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連換衣服的畫面他們都能錄下來,天知道要是繼續發生什麼的話,她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怎麼?你害怕了?”陸青看着蘇逸,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來:“你剛纔不還一副什麼都不怕的樣子嗎?”

蘇逸笑眯眯咧開嘴,玩味的看着陸青:“怕是絕對不可能怕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會怕的,只不過,這麼多女生看着呢,會有些不好意思,不如我們換一個安靜點的地方?”

“安靜點的地方?我們這裏有三層樓,樓上就是我們休息的地方,可以隨你便去挑,你看怎麼樣?”陸青指了指樓上,嘴角劃過一抹笑意來。

蘇逸眨巴兩下眼睛,看陸青這狀態,這是要來真的。

既然是來真的,蘇逸有什麼好怕的,反正怎麼樣自己都不吃虧,要是現在就慫了的話,以後還怎麼做男人。

“沒問題!”蘇逸笑眯眯的站起身來,起身一把摟住陸青的腰。

“啊!”後面的女生都忍不住驚呼一聲,捂着小嘴詫異的看着蘇逸。

陸青雖然嫵媚,好像是對待男人非常的駕輕就熟,不過只要是瞭解陸青的人都知道,陸青根本就是一朵玫瑰。看起來非常的妖豔,但是身上卻充滿了刺,只要碰一下,就會被扎。

在大學一年多的時間,陸青從大一一直出名,一直到了大二,陸青已經成爲統治半個大二的大姐大,但是卻從來沒有一個男生敢主動碰過陸青。

不是陸青身手有多好,是根本沒有人有這樣的膽量。

原因很簡單,在大一的時候,有個富二代相中了陸青,派了幾個人,強行將陸青給綁住,想要碰一下陸青。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這個富二代還沒有出手,就離奇的死亡,最主要的是,從頭到尾,這個富二代的身上沒有一點傷口,也沒有任何的傷痕,就連內傷都沒有,究竟他是怎麼死的,根本就沒有人知道。


從此以後,陸青的名氣就更加的盛,但是人們也都清楚一點,就是誰也不敢去碰觸陸青,因爲,碰就會死。

現在蘇逸竟然敢這樣摟着陸青,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

蘇逸大手緊緊摟着陸青的腰,也不由挑了挑眉毛,陸青的身材實在是太好了,尤其是盈盈一握的***,簡直纖細的讓蘇逸愛不釋手,上面柔滑細膩的感覺讓蘇逸忍不住輕輕捏了一下。

陸青看着蘇逸,嘴角也出現一抹笑意來,小手兒輕輕在蘇逸的身上劃了一下。

突然之間,一股力量從陸青的手指上迸發出來,直接奔着蘇逸的體內衝去。


陸青對於自己的力量很有把握,就從剛纔蘇逸碰到她的這一下,陸青就已經宣佈了蘇逸的死刑,這一招下去,蘇逸一定會似無葬身之地!

蘇逸身體也微微顫抖了一下,不由挑了挑眉毛,這力量實在是太熟悉了,真氣。

陸青竟然會使用真氣,這倒是蘇逸怎麼都沒有想到的。

不過就從陸青使用的真氣程度來看,陸青現在最多也就是後天初期的修道者,對於蘇逸來說,這點真氣連抓癢癢都不夠。

蘇逸眼珠轉了轉,大手更加緊了緊陸青的***:“陸青,我們是不是該上樓了?時間寶貴,不要浪費時間,不然的話,小心明天我們都不能上學了!”

陸青看着蘇逸,眼底也出現一抹詫異之色,蘇逸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

這怎麼可能?她對於自己的真氣絕對有十足的把握,落在蘇逸的身上,蘇逸根本就不可能承受的了纔是,爲什麼現在蘇逸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陸青的心中也滿是驚訝,看着蘇逸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後面的女生們也都完全傻了,在她們看來,陸青就是一點反應都沒有,似乎蘇逸這樣摟着她,她完全都不在乎一般。

這情況絕對不對勁,這怎麼可能,陸青不是應該會憤怒的嗎,怎麼現在會變得這麼冷靜,完全不是陸青的性格。

陸青雙眼緊盯蘇逸,臉上的嫵媚也漸漸消失,身體一點點靠近蘇逸:“你也修道者?”

