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麼一想,蘇南卿只覺得思路豁然開朗!

穆赫卡爾雖然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可是那副樣子,分明是默認了啊!

蘇南卿抽了抽嘴角,忽然詢問:「那您是誰的線人?」

穆赫卡爾咳嗽了一下:「不能說,什麼都不能說。」

這話一出,蘇南卿忽然開了口:「伯父,在婚禮上,您知道發生了什麼嗎?」

穆赫卡爾一愣:「什麼?」

蘇南卿垂下了眸子:「當時我身為特殊部門的人員,也佩戴上了他們的耳機,在當時,您劫持了我,帶着陶萄去走上紅毯時,耳機里,有人下了命令,要狙擊手擊斃您。」

穆赫卡爾整個人都懵了,他皺起了眉頭,詢問道:「誰下的命令?」

蘇南卿回答道:「周隊,那天是他剛剛調過來的第二天。」

穆赫卡爾綳直了身體。

半響后,他才笑了:「我知道了,不過你放心,我的上司不是他。」

蘇南卿聽到這話,默默鬆了口氣。

她剛剛說那句話,就是防止穆赫卡爾信任周隊,而沒說出關鍵信息,但看到穆赫卡爾如此輕鬆,且接頭人並不是周隊的話……那麼或許周隊並不知道他的身份?

看來他的接頭人,身份應該是比周隊和傅墨寒更高吧?

否則怎麼保證釋放他?

蘇南卿胡思亂想着,穆赫卡爾已經開了口:「放心吧,我心裏有數!回去告訴陶萄,我會光榮回歸,不會讓她做一個罪犯的女兒!」

蘇南卿聽到這話,站了起來:「好。」

她出了門。

等走到門口處時,還在想着,穆赫卡爾或許以前並不在乎自己什麼身份吧,但是為了女兒,他決定要澄清,要光明正大的活着。

確定了穆赫卡爾沒事,且以後也不會有事後,蘇南卿出了審訊室的門。

她又去關押顧塵修的審訊室看了幾眼。

顧塵修仍舊不怎麼說話,吃飯也只是吃幾口,維持着生命體征,蘇南卿給他拿了葯,讓他吃了以後,顧塵修仍舊不說話。

蘇南卿嘆了口氣:「葉真真似乎很關心你,他一直給我發消息,讓你吃藥。」

聽到這話,顧塵修抬起頭來,看向了她,眼神里似乎有了些波動,但仍舊在劇烈的咳嗽著。

看着他這幅模樣,又想到了顧家這麼多年的守護……蘇南卿開了口:「我幫你制一些止咳的中藥吧。或許會讓你舒服一些。」

「咳咳咳咳……不用。」顧塵修終於開了口:「我這病,治不治都一樣,不用浪費那個時間。」

蘇南卿卻站了起來:「就這麼定了。」

她制的葯,雖然說無法治療肺癌,但是卻可以讓顧塵修舒服一些,整天這麼撕心裂肺的咳嗽著,實在是太難受了。

這麼想着,蘇南卿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前,正準備推門進入,卻看到兩個人正在收拾東西,而葉蓉站在了門口處。

蘇南卿凝起了眉頭。

還未詢問,周隊已經開了口:「蘇南卿,把這間辦公室騰出來,讓給葉蓉吧!她畢竟是審訊大師,而你是一名法醫,按理說不應該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室的。況且,你上班時間自由,又喜歡到處亂跑,我想沒了這個辦公室,對你影響也不大,就這麼定了,你馬上收拾下東西。」

蘇南卿眯起了眼睛,冷笑了一下:「如果我不收拾呢?」

周隊頓時訓斥道:「你不收拾,那我就找人來收拾!弄壞了你的東西,可不負責!」

蘇南卿唇角微微勾起,視線落在了站在旁邊、神色悠閑的葉蓉身上。

嘖。

靠着她的名聲上位也就算了,如果這人真有審訊手段,她沒打算和葉蓉計較,可竟然欺負到她的頭上來了?

