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這潛入房間的二人,正是金刀比羅門的現任金刀使,以及八幡尊者。

「尊者,你這鎮魂術,果然神奇無比啊。」

金刀使誇讚一句之後,便將背後的赤磷金刀抽了出來。

只是正當他要下手之際。

卻被一旁的八幡尊者攔了下來。

不顧對方疑惑,他隨即開口解釋。

「你這金刀,傷口獨特。

很容易被人認出來。」

這個時候,倭國勢力還不宜和華國二王突起衝突。

此話一出,金刀使倒是毫不在意的搖了搖頭。

「無妨,斬了這林漠之後,我們直接將他沉了。

保證沒人找得到。」

話音落下,他便舉起了手中的大刀。 莫曉輝一聽:乖乖,這還了得。急忙道:「筱筱,我已經看好了一款,你就別費心了。」

對於筱筱的這個糖衣炮彈,莫曉輝感受到了強大的威力。

這般一炸下去,不是要人命?

那服務員見莫曉輝從中阻攔,越發不滿:你就不能替你老婆想想?不要臉的臭男人,盡維護狐狸精。

看我不給加點油:「我看也是,確實太貴了些,送人嘛,還是經濟實惠一點。」

筱筱可是斗紅臉的雞公,那肯認栽:不就4萬塊錢嘛!激我,我還打你臉了。

「我要了。」筱筱說完就從包里拿出一張卡晃了晃道:「在哪付錢?」

意思不是很明顯:咱有錢,不是看著玩的,更不是買不起看熱鬧的。

莫曉輝憎恨那服務員使出激將法:為了幾個提成,至於嘛。雖然他也是做銷售的,但此刻他的思路不在這方,惱道:「我們不要了,我們不要了。」對筱筱道:「筱筱,這麼貴重的禮,她受不起。」

「有什麼受不起的,第一次見面,我怎麼能小氣?」筱筱態度很堅決,她可不再是當年的怯懦暗戀者。

這不是逼宮是什麼?那服務員聽筱筱的口氣,很是不爽:不要臉,搶人家的老公還這麼大氣?

「親,要不,不要我可要收好了,弄壞了,我們可是賠不起。」這就是趕鴨子上架的語氣:不讓你出點血,老娘這口氣沒處出!

筱筱被激,不怒反笑道:「我買了,開發票吧?」

那服務員聽此一說,不喜反而不悅起來:乖乖,4萬塊錢,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夠下血本的啊?疑惑的看了一眼莫曉輝:這臭男人到底有什麼魅力,值得這臭女人這麼做?

開了發票,給筱筱指了指交款的地方。

筱筱拿了發票,交款去了。

莫曉輝不是不想阻止,他是愣在哪裡了。筱筱一出手就是小4萬,能這樣做,她將對楚洛進行怎樣的進攻?他不禁擔心楚洛的處境起來。

筱筱,你到底想要幹嘛?

望著去交款的筱筱,莫曉輝不禁感慨起來。

「帥哥,你確定要帶她去見你老婆?」那服務員還不忘八卦一句。

莫曉輝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我也不想啊!可沒辦法。」

沒辦法,你們這些臭男人,做了壞事就說沒辦法,少沾花惹草的,哪會有這檔子事?

「你也不想,哼……」那服務員似乎還想說些不滿的話,但見筱筱走了過來,收住了話,連忙把手機包裝好,遞給了筱筱:「親,你的手機,請拿好,摔了可惜!」

摔了可惜。說得特別有語氣。

說完收了筱筱的付款憑證:「親,感謝你的惠顧,歡迎下次再來?」

語氣用的有鹽有味。

筱筱聽著,覺得怪怪的:我哪得罪她了?莫不是剛才說的那句:也沒幾個錢?

算了,這些打工的,每月也掙不了幾個錢,跟她們計較什麼?

「曉輝,我們走。」筱筱說完對那服務員微笑道:「謝謝啦,美女!」

跟你計較,有失我的身份!

那服務員恨不得替天行道,但臉上又不能表現出來:真不要臉,見過臉皮厚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親,慢點,一路走好。」那服務員說完還微微鞠了個躬。

這不是送終啊!

