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裏不允許隨便進入。”士兵的語音語調沒有變化,反而很耐心。

好吧,我懂了。他特麼的只會說這麼一句英語。

我站在士兵的身邊,怒視着他,試圖通過肢體語言來表達自己的意思。然而士兵壓根就不搭理我,真是個堅守崗位的好軍人。

怎麼辦?明天再來?環顧四周,大門口只有兩名站崗的士兵,而另一名看起來更加傻叉,我連搭話的慾望都沒有。難道,把他們放倒,然後闖進去?

左邊的幸福 就在我努力思考着對策的時候,軍區的門突然打開了。一個身穿軍裝的男人漫不經心地走了出來。

看到他的一瞬間,我頭腦一熱,激動地直接衝了過去,“李錚!”

沒錯,走出來的正是李錚,手指夾着一根點燃的香菸,腰間插着那把熟悉的92式手槍,和那把令我一輩子都能銘記的d9.

但當時的我卻沒有想到,這是2013年的李錚,根本就不認識我。

田園小辣妻 “你是誰?”果然,我還沒接近,李錚就抽出手槍立刻對準了我的腦門:“你怎麼認識我?”

說話的同時,站崗的兩名士兵迅速地靠了上來,用俄語對李錚說了一句什麼。表情看起來十分恭敬。隨後兩名士兵兇惡地瞪着我,說了一大串俄語,聽口氣,應該是要我馬上離開。

“我….”我愣在原地,拼命組織着語言:“我是莫魂,你認識嗎?就是有筆記的那個….”

李錚疑惑地看着我,一臉茫然。

“就是….屠蘇….還有….傑克森少校…..我說不清,你讓我找屠蘇,我跟他說….”我儘可能地解釋着自己知道的一切,心裏焦急萬分。看來太過於衝動了,萬一2013年時屠蘇還沒有來到哥薩克,少校也不是李錚的隊友,那可怎麼辦?

然而慶幸的是,李錚的表情明顯變了。

他對兩名士兵低聲說了一句俄語,士兵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點點頭回到了崗位上。

“跟我來吧。”李錚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帶我朝軍區的大門走了進去。

心裏一喜,看來有戲!連忙在腦海中過濾了一遍等下看到屠蘇要說的話,以及如何博得他的信任。李錚走在我前面,一言不發,這場景,像極了在下龍灣時的那個墓道。

鼻子一酸,剋制自己不要再去回放李錚臨死前的那一幕。

我還是第一次來軍區,看一切都很新鮮。這一路走來到處都有人把守,可謂戒備森嚴。穿過幾個院子,又繞過幾條走廊,李錚帶我一路來到了一個相當豪華的辦公室跟前。

“屠少。”辦公室的大門開着,李錚站在門口敲了敲門板:“有人找您。”

屠蘇依舊是那幅冷冷的表情,無論見到誰都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他放下手裏的文件,從寬大的辦公桌後擡起眼睛,朝我們的方向瞥了一眼:“哦。”

這…至少問一下是誰吧?哦是什麼意思?我究竟能不能進去?

李錚顯然也拿不定了主意:“那…我先走了。”同時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自己找屠蘇說。

我看着屠蘇的臉,雖說這是2013年的屠蘇,對我完全陌生,但我可是記憶猶新。熱帶雨林的相遇,海底的經歷,軍艦上的一幕幕….即使和屠蘇始終說不上幾句話,但如此久的相處讓我對他的處世態度和作風早已瞭如指掌。可他本來就冷冰冰的,熟悉了尚且說不上話,何況完全陌生?難道告訴他我知道你胸口有個胎記什麼的來博取他的好奇心?

管不了這麼多,這麼想着,我直接就跨到了他的面前。

“我找你有事。”爲了引起他的注意,我甚至用指關節敲了敲桌面。

“說吧。”屠蘇眼皮都不擡一下:“給你一分鐘。”

囚寵歡顏 “一分鐘我可說不完。”見他壓根不搭理我,我乾脆坐在了桌子上:“給我一小時都說不完。”

“那滾吧。”屠蘇猛地擡頭,表情驟變:“給你一秒鐘,否則你就出不去了。”

“屠蘇,你真不認識我?”我見他擡頭,突然盯住他的眼睛:“那你認識唐模麼?他穿越到2015年的事情知道麼?他的筆記你看過沒有?”說着,我從口袋裏掏出那皺巴巴的半本筆記,扔在辦公桌上。

屠蘇瞄了一眼,並沒有翻開,只是語調微微一變:“哦?你認識唐模?”

