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都是造的什麼孽啊,我的孩子這麼小,她到底有什麼罪過啊?”

我微微轉頭,不忍看到這一幕,暗歎道:“這些罪孽由我而起,也應當由我來結束!”

要如何形容接下來一段時間的生活,用“膽戰心驚”這個詞比較合適。

我的注意力無時無刻不在勝男的身上,上次突襲之後,胡亥不可能再回到那個地方了。

而這段時間的平靜,他一定是在準備什麼後招。不然的話,以他勢在必得的信念,怎會安心地待在自己的老巢裏?

每個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我看着和心兒玩得起勁的勝男,臉上不由露出笑容。突然,烏力罕的身影出現在我的面前,將我嚇了一跳。

他看了一眼勝男,隨即轉身看向我,慢慢坐了下來。

“趙青歌,你的前世是葉塵,但你有機會得知他的一切記憶,就看你如何選擇!我之所以現身,就是想給你這個機會。”

我眉頭一皺,疑惑地問道:“烏力罕,你有什麼辦法?許久不見,你會變得這麼好心?”

他微微一笑,沉聲道:“趙青歌,我沒說過要幫你,只是給你提供一個選擇。”

“說來聽聽!”

烏力罕微微一頓,然後說道:“趙青歌,人的靈魂是一個非常神奇的東西。你不要以爲自己已經掌握了靈魂的本質!很多超出你想象的事情,就與靈魂有關!”

我不由皺眉,沉聲道:“不要在我面前顯擺,請說重點!”

他搖頭苦笑,接着說道:“人的靈魂中,儲存着前世的記憶。就算是下地府,過奈何橋,喝孟婆湯,也無法將這些記憶刪除。”

“然後呢?”我淡漠地說道,雖然裝作淡定的模樣,但內心早已波濤洶涌。如果烏力罕說的是真的,那麼我就有機會知道葉塵的事情。

“然後”,烏力罕稍稍一頓,接着說道:“只要你使用天印的力量,便可辦到這一點。另外,你不用擔心,做到這一點,你還不會成爲黑神!”

我不由冷笑,低喝道:“烏力罕,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嗎?”

“信不信由你!我說過,你成爲黑神,乃是冥冥中的天意!或早或晚,你都逃不過這條路,我有必要大費周折地佈局這一切嗎?”

我緊緊地盯着他,想要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些什麼來。但遺憾的是,他的眼神沒有任何欺騙之色。

“烏力罕,你爲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趙青歌,現在的我與你記憶共享。你知道的事情,我也知道。那個女孩的前世公子扶蘇的母親,而你的前世葉塵跟她卻有如此深厚的羈絆。試想,我能不好奇嗎?怎麼,你害怕知道事實的真相嗎?”

“烏力罕,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無聊了?這些事情,你也有興趣?”

“哈哈哈,不是我無聊,而是你的身上有太多的祕密了。我甚至有時在懷疑,我得到長生天印,成爲初代黑神,就是爲了等你出現!”

我頓時一愣,大笑道:“烏力罕,你這話說的有點過了!試問,誰能有那麼到大的本事主導這一切?”

腹黑首席的替身小甜妻 “世事無絕對!趙青歌,我想問你,你該如何選擇,要不要使用天印的歷練得知你前世的記憶?”

我瞬間沉默,然後搖了搖頭,輕嘆道:“現在時機未到,等我認爲合適的時候,我會召喚你的!”

烏力罕似乎並不覺得意外,隨即微微一笑,轉身離去。

勝男突然撲進我的懷裏,大聲說道:“小葉子,你在想什麼呢,來陪我玩啊!”

我立即將煩惱拋到一邊,和她玩了起來。上一世,葉塵虧欠她太多,這一世,我就算拼盡一切,都要護她周全。

是夜,鬼帝胡亥果然按捺不住,再次出手了。只不過這一次,他不是派遣幾隻小鬼,而是派出使命黑衣人。只不過,看到他們服飾的瞬間,我不由一愣,感覺很熟悉的樣子。

“小子,我是叫你趙二狗,還是叫你趙青歌呢?又或者,我是喊你白無常呢?”胡亥冷笑,將我家底全部報了出來。

“胡亥,你沉寂了幾天,是在調查我嗎?”我大喝,心裏感到有些不妙、

他點點頭,然後說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你是我的敵人,我調查你的背景和來歷,難道不應該嗎?只不過讓我沒想到是,早該滅絕的神祕組織白無常,竟然由傳人活生生地站在了我的面前。”

“胡亥,你到底想說什麼?”

