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裡聲音太糟雜,自己說話對面估計都不一定能聽清,他只好大聲說:「我手機響了,出去接個電話。」

「行,你去吧。等一下進來,直接找我們就是。」彭珍珍看起來很熟。

林不凡一想也是,以自己的視力很容易找到這麼一大群人。他就先到門口,接通了電話。

「雲叔!」

「嗯,小凡,你在公司上班還習慣吧?」雲博問道。

「還行,挺好的。」

「真的嗎,我可聽說了,小夢這丫頭竟然只給了你一個組長,簡直是亂來!」在雲博看來,至少也得是經理級別啊。

「小組長挺好的,非常適合我。雲叔,您不用管這些,我真想要做什麼會自己跟夢夢說的。」

聽到林不凡這麼自然的夢夢,雲博一臉笑容,道:「好,你們能有商有量就好。」

「對了,明天晚上您沒什麼事吧?」林不凡問。

「沒,有什麼事嗎?」

「明天晚上我去找你,到時候再具體說吧。」

「行!」

雲博掛了電話,開始還以為林不凡有什麼事。但這時突然一想,到現在應該一個星期了吧,難道他是想要?

想到這個,他一下子莫名有些緊張激動。不過感到身體有些不舒服,趕緊控制住自己情緒。

只是不知道,他真有那麼神奇的本領嗎?可一想到自己查到林不凡以前的事迹,又覺得非常有希望。

裡面彭珍珍邊帶幾女往裡走,邊笑道:「你們儘管放心玩,酒吧雖然亂,但我認識這裡的錘哥,咱們絕對不會有事。」

「錘哥,是做什麼的?」蔡妍好奇地問。

「他明著是這裡的保安分隊長,其實是道上的,有好些個手下兄弟呢。」

「什麼,你怎麼跟混子打交道?」蔡妍皺眉,混子簡直就是社會上的毒瘤,誰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發狂亂傷害人。

「妍姐,這你就不懂了。我們可以不做混子,但不能不認識混子。」彭珍珍笑著說:「等你多玩玩就知道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了,一個二十多年青年男子出現,笑著喊道:「珍珍,帶朋友來玩了。」