“不但認識!我還認識你!認識李錚!認識傑克森少校!認識周飛!還有你們的合影!唐模的筆記!”我激動起來,手指點着那半本筆記:“我是從2015年回來的,這是穿越到2015年的唐模留下的,你翻開看看就知道了!現在我們沒時間了,2015年就會爆發喪屍災難,我們要…..”

話還沒說完,屠蘇突然起身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語氣冰涼刺骨:“在我沒喊警衛之前,立刻從我面前消失。”

說着,他鬆開手,若無其事地重新坐下,把那半本筆記挪到一邊,不再搭理。

我盯着他面無表情的臉,一瞬間非常憤怒,控制不住地大喊起來:“你什麼意思?我千里迢迢找到你們這裏,就這麼把我打發走了?到了2015年什麼都來不及了!你叫警衛好了!到時大家反正都得死!我可以告訴你,少校是觸手怪殺的,李錚是我殺的,下龍灣那裏有個墓室,墓室裏有棺材,寫着喪屍的解藥在北子島,你化名弒哲跟着我,後來…..”

屠蘇好像什麼都沒有聽到,拿起桌上的對講機,按了一個鍵。

幾秒鐘的功夫,幾個荷槍實彈的警衛馬上就衝了進來,一把架起我,把我朝門口拖去。

強烈推薦: 林不凡手握銀針,根據自己所獲方法開始刺入相應的穴道中。而且每隔幾秒就拔出來,連續更換地方。

每進入一次,銀針在真氣刺激下就展現著神奇力量,改善著老爺子體內的身體狀況,讓老爺子體內的病變細胞開始消除。

就這樣過了一會,林不凡神色越來越凝重,額頭都開始有了汗水。很顯然,這樣的操作非常消耗真氣跟精神。

他還是有些低估了老爺子病情,一下子感覺有些吃不消。

雲夢站在一旁,緊張地看著林不凡的動作。看他臉色越來越蒼白,眼中充滿擔憂。

不過林不凡咬著牙,再次幾針之後,就連老爺子體內的詭異力量都被他引了出來並化解掉。

到了這時,他終於扛不住了。銀針剛收回,整個人就搖搖欲墜地直接要摔倒下去。

「林神醫!」

雲夢嚇了一跳,趕緊上前扶了一把。

林不凡身子一下子倒在了雲夢身上,只是他卻沒法感覺享受。

楚英也是一驚,忙到了旁邊。根據他觀察,林不凡是累虛脫了,也可見人家真的完全儘力。

接著又轉頭看過去,老爺子依然靜靜躺在床上,甚至都沒有醒過來。到如今,他已經昏迷一天多了。

魏晨等人都擔心老爺子就這樣不再醒了。

只一小會,林不凡就感覺好了不少,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笑著說:「謝謝!」

「應該的。」雲夢突然發現林不凡人還是非常不錯的,接著一臉緊張地問:「林先生,外公他?」

「幸不辱命!」林不凡淡淡開口。

幸不辱命?

雲夢先是一呆,臉上很快布滿了驚喜,不敢相信地問:「你的意思是,外公好了?」

楚英也是眼中爆出精光,震驚地看著林不凡。雖然有些期待,但怎麼都沒想到真的能行。

「嗯。」林不凡點了點頭:「他很快就會醒的,不過身子比較虛弱,一會讓人熬點粥給他喝。」

雖然清除了病變細胞,更除掉了他體內隱患。但身體還是非常虛弱的,目前也沒足夠的真氣去幫助他變得更好。

就算有他也不會那麼做,太驚世駭俗了不一定是好事。

門外,胡神醫等眾人一個個站在門口等著結果。

尤其是魏晨,神情緊張,滿臉愁緒。

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都一刻鐘了,魏子羽忍不住地說:「爸,怎麼這麼久啊。要不我們…」

「你給我閉嘴!」魏晨有些惱怒,教訓道:「看看你自己,今天都這麼回事。要是林神醫真治好了你外公,你給我好好跟人家道歉。」

「就憑他,不可能!」魏子羽根本不信。

他覺得剛剛肯定是雲夢暗中幫忙。雲夢跟老爺子關係那麼親,有什麼不會告訴她的,她再告訴林不凡就是。

「行不行,一會就知道。」魏晨冷冷開口,其實他內心也不是太相信林不凡,只不過現在希望都在人家身上。

不只是他,除了胡神醫有那麼一點相信。其他人一個個都不信,甚至肚子已經打了腹稿,就等著看林不凡笑話。

讓他剛剛敢裝逼,要狠狠批判。

就在魏晨等人等的不耐煩的時候,門突然打開了,林不凡出現在門口,他的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更給人一種凝重的感覺。

魏晨心中一突,難道沒希望,苦澀地問:「林神醫,我爸?」

魏子羽也看到了,暗暗冷笑。小子,裝不下去了吧。

胡神醫也是一臉疑惑。

其他人已經準備諷刺的腹稿了。

可沒想到,林不凡露出了一點笑容,說道:「放心吧,老爺子沒事了。」

什麼,沒事了?

