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時,呂陽才注意到他身旁的歐陽易,當下就覺得頭皮發麻,歐陽易是誰,他可太知道了!

當初也有幸見過一面,但是他親自帶着江北來這裏是做什麼?

“紫雲宗弟子呂陽,拜見歐陽城主!”呂陽趕緊拱手行禮。

“歐陽伯伯,你看我說什麼來着,這小子早就看我不順眼了,你說他會不會想弄了我。”江北一臉害怕的扯了扯歐陽易的袖子。

歐陽易看了一眼,隨後轉頭看向呂陽,聲音冰冷的問道;“你們可有什麼過節?”

呂陽一臉懵逼的搖了搖頭,趕緊答道:“沒有!這只是和滅霸兄弟第二次見面,第一次還是丹賽上呢,滅霸兄弟技壓羣雄,讓小生爲之敬佩!”

“哦?”歐陽易一臉好奇的看了一眼江北。

“放屁,誰跟他是兄弟,歐陽伯伯,我給你說,這小子可老壞了,指不定暗地裏怎麼罵我呢,這陣子我晚上天天睡不好覺。”

旁邊的候煙嵐都無語了,你還睡不好覺?

“不不不!歐陽城主,我想和滅霸兄弟之間可能存在這什麼誤會,導致了滅霸兄弟對我有些誤解。”呂陽撓了撓頭,強裝淡定的說道。

歐陽易微微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都是年輕人,小磕碰也是在所難免的。”

話音落下,歐陽易又突然轉頭看向另一旁,“滅霸小友,老夫去去就來,你先跟造化門的執事過去吧。”

“是,歐陽伯伯,您先去忙吧。”江北趕緊答應一聲。

歐陽易也不說廢話,一道風,沒影了。

而此時,呂陽之前的笑容突然消失,化作了一臉的陰狠。

江北卻是還帶着笑容看着他,“怎麼了,老弟?”

“滅霸,你給我等着,別給我機會抓到你。”呂陽一字一字的從嘴裏咬了出來。

江北有點無語,至於的嗎?這年頭的人是不是有受迫害妄想症啊?我就一個安靜的富家公子。

盤算了一下戰力,這小子挺猛,合谷二階的實力,可能不弱於那什麼林家被自己坑成了傻逼的大少爺。

畢竟還是個大師兄,八成是有點什麼過人之處,算了,忍忍吧,以後肯定還有機會搞他。

雖說他現在可能身上有傷,但這地方也不是動手的好地方,以後加了點再秒殺他!

想到這,微微嘆了口氣。

“不要再浪費你的力氣了,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江北撇了撇嘴,一臉從容的說道。

呂陽明顯的愣了一下,看着他身旁的憋着笑意的候煙嵐,不由得暗暗咂舌,如此美女,怎麼就能看上這種貨色,要實力沒實力的,說話又讓人聽不懂……不對,這小子說的絕對不是什麼好話!

果真,見到剛要轉身離開的這滅霸突然又回頭,放開了聲音道:“呂陽,誰要是稀罕你,你就找誰去好嗎?別再來煩我了,我說了多少次了!我!真不喜歡男的!”

瞬間,呂陽只覺得自己腦袋一片空白。


這句話說的夠響亮,給他都震懵了。

與此同時,那些本還在此百無聊賴的等着人上門的宗門弟子,還有那些來參加宗門選拔的世家弟子們,頓時齊齊扭頭朝着這邊看去! “什麼!真是想不到,這呂陽竟然有龍陽之好。”

“就是,你看那年輕人,明明已經有了妻子,怎麼可能還接受他。”

“這世界真是讓人覺得瘋狂啊,真是想不到,這少年竟然敢在這麼多人面前讓呂陽下不來臺……”

“少年?別逗了,你可知他是誰嗎!這可是丹賽的第一名,滅霸是也!”

“什麼!他就是滅霸!怪不得呂陽會愛上他,原來是被他的丹術給折服了!”

“很有可能,早就聽說和呂陽在宗門內也沒什麼女人緣,倒是和幾個男修士走的近,想不到啊,想不到。”

……

呂陽懵了,堂堂的修煉者,這些小聲音自然也沒逃過他的耳朵!再看那江北的背影的時候,恨不得要噴出火來。

來自呂陽的怒氣值+222+250+299+322

江北撇了撇嘴,這小子就這麼點骨氣?不過合計合計,人家的實力不太行,可能也就這樣了吧。

下一刻!只見這呂陽突然化成一道流光,直接擋住了江北的去路!

“滅霸!你什麼意思!你給我解釋清楚了再走!”

“沒什麼意思,就字面意思,你是傻嗎?”江北一臉無奈的問道。

本來吧,他是真沒想惹這呂陽的,還想着穩點發育一下,但是誰成想,這小子自己往槍口上撞,不知道難受呢嗎!

老爹罩不住自己,看誰都不像好人!

“字面意思!滅霸!今天你要是不把話給本座說明白,你哪都別想去!”呂陽雙眼噴火的看着江北,一字一字的吼了出來。

“我說,你一個堂堂的宗門大弟子,能要點臉嗎?我都說了,我不喜歡男的,你還這麼纏着我做什麼?”江北一臉無辜的反問道,甚至還攤了攤手,無奈啊。

風和日下,人心不古。

“就是,呂陽,你說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還在這跟一個新人過不去,成何體統?”

