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種奇妙而奇怪的感覺自然不止楚河一個人有,辛格和希森的心跳也越來越快,他們偶爾回頭看一眼,只能看到極遠的地方有一個小小光點,可見這通道是筆直的,一點點彎都沒有,但是那個小光點,沒大過也沒小過,甚是詭異。

「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我們好像在原地踏步??」

楚河輕聲叫住了幾人,同時緩緩伸手去擋身後的辛格和希森二人,他已經用精神力通知了前面的九尾妖狐停了下來。

感覺到楚河伸手,兩人停了下來,但是由於四周光線不足,楚河這一伸手伸長了,右手的指尖觸碰到了牆壁上的壁畫上面。

楚河只感覺到自己的指尖一涼,好像是被什麼滑溜溜的東西碰了一下,極速的從自己的指尖掠了過去,楚河嚇了一跳,趕忙收回了手。

此時希森正要答話:

「我覺得……」

啪!

隨著楚河的手伸了回來,希森的話還未說完,前方的九尾妖狐尾巴上的火,突然之間熄滅了,四周霎時間變得伸手不見五指,這是一種楚河一生之中都從未見過的漆黑。

無比的漆黑之中,楚河等人全都愣了,每人敢說話,即使是見慣了詭異場面的他們,也全都嚇得一點不敢動彈。

前方,忽然出現了兩隻藍幽幽的光點,辛格和希森嚇得呼吸都停滯了,不過楚河知道那是九尾妖狐的眼睛。

他們現在最怕的,就是一旦出聲,黑暗中會潛伏著什麼意想不到的東西,突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楚河通過和九尾妖狐的交流,這火根本不是九尾妖狐主動熄滅的,而是被什麼東西撲滅的。

接下來,令幾人恐懼的事情發生了。

周圍寂靜的環境中,本來還能聽到互相之間的呼吸,甚至是心跳的聲音,楚河手中的定唐刀一直橫在胸前,甚至還有微風拂過刀刃的輕吟之聲,起初楚河還驚異可能是定唐刀太過極品太過鋒利了,但是有了虛空之力之後,他發現引起定唐刀輕吟的是一種輕微的震動,伴隨著拂面的濕冷的微風而來的震動。

但是現在,周圍幾人的呼吸,心跳,包括那股震動之下的定唐刀的輕吟之聲,都開始逐漸的減弱,一點一點的,徹底消失了……

楚河眉頭緊皺,感覺自己的呼吸越來越不順暢,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徹底堵死了一樣,不管自己怎麼暗中用力,吸氣的阻力只是越來越大,進入自己的肺里的雖然依然是濕冷的,但好像並不是空氣了。

楚河伸手向旁邊辛格的位置摸去,先是用指尖緩緩的探了過去,摸到了一絲衣服,再往裡一模,這衣服頓時嚇得猛縮,楚河只聽這地方,砰砰砰的劇烈震動了起來,周圍都沒有心跳聲了,那這聲音是什麼??楚河開始懷疑自己究竟摸到了什麼。

事實上,他這一下摸到的還真是辛格。

辛格本來看見正對面九尾妖狐轉過身來,兩盞小藍燈一樣的眼睛盯著他們就害怕不已,正在努力的平復著心情的時候,不知道一個啥東西,居然向自己的胸部摸了過來,直指心臟的位置。

就這一下,辛格差一點就心臟病發作,當場暴斃,但怎麼說也是神力在身的神力眾首領,轉念辛格便意識到那是楚河的位置,說不定是楚河的手,但也沒敢出聲去確認。

這就邪門了!

楚河汗毛一根根立了起來,他能感覺到辛格就在身邊,其實楚河很快也就反應了過來,自己這樣摸,誰都得嚇一跳,但既然辛格在這,那為什麼自己摸才聽到了心跳,呼吸聲和其他人呢?