“哈哈,沒什麼!只是本帝這幾千年下來,實在閒得無聊,也創建了一個組織,名叫黑無常!”

“什麼,你創立了黑無常?” 胡亥的話,頓時讓我如墜冰窖。我看着將我包圍的十個人,難掩心中的震驚。

“難怪我第一眼看到這些服裝時覺得很眼熟,原來是你胡亥模仿我們白無常,創立了黑無常!哼,就算如此,你又能如何?”

“趙青歌,千百年來,我組建的黑無常遍佈天下各地,而白無常一脈只剩下你一個人。 嫁給薄先生 單憑這點,你還有把握戰勝我嗎?”

胡亥的話,絕對不是吹牛。他活了這麼久,想要幹成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胡亥,就算白無常一脈就只剩下我一人,我也不會給祖宗丟臉。不管你用什麼招數對付我,我接下便是。”

胡亥冷笑,隨即一聲令下,那十個黑無常迅速朝我攻來。而且,他們的攻擊並非雜亂無章,而是井然有序,彼此配合,前後呼應。

如此一來,便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壓力。這十人之中,每個人的招數各不相同,但卻非常詭異地融合在一起,將我死死壓制。

更讓我難以接受的是,他們手裏的長劍或者大刀,都異常鋒利且堅韌,不比我的古劍差到那裏去。

物理攻擊只是雕蟲小技,他們十人分工合作,一邊對我窮追猛打,一邊準備陰陽術法,根本不給我喘息的機會。

爲了避免胡亥還有其他的後手,我讓秋楓和心兒保護勝男他們一家人。

“砰砰砰”,我一個大意,被五六個人連續踢中腹部,身體倒飛而出。我臉色一白,隨即吐出幾道血箭。

我還沒起身,另外幾個黑無常卻已準備好了陰陽道術。 萬法梵醫 數道天雷咒齊至,瞬間將我的身體吞噬。

看到眼前的這一切,胡亥冷笑一聲:“人多力量大,這句話果然是真理!”

可下一秒,他陡然一驚,難以置信地說道:“怎麼可能,被天雷擊中,竟然還沒死?那根木鞭,我好像在哪裏見過!”

危急時刻,我將打神鞭拿了出來。而所有攻擊而來的天雷,盡數被打神鞭吸收。我手握打神鞭,慢慢站了起來。

“哼,看起來,還是我白無常更勝一籌啊!禮尚往來,還給你們的天雷大餐!”我低喝一聲,將打神鞭拋飛而出,與此同時,天雷之力爆發,悍然擴散開來。

然而,那十個黑無常的反應也不慢。他們猶如條件反射一般靠在一起,迅速施咒,瞬間結成一道結界。

儘管被我的天雷之力直接轟破,十個黑無常也倒飛而出,卻沒有傷及要害,更沒能殺死他們。

整個過程發生電光火石之間,我的實力也超出了胡亥的想象。他一步走出,站在我的面前。

“趙青歌,還是由我來做你的對手吧!你們幾個,連同其他數百號人,一起去抓那個小女孩。記住,那小女孩的身邊有兩隻妖怪,雖然實力強大,但你們就算是死,也要將那個你還抓回去!”

聽到胡亥的命令,那十人迅速撤離,會合早已安排妥當的其他黑無常,準備一起行動。

胡亥的話,讓我陡然一驚。我萬萬沒有想到,胡亥爲了抓走勝男,竟然出動了數百號人。 遠方的驚天爆炸,瞬間引起了我的注意。緊接着,一支信號彈沖天而起,胡亥不由大喜。

“趙青歌,那個小女孩已經落入我手,你沒能保護好她啊!”

我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低吼道:“胡亥,雖然我不知道你要復活誰,但我知道你的大本營在什麼地方。”

聞言,胡亥臉色微變,冷笑道:“你知道又如何,有膽量的,大可來闖!話不多說,本帝還有大事要做!”

