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連續三天的趕路,周寒和他的家眷來到了一個恍若世外桃源的地方。這裡到處都是芬芳的鮮花,清澈的河水緩緩流淌,山清水秀,孩童們嬉戲打鬧,大人們在田野勞作,老者聚一起歡快聊天,一副和樂融融的跡象。

周寒的家眷入住非常的順利,他們有著明亮幽靜寬敞的房間,還有專人服伺。

「周寒,不用說,想必你也感應到了,這地方有五名先天之境的高手,安全問題你就不用擔心了。」王長老對周寒說道。

「嗯,這個我感應到了。」周寒不動聲色的點著頭,在祭靈的幫忙下,周寒一共感應到了八名高手。王長老所說的那五人都是老者,正聚在一起聊天。他們顯然是預料到修鍊突破沒有機會了,便開始在後方一邊享樂晚年,一邊保護著這裡。

另外三人都在閉關之中,實力處於先天之境後期巔峰,他們在做最後的拚命一博。

這一博成功,那便是晉入真氣境了。

這地方有著這等高手坐鎮,周寒自然就無懼家人的安全了。

「你跟你親人再聚幾日吧,過幾日再來武陽城。」王長老道。

周寒在搬家途中的這三日里,從兩位長老嘴裡對於武陽城的情況已經有所了解。

武陽城,這表面上只是一個城,實際上是一個比大運都城都還要大十多倍的地方。這個地方的位置非常的微妙,處在大運國,大理國,西岐國和大楚王朝四個國家的領土接壤處。

也就是說這個地方,分別被這四個王朝國家把控,每個王朝控制著武陽城的一部分。四個王朝的勢力,在這裡形成了一種平衡。誰都想吃掉敵國,但誰都吃不了敵國,這裡,成為四個王朝除了邊關戰場外,另外一處刀戈之地。

四個王朝的武盟,都設立在這裡。這裡有著四個王朝武盟的產業,也有著許多背景深厚的商會產業,比如說中等王朝明月帝國某世家的拍賣場等。下等王朝自然是不敢招惹中等王朝世家的產業了,可以說,武陽城是一個充滿機會和鮮血的地方。

「不用了,我們現在就走吧。」周寒的母親非常的通情達理,周寒既然是武盟的人了,自然要為武盟拼打,為他自己的人生拼打,她不能太讓周寒分心顧忌。所以,周寒的母親早早就跟周寒談好了。

「好吧。」王長老看著周寒這樣子,知道周寒已經把家事處理好了。

武陽城距離家眷的世外桃源也不遠,半日路程。

王長老,王長老帶著周寒回到武陽城的時候,武陽城裡正在進行一場廝殺。

在武陽城的百匯街上,雙方百餘人馬正眼紅著拚命。

這百匯街是武陽城上一個黑市,各大勢力有什麼見不得光的東西都會拿這裡來銷贓。銷贓被主人發現,然後一場廝殺,這在百匯街非常的正常。

不過眼前拼殺的人馬達到百餘人,這就有些不正常了。

「卧槽,那不是大理武盟的人嘛,竟然跟大楚武盟的人幹起來了。」王長老一眼就看出來廝殺的雙方身份。

「麻痹的,都還愣著幹嘛,一起上,大楚武盟的混蛋!」吳長老一聲大喝,率先沖了過去。

「哇呀呀,這個老吳,你又不打招呼就上,尼瑪,老子又落後了!」王長老罵了一句,連忙緊隨著吳長老,立即殺了過去。

王長老和吳長老帶來的幾個人也是連忙沖了過去,周寒在原地愣了一下,立即也是沖了過去。

大理國和大運國是聯盟,自然大理武盟和大運武盟也是朋友了。這朋友有難,自然就要拔刀相助。更何況對方還是敵國的盟友,敵國的盟友那也是敵人。

原本大理武盟的人被大楚武盟的人狠狠壓著打,眼看就要堅持不住了,王長老等人這一股勢力加進來,王長老,吳長老,馮海和周寒這四名先天之境從大楚武盟的後面狠狠一通砍瓜切菜,大楚武盟的人頓時就蒙了,丟下二十幾具屍體,潰逃而走。 「吳長老,王長老,多謝你二人及時相助啊!」大楚武盟的人敗走之後,大理武盟裡面走出一個渾身鮮血的老者,喘著粗氣對王吳二人表達謝意。