就在此時,楚河身後的小丹魚聲音響起。

「不要慌,用嘴吸氣,用鼻子吐氣,我們入水了!」 「入水??」

楚河猛的驚醒,怪不得無法呼吸了,可是究竟是怎麼入水的?為什麼自己幾人都毫無感覺?不由細想,楚河第一件事就是趕忙直接將九尾妖狐收回了空間之中,這是楚河剛才一路都在一直想著的事兒,九尾想必不怕水,但楚河怕的是水下不安全。

隨即,楚河這才注意到,小丹魚說出這句話的聲音,並不是通過空氣傳進自己的耳朵的,而是一種非常沉悶的聲音,聲音不大,但是好在有極強的穿透力,讓楚河幾人聽的很清楚,楚河也沒有猶豫,當即按照小丹魚的指示,開始用嘴大口的吸氣,然後用鼻子呼出。

這次楚河終於明白了,自己用鼻子吸進去的那些不是氣體,而是水了,但好像也不是純正的水,而是一種介於水和氣之間的玩意兒?楚河無法解釋,只能將原因歸結到小丹魚給的那顆血紅色的藥丸身上。

小丹魚說完了這句話,楚河三人才突然感覺到了有一絲浮力,但是這浮力好像並不是非常強,亦或者說楚河能夠自己控制這股浮力一樣,而且現在楚河才感覺吸進嘴裡的的是純正的水,而自己的肺好像能夠得到滿足,然後從鼻子噴出這股水,竟然能完成像正常呼吸一樣的循環。

此時楚河才有些恍然,剛才火光熄滅之後,幾人既感覺到呼吸困難,又沒有感覺到浮力,吸進了也不是純正的水,那就好像是一個介於水和空氣之間的緩衝地帶,那時的黑暗中楚河幾人究竟置身於什麼空間,楚河也說不出來,只是瞬間開始對這股神秘的力量升起了敬畏。

楚河揮動手臂,果然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水中,阻力已經非常明顯了,動作變得有些緩慢,但是幾乎並沒有引起什麼水波動。

像身後摸去,楚河摸到了辛格的手臂,這一次辛格跑不了了,只能乖乖的被楚河拽住,同時辛格的手也拉上了希森,三人互相拉住對方,雖然在極黑暗的水中幾人能睜眼,但是卻依然是什麼都看不見。

楚河的周圍和眼前,偶然有什麼東西掠過,雖然沒有碰到自己,但是楚河很明顯的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就在自己身邊,而且到處都是,腳下雖然依然是石頭,但是卻已經變得綿軟了許多。

「我們……」

楚河一張嘴說話,頓時發現自己的聲音也變成了非常沉悶的聲音,但是兩個字還未出口,一隻小手猛地捂上了楚河的嘴,這手是從背後來的,楚河知道是小丹魚。

小丹魚並沒有用精神力和楚河交流,因為那樣只能是楚河一個人聽到。

「都不要出聲,也別動!」

雖然小丹魚的聲音極小,楚河幾人還是能聽清,而且這聲音能聽出來非常的急促。

楚河三人的心頓時揪了起來,與此同時,幾人頭頂的位置,一個強烈的波動傳來,同時伴隨著一股股強大的吸力,楚河感覺到自己的肩膀被小丹魚死死的按住,而自己拉著的辛格和希森居然開始向上浮去!

楚河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也能感覺到,正有什麼巨大的物體,從自己的頭頂經過,而無論如何,小丹魚既然將自己按在地上,那一旦浮上去絕不是什麼好事,於是,楚河手臂猛地發力,將辛格拉了回來。

楚河怕小丹魚吃力,自己腳下也用雙腳死死的夾住一塊石頭,雖然只有一點,但是楚河的力量何其巨大,雙腳像鉗子一樣死死的夾住石頭,這一點像辛格他們根本無法做到,這一下小丹魚也根本不吃力,楚河一個人便拉住了另外兩人。

這股吸力很快從頭頂的位置掠過,一同掠過的還有一股極大的波動,這讓楚河心中狂震了起來,剛才自己揮動手臂的時候可是試過的,根本就無法引起什麼波動,但是這波動居然能像一股股浪潮一樣打過來,可見這物體之巨大。

雖然現在不能說話,但是楚河能和小丹魚用精神力傳音。

「那是什麼?」

「是睜眼瞎,它正從我們頭頂游過。」

「睜眼瞎??什麼東西??」

「是一種體形龐大的怪魚,圓頭,有數以萬計的牙齒,張開大嘴的時候就像黑洞一樣,產生強大的吸力,所有被吸進它的嘴裡的東西,都會被無情的嚼碎,但是它的視力幾乎為零,聽力也極差,只能分辨哪裡魚多魚少,以此來覓食,是海中食物鏈頂端的存在之一。」

