇紫陌。

看着乖巧懂事的女兒,蘇紫陌開心的同時,心又酸,馨兒健健康康的長大了,而她卻沒有能陪在她身邊。

“馨兒,你弟弟這小拳頭,海水都能被他砸起幾十丈高,他若是輕輕碰到誰了,那可不得了。”

“孃親,你就放心吧!”馨兒說完,小心的跟在小天翊的身後。

蘇紫陌的身邊,正好是莫雲天和穆欣妍的桌子。

“陌兒,日後爹爹來教翊兒如何控制他的力量。”

“好啊!爹爹,這樣更好了,陌兒一直在想辦法讓翊兒能控制好自己的力度,可翊兒太容易衝動了。”

蘇紫陌突然想起一個問題,“爹爹,你的修爲……”

爹爹逆天改命,修爲退化,現在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莫雲天溫和一笑,揉了揉女兒的頭髮。

“陌兒,你不用擔心爹爹,你子蘇師兄不是出去了一年了嗎?他找到了讓他修爲不在退化的方法了,爹爹的修爲現在是聖玄期四階左右,自保不成問題。”

“這就好,陌兒一定要好好的感謝一下子蘇師兄。”

蘇紫陌心裏稍微得到了一些安慰。

這樣就好,爹爹修爲褪去,容顏也比之前蒼老了許多。

wωω •тtκan •c o

若修爲不在退化,爹爹的容貌就不會改變。

“對了,爹爹,孃親,我見到了真正的蘇紫陌,她的魂魄,一直在我的體內,我的精元,讓她修成了人形,她現在應該過得不錯吧。”

“哦!”沐雲軒和穆欣妍快速的對視了一眼。 莫雲天快速地說道:“陌兒,你們可是一個靈魂被分成兩個半靈,靈魂合併後,也算是得到了歸合,沒想到她卻自己修煉成了人形,這是善道,對爹爹來說是好事。”

人生的每個抉擇都像是一個賭局,而他這一次,終於賭對了。

“這就好!”蘇紫陌的心,狠狠的鬆了一口氣。

也許,蘇紫陌的出現,也是一種無意當中的善道吧!

爹爹這樣善良,果然,人與人,聚散是緣,生情有因。

“陌兒,這樣一來,你也就不會因爲佔了她的身子而後悔了,她這一世的父母,你一定要好好替她盡孝道。”

穆欣妍笑看着女兒,一切,似乎都越來越好了。

蘇紫陌開心的看着孃親,“孃親,以後,你們就和陌兒生活在一起,上一世,陌兒讓你們二老白髮人送黑髮人,這一世,陌兒想讓你們和陌兒一起共享天倫之樂。”

“好啊!我和你爹爹已經決定不回去了,就留在這裏陪着你,你可是我們唯一的女兒,不跟你在一起,還能去哪?”

“嗯!孃親這個決定簡直太好了。”蘇紫陌激動得熱淚盈眶。

“傻女兒,這也要哭,你今天流的眼淚已經很多了。”莫雲天笑得一臉慈愛的擦掉女兒臉上的淚水。

這一刻,心裏的幸福,溢滿了全身。

他的陌陌,再也不會離開他的身邊了。

一百多年的等待,終究是值得的。

他的這一生,回頭一看,已經有那麼多的人已經從他們身邊離開,而他能做的,就是珍惜眼前的妻子和女兒。

這一次的宴會,一直到了子時才結束,大家也玩得非常的盡興。

而興奮的沐雲軒,已經有了幾分醉意。

蘇齊一看,孃親得照顧爹爹。

他便哄着小天翊一起和他去睡。

小天翊百般不願意。

“翊兒,聽話,孃親要照顧爹爹,你和二哥去睡。”

蘇齊笑得一臉溫和的看着馨兒懷裏的翊兒。

“不要,孃親說,你會在被子裏放屁,可臭了。”

蘇齊一聽,嘴角快速的抽了抽了。

好啊!

