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還是單純搜索生命星球的消耗,然後是加上秘境,世界等等,消耗的靈點會更多。

白羽想了想,還是確定繼續,他現在還有將近兩千萬的靈點,足夠支撐星門掃描兩天。

不過他只準備動用其中的一千萬,因為剩下的一千萬要留到精英訓練營內使用。

如果把兩千多萬靈點全部用來尋找生命星球,但最終結果卻沒有找到,那麼他進入精英訓練營之後的日子就不那麼舒服了。

沒有智慧殿堂的加持,他的進步速度肯定會慢下一大截。

所以他需要留下一千萬的靈點,能夠支撐他使用兩個月左右的智慧殿堂。

等白羽弄清楚精英訓練營那邊的狀況,再重新想辦法,看看是否有機會派黃巾力士出去狩獵。

當然,肯定是不能去那個衛星監控區了,但是周圍區域這麼大,總有合適的地方。

只是不能像以前那樣明目張膽的狩獵罷了,靈點增加肯定是遠遠不能和以前相比,但至少也能有一些的靈點收入。

隨着白羽的話音落下,星門中央灰濛濛的地方開始出現了變化,上面的霧氣開始不斷的纏繞,最後化作黑色粒子消失不見,只留下中央白茫茫的一片。

白羽輕鬆,這是已經開始進行搜索了,接下來就是等星門的反饋了。

「該走了。」白羽搖搖頭,直接離開洞天。

現在已經是3月26號了。

等他趕回家,就差不多是27號了。

留下一天的時間陪一下父母,然後跟他們告別。

這一次離開的時間不會太久,所以白羽沒有像羅峰一樣留着家中一個月,然後跟各個朋友告別。

「嗯?運氣不錯,竟然搜索到了。」白羽突然停下腳步,隨便找了個房間躲了進去,然後再進入洞天內。

「整整用了21個小時,還好結果沒有讓我失望。」白羽望着又恢復如初的星門露出了笑容。

「就是不知道打開傳送門需要多少靈點。」白羽立刻把意念投入星門之中。

「開啟一次1000萬點靈能,還好消耗不高,開啟一天也就消耗100萬點靈能。」白羽慶幸道。

憑他身上的靈點,足夠星門持續開啟五天了。

但是這麼冒冒然的開啟星門肯定是不行的。

白羽現在連對面是什麼情況都不清楚,萬一星門開到某個強者面前,那不是玩完了。

星門的正確的用法是,先把投影投放過去,探明對面的情況,才能打開星門,傳送兵力過去。

所以一般的實體投影都是當做炮灰使用,運氣好點,對面沒什麼危險,實體投影能夠安安穩穩的修鍊到結束的事情。

如果運氣不好,一過去投影附身的生命就直接死亡了,這也是很常見的事情。 不知為何,

手機就在掌中,郭泰竟是一時間不敢撥打出去。

他有遲疑。

趙信如此煞費苦心的讓他撥打這個電話的目的何在,難道說老師真的有什麼真面目是他不知道的。

這個電話,又跟他父母會不會有什麼關係。

他不清楚。

沒有誰會平白無故的讓誰去做某件事情,任何人的任何行為都是有理由的。就好似渴了就要去倒水,餓了就應該吃飯都有相應的理由。

『郭泰,你在想什麼!』

郭泰突然皺眉心中怒斥,以他和老師的感情不應該會有這種遲疑。

「打這個電話你想說什麼,挑撥我和老師之間的關係?」郭泰眉頭輕鎖,「如果你真的是抱有這種目的,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我對老師的敬重如師如父,老師對待我也視如己出,不會被你的三言兩語就挑撥。」

「老郭,你還是不了解我。」

趙信聞言輕笑,走到他的面前替他拍了拍肩膀上的灰。

「我這個人,從來都不會做挑撥離間的事情。那麼卑劣的行徑,怎麼會從我趙信的身上出現呢?雖然我不是什麼好人,但我還是有底線的。」

「那你要做什麼?」郭泰道。

「打個電話嘛,哪怕是簡單的問候也好啊。」趙信輕笑一聲,「看樣子,崔恩在你心裡的分量很重,不然以你的性格不會說這種話,也不會有這種遲疑,怎麼……害怕你老師的形象在你的心中崩塌?」

「我會怕這些?」郭泰堅決道。

其實趙信有一點說的沒錯,崔恩對郭泰而言是很重要。

他的童年很苦。

好在,他碰到了崔恩,改變了他和他弟弟的生活。讓他們上學,傳授他們武道,這份恩情他沒齒難忘。

「那就打嘛。」

趙信似笑非笑的看著郭泰低語。

「你就跟他說,你好像聽說提案通過了,就是現在你跟你的人不在一起,不知道任命的真假,你看看他怎麼答覆你。」

「好!」郭泰正色道。

「你最好有點心理準備,我也期望崔恩在你心裡並不是那麼重要,不然……你可能會崩潰的。」趙信就像嘮閑話似的低語著,「對了,你說你要殺我,是審判席商議出的結論么?」

「當然?」

「你確定不是崔恩的私心,他可是很想我死的,因為我握著他兒子的把柄。」

「不可能!」

郭泰的回答鏗鏘有力,趙信微微挑眉也沒再多說其他,朝著郭泰做出請的手勢。

看著屏幕的郭泰沉吟了許久。

撥通!