聽到這話,楚河心中咚咚的打起鼓來,不由得又想起了齊天大聖,怪不得就連齊天大聖都不敢輕易在水下和人斗,下水就先減了八分威風,雖然究其原因還是因為他不通水性,但是依楚河看,海里是比岸上可怕的多了,假如沒有那一粒小小的丹藥,楚河此時在水底無法呼吸,無法睜眼,再遇上這麼個玩意兒,後果可想而知。

「我周圍圍繞著什麼東西?這麼快的穿梭?是你給我布置的防禦嗎?」

楚河疑惑道。

「呵呵呵,我的傻哥哥,這是海里啊,穿梭在你身邊的自然全都是魚!」

楚河頓時如遭雷擊!

全!都是!魚??

楚河只想到這是海底,可能會有魚,但是並沒有意識到會有很多小魚,也更不會意識到自己眼前的就是魚,而且從心眼裡楚河也根本不能信,究其原因只有一個。

那就是從自己入水到現在,不管是自己的怎麼動,還是拉著辛格和希森,這已經過去了幾分鐘了,楚河沒有感覺有一個東西真正的碰到自己!


這周圍楚河只感覺游過的東西成千上萬了,如果真的像小丹魚說的,那豈不是有成千上萬條魚圍在自己的周圍來回穿梭??

一念至此,楚河忍不住用自己的手在旁邊上下動了動,只感覺手的周圍有些急促的輕微的水波動,但是楚河還是沒碰到東西,楚河頓時驚得渾身發涼。

楚河真正害怕的東西是,成千上萬的魚類圍著自己打轉,居然沒有一條碰到自己,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自己看不到他們,而他們,全都能看到自己! 雖然說這些東西沒有攻擊,但是這種暴露在無數雙眼睛的視野之下,而自己卻是真正的睜眼瞎,什麼都看不見,這無疑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當務之急是解決視野問題,現在這樣太危險了,我們可以整出點光來嗎?」

楚河用精神力急道。

大概此時是睜眼瞎已經游遠了,小丹魚用嘴說道:

「如果有光,就會引來魚群,那樣很危險,除非……」

「除非什麼?」

小丹魚想了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一旦有了光,就會變得相對危險,但是讓楚河幾人這樣摸著黑,恐怕一步都都不出去,而且他們幾個早晚得嚇死,於是還是說道:

「除非是能夠將光源擴大到周圍,光源會引來魚群,魚群會幫我們遮蓋一大部分光源,但是這些光源絕不能離我們太近,否則的話會異常危險。」

楚河幾人現在根本就不由得細想,沒有光根本寸步難行,那將一切都是空談,盲目的前進說不定直接走進了睜眼瞎的嘴裡。

「明白了!」

楚河點了點頭,但是細想之下,能夠製造光源的神獸?一時間楚河還真找不出來,但是略一思索,便有了主意,隨即揮手間召喚出來了一個神獸。

黑暗之中辛格希森不知道楚河召喚了什麼,即使離的如此之近,他們都感受不到身邊已經多出了一個人,這是他們還不知道,若是知道,這和鬼片有什麼區別??

這人不知道釋放了什麼法術,眾人只能聽到細微的氣泡聲音,隨後一陣微光,從前方的遠處約有百米的地方亮了起來。

那是一朵緩緩盛開的佛蓮花,直徑約有兩米,此時正從半開的狀態緩緩綻放至盛開之姿,這佛蓮渾身散發著耀眼的白色光芒,外面還鍍有一層金燦燦的顏色,看上去威儀而神聖,但是又是如此的美麗。

這朵絕美的佛蓮,在無盡的黑暗之中散發出了穿透力極強的光芒,似乎就像是無數道密集無比的光束一樣,向四周發散著。

與此同時,在楚河等人的左側,右側,后側,同時出現了三朵佛蓮花,都在緩緩盛開。

強烈的光芒很快吸引來了無數的魚群,環繞在那些佛蓮的上空,但是卻沒有將佛蓮徹底的圍攏起來,原因應該就是只有佛蓮上面才有那蒸騰的神聖氣息,不過這也正好讓離得較遠的楚河幾人看清了周圍的情況。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得跳都跳不起來了。

