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話我不知該不該說。”

“是不是要出什麼大事了?”

“昨天我冥想占卜時,預感到間人團這邊近期有些動盪,可惜精力不夠集中,看得不太清楚,阿喀流斯這邊可能會有危險,可是偏偏這個時候又離不開他,不知道該怎麼決斷。”

“沒關係。”角落處的陰影突然開口說話,在場的大部分人都嚇了一跳,這其中有一半以上的人還是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果然跟人一樣,冷得凍人。

“還是小心點比較好,我知道在裏邊伯達克很照顧你,可是間人團裏邊有些內幕是不爲外人所道知的,如果你沒有能力進入核心圈子,打聽不到這些內幕的實質的話,我勸你還是快快想個全身而退的路子算了。”


“阿喀流斯,不然,你回來吧?”林柏望向自己的夥伴。

“我知道該怎麼做。”說完這話,居然就轉身欲走了,這用的分明是忍術中的匿循嘛!

“阿喀流斯……”林柏想追上去,卻被所羅門攔了下來。

“由他去吧!這是他的使命,而且,這樣做會讓他好過些,相信他好了。”

Wωω ★Tтkan ★¢ O

林柏也知道現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時候,還有一堆的人等待着他下指示,還有一座山似的問題擺在面前,這個時候,阿喀流斯若是離開間人團,的確會在某種程度上打亂整個計劃,也就只能忍了下來。

接下來商議的最大問題就是關於重組國家軍隊,在這一點上,大家意見上有了分歧。以因克及哈博比爲首的,代表各自族類的長老們認爲,既然是共和制國家,那麼內部各民族自然也應當貫徹這樣的意志。簡而言之就是,他們洞穴矮人或藍精靈族的隊伍自己負責就好啦,你們人族管好自己這一塊就夠了,反正大家都是爲了國家利益出發嘛!危難的時候,各部族自動自覺派遣出軍隊來就好了。

讓人意料不到的是,就連靳多塔也站在他們這一邊,認爲國家軍隊還是以人族爲核心,部分半獸人軍爲輔助就好,其它族類則由他們視情況而定,劃分出一部分精兵參入軍中就夠了,沒必要大量召集預備役。

以狄德羅爲首的,包括奧力在內一派則堅持認爲,保家衛國是人人有責的事情,不應當以族羣來分門別類。並且莫桑尼亞國的特殊人文環境,更決定了它必須打破原有的舊觀念,讓各部族之間聯繫更緊密一些,一如人族與半獸人之間的關係。雖然會有衝突,但由於對彼此的文化及思想都有了一定的瞭解,更容易勾通,心齊。

傭兵戰士出身的狄德羅說得更直白一些,不夠人,連條狗都想拉進來充軍。

林柏的父親原本就是海軍的重要官員,從小耳濡目染,自然也知道非常時期,非常手段,因此會更偏向狄德羅等人這一邊。不過經過前段時間的走訪後,他也有些顧慮,畢竟部族的生活習慣及文化差異化嚴重,就怕萬一調合不成,反倒惹出一堆麻煩來,不好收場。再說了,那些部族也不是好說話的主,類似巨人這樣的,你能下一道召集預備役的命令給他們,讓他們乖乖送上門來任人使喚麼?

再有什麼人魚族,龍人族……

“對了!龍人族那邊的情況怎麼樣?糧草給他們送過去了嗎?”林柏一行人的最後一站原本是龍人族,所謂龍人族據說是一些身形高大,頭似龍身像人類,四肢發達有力的族羣。他們自認與龍有血脈關係,因此比較孤傲,不問世事,自給自足,從來不跟其它部族打交道,出了名的淡世。

“魯勞斯已經去了,還沒有消息回來。”歐羅巴回道,林柏不在期間,很多事情都是他在打理,雖然不是他喜歡的工作,但漸漸的,也適應了下來,只不過那脾氣常讓許多下面的人心驚肉跳罷了。

“但願他們願意幫忙,聽說都是一流的戰士?”

“確實是一流的,不過,希望不大。”所羅門**一陣後說道,看樣子這件事他是占卜過的,心裏已經有了底。

聽他這麼一說,林柏不無遺憾的搖了搖頭。“太可惜了,法師,關於軍隊的問題,您的意見是?”