蘇南卿揉了揉手腕,活動了下脖子。

她這輩子什麼吃,但是不吃虧。 眼前的世界看起來頗為神奇壯麗,這裏撲面而來的是一股屬於蠻荒的獨特氣息。

藍心甚至感受得到這裏那數股強大的威壓,有高階龍族,也有其他猛獸。還有一種極為熟悉的威壓,讓她覺得心潮澎湃。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聲音在召喚着她,她的內心也有了一種渴望,就像乾涸許久的野草渴望陽光雨露。

而這種奇特的渴望也讓她整個人變得沉靜下來,腦子裏也似乎有什麼也碰撞著,頭腦變得暈乎乎的。

而她這種異狀自然引得旁邊小夥伴的好奇心,但藍心並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事,只是笑笑說道:「哇,第一次進空間之門,感覺好神奇!」

她那副樣子給人的感覺就是實力不濟,進空間之門身體還是有些需要適應。

隨意地瞥了周圍人一眼,一個看起來比較柔弱的少女也是捂著頭,暈乎乎的。

而藍心這一番話,自然也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懷疑。大家也是有目的的,自然不會無端關注一些無關緊要的人和事。

一些相識的少男少女也就三五成群地去了她們的目的地,而藍心適應了好一會兒,才和同樣無頭蒼蠅般的幾個少女在原地對視。

「額」,那之前在觀眾席上在藍心旁邊少女也是尷尬一笑,對藍心說了句:「你打算去哪啊?」

藍心抬頭看了看這笑的一臉輕鬆自在的年輕少女,也是猜出了她的意思。

「我們好像不認識吧。」藍心禮貌一笑,做出有些警惕的樣子。

那少女一愣,隨即笑了起來,笑了一會兒,才回答說:「你好,我叫風雨,是風家的人。你呢?看你打扮是櫟陽藍氏的吧?」

藍心也不是刻薄之人,人家笑臉相對,她也禮貌一笑:「你好,我叫藍心,來自櫟陽藍氏。風少請多多關照。」

說完還像個小大人一樣,拱了拱手,微微彎腰行了一禮。

風雨看到這情形,也是覺得有些驚奇。櫟陽藍氏向來是出武婦,那裏的少年少女哪個不是從小就習武。

少女們都是高個子,健壯有力。少男們也略通武藝,性格爽朗大氣。

而眼前這個穿着黑色勁裝的女孩,柳眉星目,身材纖細如男孩一般,一張小小紅潤的嘴唇看起來都是濕潤可口。

一頭如黑墨似的長發看起來柔順又美麗,頭上用一根白玉簪子輕輕固定着,整個人看起來氣質乾淨,端莊有禮。

風雨仔細打量了藍心一番,心裏突然有了一種猜測,瞭然一笑。

藍心也不知道這風雨在笑什麼,那表情是什麼意思。不過她也是第一次被人這樣打量著,好似在欣賞一般。

去去去,我現在可是女孩,還是個不足十歲的孩子,藍心心裏瘋吐槽。風雨那表情讓藍心本就白皙的臉上出現了一道微弱的紅暈。

而風雨也湊了過,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想,還饒有興趣地聞了聞藍心身上的味道。

也是她鼻子靈,那麼淡的花香也被她聞道了。風雨又裝作好心大姐姐似的給藍心說道:「額,藍心是吧?本少觀察你剛一進來就不太適應,恐怕你的實力不怎麼樣吧?」

藍心一聽這個,也毫不在意地說:「沒事啊,我就是好奇才進來的,反正有空間令牌在手,有危險也沒關係。」

她的那雙星星眼裏滿是柔情,笑的如地上最美的花兒。風雨偷偷一瞄,不出意外地看到了藍心耳朵上那小小的孔。

現在的她已經完全相信了藍心其實是個男孩子,男扮女裝特意來此玩耍的。

那耳朵上的耳孔很明顯是世家公子們從小就打上的,這類男孩子一般是嫡系出身,會被寄於厚望,重點培養,將來會送去聯姻,甚至進宮選秀成為帝王的貴君之類的。

