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點湯底還是從廚子身上劃拉過來的。

當然,火鍋在神州是稀罕物,在天外卻人盡皆知。

“我剛剛說的,你考慮的怎樣了?”

江沉歪着腦袋說道:“當我的隨從的。”

“可以啊。”

蕭寶璣十分隨意的點了點頭,他又打了一個哈欠,此時如同一個無賴一樣,全然沒了先前那盛氣凌人的氣勢。

“不再考慮考慮?”

江沉倒是有些意外。

“我敢考慮?”

蕭寶璣又不知道從哪裏掰下來一根類似牙籤的東西,放在嘴裏剔着牙,“我褲襠下面,被你們放了一座次神級大陣!”

然後蕭寶璣做起身體,“次神級大陣啊!就是爲了讓我尿個褲子!”

司空明月瞪了一眼徐小魚。

徐小魚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當然,徐小魚知道,這並不是司空明月嫌棄她使用次神級陣法,而是……她作爲江沉的老婆,竟然將陣法丟到其他男人的褲襠下面,確實有些不大好看。

“我若是敢說個‘不’字,你立刻就會把我丟到外面去看冰雕。”

蕭寶璣早已見識到江沉的果決,滅掉南宮世家,他連眼睛都沒眨一下,雖然不知道他的眼睛會不會幹,但要殺他,同樣也不會眨眼。

“算你識相。”

WWW◆TTKдN◆C〇

江沉搖頭晃腦,道:“那麼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隨從。”

“嘖嘖嘖,五大世家之一,蕭家的小天才成爲本少爺的隨從,聽上去很有面。”

蕭寶璣聳了聳肩,沒有說話。

他被人掛在那座山洞裏有幾天了,那種生不如死,隨時都會斷氣的感覺,已經刻入骨髓,讓他不敢再去回憶。

直到那一刻,蕭寶璣才知道他是那般的怕死。

好死不如賴活!

這句話已經成爲了蕭寶璣的人生格言。

“南宮情跟一個神二代跑了!”

未等江沉提問,隨從主動說了出來。

“神二代?”

江沉眉頭一皺,他下意識的看向司空明月。

司空明月一出來,就算是最爲跳脫的熊霸天,也變成了乖乖女,將她那殺神的氣勢收斂起來。

司空明月纔是所有人的主心骨。

抱大腿當然要抱最粗最壯的,吃軟飯也要吃最軟最可口的。


“那南宮情……”

司空明月說道:“重生前的時候,南宮情被夫君一刀一刀的颳了……”

不過這一次,因爲江沉這隻小小的蝴蝶在諸神領域裏揮動了一下翅膀,就在神界引發一片驚濤駭浪,導致諸多神二代降臨神州,所以許多事情都發生了變化。

讓江沉沒想到的是,南宮情的天賦竟然如此恐怖,不僅僅迷惑了蕭寶璣這個未來的神王,更是釣上了一個神二代。

當然,曾經江沉自己爲她癡迷的事情,則是被江沉選擇性的遺忘了……嘖,渣男。

“又一個神二代?”

江沉眉頭微皺。

“怎麼,神州來了很多神二代?”

蕭寶璣聽出江沉話中隱意。

“之前打了一個……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

江沉略微的思索了一下,道:“應該不是同一個。”

王者榮耀:撿了把劍送個大神 ,但也能感覺到,這貨應該沒有那個閒情逸致去逛雲湖山,更沒那個閒心思去找蕭寶璣的麻煩。

而且,若是他一出手,蕭寶璣就不是被留在那個山洞裏慢慢凍死,而是直接變成一具屍體了。

也是通過那個神二代,蕭寶璣才知道讓自己一直尿褲子的,竟然是一座次神級大陣。

“腦公,爲了防止南宮情跑了,我在她的身上也留下一道印記。現在那道印記還在!”

熊霸天趕忙邀功似的說道。

當日,在南宮情現身的時候,熊霸天就悄悄的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神力印記。只是,現在熊霸天還未成神,若是不主動引動神國之力去感應那道神力印記的話,是無法覺察到印記的未知。

原本這只是熊霸天爲以防萬一,留下的一個小小的後手而已。

卻不想,竟然用上了。

“腦公,要不要去捉南宮情?”

熊霸天再度問道。

“捉!”

江沉斬釘截鐵的說道:“不捉住南宮情,我心裏的那口氣就咽不下去!”

本來,江沉是抱着貓捉老鼠的心態去戲耍南宮情,卻不想南宮情竟然天賦異稟,先是勾搭到了蕭寶璣,現在乾脆跟了神二代……

這一點讓江沉始料未及。

而且南宮情爲人狠毒,睚眥必報,留着她絕對是一個威脅。

“車伕,那邊!”

熊霸天指向一個方向。

然後三個車伕揚起鞭子……嗯,那四頭狗妖根本就不用車伕指揮,自己就朝着那個方向狂奔而去。

蕭寶璣聽不到江沉他們在說什麼,只是傻傻愣愣的看着江沉。

“我說隨從啊。”

江沉歪着腦袋看着蕭寶璣,懶洋洋的問道。

“啊。”

蕭寶璣下意識的答應了一聲。

“暖和了沒?”

江沉問道。

蕭寶璣點了點頭。

“暖和了還不快滾出去?這裏是你待的地方嗎?”

江沉一瞪眼。

蕭寶璣呆了呆,然後縮了縮腦袋,就鑽出了車廂,和三個車伕坐到一起。

這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身份……不再是高高在上的世家公子,而是……人家的隨從。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爲了活着……暫時忍一忍吧。

區區土著,也想奴役本少?

這是蕭寶璣的想法。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無論是江沉還是他的四個老婆,都未將蕭寶璣放在眼中。



縱然他是未來的神王,擁有神王的底蘊……但那也只是他的未來時,若是現在江沉一刀將他劈了,那麼這個未來就不存在了。

可是江沉的四位夫人,可都是真真正正的少年神帝神王,神帝神王對於她們來說,是過去時。

重走神帝路,重走神王路,會讓她們變得更加強大,甚至超越重生之前。

區區一個蕭寶璣而已,還翻不出她們四個的手掌心。

這一路上,與其說是追殺南宮情,倒不如說是一路遊山玩水,江沉與四個老婆之間的感情,也是一路升溫。

至於此時金陵城如何了,和江沉無關。

就算是現在人皇盛怒,要拿江沉全家又能如何?大不了一走了之。

反正逍遙王府上剩下的那點家當,也都被裝在江鴻歌手指頭上帶着的儲物戒指裏了。

“南宮情還在南邊?”

江沉的心裏有種不好的預感。

現在他們朝向的方向是大御南方,而那邊正是他父母遊玩的方向。

“北方天寒地凍,那個神二代若是不傻一定會去南方的。”

司空明月安慰道。

“說的也是。”

江沉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你說到了冬天,金陵城都這麼冷了,那更北邊的大玄得冷成什麼樣子?”

Wωω ☢Tтka n ☢C○

不知道爲什麼,江沉的腦海中產生了這樣一個問題。

“所以大玄一直試圖南下。”

回答他的是慕傾雪,慕傾雪思索了一下,說道:“若大玄與大離異地相處,恐怕同樣也會想方設法同大御開戰,奪取大御北方領土。”

“哦。”

江沉似懂非懂,然後很快就把這個念頭扔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