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首歌,是新歌,第一次面世,而且,它的風格和第一首《我的未來不是夢》完全不同,完全是虞孜瑤的風格,不過,它的效果比之前的那一首早就傳開的神曲更加強大,虞孜瑤站在臺上,就如同一位不屈的女戰士,在烈火雷霆中毫不退縮,勇敢不屈,那歌聲震撼人心,粉絲們如癡如醉。

爲了這個演唱會,錢壕明面上就花了五百五十萬,那可不是蓋的。先別說太空組合這種超強伴舞了,兩側的音箱也是高達一晚百萬的天價團隊,爲了一口氣捧起虞孜瑤,讓她成爲衆所周知的女神,錢壕等人還是費了很大力氣的。

舞臺上的虞孜瑤,氣場強大的彷彿直徑三十里的颶風,橫掃四面八方,所向睥睨。

這時,突然地,一個小女孩,憑藉身材矮小的優勢,衝破保安的阻攔,抱着一束火紅的玫瑰上了臺。

虞孜瑤正在唱歌,不能說話,接過鮮花後,對小女孩微微一笑,那小女孩也不在意,人小鬼大的,對虞孜瑤來了個飛吻,然後離開了舞臺。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就有第三個……不過,這些人本就沒抱什麼希望,很多人都是抱着反正是免費不看白不看的態度來的,所以,沒準備鮮花,不過,人羣中不乏腦袋聰明的傢伙,先是距離舞臺最近的人拼命的往上衝,將手中的熒光棒放到了舞臺上,然後,就是第二個,第三個……

沒一會的時間,整個舞臺邊緣,就成了熒光棒的海洋,很漂亮,很絢爛,很炫!

ps:怎麼感覺越寫越菜了,我擦。。 “噝”真尼瑪疼啊!天南市B區一個破敗的小出租屋內,蕭逸呲牙咧嘴的輕柔着身上淤青的地方。

“這幫牲口等過兩天,非TM報仇不可,老子虧不能白吃。哎喲,疼死我了。”蕭逸不斷的嘀咕着。

蕭逸只是個平凡的小市民,高中畢業要文憑沒文憑,要技術沒技術,剛步入社會,幹過保安,發過傳單,凡是能掙錢的就基本都沒放過。

可惜!不管幹什麼工作,最多一個星期,對方就會很客氣的讓他滾蛋。

自此蕭逸這小子幹起來了混混這個偉大的職業,沒事調戲調戲小妹,收收擺地攤的保護費,小日子不說悠閒,但溫飽不成問題。

這不,今天在北區市場外面看到個美女,那打扮的叫個妖豔,潔白細膩的雙腿,高聳的山峯白花花的,都要把蕭逸的眼睛刺瞎了。

可能蕭爺精蟲上腦,也沒看美女身旁幾個壯漢明顯是保鏢的角色,直接過去就摸了那妖豔美女臉蛋一把。

這一舉動當場就把妖豔美女和幾個壯漢保鏢雷在當場。

緩過神來,幾個壯漢“嗷”的一聲衝上來就給我們的蕭爺一頓暴打,壯漢邊打邊罵道:MD,連北區大哥的女人你都敢動,我看你活膩味了吧。”

苦逼的蕭逸多虧有無數次捱打的經驗,緊緊護住頭部,身子縮作一團,臉上才免遭一劫。但身體上的淤青卻留了下來。

“行了,就這麼算了吧,大哥還有事,咱們快點回去。”妖豔美女嬌媚的聲音落入幾個壯漢的耳中。

“呸,雜種,算你今天走運,下次長點眼睛。”其中一個壯漢罵道。

妖豔美女略有興致的看了眼捲縮在地的蕭逸,隨後帶着一行人轉身離去。

旁邊擺地攤的幾個小販,趕忙上前扶起蕭逸。


“沒事吧小兄弟?”其中一個小販關心的問道。

“人走了?MD等我下次碰到的,非讓這幾個貨認識認識我不可,連蕭爺我都敢打,現在的小輩真是越來越放肆了。”

