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樣一想。楊漢更是驚恐萬端,恨不得多生幾條腿,馬上回到青雲寨,再也不出來了。

山中靜謐無比,楊漢奔行之中,只能聽到他的呼吸聲。

他一直跑了很遠,進入深山之中。七拐八轉的,如果不是按寨子之中設下的隱蔽標識行走,就像是他們這樣經常出入寨子的人,也恐怕會迷路。

終於。楊漢從一條山體之中隱蔽的縫隙之中鑽了過去,再進入一個陡峭的崖壁之後,就來到的一塊石台之上。

那石台之上有機關,楊漢在左下角最底的掀開一堆雜草,伸進去擰了下裡面的一塊石頭之後,那崖壁之上就立即開啟了一道洞門。

呼!

洞門緩緩開啟之後,楊漢終於鬆了口氣。

到了這裡以後,只要從那山洞進去,就是青雲寨了,楊雄就覺得安全了,就開始考慮回去之後,怎麼向寨子中的管事彙報這件事。

畢竟他們幾個人是不經寨主允許下,只是打點了管事後,偷偷出來獵食的,可是五個人只回來了他一個,其它幾人生死不知,一旦讓寨主知道他們的事迹,那事情就麻煩了,若是引得寨主發了火,那可是件很恐怖的事情。

只是事到如今,他們撞到了鐵板上,這件事也只能詳實地來說,一旦事發的話,反而更為不利。

這樣想著,楊漢於是打算進入山洞。

然而,楊漢才邁出了半步之後,突然感覺間全身似乎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住脖子,讓他根本再難以邁出去一步。

同時,楊漢的呼息也開始困難了起來,他只覺得那無形的手彷彿要收割走他的生命,恐懼來襲以後,也讓他無法發出任何的聲音。

「真是廢物,帶我繞了這麼久才找到你們的老巢!」

而就在這時,一個淡然的聲音傳進了他的心底,但楊漢全身卻是悚然一驚。

恐懼,讓他全身顫抖,幾乎癱軟在了地上。

楊漢知道,這個聲音,正是那位解決了他四位同夥,跟蹤著他找到這青雲寨來的。


更讓他感覺到恐懼的,他跑的那麼快,幾乎都沒有停歇,但還是被對方很輕鬆地就追蹤到了這裡來,那麼這個人的實力,到底強到了什麼程度,他今晚要死在這裡么?

似乎是知他心中所想,那個聲音又緩緩道:「不想死的話,你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老實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你們佩帶的飾物都是從哪裡來的?」

聽了這些,楊漢的喉嚨蠕動了下,發現能發出聲音來。


只是正當他準備要大叫向寨中示警之際,突然間脖子再次被緊緊地勒住,讓他覺得要窒息,使勁的蹬腿,恐懼已經蔓延全身。

然而,更讓楊漢覺得恐懼的是,他根本看不到對方究竟在哪裡,但他的脖子就像是被一團空氣捏住一樣。

「最好不要做一些愚蠢的事情擊怒我,你只剩下最後一次機會,像你們這幫攔路搶劫,謀財害命,淫人妻女,毫無道德節操的強盜,你那四個同夥,死有餘辜,已經被我打發上路了,只有你還有點價值!」

撲通!

當楊漢在極度恐懼之中,雙腿一軟跪在地上后,發現他又一次能說話了,而這次他不敢再生其它念頭,便道:「這裡是青雲寨,會收容一些逃犯之類的罪犯,我殺了人,逃來這裡只有兩年,你說的飾品,是寨中的聖物之一。

在這青雲寨中外人進來,都要先做一年苦力,寨中會視表現轉為正式成員,然後其上司管事就會發放一件被寨主加持過法力的聖物隨身佩帶,這會使我們變得強壯。

如果外出,每人都要拚命保護聖物不失,一旦丟失或被人搶走,我們都要受到寨中最殘酷的懲罰,至於那聖物是哪裡來的,我們只知道是由寨主統一發放,其它的並不知情,也不敢打探!」