“我以爲,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你相信狄德羅的能力,軍務方面的事情不妨就暫時全權交由他負責就好,你該是時候準備出行的事宜了。從圖隆趕到波塞多尼亞,就算讓亞斯蘭日夜兼程趕路也需要五天時間,更何況你的身體……”

一語驚醒夢中人,所羅門的話提醒了林柏,自己可不是什麼三頭六臂的神人,一堆的事情如果事事都要過問的話,哪怕一天再給他二十四小時也是不夠的,身爲領導者,應當掌握領導藝術,確實大方向,監督引導,大方向不要有偏差,遇到緊急情況及時確定解決方案,起到領頭作用就好。

接下來,林柏乾脆把具體職能劃分到各個人頭上去,這麼一搗鼓下來,天已經黑了,一行人的肚子都在那咕咕唱起大合唱起來。

這是人王起程亞特蘭蒂斯前,在莫桑尼亞國逗留的最後一晚,這次會議看似沒有解決什麼實質問題,事實上,卻對後世大西洲的整體形勢起到十分關鍵的作用。而會議上的幾個人,最後都成爲了人王林柏政壇上的核心首腦,不可取代的左右臂膀。

第二天一早,在林柏一行人起程離開後不久,狄德羅以神使的名義發佈了一則命令。



鑑於我國戰事緊張,統領處擬委派預備役副統領魯薩法閣下前去因塞爾、馬布拉爾、藍卡亞……島召集預備役士兵組建應變軍隊,各部族族長需與於配合。

接下來莫桑尼亞國內的血雨腥風是可以預見的,一手糖果一手鞭子,林柏剛伸出友好的手沒多久,狄德羅就開始這樣的行動,爲了能震懾部分不服從的種族,他必要殺雞給猴看,以雷霆手段去處理。

(汗,不好意思,明明記着前天是更新的了,誰知道,鬱悶,趕緊再補上一章,很抱歉,各位) 大西曆2480年七月二十一日,在烈日炎炎下,負有拯救大西洲於“水深火熱危難”使命的未來人王離開他第一個根據地,朝未知的命運邁進。

“回去!”

“不要!”

“我說過了,不能帶你去,我沒有時間照顧你。”

“誰要你照顧了?”

“反正就是不行!快回去!”

“我不要!”

“亞斯蘭,讓佩利冬帶她回去。”可惜身下的戰獸這一次似乎不太買他的賬,只要一碰上小女巫,這傢伙的忠誠度似乎都要受到考驗。

面對這樣的情況,林柏真是頭痛不已,這次原本打算讓奧力、所羅門、諾亞及哈博比都做爲隨行人員一同前往。結果由於諸多意外狀況發生,使得時間變得愈發緊迫起來,按照正常行程,那得預上至少十五至二十天的時間,可現在僅剩下六天了,只有像亞斯蘭這樣的聖獸級別纔有可能在典禮舉行前勉強趕上。

所羅門自是不可能跟得上了,魔法師的體力是人都知道像豆腐渣,讓他這樣趕路,就跟殺了他差不多。奧力沒有優良品種的座騎,自是跟不上的。不得以之下,一行人商量後決定,讓藍精靈族長哈博比跟去,他的年齡比較大,看的書多,在藍卡亞島的旅遊旺季時,也曾接觸過不少地方來的遊客,也稱得上是見多識廣了,對林柏應當會有幫助。而諾亞就更簡單了,直接扔進生命空間戒裏,再加上有跟它合爲一體的貝克同去,魔法師這一邊也好有個堤防。

既然不去亞特蘭蒂斯,所羅門索性就留在莫桑尼亞國輔助完善建設工作,有個實力雄厚的魔法坐陣,很多問題就簡單多了,歐羅巴在這方面畢竟還是嫩了點兒。更何況,他更傾向於研究鍊金術一塊,這段時間以來,又迷上了製作黑武器。當然,這多虧了林柏提供了不少好料給他,全是上面世界最先進的技術,沒有比鍊金術師更擅於利用各種資材物料的了,還有高級手工技師,洞穴矮人的輔助,他簡直恨不能連睡眠時間都省下來。