“嘿嘿,你說的這些我不清楚,不過呢,我現在知道,我們應該上樓,你答應我的事情,可不能反悔哦!”蘇逸笑眯眯咧開嘴,手指微微用了用力,一股強橫的力量直接奔着陸青的體內衝去。

陸青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這強橫的力量讓她根本無法抗拒,直接便軟倒在了蘇逸的懷中。 “啊?”在場的人全部都站起身來,詫異的看着面前的畫面。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蘇逸怎麼可能這樣輕易就制服了陸青了,陸青怎麼可能會乖乖的軟倒在蘇逸的懷中了。

之前來的時候,不是已經說好了,如果蘇逸不配合或者是毛手毛腳的話,就直接將蘇逸幹掉的嗎。


爲什麼現在情況完全和之前的不同,陸青竟然這樣主動湊到蘇逸的身邊,完全不合常理啊。

所有女生都詫異的看着面前的畫面,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蘇逸摟着陸青,嘴角帶着淡淡的笑意,對着面前的一羣女生揮揮手:“不好意思,我先上樓了,等一會兒我再下來找你們啊,這裏簡直就是花叢嗎,我最喜歡這樣的地方了,今天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說完,蘇逸得意的摟着陸青,擡步向着樓上走去。

所有的女生都傻了,看着面前的一切,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直愣愣的看着蘇逸帶着陸青,大搖大擺的走到了樓上。

蘇逸帶着陸青走到二樓,果然看到二樓滿滿一排全是房間,這樣看來,蘇逸心中不得不承認,看來這個什麼女子游泳館根本就不是對外開放的,就是陸青她們居住的地方。

一羣大學生,竟然能夠住在這樣奢華的地方,要說他們一點背景都沒有,蘇逸完全不相信。

尤其是陸青竟然還擁有修爲,這更是蘇逸意料之外的事情,看來在社會上,除了蘇逸一個人修道之外,還有很多人都在修道,甚至也都隱匿在日常生活中。

蘇逸大步走到一個房間門口,伸手推開門,帶着陸青走了進去,回身將門鎖上,坐在了椅子上。

“恩!”陸青被扔到牀上,才感覺自己的身體能動,從牀上急忙坐起身來,轉頭看向蘇逸。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的修爲?”陸青詫異的看着蘇逸,說話也變得戒備許多。

蘇逸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晃悠着二郎腿,看着陸青:“這句話應該我問你,說吧,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找我?找我的目的是什麼?你是不是認識我父母?”

“你父母?你父母是什麼人?”陸青看了蘇逸一眼,側躺在牀上,嫵媚的笑了笑:“我對於你父母不感興趣,我只是對你感興趣,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一個一點身份背景都沒有人,竟然連張揚,李雲樂都不放在眼裏,甚至還將王主任給弄出了學校,最近聽說你有再和錢峯叫板,你還專門挑難啃的骨頭啊!”

蘇逸笑眯眯的靠在椅子上,得意的晃悠兩下身子,不在乎的揮揮手:“不重要,這些人不惹我不就沒事了,是他們自找的,不過陸青,你長得這麼漂亮,和他們應該不一樣吧?你該不會也想要自找吧?”

陸青看着蘇逸,捂着嘴笑了起來:“蘇逸,你還真是幽默,你看我像是自找的人嗎?我找你,可是爲了你好,陸逸天是不是已經找過你了?”

蘇逸挑了挑眉毛,聽這話的意思,看來是陸逸天找了他,所以這個陸青纔會找到他,如果這樣說的話,豈不是說他們的目的是完全相同的,都是想要拉攏蘇逸了。

不過陸青這拉攏的方式實在是有點特別,要不是蘇逸早就已經達到先天修爲的話,估計現在蘇逸已經成爲一具屍體了。

蘇逸笑眯眯的看着陸青,點了點頭:“沒錯,陸逸天確實找過我了,他還讓我小心你,說你非常的危險,絕對惹不起,不過現在看來,我不得不說,好像是陸逸天有點小題大做了,我好像,完全惹得起你啊!”

陸青看着蘇逸,也不由點了點頭,這一點雖然她很想否認,但是剛纔蘇逸確實佔了她的便宜,而且還讓他根本就沒有一點招架之力。

最主要的是,現在蘇逸還好好的站在這裏,根本就沒有一點危險。

“蘇逸,我也不想和你拐彎抹角了,既然你現在已經知道我的底細了,我也就和你開門見山,和我合作,以後我們兩個一起制霸整個天海大學!”陸青坐起身,歪頭看着蘇逸:“只有英雄才能配美人,只要你答應和我合作,以後我就是你的!”

