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通天國的許多主城都有修靈者坐鎮,廣仁曦隨程楚生一同遊走在城與城之間,也收集了不少她需要的消息。

她消失這麼久,玉仙宗也沒放出她失蹤的消息派人尋找她。

望城已被她的人全面控制,專心研發特殊武,器供給所有人。

只要出足夠的錢,誰來也售。

許是因為她玉仙宗弟子的名號,玉仙宗宗主也聽進去了她的話,沒有對其強制施壓,沒有宗門的強者搗亂。

她的那些東西售的比之前還要好。

這和她走之前的安排一樣,未出任何差錯。

只是,聽到各,國,都有主城似望城一般由外來修靈者用特殊武,器控制,廣仁曦察覺到了問題所在。

但這是難免的。

以她的售賣方法,這種情況在所難免。

可雖是這樣,當聽到某個流言,廣仁曦仍舊察覺到了危險。

「玉仙宗的那個廣仁曦許真是邪修一派的人。」

「聽說她頂着玉仙宗弟子的名號在各國各城招攬修靈者與傭兵,並讓這些人自立為主。」

「就是意圖瓦解各,國,權勢,趁此機會圈地盤,往後為自己的邪修羽翼正名。」

「你們知道嗎?噬地國邊城數十座城,皆是廣仁曦的爪牙。」

「你們可知道她的那幫爪牙有多猖狂,魚肉百姓占城為主不說,還放言這小小的夢幻大陸,遲早是他們主子的天下!誰敢逆他們,必死無疑!」

有低階修靈者於街邊茶樓憤聲言語。

周遭一邊震驚唾罵聲隨即充斥了茶樓。

幾乎都在罵廣仁曦人面獸心,到後面更是直言她是妖女,不知使了什麼障眼法迷了玉仙宗宗主玉無瑕的眼,才令玉無瑕到現在還沒有制裁她的意思。

「聽說那妖女此時早已離開瞭望城,也不知那妖女又去禍害哪一方百姓了。」

「我是不認識她,若是認識,拼了這條命也要與她同歸於盡,救天下蒼生!」

有人唾罵廣仁曦,便有人義薄雲天仗義出聲。

唾罵聲夾雜着叫好聲充斥着廣仁曦耳膜,使得廣仁曦臉色一變再變。

噬地國的事都傳到通天國來了,只怕這流言已傳通了夢幻大陸。

也難怪玉無瑕知道她是失蹤也沒派人來找她。

只怕現在不僅其它宗門,便是玉仙宗上下也沒人待見她了吧。

找她救她?只怕是巴不得她死了。

「不是我說你是邪修作派。」

「這種話如今哪裏都傳遍了,加上你行事從不考慮後果,也不怪我這般看你。」

特意陪廣仁曦出來收集廣仁曦想要信息的程楚生,靠於茶樓門口,看着一身白裙外罩白袍躲著太陽聽人議論的廣仁曦幸災樂禍出聲。

廣仁曦戴着面紗,面無表情掃了程楚生一眼:

「無知者無畏,我懂。」

程楚生聽言臉色一變瞪向廣仁曦。

廣仁曦卻轉身朝另一邊走去。

因為她看見兩個熟悉的身影。

程楚生見她突然轉身就走,不明所以跟上。

…………

「哥,柳明月真在通天國?」

一身紅袍加身的俊美邪魅男子,一邊閑雲漫步朝前走着,一邊側頭看向身旁身姿如玉的白袍男人。

「如果她沒有騙我們,以她的能力,這消息不會有錯。」

白袍男人身如玉樹,面容溫潤俊逸,被問話間清冷中含着疏離的琉璃藍眸子含着幾分郁色,似乎心情不佳。

「哥。她……到底是誰?」

「我怎麼感覺你最近這段時間都怪怪的,總感覺你瞞了我什麼大事。」

紅袍男人聽到的袍男人口中的「她」,墨黑劍眉便是一皺,神情糾結的抱怨道。

而當紅袍男人抱怨出聲時,白袍男人卻突然停下了腳步,說了句:「有人跟着我們。」

「嗯?」

對身旁白袍男人突然停下的動作表示疑惑,紅袍男人看了他一眼,左右觀察了一下便轉身向後疑惑看去。

這一看,他的眼睛便是一亮低喃了一聲。

「女人?」

說話間,紅袍男人瞬間離開了原地,閃身到了某個著白裙外罩白袍的女人面前。

而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從茶樓一直跟在兩人身後的廣仁曦。

抬頭看着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看的邪魅男人,廣仁曦勾魂攝魄的狐狸眼閃過一瞬幽芒,直接叫岀了他的名字。