「哪裡,哪裡,咱們大運和大理是朋友,朋友有難,自然要幫忙。」吳長老微微一笑,然後疑惑問道,「你們怎麼跟大楚的狗幹起來了?」

雖然大運國,西岐國,大理國和大楚國四個王朝的勢力在武陽城維持了一個微妙的平衡,但大運武盟和大理武盟的勢力不如大楚武盟和西岐武盟呢,一般情況下,大運武盟和大理武盟是不會輕易和西岐武盟,大楚武盟正面起衝突的。

今日這上百人的廝殺,規模有點大了。

「麻痹的,這說起來就氣憤,我們從山脈裡面弄了點東西來賣,大楚的狗硬說這東西是他們的,要搶走,所以我們就打起來了。」渾身鮮血的老者罵咧咧的說道。

「什麼東西,值得你們這樣大打出手?」王長老好奇問道。

「五顆七階妖獸的獸核。」

「什麼,五顆七階妖獸的獸核?」吳王兩位長老大吃一驚,隨即兩人就瞪著眼珠子罵道,「老馬,你這傢伙真特么蠢啊,這等東西你來拿來賣?換了是我,我特么也想要搶了。五顆七階妖獸的獸核啊,你不會拿到萬金拍賣場去賣啊,非拿到這裡來!獸核還在不?在的話馬上賣給我們好了,你放心,我們絕對按照市場行情給你價錢。」

七階妖獸,這相當於先天之境的人類武者了。甚至有些七階妖獸的強悍一點不輸於晉入真氣境的強者,先不說進入茫茫叢林獵殺妖獸的危險,單單就是五隻七階妖獸,就不好對付的。

當然了,獵殺妖獸如此的危險,這七階妖獸的價值也非常的高昂,渾身是寶不說,其獸核最為尊貴,可以用來淬鍊身體,或者是用來製作符墨,這比七階妖獸精血製作的血脈價值更加高昂。

「你們以為我願意拿來這地方賣嗎?我們手裡急需資金,拍賣場那裡拍賣要排期,我們等不了,你也是知道的,如果直接賣給拍賣場,會被狠狠砍價……」大理武盟馬長老的話沒有說完,被王長老打斷道,「你們急需多少資金?找我們借啊。」

「太多了,你們一時間也湊不齊的。」馬長老苦逼著臉。

「多少,你倒是說個數目啊。」吳長老催問道。

「這個數。」馬長老伸出了一根手指頭。

「一百萬金?」吳長老試問道,這點錢他還是借的起的。

「不是。」馬長老搖著頭。

「一千萬金?」王長老道,一千萬金也還是借的起的。

「也不是。」馬長老再次艱難的搖頭。

「難道是一億金?」王長老和吳長老都嚇了一大跳,這個缺口太大了,他們兩人產業的流動資金也不過一億多金而已。

如果借出一億金,他們二人的產業必然出現嚴重的流動資金問題,沒有流動資金,產業必然崩潰。

然而讓王長老和吳長老鬱悶的是,大理武盟的馬長老竟然還在搖頭。

「尼瑪逼的,馬長老,莫不是你們需要十億金,你們大理武盟究竟幹了什麼事情,竟然需要這麼多錢?」王長老鬱悶道,他們離開武陽城的前幾日,大理武盟都不缺錢呢。這才幾日工夫,就有了這麼大的一個巨缺?!

「這是我們的國師吩咐的事情,而且時間只有半年,半年之內,一定要弄夠這麼多錢。」馬長老無奈說道,「你們不知道,為了獵殺這五隻七階妖獸,我們傷亡了十幾個人,唉……」

「你們國師搞什麼事情需要這麼多錢?」王長老和吳長老嘴巴張的老大。

「國師的事情我們哪敢問啊,若是你們大運國師黑著臉讓你們大運武盟去弄十億金,你們敢開口詢問嗎?」馬長老說道。

「我們大運國師不會讓我們干這樣的事情的。」王長老和吳長老立即說道。

「唉,說多了都是淚。」馬長老從懷裡摸出五顆血跡斑斑的獸核,遞給吳長老:「這東西你們既然要的話,那就拿去吧,錢呢,你們隨後送來便是。」

「沒有問題。」吳長老連忙將五顆獸核捧了過來,經過初步鑒定后,小心翼翼放好,然後一本正經對馬長老說道:「這五顆獸核都是火屬性,市場價一百二十萬金一顆,回頭我讓人把六百萬金送到你……」