「那這青雲寨中一共有多少人?」

楊漢知道這要是說了,是出賣山寨的行為,一旦讓寨主知道,他必死無疑,所以猶豫了下,還是沒有開口。

「不要挑戰我的耐性,天亮之前我沒有得到答案,你將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聽到那個陰沉的聲音再次傳入心底,楊漢的恐懼再次被放大,他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人還是鬼,好像總知道他在想什麼,不由道:「我說了你會放我一條生路嗎?」

「說了九死一生,你還有一成機會逃走,不說的話,十死無生,你自己選擇!」

人在溺水的危機關頭,就是一根稻草,他們也要抓住,楊漢聽到還有一成逃走的機會,還是求生的慾望佔據上峰,他發現又能說話了,就道:「青雲寨中,除了寨主外,核心成員一共六名,居住在通天寨的下層,普通正式成員十一人,居住在中層,再加上作苦力的三十幾人,居住在最上層,一共加起來不到五十人!」

「那麼這樣說來,那青雲寨主就居住最下層了?」

「是,那是寨主獨居的地方,與後山相連,也是寨中禁地,不經寨主同意,任何人敢擅自靠近那裡,都會被那裡的機關殺死!」

「你還知道什麼,一併說出來,我會再給你兩成活命逃走的機會?」

既然已經做了出賣山寨的事情,楊漢也光棍,一咬牙,便將他知道的全部交代了出來,非常的詳細。

不過,在楊漢將知道的都交代過後,他發現自己全身早就已經再無絲毫的束縛,周圍身邊仍是不見任何的蹤影,而那個令他恐懼的聲音也沒有再傳來問任何的事情,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獲得了自由后,楊漢知道他是不能再返回山寨,回去也是死,便沒有進山洞,一轉身向外狂奔而去。

然而,他走的太急,因為夜色黑暗,他並沒有看清前路,一個不慎失足踩空,就掉落下了山崖。

同時,在那山洞附近,此時一個如幽靈般的身影緩緩地落到了門口。

而這個身影,正是中途放棄了做客車繼續前往金江縣城,而是在解決了四名強盜之後,就一路尾隨著那個楊漢找到這裡的李向南。

既然這裡是強盜的老巢,擁有那帶有荒獸氣息的石頭,再根據那楊漢所交代的信息,李向南推斷,這裡的異常,必定跟那古修士遺址有關。

所以,李向南打算一探青雲寨。 夜色黑暗,青雲寨一片寂靜。

這個寨建造在一處隱蔽的山隙之間,外窄內寬,若是從高處往下看的話,那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天坑。

由那寨外面的山洞進入后,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一線星光映射下來后,看起來彷彿直通天際的主寨,像是由山體內部掏空之後築成。

但實際上,那裡是自然形成的,人力根本不可能完成這項偉大的工程。

而在那主寨的外部,拱衛著一些建築設施,修的有些雜亂,再加間有一道深不見底的裂隙,只有一座浮橋相連,將主寨與副寨隔離開來,就很好地將那主寨護衛了起來。

要去到那主寨,必然要經過那些副寨的建築設施以及那座長約十米的浮橋,看來這個寨的防禦措施做的還是不錯的。

寨隱約有一些瑣碎的聲音傳來,外面只有幾個赤著上身,背著寶刀,身上繪著恐怖鬼神紋身,舉著火把的大漢在四處巡視。

李向南進了寨之以後,打量了下那幾個巡邏的紋身大漢,只見他們與外面實施搶劫的幾個強盜一樣,都戴著一件大小不一的獸牙做飾物,並且都嵌有李向南感興趣的那帶有荒獸氣息的石頭。