「蕭焰。」

紅袍男人,也就是蕭焰。

聽到廣仁曦叫岀他的名字愣了一下,隨後卻輕笑岀聲嘆道:「廣仁曦,果然是你。」

自那次在萊西城邊上的林間讓她逃了后又逢林樂殊出現。

他哥在知道廣仁曦是人族時便懷疑她是廣仁曦。

許久未見,恰今日又遇上……在她叫岀他名字的那一刻起,便證明了他哥沒猜錯。

廣仁曦聽到蕭焰直接叫岀了自己名字,也不覺得驚訝。

而是平靜摘下面紗,向他身後的白袍男人走去。

走到男人面前,廣仁曦向他施了一禮,聲音平靜叫了聲:「學生廣仁曦拜會導師。」

當初的清貴少年變成了渾身散發着魅惑氣息的女人。

對着廣仁曦那張過於妖媚惑人心神的白嫩臉蛋。

蕭玉眸色疏離,全然沒有當初對待少年廣仁曦的溫和。

「廣仁曦,我只是你曾經的一個啟蒙導師。」

「除此之外,我也不只你一個學生。」

「你無需向我行此大禮。」

蕭玉聲音清冷,竟是根本不接受廣仁曦的示好。

廣仁曦自然知道以蕭玉的性格,定是惱她上次帶着鴻霄趕向萊西城遇上他時裝不認識他。

可那時她不知他與蕭焰是不是也是和別人一樣為捉拿她這個「邪修」而來……

容不得她不小心。

她怎會知道,他去萊西城乃是為她辯護正名。

若不是將柳明月契為奴僕時她順口詢問了柳明月一句,只怕她現在仍是這樣認為。。 「不能給你們假酒,放心吧。」劉剛白了倆人一眼,拎著怪狐狸走了。

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兒,怪狐狸就拿繩子拉了一酒罈子過來了。

「劉剛呢?」月卿問。

「劉剛那廝估計在為他這瓶酒默哀呢。」白綏無奈地說道,「他怎麼過了這一千年還是這麼小氣?」

「不知道。」月卿拿起酒罈子,將酒水倒入白綏帶來的事先準備好的琉璃盞里。

月卿懷疑,不,是肯定,白綏今天來就不是為了給她送行的,而是過來蹭酒喝的。

白綏抿了口酒,「嘶……哈。」

「這酒真心好喝呀,你也快嘗嘗。」白綏說著,將月卿那邊的琉璃盞拿起來遞給她。

「就這麼近的距離,你遞給我幹什麼,我自己拿不就得了。」月卿笑她大題小做。

「怎麼了?我唯二的朋友就要走了,我就不能侍候一下啦?」白綏故作玩笑著,眼神中卻透露出那麼一絲絲觸不可及的悲傷。

「也不一定要離開的,說不定……我去地府繞一圈還能衝出來呢?」月卿半開玩笑似的說道。

「你現在沒有靈力怎麼沖?!」白綏一點兒都不敢懷疑她這句話的真實性。

「那……用我的聰明才智,說不準還能跟你們去天界找找。他最後的天魂。」月卿如是說。

「到現在我都不清楚,他到底給你下了什麼迷魂藥?讓你值得這麼為他賣命!」白綏喊著喊著帶了些哭腔。

「你現在怎麼還這麼願意哭鼻子?剛才罵劉剛的勁兒呢?還以為你做了塗山領主變霸氣了呢,沒想到還是一個哭百精。」月卿笑著,拿袖口幫她拭了幾下眼淚。

「哼!當年我那麼愛哭還不是被你給欺負的。」白綏嘴裡雖然說著抱怨的話,眼神里卻帶著說不出的懷念。

「是啊是啊。」月卿抬起手,給她順了順亂掉的髮絲,「真快呀,你都是個大姑娘了。」

當年,還是個小娃娃,一個……叫囂著天下第一的小娃娃,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娃娃……

「我當年就已經三百歲了,只是沒過天劫而已。」白綏嘟著嘴,配上她那張妖冶的臉,純真與妖媚交織在一起竟然毫無違和感。

「好好好,你一直是個大孩子,好了吧?」月卿在對待白綏時始終是格外有耐心,就好像是和自己的親妹妹相處一樣。

雖然她原身只是一條蛇,一條從記事起就沒見過家人的蛇。

「長老說的對,男人沒得一個好東西。」白綏氣鼓鼓地道,「一個個的別談保護身側的女人,連保護自己都做不到。」

「你說當年的那隻夢邪才多大點兒,他還封得什麼狗屁第一戰神呢,連那隻夢邪都打不過!那樣的弱雞有什麼可喜歡的?!」白綏越說越氣,拳頭一緊竟是把手中的琉璃杯給捏碎了。

「當年啊……很複雜。」月卿的神色有這空。

「一提到當年,你就長吁短嘆的。」白綏埋怨道,「上次還像乞丐一樣跑過來找我,都一千年了才見到我也不見你樂一下。」

月卿:「你不知道的,當年……是因為我……」

。 其實,這一片區域已經被雷江清過場了,能夠來到此處的人,都與着雷家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換一句話說,對於江龍,沒有一個人是無辜的。

只是,除了雲煙之外。

不過在雲煙看見雷戰身死之後,已然離去了。

想到江龍之前在地下的種種表現,雲煙心中十分清楚,雖然自己的幫助一個層面是出於好意,另一個層面還有緋紅大人的命令,但江龍一定不會喜歡自己出現在這個戰場之中的。

所以,雲煙很識趣得選擇離開。

只是,這一場戰鬥江龍給她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這是何等的震撼!

江龍在她心中變得也更加詭秘起來。

也讓她對江龍產生了更大的好奇心。

然而,雲煙把這一份好奇很好得控制住了,因為她知道江龍不會想要這一份好奇的。

「他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雲煙嘟囔道。

……

「江龍,饒了我吧,我沒有想要做你的敵人,我就是湊個熱鬧!雷家鬧得這麼大,我純粹就是出於好奇心湊熱鬧啊!饒了我吧,饒了我!」

此時,在已經墜毀的直升飛機之前,方少爺正俯身跪倒在地上,對着江龍拚命磕頭,即使額頭之上已經腫起了碗大的包,甚至還隱隱滲出血水來,但他已經沒有停下。

這傢伙,是喜歡磕頭嗎?

江龍看了他一眼,隨即轉身來到了雷恆面前。

後面的方少爺還以為江龍已經放過了他,不禁大喜過望。

「哈哈哈,這個傻子,居然會放我離開!我會讓你後悔的!」

方少爺不禁升起這個想法來。

他剛剛逃出危機,就又開始萌生故態!

只是,他的喜悅並沒有維持超過兩秒鐘。因為上一秒的喜上眉梢,下一秒就徹底凝固在了他臉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