有時候他們還會惦記起在奧利普城內的那個怪老頭,黑暗系魔法師穆薩瓦。林柏以爲,其實所謂黑暗系魔法師,不過是運用一定的魔法知識及機械知識製作熱武器的設計師罷了。但他們仍對穆薩瓦本人感興趣的原因是,林柏不確定如何才能更有效的將魔法與機械這兩者間很好的融合在一起使用,畢竟諾亞蕊片裏記載的那些大小熱武器都是需要有生產線及材料才能製作完成的,而摻入魔法或魔法材料後的武器,威力是否會更大增?關於這點還需要花費時間和精力去驗證,偏偏他們現在缺的就是時間,如果有捷徑可走,那就再好不過了。

遺憾的是,從老鼠伯達克那兒花錢買回的情報顯示,穆薩瓦與半神皇室及葉卡特琳娜都有着十分緊密的聯繫,並且是他的主要支助人。當林柏聽說,穆薩瓦的研究需要消耗大量生命力及人類的靈魂時,立馬就打消了拉攏他加入的念頭,不管怎麼說,他還是無法接受這種邪惡的方式吧?

倒是歐羅巴表現出十分感興趣的樣子,但願他的這位兄弟不要誤入歧途纔好,林柏不無擔憂的想到。

與林柏一樣,身爲神職人員的奧力也無法苟同這種行爲,這次雖然他不能隨同神使前往亞特蘭蒂斯,但卻有更重要任務需要他去處理。他必須在盛典期間,走訪各個與貞女神廟有特殊關係的國家,尤其是他們的公主或皇后,先一步拉攏關係,如果不成,則必須處理乾淨。不管怎麼說,這都是神廟幹出來的見不得人的勾當,奧力也引以爲恥,所謂自己拉出來的屎,自己清理乾淨,先一步解決掉這些傀儡,總比以後扯後腿好,神廟丟不起這臉。

其它衆人也都分別有了安排,各施其職,目前最重要是先把莫桑尼亞國重新建設起來,靳多塔更是擔起了鋪設商業系統的重任,就連小女巫瑪格蕾塔也都有任務在身,誰知道這傢伙居然偷偷讓巨鷹怪佩利冬跟了上來。

林柏萬般無奈的瞪着她及她身下那隻心虛得一直不敢擡頭正視人王的巨鷹怪。“你怎麼這麼不懂事呢?昨天不是跟你說好了嗎?歐羅巴他們需要你的幫忙……”

“不就是找幾隻飛鳥嗎?放心吧!佩利冬都已經解決好了,所以才……纔來晚的嘛!”

聽她這麼一說,林柏有些懷疑的掃了一眼自己的心愛的寵物亞斯蘭,這傢伙有故意放水的嫌疑,如果它真的全速飛行的話,怎麼還會讓佩利冬這樣比它能力還低一些的聖獸趕上呢?

主人的心思它哪有不知的,只是全當不知,裝傻更賣力的喘氣罷了。唉!跟皮卡丘混久了,果然還是染上了些惡習啊!

“你不要怪亞斯蘭嘛!又不是它的錯,是你自己太重了嘛!再加上那個藍東東的怪物,所以它纔會飛得慢呀!”小女巫不懂讀人心術,可與動物心靈相通的本事還是有的,連忙幫自己的同夥開脫道。“再說,你不是要趕時間嗎?你瞧,天都……”

“糟了!”林柏一看時間,果然浪費了不少,這樣再扯下去,恐怕就要趕不上了,皺皺眉,不情願的默許小女巫跟班。“我先說好,到了亞特蘭蒂斯你必須乖乖的,我不讓你亂跑你就不要跑,不讓你跟你不許鬧着跟,不許給我添亂子,知道了嗎?”這次沒帶幾個人去,考慮到人身安全,他大部分時間都要進行地下活動,身邊跟個拖油瓶,卻是很不方便的。

“知道了!”答應得很爽快,反正答應了再說。”嗯!想揹着我偷偷去會舊情人?想得倒美,別以爲她不知道,除了那個傀儡女王外,他還有一個老相識,老妖精也在波塞多尼亞。聽說,聽說那個叫卡若拉的女人還跟她的林柏哥哥關係十分密切,雖然亞斯蘭的表達有些含糊其辭,可是從小精靈嘴裏套出來的話去不得了,嘴都對着嘴了,嗚。。。想到就傷心!等着瞧吧!她一定會把林柏哥哥盯緊的,絕對不會讓他輕易再犯錯誤!