蘇逸挑了挑眉毛,這句話可有單太刺激了,關鍵是讓蘇逸想不用的是,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陸青到底想要在天海大學幹什麼,竟然爲了制霸一個天海大學而已,就願意將自己都交給蘇逸,這是不是有點太果斷了。

想來想去,蘇逸都想不通到底陸青爲什麼要說這樣的話,不過直覺告訴蘇逸,這件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這裏面一定還有什麼隱情。

陸青能夠爲了在一個大學就這樣犧牲自己,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到底是因爲什麼,蘇逸想不通,但是卻成功的勾起了蘇逸的好奇心。

“好啊,我可以答應和你合作,只是你至少應該告訴我,到底應該怎麼和你合作吧?我要是連一點目的都不知道的話,我和你合作好像也沒有任何意義吧?”蘇逸聳了聳肩,玩味的看着陸青。

“很簡單,只要你幫助我除掉錢峯就可以,剩下的事情我自己就可以搞定,這個問題不算是難吧?”陸青笑眯眯的走到蘇逸面前,伸手勾了勾蘇逸的臉。

蘇逸擡頭看了一眼陸青豐滿的雙峯,咧開嘴笑了起來:“陸青,我還是應該有必要告訴你一下,千萬不要玩火,你要是玩火的話,我保證你一定會後悔莫及,一會兒我真的要是着火的話,到時候你會控制不住的哦!”

“哦?真的嗎?那你想要怎麼樣呢?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有多大的火!”陸青身體往蘇逸的方向靠了靠,彎腰看着蘇逸,一對巨大的豐滿順勢垂了下來,深不見底的溝壑徹底呈現在蘇逸面前。

蘇逸也不由睜大雙眼,這個陸青還真是夠膽大,都已經這樣了,竟然還敢這樣玩火,這是完全在挑戰自己的底線。 “哦?不要玩火,我也沒有玩火啊,你看見這個屋子裏面什麼地方有火?”陸青笑眯眯的仰起頭,掃視了周圍一圈,不由笑了出來:“難道說是有無名之火啊?我怎麼沒有看到啊?”

蘇逸嘴角劃過一抹笑意來,既然沒有看到,今天蘇逸就讓陸青看看,不然的話,蘇逸還算是男人嗎?

當即,蘇逸便站起身來,一把摟住陸青纖細的腰肢,接着便將陸青直接扣在了懷中,身體向前一拱,直接將陸青壓在了牀上。

和一個女人這樣親密接觸,蘇逸其實也是第一次,那種柔軟的感覺差點讓蘇逸舒服的叫出聲來,難怪男人都喜歡女人,原來這種感覺這麼舒服。

陸青也忍不住驚呼一聲,看着蘇逸,臉色不由有些發紅,不過嘴角卻帶着一抹嫵媚的笑意:“你就算是喜歡我因爲用不着這麼野蠻吧?反正我也打不過你,你想要幹什麼都行,何必要這樣呢?”

“哦?那我應該怎麼樣?總不能這樣吧?”蘇逸笑眯眯的咧着嘴,伸手一把扯住陸青的泳衣釦子,輕輕拽了一下。

“啊!”陸青終於忍不住了,這個傢伙竟然說動手就動手,還真是什麼都敢做,這要是真的讓蘇逸做出來的話,那陸青以後該怎麼辦,豈不是顏面無存了。

當即,陸青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衣服釦子,擡頭看着蘇逸:“好了,我不和你鬧了,我只是問你,你到底同不同意和我合作?”

“合作,當然合作了,有和美女合作的機會,我自然不會放棄了,不過現在我是不是應該先受點利息?不然的話,我不是虧大了?”