「是啊,錘哥,你可得罩著我們,不能被人欺負了。」彭珍珍笑說,酒吧這種地方,龍蛇混雜,認識道上人才安全。

「放心吧,有錘哥在這,誰敢欺負你們!」青年霸氣一笑,眼珠子不由掃過蔡妍,問道:「這位美女挺面生啊,怎麼稱呼?」

「他是我老大蔡妍!」彭珍珍笑道。

「哦,蔡妍,你好。」錘哥直接伸出右手,要跟蔡妍握手。

蔡妍眉頭一皺,顯然不想跟對方握手。

鎚子不高興了,冷著臉道:「珍珍,你這什麼朋友,竟然連手都不肯跟我握,是嫌棄我嗎?」

彭珍珍嚇了一跳,忙道:「錘哥,你可別誤會。我老大妍姐第一次來酒吧,不懂狀況,你別怪她。」

「原來是第一次來啊,行,一會陪我喝杯酒,這件事就算了。」

「這…」

「怎麼,不行啊,彭珍珍,我鎚子是什麼人你應該清楚,現在已經是非常忍讓了。」鎚子不高興道。

「錘哥您別急啊,您先去忙,這件事交給我。」

「行,我等你消息。要是她今晚不陪我喝酒,那你就陪我睡!」鎚子邪笑道,說起來他對彭珍珍還真是有想法。

只不過這女人看似放蕩,可以占點便宜,但卻絕不讓自己做什麼。

他又不敢直接強行上。

畢竟這段時間警察局來了個新隊長,相當正派貌似還沒人能管它,尤其還老盯著他們這個瘋狂酒吧。

眼見鎚子走了,蔡妍有些不高興,說道:「這裡太不安全了,咱們走吧。」

「別急啊,不會有事的。」彭珍珍忙道:「而且妍姐,咱們這樣走了,錘哥一定會找我麻煩的。」

「那怎麼辦?」蔡妍問。

「要不這樣,咱們一會請錘哥過來,就敬他喝杯酒,肯定就沒事了。」彭珍珍說。

「你確定嗎?」蔡妍雖然不願意,可是又不想彭珍珍為難。

巔峯對決:警官,七秒追到你 「確定,反正敬完酒,我保證沒事。若是有什麼,我來處理。」

「好吧!」蔡妍對自己組裡人還是非常好的,答應了下來。

他們很快找了個卡座坐下,正好七個位置。左邊兩個,右邊兩個,正面是長長的三人位沙發。

彭珍珍跟蔡妍一起坐在左邊,右邊則是高婷跟黃丹。而許銳劉大利兩個男的自然坐在三人位,等林不凡回來正好夠了。

他們先是點了些酒水,準備一會把錘哥請來。可沒想到,剛上酒,錘哥自己就主動過來了。

彭珍珍一看,趕緊站起來,喊道:「錘哥,你來了正好,我正要去請你呢。」

「哈哈,是要請我喝酒嗎?」錘哥笑問,眼珠子眨也不眨地看著蔡妍。他見過不少漂亮的女人,但這麼清麗脫俗又容貌精緻的女人還從未見過。

「當然,能請錘哥你喝酒可是我們榮幸,快請坐。」彭珍珍忙笑道,眼神示意著劉大利旁邊。

錘哥不但沒坐,反而瞪了彭珍珍一眼,其實是暗示她別站在那,讓自己好坐她的位置。

彭珍珍哪裡會看不出來,只是她不想讓蔡妍為難,但很快看到錘哥眼中的陰狠一閃即逝,暗暗害怕。

他可是聽說錘哥是個狠角色。

再一想,錘哥平日也占自己便宜,可又不敢真強行做什麼。大不了,就讓他靠近一下,所以就讓出了位置。

蔡妍臉色微變,一下子倒有些不知所措。想當場就發飆,可又不知該怎麼發飆,畢竟什麼都還沒發生。

錘哥非常讚賞彭珍珍的行為,同時臉上露出興奮的笑容,就要坐到中意美女的身邊。

但很快他不由楞了!

因為就在這時,一道人影晃過,那裡突然坐下了一個帥氣的年輕男子。 十個人,再一次在伯爵的房間裏面聚齊。因爲,害怕那鮮血淋漓的感覺,所以艾麗和鄭‘蒙’只是遠遠地觀望,並不走近。

而其餘的人則繞着那張巨大的‘牀’,分散而立。

在十雙眼睛的注視之下,肖莫迪終於揭開了那張雪白的帕子。底下的伯爵並沒有如預期的那樣,突然地睜開了眼睛,他已經死去,確實已經死去了。

在一陣bi人而壓抑的沉默之後,艾麗首先高聲叫嚷。“看吧,我說什麼來着,你的假設聽起來就那樣荒唐嘛。死人就是死人了,怎麼可能活過來呢?”

“不!並不是這樣!”關注着屍體的貝歐魯走到了跟前,指着其中的兩灘血跡,“這兩個地方的血跡的顏‘色’並不相同,而且粘稠度和溼度都不一樣。”

“這有什麼關係?”路西弗反問。

“也就是說,在這之後,他再一次被刺過,流出了血。試問,一個死去的人,有再次被刺的價值嗎?所以說,他的猜測是對的,在最初,伯爵並沒有死。”貝歐魯一語中的。

“可是,那醫生明明——”別西卜提出了相反的佐證。

“那個人是十五年前那個被逮捕,最後死在了監獄中的疑犯的父親。”路西弗看着肖莫迪,“莫迪,那個時候,你說你都明白了,就是明白了這個對嗎?”

肖莫迪搔搔頭。“確實是這樣沒錯,不單單醫生,甚至於替伯爵蓋上了白布,掩藏他依然活着的那個人也應該是這起案件中的幫兇。”

“傑西卡。”路西弗報出了那個少‘女’的名字。

“這到底怎麼回事呀?”瑪‘門’首先被攪得糊塗了,不明白爲什麼現在的案件卻又會牽扯到十五年前的案件。“你們能夠說明白一點嗎?”