心急火燎的林柏哪裏知道身旁小姑娘的那點花腸子,暗催亞斯蘭速度放快,心想着如果讓小丫頭跟不上最好,她自己就會回去的。哪裏知道,一路上佩利冬充分發揮了自己身爲守護使的能耐,緊追不捨,乎近乎遠,兩個傢伙居然玩上興頭了,暗地裏較起勁來。當然,氣勢上,亞斯蘭還是佔盡上風的。

就這樣,接下來的幾天裏,他們都在日夜兼程的趕着路,初時還能欣賞一下美景,林柏還能跟藍精靈族長閒聊,增長些見聞,可久了下來,別說座騎了,就是坐在上頭的人也受不了。藍精靈也不說話了,嘴裏含着自家種植的什麼稀世藥材,說是可以補元氣的,就再也不吱聲養神去了。

小女巫怕苦,死也不肯含那鬼東西,夜裏在座騎身上顛簸着又睡不着,第三天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林柏倒還好些,畢竟是魔法師,而且從小又鍛鍊身體,體力雖消耗得大,但偶爾冥想片刻,多少還是能補些回來的。只是他實在是有些擔心那小丫頭,即便是在冥想時,也不似以前那麼專心了。

再之,隨着亞特蘭蒂斯的臨近,他的心情也開始忐忑不安起來,一會兒是養母那張慈愛的面孔浮現眼前,一會兒又是蕾奧娜拉那張單純美麗的臉旦。甚至有一次,在亞斯蘭背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居然還夢見回到了那個祕密基地,成百上千個蕾奧娜拉躺滿遍地,還有些站着的,身體卻是殘缺不全,少胳膊斷腿,或是獨眼……

當他從夢中醒來時,已經溼透了,除了一身冷汗外,天上下起的淅瀝小雨也是主因。

“蕾塔……蕾塔……”林柏用魔法想把她叫醒,眼看雨勢越下越大了,可偏巧他把那些什麼空間戒之類的以及所有寶貝都留給了歐羅巴,好讓他們待價而沽,多賺點錢,卻沒想到這小丫頭會跟來,更沒遇料下起雨來連個防具都沒有。

小女巫嘀咕了一句什麼,轉個臉又睡死去過,兩天兩夜沒合過眼的她,好不容易堅持不住睡下去,就跟冬眠的動物沒兩樣,即便是雨珠子打在臉上噼裏啪啦響,也沒能把她給吵醒。

眼看是叫不醒了,林柏只好先撐起魔法屏障,但由於兩隻聖獸要保持正常的飛行及速度,必須要有一定的間距,以他目前的實力,還沒辦法撐起那麼大的,可就算他願意陪着小女巫一起淋雨,也總得顧及一下藍精靈吧?看他身子骨這麼單薄,想是也冷不得雨,受不得寒的。


一邊着急的盯着在大風大雨中被淋得個落湯雞似,卻絲毫沒有甦醒過來的小女巫,林柏心急如焚,卻又不能緩上一緩,停下來歇歇腳,避避雨,時間的確是趕不及的。而把小女巫接過來也不現實,亞斯蘭已經趕了三天三夜的路,速度明顯沒有昨天那麼快了,如果再加重它的負擔,恐怕第一個要倒下的就要換它了。