「今天如果不是你們及時,這獸核被搶去不說,我們大理武盟必然還將死傷慘重,半價就是了。」馬長老說道。

「半價?」王長老和吳長老被驚的不輕,在他們的印象里,這大理武盟的馬長老可是有名的摳門,一件物事價值一百金,絕對不賣九十九金,哪怕少一個銅子都不行。現在這六百萬的東西,他居然折價一半。要知道,他現在就是拿到萬金拍賣場去被人砍價,起碼也能賣個四百多萬金呢。

「是的,回頭你們送三百萬金來便是了。」馬長老的神情很堅定,雖然心中肉痛的很,但他知道,今日之事,如果不是對方,他連這三百萬金都沒有了。

「老馬,這可是你說的哦,三百萬金,將來你不哭?」王長老很是誇張的看著馬長老。

「老王,你就別哪壺不開提哪壺了。」吳長老把王長老拉到一邊,對馬長老說道:「老馬,我們是朋友,我之前已經說過要按照市場價給,那肯定就不會佔你便宜。再說你今天也不容易,傷了這麼多人,這都是花銷呢。六百萬金,你放心一金都不會少你的。」

「吳長老……」馬長老不禁有些熱淚盈眶,大運武盟這個朋友,交的真是沒說的。

「就這麼定了,我們是朋友,只有相互扶持,才能夠不被西岐和大楚蠶食掉。」吳長老說罷對大理馬長老拱了拱手,「我們還有事情,就此別過。」

「走了。」吳長老一揮手,周寒等人立即跟上。

「馬長老,今天多虧了大運武盟的人,他們居然不要我們的讓利,三百萬金啊,這樣的朋友,值得我們大理武盟掏心窩。可我們之前還沒有完全的信任他們……」馬長老身邊那人話沒有說完,被馬長老打斷道,「我們之前不是不完全信任他們,而是因為大理國和大運國處在同樣的危機之中,大家只有聯合起來才能夠生存。我們是被迫結為盟友的,被迫結為的盟友,信任度哪有那麼高,只有時間能夠慢慢證明一切,現在,我們已經慢慢的發現了大運武盟的誠意,以後和他們之間有什麼事情,我們大理武盟一定要顯得有誠意才是。」

「馬長老說的是。」

「走吧,抬走死者,救援傷者。」

……

「老吳,你可真大方,三百萬金,說不要就不要了。」王長老對吳長老發著牢騷。

「雪中送炭比錦上添花強,現在大理武盟的日子不好過,我們理應幫襯著點。如果大理武盟倒了,對我們大運武盟有什麼好處,恐怕到時候不等我們喘口氣,西岐武盟和大楚武盟就立即聯手把我們吃掉了。再說了,我們也沒有虧啊,那獸核按照正常的市場價給的。這樣一來,我們還會獲得大理武盟的信任和誠意。」吳長老說道。

「你說的這些我都懂,只可惜,三百萬金啊,說沒了就沒了。」王長老有些肉痛。

「老王,我的地方到了,周寒就交給你了。」眾人走到一個岔路口,吳長老開口道。

「嗯,你也要小心點,今日我們壞了大楚武盟的事情,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王長老提醒道。

「我你就不用擔心了,周寒的安全可是比什麼都重要,你的責任和壓力比我大啊。」吳長老說。

「這你放心,我有辦法。」王長老胸有成竹。

「周寒,我就在那邊的天地錢莊,你有什麼事情可以來那裡找我。」吳長老給周寒指了指岔路口其中一條路。

「嗯,知道了。」周寒點著頭。

吳長老帶著馮海走了,剩下幾個護衛跟著王長老保護著周寒來到了一個名為「天下第一符」的鋪子。

「周寒,這便是我的地盤了。」王長老對周寒說道,「武盟在武陽城的產業主要有三大塊,第一塊是老吳的錢莊,第二塊是我的符鋪,第三塊就比較雜了,以後你就了解了。武盟一共六個長老,那裡就有四個長老坐鎮,都還顯得有些人手不足呢。你若是能夠早點達到先天之境後期的實力的話,你就要立即被調到那邊去坐鎮。」