根據那楊漢的交代的信息判斷,這巡視的人是屬於山寨的正式普通成員,一共有十一個人,核心管事名。

根據那石頭的波動,他用神識探索了下整個寨。佩帶著那石頭的人,在那主寨的上下幾個不同的角落,比較分散,大概一共只有十三顆。

不過在那最下面,有一樣波動極為強烈,想必應該是那寨主所佩帶的,應該是屬於核心。

況且,李向南自進了山寨就能第一時間感應到,在那所謂的通天寨的下方的一個相鄰的部位,那裡有一股極為濃烈的陰煞氣息洋溢。

同時在另一個部位。還有一股獸類的狂暴氣息。與外面隔著一些通道之,還豢養著大量的毒蛇,甚至有的還在副寨周邊爬行,並不懼那些巡邏的壯漢。

將寨的大概情勢掌握以後。李向南潛行越過外部那些建築。一個縱身。便從西側的黑暗角落處越過那巨大的溝壑裂隙,來到了主寨附近。

李向南打算用神不知,鬼覺的手段搞定那些巡邏的壯漢。然後再探一探那通天寨的底部,看看到底有何玄機。

所以在凝斂了氣息,避過那些毒蛇之,等到那幾個大漢巡邏到附近后,李向南一個大手印拿了過去,閉住幾人的氣息,這幾人沒有發生任何的響動,悄無聲息地便就被放倒,昏死過去。

李向南將他們佩帶的飾物取了下來,接著便放出鬼卒,探入到那主寨的各個房間,在那些人熟睡的過程,他們胸前佩帶的飾物就被取了下來。

將那些石頭收集了起來后,李向南將其組合了下,發現組合起來的形狀是一塊圓盤,帶著四方型的小孔,非常有規則,而且還散發著一股古老的力量波動。

不過在那圓盤之上,卻是少了一個能夠將整個圓盤連接起來的核心,正是那四方的小孔,應該就在那寨主的身上。

「什麼人在外面?」

只是,當李向南打算去那寨主的房間,他經過一處過道之時,不小心踩到了地面上的一片薄薄的石塊,不由發出一聲脆響,好像觸動了什麼機關一類的東西,便驚動了房間里的人,裡面發出一聲陰沉無比的問詢聲。

那青雲寨主似乎是個非常謹慎的人,聽到外面的動靜之後,就立即採取了防範的措施。

李向南在外面本打算直接闖了進去,但他腳步一頓停,頓時就感覺到一股陰煞氣息從附近的一個房間涌了過來。

眉頭一挑,李向南察覺到,那竟然是被豢養的陰魂。

而且這些陰魂當,有兩保已經達到了鬼衛的階段,倒是讓李向向南有些意外,想不到那青雲寨主竟能夠將那些陰魂祭養成鬼衛,看來倒是個很有本事的人物。

只是兩隻鬼衛,以及一些五十年輪以上的陰魂,李向南還並沒有放在眼,他直接將鬼卒放了出來之後,就讓鬼卒去收拾這些陰魂,當成美餐。

既然已經被那謹慎的寨主察覺到了異常,反正這寨絕大多數人已經被他悄無聲息的搞定了,李向南乾脆直接採用暴力手段,隨即打出一掌出去,印在那帶有機關的大門之上。

轟!

一聲巨響之下,那大門連同機關被毀,破開了一個大洞,讓人一眼就看到了房間裡面的情景。

只見在那房間之,站著一位面容陰蜇,披頭散髮的年人,他身穿一身袍,有點像道袍,脖上掛著一件飾物,飾物與那些寨的大漢們所佩帶的完全不一樣,那是一個拳頭般大的,嘴裡銜著一塊方形石頭的玉骷髏。

除了那石頭正是李向南找的那圓盤缺少的核心以外,尤其是那玉骷髏的眼洞之上嵌著兩顆閃閃發光的珠,有一股很強的靈力波動,在黑暗之綻放著幽幽光澤,整體上看來並不覺可怖。

那年人,正是這青雲寨的寨主。

他正在練功,聽到響關示警響動以後,本還以為是哪個蠢貨不小心觸動了機關,正心頭火起,打算教訓一下那些不開眼的傢伙。

只是他沒有料到,在他還沒有舉動之際,他那布置有機關的房門就被人用暴力轟開,只見一個穿著風衣的陌生年輕人就進了房間。

看到這個陌生的年輕人,青雲寨主眸閃過一抹凌厲后,不過他倒也鎮定,並沒驚慌失措,而是退後了一步,戒備地盯著李向南問:「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擅闖本寨?」