天邊霹靂閃電正打得熱鬧,漫漫長夜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完結。

小女巫的情況非常糟糕,自從第三天夜裏那場磅礴大雨之後,她就一直處於昏迷狀態,眼圈發黑,臉旦紅潤,滿嘴胡話,這分明是病了的。皮卡丘想要出來用魔法幫她治療,可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身是女巫的身份,身體居然自己排斥魔法,根本一點作用都沒有,鬱悶死小精靈了。包括綠綠在內的所有人都焦急着,亞斯蘭及佩利冬更是拼了命的在趕路,以至當它們到達聖山腳下時,比預期的時間整整快了半天。可那個時候,它們都已經站也站不住了,亞斯蘭很乾脆的躲進自己的空間戒中,抱着它的寶貝龍蛋睡覺去了,反正有林柏在,自然會照顧好小女巫的。

佩利冬可就沒這麼好命了,怕它寵大的身軀太過顯眼,又沒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安置它,林柏只好讓它先自己找個深山老林的地方修養幾天,連小主子的臉都看不上一眼了。


擔心瑪格蕾塔的病情惡化,林柏將她安頓在一個小旅館後,按照哈博比推薦的辦法去尋找女巫醫。幸運的是,波塞多尼亞是整個亞特蘭蒂斯的中心,貿易往來繁密,作爲時尚之都,它是一個包容性很強的城市,任何文化及理念都可以接受,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巫術。

在聖山腳下的一個偏避村落裏,熱心的村民領他們找到了一位年邁的女巫,在喝下女巫開的藥草及經過一兩個時辰的薰香治療後,小姑娘的臉色終於有些好轉,雖然還是沒有甦醒過來,但應該沒什麼大問題了。

這麼一折騰下來,第二天就是王子殿下成年大典的日子,林柏打算趁亂潛入城中。 傳說中的亞特蘭蒂斯,國土面積比北非和小亞細亞加起來還要大,面積有40萬平方公里,北部爲崇山峻嶺,南部是廣闊平原,人口2000多萬,是具有人類最高度文明的大帝國。它最精美的建築是首都的王宮,宮殿裏有用黃金裝飾的雕像。

首都波賽多尼亞的四周,建有雙層環狀陸地和三層環狀運河,在兩處環狀陸地上,還有冷泉和溫泉。除此之外,大陸上還建有造船廠、賽馬場、兵舍、體育館和公園等等 。王宮裏建有獻給波賽冬和其妻的廟宇及祭祀波賽冬的神廟,神廟內部全部用金、銀、銅以及象牙裝飾,供奉着海神波賽東。

以上,是林柏從諾亞資源庫中調出來的內容,但親眼所見與文字記載的確有一定的差別。至少,歷史學家們並沒有記載說,首都波賽多尼亞自身就是一座山城,且由下至上共有九座城環繞而上。所有宮殿都由黃金牆根及白銀牆壁的圍牆所圍繞,宮內牆壁也鑲滿黃金,金碧輝煌的程度足以讓人眼花繚亂。

亞特蘭蒂斯王國的確十分富強,從碼頭上來自各個國有的貢品不斷就可以看出。在這座城中,像凡吉米它們那樣的地行龍屬於低級交通工具,似乎只有那些着裝比較簡樸的一般落迫貴族纔會選擇,尤其是在這特殊的日子裏,各種各樣的交通工具層出不窮,真令人大開了眼界。

在這裏,你根本不可能看見那些所謂超現代文明的產物,每小時能飛行100多公里的飛船之類的東西,更沒有什麼浮磁車的交通工具了。唯一的交通工具依然是各式各樣,天上飛的,地下跑的,智慧的半智慧的生物,甚至連傳說中恐龍時代的飛龍都可以看見,那樣的龐然大物,在這裏人的眼中,卻如常物般,視而不見,滿天飛來飛去,速度還快得驚人。跟那些交通工具比較起來,林柏突然覺得自己一直以來引以爲傲的座騎變得再普通不過起來。