「我這天下第一符鋪,主要經營的就是和符有關的東西,比如買賣各種成品半成品符,買賣製作符的各種原料等等。只要跟符有關的東西,我這裡都經營。」王長老給周寒介紹道。

「那我在這裡做什麼呢?」周寒問道。

「什麼都不用做,符鋪裡面有各種人手呢,你需要做的就是武盟給你提供修鍊資源,你盡最大努力提高你的實力,還有就是你的安全。西岐殺手必然會再次來刺殺你,十七歲的先天之境,如果西岐出了這麼一個苗子,老子也會不惜一切代價去刺殺,所以你需要做的就是藏匿起來。」王長老說道,「你放心,我已經替你想好了藏匿的地方。」 王長老帶著周寒來到天下第一符鋪後院的一個密室,這個密室建立在荷花水池的下面,非常的隱秘。

每次進出密室,必須用分水符分開池水。

「怎樣,我給你安排的這個藏身之所還不錯吧。」王長老帶著周寒晉入了密室,對周寒說道。

「嗯,這個密室是不錯,藏人的話也很妙。」周寒點著頭,話鋒卻是突然一轉,「不過我若是藏匿在這裡面,不出三天,必然被西岐殺手找到。」

「怎麼可能?」王長老立即瞪著眼珠子,詢問道,「西岐殺手憑什麼找到這裡?」

「很簡單嘛,西岐殺手刺殺我未果,傻子也能想出來,你們必然會把我藏起來。於是西岐殺手就會把注意力放在你們能夠藏匿人的地方,更何況他們要不惜一切代價把我找出來,所以這藏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周寒說道。

「也對啊。」王長老一拍腦門,有些懊惱,「既然不能把你藏起來,那該想個什麼辦法呢?」

「我剛才跟你進來的時候,看你的鋪子里似乎在招聘鑒符師?」周寒道。

「這個跟你藏匿有什麼關係?」王長老有些不明白周寒的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所謂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這個鑒符師我看你就別招了,我來擔任便是。」周寒雖然只是學習了一點基礎符文,沒有接觸到鑒別符籙這些東西。但腦海裡面有祭靈的幫忙,鑒別符籙這玩意,小菜一碟。

「你來擔任?」王長老吃了一驚,周寒這辦法倒是有幾分道理,西岐武盟絕對想不到他們要找的人就正大光明坐在符鋪裡面當鑒符師,當然只要周寒隨便易點容便是。

不過鑒符師可不是什麼人都能當的,鑒符師顧名思義就是要鑒別一張符的優劣真偽,這需要非常深厚的功底和毒辣的眼光。

周寒這剛剛從軍隊裡面爬起來的窮小夥子,不是王長老打擊他,恐怕周寒連符文都沒接觸到幾個,他能當鑒符師,開什麼玩笑。

若是真讓周寒坐在了鑒符師的位置,別人隨便拿一張符來讓他鑒別,這一露陷,說不定連他的身份也給泄露也不一定。

周寒看著王長老的疑惑,微微一笑,道:「王長老若是不相信的話,可以讓我試試。如果我的鑒別有任何一絲差錯,你就當我什麼都沒有說過。」

「周寒,你真能鑒別符?」看著周寒這自信的樣子,王長老倒是有些驚異了。周寒能夠在區區一年多的時間從不是練體境的實力蹦入先天之境,他創造了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奇迹,難道他真會鑒別符嗎?

「試試不就成了。」周寒道。

「那好,你等下。」王長老說罷立即拿出了假鬍子,啞葯等等一系列化妝易容的東西,「我先給你易容,等會咱就出去試試。」

「好。」周寒點著頭,坐了下來,然後王長老便開始忙活。

先給周寒的臉上抹上暫時讓皮膚變皺紋的藥膏,然後仔細貼上假眉毛,假鬍子……

「王長老,問你個事情,你認識邱六農嗎?」周寒突然想起這個獨臂中年人來,不知道他在武盟哪個產業里。

「邱六農?」王長老愣了一下,問道,「是不是只有一隻手臂的那人?」

「是的。」周寒點著頭。

「這人在吳長老的錢莊裡面,怎麼,你找他有事?」王長老道。

「沒事,我就是隨便問下。」周寒隨口說道,心裡道有時間去錢莊看看。那邱六農只有後天之境的實力,在武盟的地位不會高,估計在錢莊裡面打雜。他為了自己沒有了一塊血墨,這是周寒欠他的情,得還了。

「王長老,就這一兩天,應該還有一個叫操西岐的胖子進入武盟,你……」周寒的話沒有說完,王長老打斷了去,「哦,你是說那個名字霸氣威武的胖子吧,這傢伙牛哄啊,據說數日前突破練體第十重晉入了後天之境,原本他被分在了我這裡,但我聽聞你被刺殺,連夜趕來那天晚上,這胖子竟然特么的又突破了,一下子竄到了後天之境後期,於是就被連夜送到武盟的第三塊產業去了。」

一下子又竄到後天之境後期?