“復仇,是三個人合作的一場復仇。如果,我沒有推測錯誤的話,應該是在十五年前,伯爵的三個親戚合謀殺死了伯爵的情人雪莉,爲了掩藏留下的證據,甚至還焚燒了雪莉的屍體。他們給警方留下了虛僞的證詞,就是爲了誤導警察偵破案件。但是,意外的是,這個虛僞的證詞卻偏偏找到了符合者,親戚們爲了進一步掩飾自己的罪惡,便一口咬定了,就是那個人殺了雪莉。因爲那些人是社會上的貴族,所以法庭輕易地就採納了他們的證詞,給那個始終否定自己犯罪的年輕人判了刑。 簾幕卷清霜 最後,那個可憐的年輕人還因爲一場逃獄事件而被當衆槍擊在獄中。”肖莫迪緩緩地將過去的一切講了出來,“‘罪犯’死了,可是卻並沒有爲死亡者伸冤,反而使得另外三個人成爲了受害者,克勞德,醫生,還有傑西卡。這件事情,雖然直到現在才發生,可是一定已經計劃了很久了。因爲真正的兇手並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還在逍遙法外。”

巨星閃耀時 聽完了肖莫迪所有的陳述,大家一時無語,都陷入了沉默。這個故事,似乎太複雜了,超過了大家的想象。好半天之後,首相瑪‘門’才反問:“莫迪,這只是你的推理吧?”

“這並不是完全的推理,我有證據可以證明,而最最直接的證據,就是這具伯爵的屍體。伯爵的死亡時間,並不是在我們聽到呼叫聲的那個時候,而是在之後,至少是在他的兩個弟弟被殺之後。”肖莫迪完全自信地說,“我們只要找到那個,找到那個的話,就可以完全證實了我的話了。”

“那個?那個是什麼?”艾麗不解地問他。

“是密道,通往伯爵兩個弟弟所住的房間。”路西弗替肖莫迪做了補充,“兩個弟弟死亡在密室之中,備用鑰匙沒有人拿走過,而其他的人也全部都留在了大廳之中。所以,只要能夠在這個房間中找到通往那個房間的密道,所謂的密室之謎就可以解開了,而伯爵之所以假死的原因也可以明白了。死人是不可能殺人的,所以死人也不會被懷疑。”

“那他最後卻真死的理由又是爲了什麼?”鄭‘蒙’看了看伯爵的屍體,只是有些不明白地問。

“或許是爲了再一次的掩飾,‘蒙’蔽我們。”關於這一點,肖莫迪倒是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不,我不認爲是這樣,我覺得他應該是想要保護什麼人,或者只是爲了完成自己最後的一個心願。”路西弗卻說出了自己的論點。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消聲了許久的人再次出現在了衆人的跟前。

“這一回是真的找到了答案了嗎?是確定了嗎?”

依然是自信滿滿的樣子。而這種自信會讓所有人不由得懷疑,所謂的事實是不是就是肖莫迪口中的那樣,如果是,爲什麼這個人會這樣無所謂呢?

他們竊竊‘私’語着,表示着自己的懷疑和不確定。

肖莫迪一咬牙,只是站到了衆人的跟前,用非常執着而堅定的聲音說道:“是的,這就是我的答案。一開始克勞德沒有死,是克勞德和醫生以及傑西卡殺了兩個兄弟,沒有所謂的密室之死,從一開始就沒有。”

“你怎麼就這樣給出答案了,萬一錯了怎麼辦?”戴斯坦大聲嚷嚷道。

“莫迪,你真的確定嗎?”瑪‘門’也不敢放心。畢竟肖莫迪太年輕了,他的話無法讓人盡信。

而這個時候,肖莫迪的父親站了出來,給了他兒子最大的支持。“莫迪,去做吧。無論是什麼樣的事情,什麼樣的結果,若是不去做的話,就永遠不會找到答案的。”

“莫迪,我也支持你,相信你。我知道,你會保護大家,讓我找到姐姐的。”而始終跟在肖莫迪後面的路西弗也悄悄地握了握他的手,表示了自己對他的相信。 肖莫迪感受到路西弗手心傳來的溫暖,感受到父親從來沒有過的鼓勵和支持,他心中有了莫大的勇氣。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