一幫小販皆露出愕然的神色向蕭逸看去,皆露出“你是個白癡嗎?”的表情。

其中一個大姐關心的說道:“大兄弟,你以後還是別來這片了,剛纔那幾人是天南市B區鱷幫的人,下次在碰見他們,就不會這麼好說話了。”

蕭逸自從幹了混混這個偉大的職業,自然知道鱷幫的存在,對大姐表示了下感謝,起身回到自己的小出租屋內,至於小販大姐的話,蕭逸放沒放在心上,那就只有蕭逸自己知道了。

用紅花油揉了揉滿是淤青的身體,隨後蕭逸起身從牀下掏出一盒,康師傅紅燒牛肉麪,起身拿起暖壺搖了搖,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轉身接着國家供應的自來水把面泡上。

過了三十分鐘伴着冰冷的自來水把有些僵硬的方便麪吃下肚,蕭逸一頭倒在自己的小牀上就睡了過去。

就這樣過了幾天,身上傷感覺沒那麼疼了,蕭逸穿着從地攤花二十塊錢買來的牛仔褲和T恤向自己北區市場走去。

“喲呵,大哥大姐們我又回來了,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各位捧個人場。”到了北區市場蕭逸就跟賣菜的似得吆喝起來。

小販們看着蕭逸生龍活虎的又出現了,皆都善意的笑了笑,你一塊,他兩塊的交給蕭逸,大夥都知道這是個落魄的小夥子,平常老幫大夥放哨看着城管,閒着的時候,幫大夥們搬搬東西,忙東忙西的,說是蕭逸收保護費,不如說是給這些小販在打雜工。

“大兄弟,你怎麼還敢來,聽說鱷幫要收裏面市場的營業權,要是叫那天那幾個鱷幫的人看到你,免不了你又要……。”

小販大姐話還沒說完,就讓蕭逸打住了。

“大姐你放心吧,那幫貨在敢出現在我面前,我就讓他們認識認識蕭爺。”

蕭逸話剛說完,只看十幾輛麪包車突然衝進北區市場,十幾輛車門被拉開,隨後下來百十個凶神惡煞的壯漢,一干壯漢手持刀棒,瘋狂的衝進北區市場。

蕭逸眼尖的看到那天毆打自己的壯漢也在其中,蕭逸眼中神色急轉,隨手從旁邊賣棒球棍的攤上拾起一根棒球棍,找個角落隱藏了起來。

而蕭逸所做的一切,小販們都沒發覺,注意力早隨着那些凶神惡煞的壯漢而去。

只聽不一會北區市場裏面響起了吵雜聲,隨後玻璃的破碎聲,打砸聲響起,過了不一會只看那百十個壯漢魚貫而出,朝麪包車行去。

就在這時讓小販們想象不到的一幕出現了,只看蕭逸從角落裏一蹦而出,朝着那天毆打自己的壯漢而去,舉起手中的棒球棍,快速衝到其中一個壯漢的身前,照着頭部狠狠的一棍子拍了下去。

只聽“砰”的一聲,滿頭鮮血從頭部上方溢出,壯漢兩眼發直般看着蕭逸,擡手向蕭逸指了指,“你……。”話還沒說完,砰的一聲倒在地上暈了過去。

“尼瑪,連蕭爺都敢打,下次打斷你腿。”蕭逸咧開嘴叫囂道。

而那百十號壯漢都被眼前的場景給整懵了,剛回過神來在看蕭逸這小子,拎着棒球棒轉身撒丫子就朝遠方跑去。


前幾天毆打蕭逸的那幾個壯漢,一下認出了蕭逸。

“MD是那天調戲嫂子的小雜種,老四你帶上十個兄弟把那小子廢了,剩下的人上車快走,警察一會就來了。”只看那天帶頭毆打蕭逸的壯漢說道。

“好嘞三哥,我會好好招呼這小雜種的。跟我追。”只見老四帶着十幾號兄弟朝蕭逸追了過去。

隨後市場外圍這些小販們才清醒過來,皆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真沒發現,這兄弟是這麼一個血性漢子。”其中一個小販道。