幸好亞斯蘭由於太過招搖,不方便,沒有把它放出來,否則知道主人居然會有這樣的念頭,不發脾氣纔怪。

爲了掩人耳目,林柏把諾亞給弄了出來,只不過很多年沒有再回過聖山的貝克死活跳了出來,心情激動的他,就再也不肯把身體還給人家了。林柏倒也無所謂,有個見多識廣的古董級人物在身邊做免費嚮導,何樂而不爲呢?就是苦了藍精靈族長哈博比了。畢竟他們這個族類的人在這個地方出沒的比較少,太過招眼了,只能讓他披上隱身斗篷坐在諾亞的肩膀上,避免跟熙熙攘攘的人羣撞上,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生怕戴面具會使得自己太過另類,起到反效果,林柏乾脆素面與貝克隨擁擠的長龍隊伍前進。由於大典的關係,波賽多尼亞的警戒較以往更森嚴許多,在這種地方,濫用魔法也是及其不治的,先不論亞特蘭蒂斯本身就是各高級魔法師雲集的地方,就是跟着美索不達米亞國王一同前來的墮落精靈索黑爾,也是他們不敢乎視的。因此,直接打消了用隱身斗篷或魔法飛上最高峯的念頭,隨着人羣慢慢穿過一座又一座的城門。

第一道城門最好過,其實第一座城原本就是安置那些普通民衆的地方,王子的成年之日,自然也是普天同慶的大日子了,怎麼好不讓百姓們一起熱鬧熱鬧呢?於是乎,各式各樣的小玩藝及食物都擺滿街頭,熱鬧非凡,使得哈博比眼睛都沒捨得眨一下。

“這樣下去不行啊!光走一個城就耗這麼長時間,要上到上面去,恐怕趕不上了。”貝克放望朝四面八方掃射過去,到處都是聳動的人頭,第一道城門雖然沒有盤查人員,可要往前挪也真是夠嗆的,這還是天微亮呢,要再遲些,還不知道是不是連只螞蟻都過不去了。

“那怎麼辦?”林柏也瞅着瞄頭不對了。

“看!那邊……”貝克指了指遠處一家專門出租交通工具的店面道。

林柏很快會意,脫離看不到頭的隊伍,努力向那裏擠過去。

“哎喲!閣下好眼力,不是本地人吧?我們店可是整個波塞多尼亞規模最大,貨色最齊全的了,不知道您們心裏有沒有特別想找的?”店家一看有人進來了,而且看那穿着打扮還不俗,忙眉開眼笑的迎了出來,還親自趕走幾個看似窮酸的路人,硬是開了條路出來。

“咦?奇怪了,怎麼這麼冷清啊?”

“哎喲!大人您可真會說笑,現在才什麼時辰啊?多半都還在被褥裏享受美人恩吧?哪像您這麼勤快的?起了個大早。”

“多嘴!”貝克怕林柏一不小心透了底,把話頭給接了過來。“挑最好的給我們看看。”

“是!是!是!不知道您們是想要天上飛的?還是地上跑的呢?”

“都成這樣了,地上跑的還跑得動?”

“哎喲!您看我這笨的,您等等,我這就早人安排去,要不,先進來喝些東西,吃些小點,一回我再回來請?”

“去吧!”貝克的派頭還真是十足啊!不愧是見過世面的,不過林柏也不差,不開口站在那裏,就算是面無表情也讓人有種不敢逼視的尊貴氣質擺在那裏。別看店家衝着貝克點頭哈腰的,瞅都沒瞅上林柏一眼,其實那是心裏虛啊!

兩人在招待室裏坐了下來,正吃着喝着,就見一羣人正往這邊走過來,初略看看,也有四五個之多,林柏一看,臉色變了又變,恨不能趕緊站起來跑路。

“怎麼了?”貝克是個心思細密的人,一眼就看出林柏神色不對。

“那幾個人有點眼熟。”

“眼熟?”這下老鍊金術師也坐不住了。

“好像在費城見過面。”

“很熟?”

“應該不熟吧?那個時候,都當我是王子,假裝跟我熟的人多,真熟的人,哼!”

“是美索不達米亞的人還是其它國家的使臣?”

“這!沒印象了。”縱使林柏的記性再好,那陣子走馬觀花的見了這麼多人,要想每一個人的背景和臉都對上號,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要不然,我們先躲開?”

“來不及了。”

正說着話,那幾個人就走了進來,領頭那個最是霸氣,一看就是個將才,而且功底深厚。後頭那幾個看上去都是跟班,一行人面容肅穆,任那店家又是陪笑又是說好的,也沒點好臉色。

“這裏是二十個金幣,給我們準備五輛飛騎車,要能上七層的那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