可惜筱筱才懶得看這些,此刻的她,眼中只有莫曉輝。

。 洛天收走機械之鑰后,把儲物指環放回木盒之中,收回到衣服之中。

雷振不解問道:「洛天兄弟,怎麼不把指環戴在手上呢?戴在手上不是更方便嗎?」

洛天微微一笑,卻是顧義替洛天解答雷振,道:「指環何其貴重,戴在手上不是很明顯嗎?就像錢財不可外露一樣的道理,放在顯眼的地方,不就容易被有心之人惦記了嘛?所以,雷公子你也要記住,洛天小友可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切記不可把指環的信息告訴任何人!」

雷振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雖然他腦袋不靈光,但是挺重情義的,他可不會害了洛天。

洛天倒是不害怕別人知道自己手中有指環,就算是別人知道了,就只是有一點點麻煩而已。最主要的就是,這是重要的一位故友的遺物,只想好好安放而已。戴在手上,就是怕戰鬥之時會有所損傷。

既然拿到了機械之鑰,解決了送風平原異獸會鋼鐵化的問題之後,洛天也不想在機械城停留了,他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說尋找母親。只是曾經作為王國軍人的洛天,改不了軍人的天性而已,才會來到機械城查找異獸變異的原因。

只不過,現在門口還被鐵門堵著呢!

對於洛天和智慶軻而已,只不過是小兒科。如果顧義沒有身受重傷,倒也難不倒顧義。

來到門前,洛天閉上眼睛,隨後大喝一聲,只見一整塊鐵門倒飛而去!可見洛天的力量有多大!

眾人一出門,還想著要和那些鋼鐵盔甲再繼續戰鬥。不料,所有的鋼鐵盔甲都跌落在地,毫無一絲生機,哪還有剛剛那種氣勢洶洶要殺人的感覺。

「看來機械城那些人倒是有心,機械之鑰就是這些鋼鐵盔甲的動力所在了吧?那個弗萊堅想要讓別人拿走機械之鑰,這些鋼鐵盔甲就完成任務了!」吳億說道。

智慶軻也說道:「是啊,現在這座機械城可謂是名符其實的機械城遺迹了。」

等眾人走到鋼鐵城的城門之時,突然發現城門之前,躺著一隻龐大的異獸,就是那種傷春悲秋的雷鳴獅!

可是,眾人卻沒有收拾它的想法了。雷鳴獅在這保護機械城多年,可謂盡心盡責,可見異獸也會和人一樣,重承諾重情義!

看那雷鳴獅還盯著自己,洛天邁步朝雷鳴獅走去,對雷鳴獅說道:「好了,我們不是你的敵人。我們拿走了機械之鑰,但是我們沒有惡意,只是想保護好送風平原的生態環境而已。還有,機械城內已經沒有了你要守護的東西了,你可以回到你主人身邊,或者繼續留在這裡生活。我們走了,你保重!」

本來按照弗萊堅之意,把機械之鑰放在機械城遺迹之中,還製造上千的鋼鐵盔甲守護,還有那兩頭異獸。其中的原因只不過是想不讓弱小之人,染指他們機械城的至寶,所以才有鋼鐵盔甲和兩大異獸。還有就是,如果沒有儲物指環,就算你再強大也沒用,不管你是不是心性善良之人,只不過弗萊堅無法控制得到機械之鑰的人是否善良而已。

既然機械之鑰已經取走,雷鳴獅就不必再留在這守候了,就好像那些鋼鐵盔甲一樣,它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洛天一行人行走在送風平原之上,往北走,前往雷音鎮。

不僅僅是要送吳億還有雷振顧義等人回家,洛天和智慶軻的主要任務是為了找那黑白顛倒的官府算賬。當時那個官府的礦場,兩人可是記得很清楚呢,勞民傷財!

洛天閑來無事,感受著北風的輕撫,遙望自己故鄉―鄧村,突然心中一閃,想起了一件事!

龍驚傲!他終於想起來是從誰口中聽過這個名字了!