他堅持到了最後。“是,這就是我的答案。”

“那麼,最最重要的一個關鍵呢?”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如果找不到密道,這個空間,和二樓的房間就是密室,而你們的論點就無法成立。”

“放心吧,我會找到的。”肖莫迪毅然決然地表示了自己的決心。

“那好吧。十分鐘,就只有十分鐘,如果十分鐘之後,你們無法找到這個密道的話,我就會提前讓這個遊戲結束。”從一開始的得意,到後面的冰冷,而現在那聲音中卻透露出了隱隱的憤怒,這細微的變化其實也正好說明了他們已經找對了方向。不過,雖然找對了方向,可是同時卻也激怒了對方。

“十分鐘?什麼十分鐘!” 惹上總裁,妻子欠收拾 居然要在十分鐘之內就決定了他們的生死,幾個本來老神在在坐在一邊的人一下子從位置上面彈跳起來,都是大驚失色。

“不是還剩下九天嗎!爲什麼變成了十分鐘?”九天和十分鐘,那可絕對是天壤之別了。

“肖莫迪,你這個臭小子,居然敢擅作主張,隨意地決定我們的生死。喂!那小子的話全部不作數,重新來過!”

“天吶!我不想死!”

身邊的人斥責神祕人的不守承諾,有人對肖莫迪的隨意行動表示不滿,也有人對即將到來的死亡感到恐懼。

“我說了,這是我的遊戲,所有的規則由我決定。而且,我從來沒有說過定下的規則就不能改變,我的規則會跟隨着事件的變化而變化。”神祕的聲音猶如來自地獄,讓人聞之不寒而慄。“怎麼樣,你確定要接受我的新規則嗎?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最後的一個機會,你可以和你的同伴——”

“不需要,我接受你的規則。十分鐘之後,我就會給你最終的答案。”肖莫迪根本無心再聽他任何的廢話和誘惑,只是毅然決然的堅持自己的主張。肖莫迪就是那種人,你越是威逼他,脅迫他,他就越是不肯服輸。

“那好吧,計時開始。”於是,一句話決定了一切,也讓這些被困在古堡中的十人不得不共同面對最後的生死。

肖言將或咒罵着或驚慌的人羣,遣散到了房外,而把空出來的房間留給了肖莫迪。

同時留下的還有路西弗、利維和貝歐魯。

“利維,房間測試了多少地方了?”

“只有一半而已。”利維也有些發慌,捏着空氣儀的手都滲出了汗水。他說話的同時,還不忘在把空氣儀迅速地在牆壁上移動,附耳傾聽着。

肖莫迪卻走到了他的身邊,一把拉住了他的。“先不用測了,你們幫我把那張牀擡起來。”

“擡牀?”利維驚訝。

而貝歐魯則慢慢地踱步到了牀邊,沿着牀沿一邊走着,一邊有一陣無一陣地敲打着牀沿。走到了路西弗的邊上時,那黑色牀單上繡着的雪白罌粟花吸引了他的注意。白色罌粟花代表了無法忘記的過去,那句話一下子又跳入了腦海。他倏地跳上了牀,然後將屍體從牀上扛到了地下。丟下屍體之後,他走到了牀的一角,對其餘的三人說,“我們擡吧。”

利維雖然不知道這兩人眼睛裏爲何同時地燃起了光亮,但是這種光亮卻也刺激了他,他放下了空氣儀,也走到了牀的另外一角,和其餘的人各佔據一個角落。

正要用力擡的時候,肖莫迪看了看瘦弱的路西弗,他想要揚聲叫他的父親進來,路西弗卻先一步阻止了。“我來吧,我可以。我們沒有時間再做浪費了。”

四人各佔一方,等肖莫迪一聲令下,四人同時地用力,那張巨大的牀慢慢地被移開了。底下依然是平整的地,也一樣的鋪着紅色的長絨地毯。

“利維,你再用空氣儀測測看。”肖莫迪建議利維。

而利維也早在肖莫迪提議之前,已經拿着那個小小的儀器走到了地毯的中央,一點一點的移動着,傾聽着。倏地,他擡起了頭,驚喜地道:“就是這裏了。”