話音一落,胡亥便立即遁走,無心戀戰。我本想前去追擊,但還是剋制住內心的衝動,迅速返回,查看秋楓和心兒的情況。

回到家,咖啡店已經變成一片廢墟。更讓我感到恐怖的是,那些黑無常的屍體竟然在迅速腐化,轉眼間就煙消雲散了。

“就算是死,也不將自己的祕密留給敵人。胡亥,你創立的黑無常,究竟是個怎樣的組織啊?”

秋楓和心兒的氣息還在,儘管有些微弱,但他倆還沒死。循着氣息,我順利將他倆救出。

不多時,遠方傳來消防車的聲音,我們三人對視一眼,都沒顧得上休息,便立即躲了起來。

我們三個跑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大口喘氣,有些累得不行。

“你們倆感覺如何,要不要緊?”

“小跟班,我們並無大礙,只是勝男和她父母都被抓走了。我真沒用,連這些人都打不過!”

看到自責的心兒,我急忙安慰道:“心兒,這件事不能全怪你。你現在的實力還沒完全恢復,能夠殺死他們那麼多人,已經盡力了。”

“二狗兄弟,你現在有什麼打算?事情已經發生,我們也要想辦法彌補!”秋楓的想法很實在,而且戳中了問題的要害。

“還能怎麼辦,直接殺向胡亥的大本營,救出勝男!”我低喝一聲,堅定地說道。

“大本營?胡亥的大本營在哪?”心兒和秋楓異口同聲地問道。

“驪山!”

爲了不打擾羽笙的婚後生活,我親自登門告訴了他事情的真相,免得他以爲我們出了什麼事情。

畢竟,咖啡店被炸,很快會成爲新聞,他肯定會知道的。

“二狗子,我也跟你一塊去。你去那麼好玩的地方,怎麼能不帶上我呢?”羽笙笑呵呵地說道,滿臉的無所謂。

我頓時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一巴掌打在他的腦袋上,低喝道:“你個二貨,你以爲我們去旅遊啊?別忘了,你現在是有家室的人,不要那麼衝動。另外,你和王婧度完蜜月之後,便可以着手準備情報組織的事情。所以,你身上的擔子不輕,可別給我搞砸了!”

聽我這麼一說,羽笙頓時有些無奈,感嘆道:“好吧,想我一生逍遙不羈愛自由,如今成了家,果然要考慮很多事情啊!”

看到羽笙的樣子,我不由感到好笑,然後說道:“臭狐狸,我就跟你說這麼多。我們現在要動身前往驪山,你和王婧,要多保重!”

“去吧去吧,有我在,誰敢欺負王婧?”羽笙自信地說道,顯得十分傲嬌。

緊接着,我們三個便不再耽誤,趁着天黑,我立即召喚出鬼擡轎,連夜前往驪山。

看着我們離去的身影,羽笙臉色嚴肅地說道:“二狗子,你可要平安回來啊!”

一旁的王婧聞言,笑着安慰道:“羽笙,趙大哥那麼厲害,肯定不會有事的。你不要擔心,一切都會沒事的。”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羽笙的心裏卻有種不好的預感,暗歎道:“但願如此吧!”

爲了趕路,我讓四名擡轎的鬼差加快速度,爭取在天亮前趕到驪山。

“胡亥,我很好奇,你究竟想要復活誰?”我心裏暗歎,有些焦灼不安。秋楓和心兒很疲倦,各自睡了過去。

雖然我也很累,但我卻沒有一絲睡意。我沉默片刻,隨即將烏力罕召喚了出來。

見我主動召喚他,他微微笑道:“趙青歌,你將我召喚出來,所爲何事?”

“烏力罕,告訴如何使用長生天印看到我前世的記憶?”我淡漠地看着他,輕聲說道。

烏力罕一怔,隨即笑道:“怎麼,你想通了?”

“沒錯,我想通了。怎麼,有問題嗎?”

烏力罕搖搖頭,接着說道:“當然沒問題,只不過,知曉自己前世是個怎樣的人,需要很大的勇氣。所以,我得確定你準備好了!”

