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等比試,從未曾有過。

此時十個煉器師雙眸炯然,神色微微變化。

「唔……」林風輕忖,順著王石手指方向看去,在一片光芒閃動的巨大立方體空間中,懸浮著無數材料,少說有數千種。立方體空間極大,閃動的光芒亦是沒有半分阻隔,完全可以自由進入。

但……

「只能拿兩百種。」


「這裡少說有五千種材料,足夠,不必擔心材料不足。」

「麻煩的是,每樣只有一種,當要煉製特定的星寶星器時,缺任何一種材料都足以使得煉製失敗。」

……

林風若有所思。

材料雖多,但大多材料都很『偏』,很冷門,真正用得到的並不多,有些更是獨一無二。譬如完美的中介金屬,只有那麼四、五種;完美的融合礦。亦是罕見;更有塑形所用的『冷卻劑』,常用的有且只有兩種!

相比起星寶和星器,星兵星甲的煉製無疑『隨意』許多,材料所需亦是遠遠不如。

一般星寶煉製,幾十種材料是跑不掉的,有些複雜的星寶煉製。更需要上百種材料;而星兵星甲的煉製,雖然論體積更勝星寶許多,但所用材料卻不足星寶三分之一,往往十幾種,二十幾種材料便足夠。

要煉製兩件作品,一般來說一百種材料綽綽有餘。

但,為何設置『兩百種』?

林風目光閃動,正思索間,王石的話音再是冉冉響起。

「任何材料。只要拿到手中便計算入個人材料數量,不得放回。」

「另外,倘若發生任何爭執,打鬥,以及材料交換等任何『互動』行為,直接取消參賽資格。」

……

原來如此!

林風眼眸閃動,完全明白。

比如自己要煉製『捲簾梭』,需要三十七種材料。但若只取得三十六種材料,剩餘一種被人取走。那便前功盡棄。捲簾梭自然無法再煉製,而所取得的三十六種材料,同樣會計入兩百種材料數量之中。

「第三輪決賽,限時三個時辰。」

「現在,我宣布十鐘聲倒計時后,比賽——」

「正式開始!」

王石目光璨亮。伴隨著他話音的落下,『當!』洪亮的鐘聲響徹在會場之中,讓的所有人心為之一震。眾人目光望向十人,倍感一分心之窒息,相當嚴苛的決賽規則!

考驗的。不止是煉器技術,更是層層面面。

包羅萬象!

「規則對我十分不利。」林風眉頭緊擰。

對其它九個煉器師來說,必定精通煉製無數種星寶星器,但自己卻僅僅只會一種。

地階一重星寶,捲簾梭!


「我要贏,不止要煉製出完美品階的捲簾梭,更要在炅火天梯第八層煉製!」

「方才有一線生機。」

「但眼下首要一件事,便是取得三十七種材料,缺一不可!」

耳邊鐘聲響徹,林風雙眸粼粼,迫在眉睫。

凝望著立方體空間,迅速尋找著三十七種材料的位置,儘管有數千種各色各樣的材料,但這對自己來說並不是難事。真正麻煩的是,到時眾人一涌而入,恐怕要比誰的手腳更快一點!

「三十七種材料,無所謂珍貴不珍貴。」

「一是獲取路線,二是『常用』程度,越是常用的材料如今越珍貴,越有人要搶。」

林風緊抿嘴唇,目光如電。

自己的煉器技術,在十人中稱不上最好,決賽規則對自己來說亦是相當不利,但自己同樣有一項優勢!

速度!

自己的實力,絕對是十人中最強。

或許在以此次煉器為主的決賽並無大用,但起碼自己能開個好頭。只要第十聲鐘聲落下,同在一個起跑線上,自己定將是第一個進入立方體空間取得材料的。

當!當!當!

鐘聲,每隔六秒響徹一次。

每一次,都是震驚人心,參賽的十個煉器師此時無不是胸口急劇起伏。

緊張,關鍵!

第一次取得的材料,將是最至關重要。

「決不容有失。」林風目光炯炯,自己有且只有這一次機會。

耳邊,第九聲鐘聲落下,林風璨亮的雙眸徐徐閉攏,腦海中已是浮現出一幅如星空般的圖案。不止是那三十七種材料,以自己過目不忘的能力,此時所有材料的位置,都在自己腦海中深深烙印。

宛如星光折射,一條完美的軌跡連接著三十七種材料,好似形成一幅星座圖案。

而這時——

「當!~」震耳欲聾的鐘聲,如天降雲雷。

第十聲響起!

…(未完待續。。) 宛如平地一聲驚雷!