魏晨獃獃的,又驚又喜。

胡神醫一臉震驚。

魏子羽不敢相信。

其他專家神色紛紛都凝滯了,一肚子吐槽的話噎了回去。

這麼一會,幾乎所有人都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竟然沒事了,這是真的嗎?

魏晨驚喜之餘,顫抖地問:「您說真的?」

「進去看看吧。」林不凡並沒有墨跡,笑著讓開了一點身位,正好夠他們進去。

魏晨一臉激動,立刻快步往裡面走進去。一進去就看向床邊。那裡還有楚英,以及雲夢兩人。

胡神醫等人也是跟上,一個個目光紛紛看向了老爺子。

「楚叔…」楚英跟父親形如兄弟,魏晨不敢怠慢。

「人太多了,讓他們退後點。」楚英接著說:「胡神醫,你過來看看情況。」

胡神醫點頭,立刻上前。右手探了一脈搏,眼中露出了難以抑制的震驚,怎麼回事,竟然身體恢復正常了。

這也太神了!

短短時間,清除詭異氣息就算了,竟然連病變都完全控制,甚至清除。一般人絕對無法通過脈搏來了解,但胡七七卻可以。

「胡神醫?」魏晨看胡神醫臉色變了,嚇了一跳。

胡神醫驚嘆一聲。

魏晨嚇到了。

不過胡神醫接著說:「神,太神了,這才是真正的神醫啊。」

魏晨一聽,一臉喜色:「您的意思是?」

「老爺子沒事了,至少身體很健康。甚至我感覺他體內的一些別的小隱患都被根除了,以後肯定長命百歲。」胡神醫驚嘆道。

其他專家聽到這話,一個個早已完全獃滯。

若是旁人還能假裝,但老爺子病情可是他們親自經手。那樣的情況,怎麼可能就這麼一下子好了。

豈能不震驚。

魏子羽臉上竟然沒有喜悅,反而對林不凡特別不滿。

魏晨倒是高興壞了,還有雲夢也是喜笑顏開。雖然剛剛林不凡說了,但從胡神醫口中冒出,明顯更有權威性。

「具體的,再用儀器做個檢查就清楚了。」胡神醫笑著說,為了老爺子,這裡可是什麼都有。

「不用了,我的身體我清楚。這一刻,我感覺自己前所未有的好。」就在眾人驚喜震驚的時候,老爺子突然睜開了眼睛,而且說出這麼一番話。

原來之前他雖然昏迷了,但感覺非常明顯。周圍所有人對話都聽得清清楚楚,只是動不了。

「外公!」

「爸!」

「爺爺!」

這一下子,大家個個驚喜不已,尤其是魏子羽喊的特別熱切。 “屠蘇!你好好想想!我說的都是真的!你鞋子底部還有個對講機對不對?爲什麼不相信我?”儘管我已經被拖到了大門口,但卻像個瘋子一樣朝屠蘇大吼着,試圖抓住這最後的機會。心裏很清楚,一旦這次失敗了,2年後的事情也就根本無法再挽回了。搞不好還會捲土重來,上演一次之前的所有悲劇。

“等等。”就在我快要絕望的時候,屠蘇突然擡起前臂,猛地握住了拳頭:“把他關起來。”