李向南留意到這青雲寨主的小動作,並沒有回答這個人的問題,進來以後,便直接欺身而上,直接放出魔帝手印。

那青雲寨主本想與這個闖入的陌生人周旋一下,然後發動機關將此人困住,再慢慢的刑訊折磨炮製他。


只是他完全沒有料到,此人暴力闖進來就直接對他進行突襲,倒是始料不及,於是一個側身便躲,撲到床邊打算按下一個機關按鈕。

只是他的速度根本沒有李向南打出的魔帝手印的速度快,當他即將按下那機關按鈕之際,那道虛幻一般的手印便將他擒住。

青雲寨主只覺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拿住之後,不由心駭然,於是尖哮一聲之下,便拚命掙扎,同時掏出一個小瓶出來,打算將那瓶打開。

李向南知道此類人一般都十分的機警狡猾,也是心狠手辣之輩,所以他才會一闖進來就針對此人進行突襲,就是避免被這類狡猾的人暗算。

畢竟這是對方的主場,李向南在不熟悉環境的情況下,是萬不能讓對方發揮任何的主場優勢來算計他的。


所以李向南用魔帝手印發動突襲,拿住這青雲寨主之後,便立即一引,手掌一縮,將那狡猾的傢伙想開啟機關的舉動破壞掉。

只是這青雲寨主確實是力大無比,身體也比較強悍,都能夠媲美秘武者了,他竟然還有餘力掙扎反抗。

眼見如此,李向南倒是覺得有些意外,如果之前他大意的話,恐怕還真會被這人逃脫,想不到此人竟然還是有一點實力的,但比起他來,還是如差了太多的層次。

於是,李向南加大力量控制,同時再一捏手掌。

那股強大的力量壓迫之下,使得那青雲寨主本來實力就要弱於李向南太多,就算再拚命抵抗也無濟於事,不禁發出一聲悶哼,一絲鮮血比嘴角吐出以後,手小瓶也掉落了下來。

青雲寨主從來沒有遇到如此強大的人物,而且對方還是個年輕人,僅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他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就被對方那神乎其神的手段控制住了。

只是心駭然之際,那位青雲寨主在領教到了李向南的手段之後,似乎想到了什麼,那驚駭的眸不由閃出一股熾熱的光芒。

他似乎忘了被李向南拿捏住隨時都能要了他小命的危機,而是拚命掙扎著喘了口氣低聲斷斷續續地道:「你……你也是……上古……修士……傳人?」

李向南拿住這青雲寨主后,本想問一些話的,但聽到這人在掙扎說出這番話來,倒是覺得非常詫異,於是便神識一探。

然而這一探,李向南倒顯得十分驚訝。


此人竟然不但已經開啟了靈竅,而且已經初步踏進了修真的門檻。

雖然並沒有達到聚靈一重這樣的最低修真境界層次,但根據他體內凝聚的真氣來判斷,不出三年,此人便能突破那層桎梏,正式踏入修士行列。

尤其李向南聽到對方斷斷續續問出那句話,還帶著個『也』字,那麼說明此人不單知道上古修士的事情,也極有可能從上古修士的遺迹之獲得了上古修士留下的一些東西。

而這也更進一步的證明了,這青雲寨主與李向南要尋找的那個古修士遺址定然有著十分密切的關聯。

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未完待續。。) 青雲寨主名叫蕭路,此人的學歷倒是非常高,竟然是名地質考古學專業的博士,曾經為了完成一篇博士論文,便深入到這前貴深山探索,打算取一些素材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