剎那間,在眾人一片驚呼聲中,十道身影飛速竄出。

距離立方體空間並不是太遠,僅僅剎那之間便能到達。最後一輪決賽確實正如王石所言,相當公平,但始終都有快慢,一個剎那的差距都是無可比擬,哪怕只是快一點,都擁有巨大優勢!

「嘩!」立方體空間輕光閃動,所有人目光都是璨亮。

林風!

又是林風!

在其它煉器師距離立方體尚有一大半距離時,林風已是脫穎而出,宛如一頭獵豹進入其中。好似閃電雷雲,風馳電掣,林風的速度讓的人大吃一驚,震驚不已。

「天哪!」

「媽呀,這什麼速度?」


「林風大師太變態了,將星域級巔峰的南宮夫人足足甩開幾倍距離!」

……

同是星域級巔峰,差距卻是極大。

何止數倍!

倘若全速啟動,林風足以將眾人甩的影都沒有。但眼下距離畢竟極短,能遠超出眾人,林風靠的是恐怖的爆發力,進入立方體空間之後,速度不可能全力爆發,畢竟並非直線而行。

「第一個,冷卻劑『黃鯰』!」林風雙眸綻亮,儘管三十七個煉製材料中,黃鯰並非距離最近的,但卻是最為珍貴的!

兩大常用冷卻劑,黃鯰是為其一,以其形似鯰魚而得名,在星寶煉製塑形時,冷卻劑是必不可少的存在。雖在九洲之地黃鯰價格並不貴,但在眼下規則中,卻價值萬金!

啪!林風取過黃鯰,腦海中的那幅星空圖。構畫出第二個『主星』。

「中介金屬,皓金。」林風身如幻影,腳步連踏陡然而移,竟在疾速中變幻方向,宛如瞬移一般,馳向皓金所在。可怕的身法速度引起一片驚呼。圍觀眾人無不瞪大眼睛!

「好快的速度。」王石雙眸炯炯。

「此子武者實力恐怕極強。」歐陽括正色道。

「當真難以置信,竟能兼顧煉器和實力,此子未來定然前途無量。」王石感嘆不已。

「會長所言極是。」歐陽括點點頭。

「果然厲害。」灰衣青年目光粼粼,散發著濃濃戰意。

「未至聖級,便已精通奧秘,確實悟性不菲。」白須老者頗為欣賞。

「老胡,你覺得是他強還是我強?」灰衣青年倏地問道。

白須老者洒然而笑,「少爺謙虛了,此子雖強但與少爺相比仍遜色極多。以少爺的實力,面對聖者都是無懼。放眼整個人類世界,少爺絕對是星域級巔峰中最強的之一!」

「之一而已,老胡。」灰衣青年淡淡道,雙眸炯炯。

「這……」白須老者嘴角微微抽動,「我不是這個意思,少爺切勿誤會。」

淡然一笑,灰衣青年徐徐道。「人外有人,天外有人。這是爹常說的。」

「是,我就是這個意思。」白須老者連是點頭。

「這屆朱雀挑戰賽,確實不簡單,林風……」灰衣青年目光閃動,輕喃著這個名字,淡然而笑。「恐怕他也是人類世界,星域級巔峰中最強的之一。」

「不會?」白須老者楞道,「你怎麼知道,靳少爺?」

灰衣青年淡笑道,「直覺。」

「太好了!」林羽墨美眸輕閃。酥胸微微起伏。

很緊張!

此刻她比林風更緊張。

事實上,不止她一個,林臻也好,林衍也罷,此時都繃緊著臉龐,緊盯立方體空間之中。隨著林風取得冷卻劑『黃鯰』,中介金屬『皓金』后,第二個煉器師亦是進入。

並非南宮夫人,亦非歐陽大師!

而是王府『王薄』。

他的速度,雖遠不及林風,但在眾人之中卻能排在第二位。

絲毫沒有半分猶豫,林風取得冷卻劑『黃鯰』他自是見到,此時直奔另一種常用的冷卻劑『綠莎』。而在王薄身後的歐陽大師,程進,白雲飛等人無不面色連變。

失去冷卻劑,等於未戰先敗一等!

絕大多數的星寶都離不開『黃鯰』及『綠莎』這兩種常用的冷卻劑,雖不起眼,但卻不可或缺。


唯有南宮夫人和歐陽大師神色未變,兩人心中似乎早有預料打算。

儘管論實力,他們並非最強,但論煉器技術——

在場,沒人及得上兩人。

而十人之中墊底的,不是別人,正是龐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