老孃居然把他賣得怎麼徹底。

連放屁這事都沒放過。

那不是因爲小時候嘴饞嗎?經常吃的肚子漲,屁……也不停地放嗎。

可把這件事情告訴弟弟,孃親就不怕他尷尬嗎?

“呵呵……”馨兒在一旁忍不住笑了。

“翊兒,那是二哥小的時候,現在二哥可不會了,二哥現在可講究了。”

馨兒在一旁替二哥說話。

“哦!”小天翊大眼忽閃忽閃的,還是有些猶豫。

“二哥,既然姐姐這樣說,那翊兒賣你一個面子,翊兒就勉爲其難的和二哥一起睡吧!”

賣你一個面子?

勉爲其難?

蘇齊鬱悶了,這不就是睡覺的事情嗎?

怎麼變成勉爲其難了?

這個弟弟,似乎比他小時候還要調皮。

“哎喲!你這小子。”

蘇齊寵溺的捏了捏他的小鼻子。

這才從馨兒的懷裏把他接過來。

交代馨兒:“馨兒,你也快回去睡吧!”

“嗯!”馨兒笑着點了點頭。

今天,她很開心,很開心!

馨兒回頭,看到不遠處一抹風華絕代的白影,她眼底一片柔情,快速的走過去。 “嶽哥哥。”馨兒聲音甜美地喊道。

嶽桐梓轉身,一身白衣的他,溫文爾雅,周身都透着一股溫暖的氣息,他那雙清澈如水的眼眸中,眸色溫暖如玉,似乎總是蘊含着款款的深情。

看到馨兒,他的脣邊總是浮現着一抹若有若無的微笑,令人倍感親切。

嶽桐梓清純的嗓音很乾淨,讓人感覺不帶一絲凡塵:“馨兒,我看你和二公子在說話,就沒有過去。”

“翊兒不想和二哥睡,就那樣僵持了半天,對了,嶽哥哥,湘兒姐姐回去了嗎?”

嶽桐梓點了點頭:“嗯,湘兒知道你今夜不會回明月山莊,就和赫管家一起回去了。”

婚後追妻:顧少,求放過 “嶽哥哥,孃親在哪我就在哪?走吧!剛好我們同路。”

“嗯!”他就是在此等她一起回去的。

嶽桐梓溫潤如玉的目光側目看着馨兒,他神色沉靜自如,彷彿早已將心中的萬千愁緒,化作一個淡然的微笑。

生命中有很多事,是他沒辦法掌控的。

他愛馨兒!

卻從來不敢表露自己的心事。

時光如沙漏,曾經可愛善良的小女孩,如今已長成婷婷玉立的絕色女子了。

這樣美好善良的她,讓他覺得自己配不上她。

書上是這樣說的,無論你遇見誰,他都是你生命該出現的人,絕非偶然,她一定會教會你一些什麼?

所以他也相信,馨兒,教會了他愛。

這些年,他們一起成長,一起說笑,那些記憶,美好而幸福。

馨兒看着嶽桐梓棱角分明的俊顏,緩緩開口:“嶽哥哥,你這段時間不怎麼回明月山莊,默奶奶前幾日讓布莊給你做了幾套衣服,默奶奶說,嶽哥哥已經到了娶親的年紀了,還有,默奶奶說,嶽哥哥這年紀的,孩子都五六歲了,我看默奶奶那樣子,估摸着是要給嶽哥哥說親呢?”

“哦!”嶽桐梓突然側目看着馨兒。

他溫柔的笑了笑。

“馨兒,默奶奶說得對,我是該娶親了,明日得空,我回一趟明月山莊。”

“哦!”馨兒一聽,立刻低下頭。

臉上的神色有幾分不自然。

嶽桐梓的心,不由自主的一痛!

他想看着她長大,他捨不得她嫁給別人。

他想寵她上天,讓她覺的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可……他似乎沒有這個機會,他沒有那個勇氣邁出那一步。

一路上,兩人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雲霄殿裏!

以前充滿陽剛之氣的房間,現在已經變得非常溫馨了。

沐雲軒對蘇紫陌的一切,都是那樣細緻的對待。

當發自內心的去愛一個人的時候,也在爲那個人而改變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