“這是什麼人?怎麼還能因爲人家不接受他而動怒了?這宗門可不能進。”

“噓!小點聲,這可是紫雲宗的內門大弟子呂陽!丹賽第二名的強者!修煉天賦更是奇高!”

“什麼!呂陽!老哥我先溜了!”

……

“滅霸!你!你!”呂陽聽到剛消下去的指點隨着江北這句話說完又起來了,真是再也受不了了,朝着江北直接一拳轟來!

你媽的!就會動嘴是嗎!一個區區的天境垃圾!能秒殺合谷境一階的廢物而已!真當我怕了你不成!

此時,江北也第一時間反映了過來,當下就是媽呀一聲。

一腳朝着呂陽的肚子轟出!而一旁的江南,也是同時動手,哦不,動腳!朝着呂陽的褲襠踹了過去!

呂陽懵了,下意識的往下一頓,可能是身形不穩,江北這一腳,正中腦袋,江南這一腳,正中腹部。

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呂陽當下倒飛而出!

“哪裏來的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在宗門選拔大會上出手傷人!”一個老者一臉陰沉的走了過來。

看着他身上穿着的紫色長袍,江北明白,這是跟呂陽一家的,都是紫雲宗的人!

“本座滅霸,這狗咬人,我怕被他咬了,給他踹走了。”江北毫不避讓的答道。

看向來者,也就是個小長老而已,甚至還是合谷境後期而已,這種實力,簡直是不要太拉胯。

給江北逼急了,加上點,開上吞天魔功直接就溜了。

“滅霸!”那老者也是一臉陰沉的看向江北,此前的一幕他自然也注意到了,本以爲也就是自家的大弟子呂陽遇到了仇人想要報復……

“這是我造化門的弟子,不止紫雲宗的這位長老有何見教?”江北的身後也突然傳出了一道聲音。

江北下意識的轉頭看去,勾起笑容,這齣好戲越來越有趣了,這小白也來了。

小白還是那個小白,五大三粗,偏偏起了個這麼文質彬彬的名,具體叫啥江北還真給忘了,主要是對男的沒啥興趣。

“滅霸兄,多日不見,風采依舊。”秦墨白朝着江北拱手施禮道。


江北也還了一禮,來者是客,以後低頭不見擡頭見,你這小弟我收了。

“依舊依舊,你也依舊。”

說罷,轉頭看向那紫雲宗的二人組。

“不錯,本座乃是造化門的弟子,你有何事?”江北也是上前一步,根本就不慫那老頭。

笑話,打不過你我還跑不過嗎?

本座有自信在你出手之前拉着我哥和我媳婦就跑路!還得揹着幽冥跑!氣死你個山驢逼。

神識籠罩,這老頭並沒有什麼太過劇烈的靈力波動,江北明白,這老頭並不打算出手。

而此時,那呂陽也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

只是臉上那四十二碼的鞋印一時間還沒法消下去。

看着這滅霸和滅絕二人,一時間怒從心起,但也冷靜下來了不少,這兩個傢伙,怎麼都是合谷境了!

今日受了傷,不能跟他們多囉嗦!來日方長!

“林長老,今日是我不小心,我們且回去。”呂陽一臉陰沉的說道。

“哼!要不是呂陽留情,今日之事定然不能就此作罷!” 98逆流紅塵 ,作勢便要走。

而呂陽則也是陰狠的看了江北一眼。

惡魔之吻 。”江北淡然一笑。

呂陽懵了,“滅霸!你在胡說些什麼!”

“你奶奶跳廣場舞必跟不上節奏。”江北再次說道。

“滅霸!你真當我不敢動你嗎!”呂陽怒吼了出來,滿是不甘,可是他又明白,自己現在可能真打不過他。

畢竟這小子能在天境秒殺合谷境,而現在他也到了合谷境,再加上自己重傷……

“別善了了啊,老弟,我話還沒說完呢,你媽買菜還得漲價呢。”江北招了招手。

“哎!別走啊!呂陽!怎麼一言不合就要走呢!這哪是一個強者能做的?”

來自呂陽的怒氣值+222+333+444+555

“呂陽!我最後再說一遍!以後你願意找誰就找誰!你是絕對不可能得到我的!”

“噗!”

來自呂陽的怒氣值+666

江北饒有興致的點了點頭,這纔對勁嘛,感謝我吧,沒有我你可能永遠不知道你的極限在哪裏。

轉頭看向身後的秦墨白,很有好感,這小子剛纔還幫自己說話呢。


“白兄你好!俺叫滅霸,很高興認識你。”江北一臉笑意的說道。

秦墨白愣了一下,尷尬的笑了笑,“滅霸兄,在下姓秦,名墨白,叫白兄是不是有點……”

江北歉意一笑,“不好意思哈,秦兄,被呂陽那傻逼給弄糊塗了,走走走,我們先進去把手續辦了。” 辦手續?什麼叫辦手續?說實話,現在秦墨白有點懵。

江北一看後面沒人跟着,撓了撓頭,明白了,無奈暗歎一句這傻逼,啥叫辦手續都不知道。

他奶奶的,進宗門當弟子總得有點什麼程序吧?

總不能直接就這麼進去吧?以後有沒有個像丹會那樣的小牌子,出去了一亮,本尊造化門新人弟子!賊猛的那種!

“秦兄,就是引領我進入宗門得不得走點什麼程序啊!”江北趕緊解釋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