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進了辦公室,李國亭並沒有鬆手,還是很‘親密’地摟着秦百贏坐在了沙發上。

馬飛走進來,也坐在了秦百贏的身邊。

剛纔那幾名跟着走進來的保安不敢貿然進來,就站在門口。

“秦團長,沒來寶雞之前,就耳聞你的大名了。來到寶雞城,先拜秦百贏,不拜秦百贏,球事弄不成。秦團長果然名不虛傳啊。今日有幸見你一面,實乃我們弟兄三生有幸啊。哈哈——。“李國亭笑道。

秦百贏臉色愈加難看,他瞪着恐懼的眼神,說道:“那都是外人謠傳。外人謠——傳。”

“呵呵,秦團長。我們雖然是初次見面,但秦團長的爲人讓我們弟兄大開眼界。秦團長這麼熱情好客。我們弟兄就不能不領情了。我想,秦團長一定會讓人去把我們那幾位被誤抓的兄弟帶到你這裏,親手交給我們吧。”李國亭又動了動右臂。

秦百贏呲呲牙,斜着眼睛翻翻李國亭那隻緊貼着他的腰身的右手,額頭上冒出冷汗,結結巴巴地說道:“是,是,我——這就叫——叫人——把——把他們帶來,交——交給你——你們。”

接下來,秦百贏在李國亭和馬飛的目光直視下,馬上命令手下去把前兩天剛抓的馬賊甘子平和他的同夥帶到他這裏來。

一個時辰過後,幾名保安押着甘子平和那兩名跟隨他一同來寶雞的同伴來到秦百贏的辦公室。

“可以讓你的手下走了。”李國亭提醒道。

“是,是,你們出去。”秦百贏對那些押送的保安團士兵喊道。

那些士兵乖乖地離開了秦百贏的辦公室。

甘子平突然看見李國亭和馬飛坐在秦百贏的身邊,馬上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了。他剛要張口叫李國亭和馬飛,被馬飛擺手制止了。

“兄弟們辛苦了。”馬飛說着,走上前去,親自給他們鬆了綁。

李國亭這時再次‘擁抱’着秦百贏從沙發上站起來,然後對秦百贏說道:“秦團長這麼慷慨地就把我的兄弟交給我們。我們不會不領情的。不過。俗話說:“拜佛拜終身,好人好到底。那就麻煩秦團長親自送我們過大散關吧。我想秦團長一定會慷慨答應的,是吧。”

“這——這——。”

“怎麼,秦團長不願意交我們這個朋友嗎?”李國亭目光中帶着令人恐懼的殺氣,注視着秦百贏。

秦百贏身體抖動了一下,嘴脣蠕動了一下,說道:“我送,我送。” 蓮花山上,奉命趕來的匪兵們搬來了兩尊土炮,這兩尊土炮據說是當年鬧白蓮教時從山下縣城敗退到蓮花山的白蓮教人馬留在山上的。小說

自打李國亭他們站據蓮花山以後,這兩尊土炮就被重新從蓮花山主峯的三清觀裏搬出來,擺放在中峯大營裏。不過,由於山寨一直沒有受到過攻擊。所以,這兩門土炮就一直閒置在大營裏。

現在,這兩門土炮一下子派上了用場。

萬山青立刻命令將兩門土炮架到關隘上,對準關前的崔連長的**開火。

“轟隆”一聲巨響,一團火球從伸長的黑洞洞的帶着鏽色的炮口噴出,很快就化成一片灼熱的狂風,從炮**出的一粒粒鐵砂子,像秋風掃落葉一般,卷向關隘前的敵人。

炮聲過後,關隘前立刻響起一片哭爹叫媽的聲音。擁擠在狹窄的山道上的崔連長部下,被土炮飛出的灼熱的鐵砂子打倒了一片,其餘的人,紛紛朝關隘後邊的山灣退去。

“頂住,給我頂住。”崔連長在後面氣急敗壞地舉着手槍,朝後退的士兵喊道。

我心很小,裝一個你正好 後退的士兵只好又轉過身來,一邊朝關隘上的土匪們開槍射擊,一邊吶喊着,朝前衝去。

“**又衝上來了,給我用土炮轟這幫狗孃養的,轟死他們。”侯長立從掩體後面站起來,大聲喊道。

侯長立話音剛落,一發子彈便打中了他的肩胛。他‘哎呀’了一聲,跌倒在旁邊的土包下。

“侯大隊長中彈了。”旁邊的兩名匪兵急忙去拉侯長立。他們兩人一邊喊叫,一邊把中彈的侯長立往掩體後面拉。

從關隘下面再次射過來一陣密集的槍聲,子彈像雨點一般落在關隘上。座落在關隘上的木格塔樓被飛過來的一枚手榴彈擊中,頓時燃起了大火。整個猴子背霎時間濃煙滾滾,火光沖天。