蘇逸心中早就已經想清楚,既然陸青讓他對付的也是錢峯,而錢峯早就已經惹了蘇逸,加上外面還有大蝦米,這三方合作,最後的目標都是一個人。

也就是說,就算是蘇逸不和大蝦米還有陸青兩個合作,但是最後蘇逸的目標還是要對付錢峯,這樣的合作,蘇逸爲什麼要拒絕。

“好,既然合作的話,現在我們就是合作關係,你是不是應該起來了?”陸青臉色有些發紅,伸手推了蘇逸一下。

蘇逸笑眯眯的咧開嘴,卻沒有起身的意思,開玩笑,陸青讓蘇逸起來蘇逸就起來,那蘇逸多沒有面子,這個利息今天一定要收。

“大姐怎麼樣了?爲什麼一點聲音都沒有?不會是蘇逸那小子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了吧?”

“不會吧?他有這麼大的膽子?大姐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對了,咱們的房間不是有監控嗎,快點看看到底怎麼樣了,要是大姐真的有事的話,我們就衝進去,一定不能讓大姐出事!”

“對對對,沒錯,大家一起上,不能讓大家出事!”

這個時候,下面的人都紛紛拿出手機來,快速找到了樓上的房間,最後在房間裏面看到了蘇逸和陸青。

不過看到裏面的畫面,所有的女孩子都忍不住捂住嘴,詫異的看着手機裏面的畫面。

手機裏面,兩道身影趴在牀上,而蘇逸的大嘴正堵在陸青的小嘴上,那姿勢的狂野,足夠看的每一個人面紅心跳。

所有人都詫異的睜大雙眼,他們都沒有想到,蘇逸竟然真的親了陸青。

“啵!”的一聲,蘇逸滿意的鬆開嘴,笑眯眯的舔了舔自己的嘴脣。

陸青的小嘴兒柔滑細嫩,就好像是兩個果凍一般,親在嘴上說不出來的溫涼舒服,讓人親下去就不想鬆開,這種快感,簡直是不可言喻。

蘇逸心滿意足的站起身,笑眯眯的看着陸青:“好了,利息我已經拿了,這個就算是我們之間合作的誠意了,你放心,我一定會和你合作,錢峯我也一定會除掉!”

說完,蘇逸這才滿足的向着樓下走去,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把自己的初吻獻出去了,不過想想陸青這性感尤物,蘇逸倒是覺得也不虧,雖然說可能自己不一定是陸青親過的多少男人了,但是至少蘇逸是第一次啊!

陸青也坐起身來,看着蘇逸的背影,又摸了摸自己的嘴脣,臉色瞬間紅了起來。

蘇逸完全想錯了一件事情,雖然說陸青非常的嫵媚動人,實際上,陸青根本就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甚至說,從小到大,陸青就沒有和陌生男人親密接觸過。

現在蘇逸一下子親了陸青,其實拿走的就是陸青的初吻,這也是陸青的第一次。

這種刺激的感覺,就連陸青都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其實陸青應該是恨蘇逸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陸青就是無法恨的下來,感覺面對蘇逸,陸青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下面的女孩子早就瘋狂了,眼看着蘇逸走下來,一個驚訝的捂住小嘴。

剛纔她們看到了什麼?蘇逸親吻了陸青,而陸青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就這樣任由蘇逸離開!

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以前陸青絕對沒有幹過這樣的事情,有想要碰觸陸青的人,最後一定都死於非命,就像是那個富二代一樣,到現在都沒有人知道富二代到底是怎麼死的。

可是蘇逸爲什麼會有不同的結果?

蘇逸就這樣光明正大的親了陸青,然後又這樣笑眯眯的下來,竟然從頭到尾,陸青都沒有阻攔蘇逸一下下。

“各位姐姐,你們還在這裏玩呢,你們慢慢玩啊,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蘇逸笑眯眯的看着樓下一個個驚訝的說不出話的美女,笑眯眯的揮了揮手,擡步向着下面走去。

不行,絕對不能繼續待下去了,這裏簡直就是銷魂窟啊,要不是蘇逸的定力足夠的話,恐怕就剛纔這一瞬間,蘇逸恐怕都有一種想要徹底破身的衝動。

不過現在蘇逸可不敢做這樣的事情,先天高手的修爲在都市之中或許已經非常厲害,但是按照老管家的要求,蘇逸現在的修爲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先天高手只是一個入門的境界。

想要達到無所不立,傲視羣雄,蘇逸就要更加的厲害,而這一點,就需要蘇逸至少達到望天境界才行,在此之前,絕對不能破身。 想一想剛纔的尤物,蘇逸根本就沒有辦法下手,這倒是讓蘇逸的心中非常的鬱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