大概響鈴三聲的時間,崔恩那裡就接通了電話。

「老師。」

「怎麼樣,趙信死了么?」崔恩的詢問很直接,郭泰聽后看了趙信一眼,發現趙信正用笑臉看著他。

「我還沒有動手。」

「怎麼回事兒?」

「嗯……趙信身旁的人很多,而且也有不少高手,我現在還沒有把握一擊必殺,而且……老師,剛才我好像聽說,城邦管理局的批文下來了,是有這回事兒么?」郭泰輕聲詢問。

「你從哪兒聽到的?」

話筒中,崔恩的語氣變了。

「我現在就藏在人群里,剛才聽到趙信他們好像在慶祝,說什麼批文已經下來了怎樣的,大致我也沒有聽清。」郭泰回答,「我現在跟我的人不在一起,如果給他們打電話可能會影響到他們,我就想問問您。」

「胡說八道!」

霎時間,崔恩的語氣又變了。

從剛才的略帶詢問,到現在的斬釘截鐵。

語氣中,儘是堅決。

「他的批文怎麼可能會通過,郭泰……難道你不知道趙信到底在做什麼么?他是暴徒,以封城的手段來完成自己的目的,組織上怎麼可能會同意他的提案。」崔恩凝聲道,「你現在趕快將他就地格殺,這是組織上得出的結果。」

一句話,讓郭泰的神情頓時就變了。

崔恩在說謊。

批文已經下發,必然會先通知審判席,崔恩身為審判席的三席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他現在卻一口咬死批文沒有下來,還勒令他儘快將趙信解決。

郭泰的心情很複雜。

他不理解,為什麼老師要做這樣的事情。

難道說……

真的如趙信說的,只是老師想他死而已?為了崔傑,然後讓趙信閉嘴?

「老師?!」

「怎麼了!」

「批文真的沒有下來對么?」

「當然,難道我還會騙你么?」崔恩正色道,「如果批文下發,我還會對你說這些,那不是在害你么?」

「殺死趙信,也是上面的決定?」

「對!」

崔恩的回答依舊沒有任何遲疑。

「郭泰,你到底怎麼了,是有誰對你說了什麼話了?別相信其他人的,老師待你如何,難道你不清楚么?」

「那……我知道了。」

郭泰臉上突然出現一縷苦澀的笑。

「儘快將趙信解決,解放洛城,不要再耽誤時間了。」崔恩又催促著,郭泰沉默了半晌后低語,「老師。」

「嗯?」

「真的很感謝您這段時間的教誨,如果不是您……我和我弟弟可能就要橫屍街頭,您的恩情我郭泰此生沒世難忘,也無以為報。」

「郭泰,你說這些做什麼?」

「老師,我真的很感激您,待我如子。」郭泰根本不管崔恩說什麼,自顧自的低語,「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您能多栽培一下郭林。他性子太跳脫,很容易出問題,還得麻煩您多管束。」

「好。」

「嗯……還有,老師……」

「郭泰啊,你到底是怎麼了,有什麼話就直接說。」

「沒,沒什麼。老師,請問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郭泰默默一笑就直接將電話掛斷,之後就如雕像似的默默站在原地。

「如何?」趙信笑著走了上來,「崔恩是怎麼說的,他是不是說批文沒有下來,讓你趕快殺了我?」

「死!」

陡然間,如雕像站立的郭泰突然反手,袖口出現一柄匕首快又狠的朝著趙信的胸口刺了下去。

「小信!」

柳言猛地驚呼,渾身氣息驟漲。

可惜……

郭泰和趙信實在是太近了,哪怕柳言是位武魂真身,也不可能在幾米外追上郭泰和趙信之間幾十公分。

與此同時,審判部。

崔恩深深的吐著氣,站在審判部大樓的外面,看著掛斷的通話不禁閉上了眼睛。其實從剛才郭泰說的那些話,他就已經知道了。

郭泰其實什麼都知道!

但,郭泰說的那些話也證明,郭泰儘管知道這些,也會替他殺了趙信。

「郭泰,別恨老師。」崔恩喃喃自語著,旋即深吸了一口氣,「只要我還留在這個位置上,我絕對會竭盡全力,將郭林抬到統帥預備組。」

「統帥預備組?」

就在這時,一道戲謔的低語從崔恩的前方響起。

「崔恩,吃的太飽,開始做夢了?」

崔恩驟然抬頭,就看到他的前方的空間變得扭曲,一個大概也就一米五高的少女,淺笑嫣然眼中還縈繞著藏掖的看著他。

「大……大統帥,您……」

「幹嘛結巴了,剛才篡改我任命的時候不是很犀利嘛?」少女噙著笑容,學著崔恩的語氣,「嗯……批文我沒有看到,給我殺了趙信!這話,是你說的吧?」

「大統帥,我……」

「少在這跟我你你我我的。」少女伸出手指指著崔恩的頭,「崔恩,你涼涼了呢!」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