其餘三人也都趕了過去,貝歐魯蹲下身,取出了隨身攜帶的匕首,將平整的地毯劃開了。當地毯被掀開的那一剎那,四人同時看到了那個位於一邊的紅色圓點。利維小心地摁了一下,只聽得轟隆隆地一聲巨響,地面被打開了,露出裏面長長傾瀉而下的樓梯。

而其餘的人聽到了這聲巨響,他們衝進房間的時候,赫然看到了那個巨大的地下通道。衆人面面相覷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路西弗微笑着說道,“莫迪,你成功了,我們獲救了。”而這一聲獲救,才讓大家有了真實感,而興奮的艾麗甚至衝到了肖莫迪的面前,一把抱住了他,用力地親吻他的臉頰。

肖莫迪略顯尷尬,在生硬地推開了她之後,就和其他的人說,“我先下去看看,你們等等再來。”

肖莫迪已經扶着伸出的樓梯,開始拉着梯子往下爬,才爬了幾步,卻聽到上面有動靜,擡起頭,正好看到了路西弗消瘦的身影。

“你怎麼也下來了?”

“恩。我也想看看最後的結果是怎麼樣的,你不用管我了,我會自己管好自己的。”路西弗衝着底下喊道。

肖莫迪點點頭。“那你自己當心了。”

這一段路上,並沒有光線,黑漆漆的有些森冷,周身似乎總有無數雙眼睛在暗中窺伺着什麼。也幸好,這段路並不是很長,在兩分鐘之後,兩人已經到了樓梯的底端。面前是一扇暗門,當他們用力地推開了的時候,一道亮光迎面而來。

是那對兄弟死去的房間,他們的身體甚至還倒在那裏,未曾移動。而房間裏面除了屍體之外,還有兩個人也在那裏。年輕的女子傑西卡坐在背光處,而醫生則就坐在靠牆之處,和他們面面相視。

“你們終於還是來了。” 或許是因為速度太快,眾人一下子都楞了。因為大家都沒看清,什麼時候林不凡回來了,還坐了下去。

他們只以為是自己沒注意林不凡,卻不知道是林不凡從三米開外瞬間搶先落座。

彭珍珍等人微微楞了。

蔡妍正要拒絕的話噎了回去,獃獃的。

錘哥臉色更是立刻變得陰沉起來。

林不凡似乎沒注意到大家異樣的表情,笑著說:「你們找的這地方還挺隱蔽,我花了好一會功夫才找到呢。」

眾人獃獃的,一下子不知咋回答。

看大家發獃,他還忙說:「大家都楞著幹什麼,來,干一杯!」

錘哥一臉陰冷地盯著眼中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冷冷道:「小子,你現在立刻起身跪地求饒,我饒你一次。」

這一是怒,其次也是該展現下自己的威風,讓她們尤其是叫蔡妍的美女知道自己的厲害。

林不凡抬頭看了過去,淡淡道:「你誰啊,是在跟我說話嗎?」

艹!

明明看到知曉,卻如此無視,錘哥真要直接爆發了。

彭珍珍嚇到了,急的直呼名字說:「林不凡,這是錘哥,是這裡威名赫赫的大哥,你快跟錘哥道個歉。」

錘哥一臉傲然,等待著對方的認慫。

林不凡卻驚訝道:「道歉,我為什麼要跟這麼一個傻頭傻鳥的鎚子道歉?」

這下子彭珍珍真傻了。

蔡妍也楞了,在她看來,林不凡肯定是發現自己處境,故意幫自己。

只是,不用這麼激怒對方啊。

緋聞前妻,老公離婚吧 畢竟是混子,誰知道人家會不會瘋狂亂砍人,犯不著跟這種人一般見識。

果然,錘哥怒了:「小子,找死!」說話之間,他直接抓起桌上一個瓶子生生地砸向林不凡腦袋。

「不要!」

蔡妍,彭珍珍等人全都嚇了一跳。他們知道錘哥很兇悍,但沒想到這麼的凶。

只是很快他們又傻眼了。

因為錘哥剛想砸林不凡,雙腿不知怎麼突然一軟,整個人往前一仆,跪了下去。

頭也偏了點方向,下巴磕向了桌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