幾人正身處一片深不見底的海底,腳下的海床就是一個懸崖峭壁的邊緣,在前方不足百米之遙的地方,有一個向下的,黝黑的深不見底的海淵,幸虧幾人沒有貿然前進,這東西就連小丹魚都沒看見。

周圍環繞的的確是成千上萬數之不盡的魚群,五光十色,千姿百態,楚河簡略的注意了一下,居然就發現了數十種不同的魚,小到手指大小,大到兩米五六,他們從幾人身邊游過,但確實沒有一個碰到楚河等人,而且它們遊動的速度之快,根本讓人難以相信。

辛格個希森看向楚河身邊,自然看到的是不知道何時出現的,美麗絕倫又冷若冰霜的天狗姐姐,或者叫小阿姨……


「我們現在究竟是在什麼地方?」

辛格仰頭向上看去,一片漆黑。

幾人現在所在的位置,距離四盞佛蓮都非常遠,所以能見度其實也不高,但是勉強能夠算是有了視野,能看清身邊的東西了,而楚河只要有些許微光,由於三覺加的高的原因,比辛格和希森看的要清楚的多,但向上看去依然是一片漆黑。

在頭頂的那一片漆黑之中,無數的魚群來回的穿梭,而在那魚群之上,偶爾能看到許多更大的身影,同樣在來回穿梭……

「我們現在應該是在遺忘之海的最深處的海底。」

「最深處??距離海面有多遠?」

楚河也疑惑了起來,這海是有多淺?自己完全沒感受到一點水壓。

「九萬九千九百米……」

「……」

楚河幾人相繼目瞪口呆的看著小丹魚,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十萬米的海底??怎麼一點水壓都感覺不到?在這麼深的海底不是眼珠子都要被爆出來了嗎??」

楚河雖然沒怎麼念過書,但是也知道在深海中的壓力是無比巨大的,別說九萬米,就是一萬米,那承受的壓力也可以將一輛純鋼的坦克壓成鐵餅!

「我之前給你們吃下的藥丸,能夠讓你們的身體機理髮生變化,調節了你們體內外的水分的密度,可以與任何深淺水域的壓力做到自然平衡。」

「那遺忘之海是什麼海?」

「遺忘之海並不是盤古世界(地球)上的任何一個海,而是只存在於傳說中的一個大海,他的龐大是無法統計的。」

「相傳,在很久很久以前,也就是華夏的洪荒同時期,這印國的某一位神到海中遊玩,遇到了一個鮫人,也就是我們所說的魚人,印國的鮫人和華夏的不同。」

「在華夏,鮫人的眼淚掉下來就成了珍珠,美麗但是服下的話就會有劇毒,而且鮫人的肉食用后可以長生不老,但是印國的鮫人,他們的眼淚流下來不會成為珍珠,而是成為一種透明的更加絢爛的東西,叫做水晶。」

「於是,這位神希望這鮫人能大哭一場,為他製造出些美麗的水晶,但鮫人沒有辦法無緣無故的大哭,只能擠出幾滴眼淚,流出了美麗的水晶,神人頓時被水晶的魅力所吸引,但是幾個根本無法滿足他,於是他要求更多。」

「鮫人哭不出來了,於是神人便佯裝離開,時至夜晚便尾隨這鮫人到了家裡,隨後將他們全家都殺死了,並將它們的頭顱全都掛在了鮫人的面前。」

「但是由於此時此刻,鮫人的仇恨已經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甚至大過了悲傷,於是便一滴眼淚都沒有流下,於是這位神便一氣之下詛咒這鮫人永遠都流不出水晶,眼淚會將其淹沒,鮫人將永生,但要一直面對這些家人的首級。」 「不過,凡是詛咒,為了維持法則平衡,都沒有絕對,所以神想要詛咒他,但也要有一個期限,於是神將期限定為直到他想起來這件事為止。」


「神人離開后,第一件事就是將自己的這一段的記憶徹底抹去了,從此便再也沒能想起來這件事,鮫人就被徹底遺忘了。」

「神明離開之後,鮫人終於忍不住開始放聲痛哭,眼淚狂涌而出,不一會便將他自己淹沒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