“是。”警衛應了一句,把我完全地拖出了這個豪華的辦公室。

霸上無良首席 讓我驚訝的是,李錚居然一直都站在門口。

“放了他,我來關他吧。”李錚朝幾個警衛揮揮手,臉色從容。警衛們面面相覷,猶豫片刻,最終還是尊敬地向李錚點點頭,敬了一個軍禮後就離開了。

“跟我來吧。”李錚的性格依然和善,同時又不乏僱傭兵特有的果決和堅毅。比起屠蘇那座冰山來說,不知要好多少。

出乎意料的是,他並沒有把我關起來,而是帶着我一路來到一個無人的小院。

“李錚,你是不是認識我?”進入院子後,他並未主動開口詢問,我見狀,只得試探性地問出我的疑惑,雖然這個問題對於自己來說是如此的愚蠢。

“不認識。”李錚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

“那….你….”我一時詞窮了,不知該如何反應。

“你剛纔對屠少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突然,李錚看向我,目光柔和,卻透着堅定。

“就是….”我看着李錚的臉,把自己在2015年的經歷大致地描述了一遍,講的十分模糊,並且出於無奈,省略了自己殺李錚的那些情節。

“少校確實有把m1911。”整個過程,李錚沒有插一句話,直到我全部說完,才沉吟片刻,淡淡地開口道。

“你要相信我!”我見有戲,迫切地盯着李錚的眼睛:“告訴屠蘇,這都是真的,哥薩克僱傭軍一定有個背後的什麼組織在操控這一切,必須阻止他們!”

李錚好像在思考什麼,沒有答話。眼神很淡然,看似漫不經心。

巨星從氪金開始 “李錚….”我急了,“再不有所行動,就來不及了….”

“來不及什麼。”就在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在背後響起,我一怔,不用回頭也知道,來人正是屠蘇。

“屠少。”李錚趕緊行禮,頗有想解釋的意思。

“把少校叫來。”屠蘇擺了擺手,表示不必解釋。

“是。”

這是什麼情況?屠蘇剛纔還這麼凶神惡煞,現在怎麼突然就…我還以爲他會指責李錚違抗軍令之類的,沒想到他就這麼莫名其妙地….相信我了?

“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那麼2015年的時候,你是不是也這幅樣子?”屠蘇看着我,眼裏泛不起一絲的波瀾。

“哪副樣子?”我一愣。

“說話要選場合。沒人教過你麼。”屠蘇的嘴角勾勒起一抹嘲諷,“門外這麼多守衛,當時我真想殺了你。”

“這麼說,你相信我說的了?”我一激動,對屠蘇的取笑早就習以爲常:“那我們得阻止這一切的發生!”

“屠少。”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小院的入口,少校的身影隨即映入眼簾。

再次看到他,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樣的心情。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幅場景居然是少校死時的慘狀。而如今生龍活虎的少校就站在面前,有那麼一個瞬間,我幾乎就想撲上去給他一個擁抱,感謝他曾經救過我,但自己卻始終沒有機會報答。

“當時跟着你的,還有誰?”屠蘇冷冷地轉向我。

“還有…袁映雪和高麟月。還有葉子旭。”我如實回答。

“什麼?”一瞬間,屠蘇和李錚的眼裏都閃過一絲驚訝,但卻非常默契地轉瞬即逝。不仔細觀察根本捕捉不到。

“你們是不是….”

“今天開始,你加入哥薩克僱傭軍,一起訓練。”我還沒問出口,屠蘇就無情地打斷了我,並且十分自然地下達了這個奇怪的命令,好像我一直都是他的一個手下似的。

“啊?”我一愣,“訓練?我可沒想過當兵….我來的目的是…”

“少校教你狙擊,李錚教你散打。現在就開始。”屠蘇轉身揚長而去,不給我任何質疑的餘地。

“我們宿舍還空一個位置,不如你直接住過來吧。”李錚笑着看向我:“既然你說認識我們,從今天起就繼續把我們當兄弟吧。”

我看着李錚真誠的面容,心裏泛起一絲感動。但更多的,卻是深深的愧疚。當初對李錚開槍的那一幕開始不停地在心裏回放,只感到一陣陣揪心的難受,越是強迫自己去遺忘,越是不經意間就會想起,牽扯出那些傷痛的回憶。

我能說什麼呢?少校奇怪地看着我,始終不說話。以我對少校的瞭解,他雖然話少,20多歲了還長着一張正太臉,但上級的命令是一向說一不二的,性格也只是小孩子的個性罷了。我點點頭,並且伸出了手:“莫魂,多多關照。”

宿舍很乾淨,每間共有四個人,除我,少校和李錚外,還有一個完全陌生的僱傭軍。李錚介紹說他也是中國人,叫劉影,不過大家都稱呼他胖子,因爲在一羣身材魁梧且肌肉發達的士兵中,劉影相對來說長得比較矮小,肚子也確實有些發福。

“不過他力氣很大。”少校補充了一句,走過去拉起坐在牀沿上的胖子:“這是屠少帶來的新室友,莫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