回想起以前,洛天還是很小的時候,在鄧村裡,曾經在母親和鄧泰的交談之中聽到過這個名字,聽到過龍驚傲這個名字!只是在洛天很小的時候聽到過,洛天一時沒有想起來。

洛天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叫什麼名字,也沒有聽母親提起過父親的任何事。所以,洛天對於父親這個名稱,從小到大都是空白的。記得洛天很小的時候經常問母親,為什麼其他小朋友都有父親,他卻沒有。只是每每提到父親之時,母親都會面露悲傷之色。後來洛天懂事之後,免得母親傷心,便也再也沒有提起了。

此時的洛天心想著,難道這個叫龍驚傲的人就是我的父親?這機械城和鄧村都是在這送風平原之中,龍驚傲會經過此地和弗萊堅是朋友也說得過去。只是父親為什麼拋棄母子兩人出走,導致母親現在為了這個所謂的父親,也離家出走不知所蹤。還有,為什麼洛天是姓洛的,而父親是姓龍的?難道洛天是跟隨母親姓的?這很有可能啊!

不管如何,洛天現在不管自己這個從未謀面的父親是不是龍驚傲,也不管為什麼他會拋棄母子二人而出走。洛天現在只想找回自己敬愛的母親,其他的不重要!

洛天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思緒慢慢沉澱下來。看了一眼坐在小灰背上的吳億,對眾人說道:「現在天差不多黑了,我們找一個地方休息一晚,明天再繼續趕路吧!」

眾人也沒有異議,在送風平原上趕夜路,可是危機四伏的。不光有異獸的存在,黑夜裡也辨別不了方向。雖然洛天不懼怕那些異獸,也能在黑夜裡辨別方向。但是還要保護雷振等人呢,而且又不著急要到雷音鎮找官府的麻煩,反正官府又不會突然就跑光了。

眾人找了一處可以避風的地方,撿了一些乾柴,生起一堆火,拿出乾糧應付一晚。

待眾人坐定后,洛天看著吳億,說道:「老吳,你現在可以說了吧?為什麼你這麼奇怪?」

吳億露出那一口白牙,傻傻的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洛天奇怪的很,他感覺這時的吳億和在機械城的吳億,好像有所不同。這種感覺就好像,這時候的吳億和機械城那時候的吳億不是同一個人似的……。 第2890章

在慕安安進入實驗室時,宗政御與宗政承允那邊便已經準備清楚。

這是一場以一命換兩命的手術,從數字上來看,或許是值得的。

但所有知道真相的人,卻都開心不起來。

反而是慕安安自己,淡定得彷彿只是要進行一場極普通的手術,等手術過後,她依然會好好的。

顧書卿站在一旁,看著這樣的她,心裡更難受了。

一個護士走了過來,正準備幫慕安安插上針管時,顧書卿的視線轉移到了她的臉上,對方戴著口罩,所以顧書卿看不清楚她的長相,但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你……」顧書卿剛準備開口詢問。

一名護士從另一邊跑了過來,焦急的說道:「顧醫生,七爺那邊出了點狀況,請您過去看一下!」

顧書卿聞言,立刻動身,朝宗政御的房間趕去。

而隨著他的離開。

幫慕安安扎針的護士已經動作迅速的幫慕安安注射了一劑麻藥。

慕安安躺在手術台上,慢慢陷入昏迷。

隨後,護士將口罩拿下來,露出的那張臉,分明就是夜鶯!

夜鶯面無表情的走到手術台後方,對著牆壁用力敲了三下。

緊接著,牆壁向一側推移,露出了牆後面的密室。

昏迷的慕安安連人帶床一起被推了進去。

隨後,一張空床從裡面推了出來。

牆壁合上。

整個系列動作下來,房間的一切都沒有任何轉變。

唯一不同的便是,原本該躺到床上,插入針管進行換血手術的慕安安、不見了!

另一個房間。

顧醫生被喊到七爺這邊查看情況,七爺的心率出現不穩的情況。

而這種情況,在顧書卿與慕安安一同準備這場實驗手術的時候,就已經有過推斷,因為已經在注射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