“放心,如果沒有準備好,我也不會將你喊出來。趁現在有時間,我想看看自己的前世葉塵,他和羋雪之間究竟經歷了什麼!”

烏力罕點頭,隨即施法,將長生天印從我的眉心處召喚而出,接着說道:“你現在是天印的主人,所以,想要使用它看到前世的回憶,還得由你親自操控。”

“怎麼做?”

“很簡單,你與天印靈魂相連,只是你一直以來封鎖自己。你只需釋放自己,讓天印感知到你的存在,你就能操控它。”

我輕輕點頭,的確如烏力罕所說,儘管我與天印靈魂相連,但一直封鎖自己與它的聯繫,爲的就是不想受其干擾。

可現在,我不得不開放自己與它的聯繫,達成我的目標。

整個過程非常簡單,我很順利地連接到天印,與之產生共鳴。緊接着,我將自己的意念傳達給天印,隨之而來的,便是洶涌的記憶洪流。

我的身體劇烈顫抖起來,面部表情看起來非常痛苦,但我極力堅持,終於看完了有關我的前世葉塵的所有記憶。

霸劍道 不知爲何,我的眼角流下兩行淚水,心裏驀然想到了羋雪的記憶。兩人的記憶結合在一起,葉塵和羋雪之間的故事總算清晰地呈現在我的腦海裏。

“羋雪,我一定要救你!”

而另一邊,胡亥帶着剩下的一百名黑無常,迅速返回驪山大本營。

“大哥,或許這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我沒有想到,用來複活你的靈魂祭品,竟是你的母親。更難得的是,她還保留有前世的回憶。蒼天,你真會捉弄人啊!”

胡亥心裏暗歎,看着身後的小女孩,滿臉的無奈。沒辦法,爲了達成他的目標,他只能這麼做。

而遠在驪山的黑無常總部,一間極爲隱蔽的密室內,室內的裝修極爲豪華,像極了古代的宮殿。

大殿正中有口棺材,而棺材裏躺着一個穿着古裝的年輕人。 鬼擡轎內,我靜靜地坐着。這裏的空間很大,一點都不擁擠。烏力罕看着沉默的我,靜靜地站在一邊。

“趙青歌,你還好嗎?”

我立即回過神來,看着烏力罕,沉聲道:“看到那些記憶之後,我現在覺得自己就是葉塵。我終於明白,地府爲何要有奈何橋跟孟婆湯,也終於明白鬼魂爲何不能帶着前世的回憶轉世。”

聞言,烏力罕微微搖頭,嘆息道:“我雖然不知道你看到了什麼,但從你的言語中,我能看出,前世的你,想必也經歷了很多磨難。”

我搖搖頭,輕嘆道:“那些苦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有沒有辜負過一個人的等待?”

聽我這麼一說,烏力罕沒有說話,身影隨即消失不見。我一個人閉目沉思,腦海中回想着自己看到的記憶,久久不能平靜。

“羋雪,你在忘川河苦熬千年,是不是也想知道當年的葉塵爲何沒能去找你?你等着我,我現在就去救你出來,然後跟你說明一切!”

一夜無話,等黎明來臨之時,我們幾個終於來到了驪山腳下。四名鬼差將我們放下,便轉身回到地府去了。

按照我的記憶,我稍稍辨認了一下方向,便帶着心兒跟秋楓前往黑無常的總部。

“那有個山門,每天不定時開啓。由於它和周圍的環境融爲一體,一般人根本發現不了。”我伸手指向一塊巨大的岩石,對心兒和秋楓解釋道。

“那就是山門?看起來就是一塊大石頭而已,要真是不注意的話,還真的很難被發現!”秋楓一驚,難以置信地說道。

“小跟班,那我們現在要做什麼?難道要等那山門自動開啓?”心兒急忙問道,算是問到了點子上。

“心兒,還真被你說中了。我們除了等待,還真沒有別的辦法。按照我的估計,就算胡亥前進的速度再快,也快不了我的鬼擡轎。”

聞言,秋楓和心兒無奈地朝我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走到了一邊。看到他們的樣子,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兩位大神,你們不用這麼嫌棄我吧?黑無常的厲害,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貿然闖過去,肯定沒有勝算!”