“血性個屁,沒看鱷幫的人追上去了嗎?不死也得殘疾。他這是作死。我的棒球棍啊,就這麼一根好東西,還讓這臭小子拿跑了”說這話的正是賣棒球棍的小販。

“希望大兄弟能逃過這劫吧。”小販大姐有些擔心的說道。

隨後衆人散去,也沒心情在出攤了。 MD我跑,我在跑,哎喲累死我了,回頭看看不遠處十幾個手拿刀棍的壯漢離自己越來越近,蕭逸本來兩腿累的都要停下來了,看到這個景象,速度陡然提升了一大截。

青天白日,一羣凶神惡煞手拿刀棍的壯漢追着一個青年彷彿是一場馬拉松賽跑,看誰能拿第一,而周圍的市民皆遠遠的躲開,觀看着這一幕。

有好心的市民偷偷的拿出手機報了警。

現在蕭逸心裏默默的祈禱警察怎麼TM的還不快點來,在晚點蕭爺的命就扔這了。

跑了好幾條街,把蕭逸都給跑迷糊了,最後竟然跑到一個死衚衕裏,在轉身想跑出去,眼前的場景讓蕭逸心裏一片冰涼。

“小雜種,你在跑,在跑。”只看堵在衚衕口的老四呼哧帶喘的說道。

看着眼前的場景,蕭逸默默地爲自己祈禱起來,希望警察能快點來。

隨着十幾個壯漢的腳步逼近,蕭逸不斷倒退,終於靠在了衚衕的角落裏,而警察還沒有到來,顯然蕭逸祈禱的願望沒有達成。

“MD蕭爺今天跟你們拼了,死也拉兩個當墊背的。”蕭逸被逼到這種地步也發出一股狠勁。

“喲呵,小雜種還想反抗,今天把你雙腿雙手打斷,讓你知道知道我們鱷幫的存在,連TM的鱷幫的人你都敢動,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只看十數個鱷幫壯漢操起手中的刀棒朝蕭逸撲去。

緊靠在角落裏的蕭逸拿着手上僅有的棒球棍,當先照着老四就是一下。

“噗嗤,砰”只看刀棍不斷施加在蕭逸的身上,蕭逸身上的T恤被砍破,胸口和胳膊上血肉翻飛,頭上更是被棍子大力的擊打,鮮血像是不要命般的往下流。而向老四打去的那一棍被對方輕鬆的閃開,畢竟對方久經廝殺,這方面經驗要比蕭逸強的多。

我要死了嗎?身體上的疼痛彷彿不存在般,蕭逸不斷自問。

小弟爸媽,我要死了。爲人之哥,爲人之子我沒做到,小弟,以後父母就全靠你了。蕭逸有些心傷的想道。



“就算TM的死,我也拉個墊背的陪我一起。”只聽蕭逸兇狠的喊出此話。

隨後猛的朝正要上前的老四撲去,緊接着兩人滾做一團,蕭逸手中的木棒早已不知道丟在何處,死死的抱住老四,蕭逸的頭使勁撞擊着老四的頭部。

“砰,砰,砰”頭部撞擊的聲音大聲的響起,在看老四頭部上的鮮血嘩嘩往下淌,而蕭逸早已經變成一個血人。

其餘十數人被蕭逸的那股狠勁震驚在當場。

“還TM不攔住他。”被蕭逸死死抱住的老四怒喊道。

老四的話語驚醒衆人,只看十數人的刀棍一起朝蕭逸不斷的揮去,血肉翻飛,肋骨斷了四根,身上到處都是恐怖的刀口。

而這一切蕭逸彷彿都忘了一般,雙手緊緊的抱着老四,只是頭部不斷朝老四猛勁的撞擊。

老四的頭部和身體上的鮮血已經分不清是他自己的還是蕭逸的,恐懼的聲音響起。

“快,快給我拉開他。”