而藍心自然不是哪個世家嫡系公子。蘭家學宮裏的自家人也會給需要鎖香的新生兒點上守宮砂和貴族耳孔。

蘭家學宮本就是宮廷樂師世家,一般鎖了香,身段柔軟,聲音悅耳動聽,又知書達理的蘭家小公子們自然在各大世家裏比較吃香。

甚至許多皇室王族女子也會納一個蘭家可愛嬌軟的小公子回家,畢竟鎖了香不識字,懂得取悅人,長相又是如花兒一樣。

哪個女子不愛呢?左右也只是個侍君側夫之類的名分。

而藍心從小鎖香成功的她,自然也被點上了耳孔,這天大的誤會也就再次產生了。

正所謂,她女裝總被懷疑是男孩子。而她的男裝,竟然從未被人懷疑過。

藍心可不知道風雨已經誤會她是個男孩子了,還以為風雨有什麼奇特的嗜好呢。

不過她可不在意這些,作為一個已經凝氣期大圓滿境界的她,絲毫不把僅僅停留在元氣階層的風雨放在眼裏,

哪怕她如今暗傷未愈,也不會有絲毫膽怯。藍心抬頭看了看天上那輪血紅色的太陽,也是覺得異常有趣。

而她這副樣子,更加被風雨認為是來遊山玩水的哪家小公子了。

風雨自然是熱情似火地過來獻殷勤:「藍公……額,少,你看這天上的血日是不是特別好看,又很有意境?」

藍心也不覺得煩,只覺得這少女沒什麼壞心思,身份又高貴,也就回答說:「是啊,第一次見到這樣紅色的太陽,太好看了。」

「哈哈,藍妹妹,你是來玩的吧?不如我們結伴而行,也好有個照應。」風雨笑着說。

「也好。雖然有空間令牌在手,但有個同伴也是極好的。」藍心奇怪地看了風雨一眼,沒有拒絕。

於是兩人就結伴而行,邊走邊聊天。至於為什麼沒有和藍家後輩一起走呢。

一個是藍家那些後輩貌似有個小頭領,她們一進來就湊到一起,神秘兮兮地出發了。看樣子是有目的性的。

本來一個黑瘦的藍家後輩還打算邀請藍心呢,但領頭的健壯女孩一看藍心那小身板,就拒絕了。

藍心自然不會冷臉去湊,反正她本就是進來尋寶的,一個人行動也是更自由。 ——

「切~」李日月切了一聲,其實張羽說的有沒錯,就他這修鍊狂人還真干不出這種事。

所以李日月選擇迅速跳開這個話題:「席子,你說到時跟一中的人打友誼賽,把你安排到第一位,同等級的情況下,你能不能打穿對面兩人?」

聽到李日月這麼問,張羽也沒有說剛剛的事,回答道:「沒試過,不敢里flag,怕被打臉。」

又思考了片刻,說道:「這個還是可以試試的,打穿兩人不一定可以,但是打穿一人我覺得是絕對沒有問題的!第二人的話得看狀態吧,反正就算打不過,我也可以拖着,老子可是風系法師,放風箏的本事可不弱!」說着,張羽就開始嘚瑟起來。

「呵呵,要是第二個你打的是雷系法師,你覺得你還有機會嗎?」李日月見張羽嘚瑟,不由得打斷道。

「我……」

張羽被噎住了,他現在的實力雖然挺不錯的,但也沒有達到同階無敵的那種程度。

他覺得,他現在的實力對付一般的同階法師,就算對手極強,不能解決掉,那來個極限一換一也是有機會的。

至於打第二個……

呃……

一般像冰系、火系還是可以拖一會兒,要是碰到雷系法師,那他就沒有機會了,雷系魔法的攻擊速度可不好躲。

兩人一邊扯皮打着沒有營養的嘴炮一邊往課室走去。

等回到課室的時候,課室的人不多,就五六個。李日月一坐到座位上就爬了下來,略略有些感慨的說道:「啊~還是課室的桌子趴着睡覺舒服!」

張羽也同樣趴了下來,同樣感慨道:「是啊,這種課桌就是天生為我們這種上課睡覺的學生準備的,趴着睡覺太舒服了!」

「就是就是!」李日月附和一句。

說着,李日月趴在桌子上,精神有些渙散,接着就觸發了學生的被動技能:趴桌就睡覺!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