周寒聞言,吃驚不小。這操西岐之前帶領戰神軍追擊西岐潰兵,追著追著就突破了,這已經是逆天狗屎運了。沒想到這傢伙的狗屎運還真是不停,這才幾日工夫,竟然又連蹦兩期,竄到了後天之境後期。

尼瑪這胖子的狗屎運要是再爆發一次,那豈不是就要晉入先天之境了?

「是這樣的,這胖子的情況非常的詭異,我弄不明白,於是把他送到武盟的第三塊產業去了,讓那裡的人看看這胖子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情況。等什麼時候弄明白了,就把人給我送回來。當然了如果胖子蹦到了先天之境中後期的話,那就可能會留在第三塊產業了。」王長老說道。

「哦。」周寒點著頭,對於武盟的職務分佈,周寒已經很清楚了。

實力剛剛晉入後天之境,進入武盟的時候地位最低,只能做最低級的活兒,比如打雜安保跑腿等等。

實力晉入後天之境中期,就可以接觸到武盟的一些常規職位,地位也比之前升了,比如掌柜什麼的。

若是實力晉入了後天之境後期,那便是武盟的低等中堅力量,權利比之前放開了許多,能夠單獨接觸經營武盟的一些重要產業。

而實力晉入了先天之境,這便能夠接觸到武盟的核心產業,比如錢莊,符鋪等等。職務也被提到了執事,當然這時候執事的主要指職責是輔助長老管理核心產業以及處理一些突發事件。比如現在的周寒,他是先天之境前期的實力,可以接觸到武盟的符鋪並幫忙王長老管理。不過周寒的情況特殊,他正被西岐武盟視為眼中釘,他的首要任務便是自己的安全。

先天之境中期的表現若是突出,便可以單獨管理武盟的核心產業。實力晉入先天之境後期和半步真氣境,這便是武盟的核心頂尖長老階層了。

半步真氣境是界與先天之境後期和真氣境之間的特殊階層,實力能橫掃先天之境,但距離真氣境有一步之遙,不是真氣境對手。

王長老已經說過了,大運武盟眼前也就只有6名長老,也就是眼前大運武盟在任的五名長老都是先天之境後期或者半步真氣境,另外一人已經晉入了真氣境。至於其他那些先天之境後期和半步真氣境,有的太老了去養老了,有的去外歷練了。

長老再往上,就是國師大人了。不過王長老告訴周寒,國師大人前段時間去大運王朝的一個附屬小國家處理事情的時候遭到西岐國師的埋伏,受了傷,眼前在閉關療傷。

大運王朝雖然是下等王朝,在比大運王朝還小的王朝多的很,這些王朝想要生存,自然就必須來抱大運王朝這樣的大樹乘涼,也就是每年上供的意思。

國師受傷,這事情非同小可,也難怪上次大運皇上聞言那麼匆忙就離開了,都沒工夫招待周寒。

王長老的易容術非常的精湛,很快便是把周寒給易容為一個老者,然後周寒再服下啞葯,嘶啞的聲音讓周寒一點沒有了少年人的跡象。

這啞葯的藥力是一個星期,若是服用解藥,隨時可以恢復原來的聲帶。

「從現在開始,你需要另外一個稱呼。」王長老對周寒說道。

「就叫我寒大師吧。」周寒嘶啞著嗓子隨口說道。

「那好,寒大師,你現在跟我去前面。」王長老一邊引路,一邊說道,「寒大師,我可是先把醜話說在前面,若是你鑒別不行,我可是要把你罵出去的哦。」

「呵呵,沒有問題。」周寒沙啞一笑,他知道這是王長老在考慮周全。若是有一個人來應聘鑒符師,結果發現是個假貨,誰都會立即將人罵走,若是還和顏悅色請人離開,這就不對勁了。

周寒跟著王長老來到天下第一符鋪子里,這時候他才注意到鋪子裡面的火爆生意。之前為了避嫌,他是在鋪子的偏門悄悄進入的,並沒有看著鋪子裡面的情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