十數人看着眼前的慘狀,趕忙上前去掰蕭逸的手和頭部。

雙拳難敵四手,眼看着蕭逸就要被從老四身體上拉開,這時只看蕭逸眼中出現一股罕有的嗜血兇眸,蕭逸張開嘴巴,潔白的牙齒上還有些許血絲滲出。

只看蕭逸如猛獸一般朝老四喉嚨咬去,“噗嗤”一聲,只看老四瞪大了雙眼,想恐懼的發叫,但連聲音都發不出來,而脖子上的鮮血嘩嘩的往外流淌,眼看着人已經不行了。

而衆人都被眼前的場景驚的無以復加,縱然經歷數十場的廝殺,十數個壯漢也沒見過如此兇殘兇狠之人。

而現在的蕭逸只感覺意識離自己越來越遠,有些艱難的站起身來,朝剩餘的十數個壯漢看去。

十數個壯漢看着蕭逸站起身來,滿身鮮血淋漓,頭上的黑絲變成血絲,混身上下血肉翻飛,無一完好之地,就彷彿活在人間的惡鬼一般。

蕭逸一步一步的朝十數人走去,而十數個壯漢雖然手拿刀棍,可顫抖的雙腿顯示出他們非常恐懼,步子隨着蕭逸不斷的逼近而後退着。

十數人中也不知道是誰,驚懼的大叫“鬼啊”,只看鱷幫的十數人連老四的屍體都沒管,手中的武器更是扔了一地,轉身就朝遠方逃去,就恨爹媽爲什麼沒給自己多生兩條腿。

而蕭逸的意識也正在慢慢淡去,失血過去,斷裂的肋骨插入內府,已經是必死之局。

人生命運的軌跡就是這麼奇怪,所謂奇蹟就發生在蕭逸的身上。

遠處天邊一道耀眼的紅色隕石從地球的大氣層突破而進,經過不斷的燃燒,巨大的隕石變爲小拇指蓋這麼小,墜落的方向正是朝蕭逸而來。

正在淡去意識的蕭逸只感覺眼前一片紅光朝自己飛射而來,眉心處被裂開一股劇痛隨之而來,而蕭逸也倒在了地上。

也就在此時蕭逸祈禱的警車也呼嘯而來,只看其中一輛警車下來一位風姿颯爽的女警,顯然女警是個高級警官,看着衚衕裏倒着的兩人,隨後叫人把兩人送到天南醫院進行急救。

天南醫院手術室外。手術室的門終於被打開,主刀醫生走了出來。

“高警官,兩人已經死亡。一個喉管破裂失血過多而亡,另一個身上的刀口不計其數,且肋骨斷裂插進內府。”手術醫生說道。

高麗麗不經皺了皺眉,B區市場剛發生械鬥,隨後市民報警發現械鬥的人緊追一個青年,但沒想到竟然死了兩個人,這報告該怎麼寫,高麗麗心緒煩亂的想道。

“張大夫,張大夫,其中那個叫蕭逸的病人竟然恢復了心跳和呼吸。”只看從手術室走出一個年輕護士着急的對張大夫說道。

“嗯?不可能,受了那麼重的傷,怎麼還有呼吸和心跳?”只看張醫生急忙又回到手術室中。

看着又發現轉機,高麗麗不經提起精神,等待着手術的結果。

四個小時過去,手術室的門再次打開,張醫生神色有些疲倦的走了出來。

“那個叫蕭逸的病人竟然活了過來,這真是個奇蹟,高警官,病人現在需要休息,如果你想問他些什麼,還是過些時日在來吧。”張醫生說道。

高麗麗點了點頭隨後說道:“張醫生,這個人對我們警方很重要,希望他甦醒過來,你第一時間通知我們。”隨後高麗麗轉身離去。

深夜特護病房,渾身滿是繃帶的蕭逸靜靜的躺在牀上,而蕭逸的腦中和身體卻在發生天翻地覆一般的變化。

蕭逸只感覺自己身處在一片漆黑的空間,這時一股耀眼的紅芒照亮了整個空間,一顆紅色的隕石在空間中不斷散發着光芒,一股股紅色的氣流修復着全身。

肌體被快速的修復,斷裂的肋骨和傷口處,紅光散發的更加龐大,最後身體全部被修復,蕭逸的意識也終於迴歸身體,早已閉合的雙眼也慢慢的睜了開來。

蕭逸只感覺渾身上下被繃帶束縛的難受,稍微一發力只聽“刺啦”一聲,繃帶全部斷裂開來。

而蕭逸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上,皮膚照以前更加的白質,而且毫無疤痕,蕭逸感覺如做夢一般的不敢相信,不斷東摸摸西碰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