一聽我提起“黑無常”,兩個人的臉色頓時變得更難看。我立即意識到自己說錯話,急忙說道:“今天的陽光真好啊!”

“小跟班,天還沒亮呢,哪來的陽光?”心兒沒好氣地說道,根本不給我留面子。一旁的秋楓,竭力忍住笑意,臉憋得通紅。

我頓時感到非常尷尬,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我有些沮喪地找了地方坐下,很快就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心兒將我喊醒,說有情況。我立即起身,迅速找個隱蔽地方,看向山門的方向。

不遠處,一大隊黑無常急速前進,帶頭之人,正是鬼帝胡亥。我心神一動,立即隱身術,包裹着心兒和秋楓,迅速奔向山門。

鬼帝胡亥來到山門前,朝着巨石敲了三下,不多時,山門便洞然大開。他一馬當先嗎,率先走了進去。 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勢力強大的黑無常迅速反應過來,胡亥雖然大吃一驚,但也很快鎮定下來。

“不要驚慌,他們三人既然有膽量闖入我的大本營,作爲東家,我們也要好好地招待他們。去,先讓十個骷髏將軍招呼趙青歌,其餘的人,將那小女孩和她的家人抓回來見我。”

胡亥一聲令下,整個組織迅速運轉起來。至於胡亥說的十位骷髏將軍,也在第一時間加入戰場。

我手握古劍,看着面前十個身高馬大的骷髏,驚訝地說道:“這十個傢伙,是什麼東西啊?爲何如此堅硬,到底是什麼怪物?”

十個骷髏將軍將我圍了起來,儘管我拼力突圍,但總是無法如願。而另一邊,蜂擁而至的黑無常將心兒跟秋楓他們圍了起來,形勢非常嚴峻。

“再多撐一會,只要發動隱身術,就可躲過這一劫!”我心裏暗歎,卻沒想到,胡亥早就將每個出口給關閉了。

眼下的困境雖然早有預料,但真正發生時,卻讓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爲了營救勝男,深入黑無常的總部乃是最直接的辦法。

雖然有點蠢有點傻,但面對胡亥這樣的敵手,我根本不知道他會怎麼出牌!況且,他要復活公子扶蘇,而且是那麼迫不及待。

骷髏將軍圍攻而來,手中古劍劈砍不敵,我只好將土遁之術用了出來。一時間,土流槍、碎空彈以及土流泥蛇等招數接連被我使了出來。

然而,這些骷髏將軍依舊沒有被我打倒。它們給我的壓迫越來越大,除了拼死一戰,我別無他法。

“嗤啦”一聲,我被一位骷髏將軍用長矛刺中了身體。劇痛瞬間傳遍全身,這是我突然想起來自己是殺不死的。

於是一聲大喝,竟然主動朝着刺中我的骷髏將軍跑去,任由長矛刺穿我的身體。與此同時,我揮舞着古劍,朝着骷髏將軍的頭顱砍去。

這一擊之下,骷髏將軍的頭顱應聲落下,整個身體也迅速化爲飛灰。我將長矛從體內拔出,狠狠地丟在一邊,臉上露出喜色。

“唯有一命相搏,纔有可能殺出一條血路。”我暗歎一聲,隨即如法炮製。只要骷髏將軍使用長矛攻擊我,我便用自己的身體去接,然後順勢反殺。

如此愚蠢而不要命的手段,也只有我能幹得出來,誰讓別人殺不死我呢?不由得,我甚至有些感謝命運讓我身中黑神詛咒,獲得了不死之身。

骷髏將軍接連被我幹掉,五分鐘時間早已過去。心兒跟秋楓竭力抵抗黑無常的進攻,形勢有些不妙。

這裏是黑無常的總部,是他們的主場,更集結了很多精英。秋楓和心兒能夠堅持到現在,實屬不易,更何況還好保護勝男一家人的安全。

眼見時間過去很久,卻依舊沒有看到成果。胡亥不由大怒,隨即親自出手,前來捉拿勝男。

胡亥的出現,猶如一劑強心針,瞬間點燃了黑無常的戰鬥激情。他們一個個不要命地衝過去,與秋楓和心兒交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