“衝啊,殺啊。”關隘下的**見上面的塔樓被擊中,起了火,士氣大受鼓舞,一個個端着槍,一邊朝關隘緊閉的大門衝過來,一邊大聲喊叫着。

崔連長馬上命令所有火力朝關隘上射擊,掩護進攻部隊打開關隘的大門。

衝到關隘門前的士兵見大門緊閉,於是齊力撞門。那兩扇青岡木製作的大門絲毫也沒動。於是,士兵們開始往門口堆放手榴彈,幾個手榴彈捆在一起,然後引爆。

劇烈的爆炸聲掀起一陣熱浪,把那兩扇青岡木大門炸開。

就在士兵們吶喊着跨過倒塌的大門,朝關隘裏衝去時,迎面響起一聲沉悶的土炮聲。一大片鐵砂朝着倒塌的大門口打來,剛跨進大門的士兵許多人被土炮射出的鐵砂擊中,慘叫着倒在大門口。

又是一聲沉悶的土炮聲響起,鐵砂再次打在大門口。

其餘的士兵開始往後退去。

就在這時,從濃煙升騰的關隘後方,突然衝出來一隊騎兵,騎在頭馬上的大漢手中揮舞着明晃晃的大砍刀,嘴裏喊着:“去死吧,你們這些混蛋。”便帶着身後的馬隊,像一股旋風似地朝崔連長的**隊伍衝去。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山寨總教習樑全民。

自打跟李國亭上了蓮花山以來,上了年紀的樑全民很少隨土匪們下山劫掠過路的客商,也很少跟隨山寨裏的人馬出外攻打鄉鎮、寨堡。他主要負責新上山入夥的土匪的武術教習和訓練。教他們一些刀槍不入的功夫。

這次,李國亭和馬飛不在山寨。趙二虎又負了傷,不能擔當山寨的指揮任務,整個山寨,只有萬山青一人支撐,於是,樑全民在這危急之際,馬上把半月前剛入夥的一百來個青少年土匪組織起來,每人配發一把大刀,騎上戰馬,從山寨大營趕到猴子背,來增援萬山青。沒想到,他們剛趕到猴子背,就聽見關隘前響起激烈的槍炮聲,整個猴子背關隘被升騰而起的濃煙和火光包圍,喊殺聲,搏鬥聲不絕於耳。

樑全民情知不好,急忙帶着隊伍趕到關前,發現關門已被**攻破,守衛關門的土匪死的死,傷的傷。就在這時,他看見守衛猴子背關隘的土匪小隊長景海平帶着一幫土匪搬來兩尊土炮,對準大門開了炮。**被打退回去了,於是樑全民藉機帶着自己的騎兵隊伍,揮舞着大刀,從關隘後方就衝過來。

那些還沒有來的及後退的**士兵一個個便成了樑全民部下的刀下鬼。

萬山青見狀,馬上命令號令兵吹響了進攻的牛角號。號聲一響,埋伏在掩體後面的土匪們一躍而起,舉着手中的步槍、獵槍、長矛、大刀一窩蜂似地跟在樑全民馬隊的後面,衝向崔連長的連隊。

“衝啊,殺啊,別叫**跑了啊。”土匪們立刻來了精神,個個爭先奮勇,朝前衝去。

很快,雙方的人馬就涌在山道上,展開了肉搏戰。

崔連長的隊伍武器裝備勝過蓮花山上的土匪,但短兵相接,一展開肉搏,那些先進的武器裝備實戰能力很快就處於下風了,到是山寨裏的土匪們手持的那些大刀、長矛起了作用。

這時候,只見整條山道,都是混戰的雙方人馬。人喊馬叫,喊殺聲不絕於耳。在這些相互砍殺的人羣中,不時響起幾聲槍聲。路邊上,斜坡上,草叢裏,崖壁旁,到處都躺着死去的和受傷的雙方士兵。

土匪們在自家門口越戰越勇,這時候,從山寨大營那邊又陸續趕過來一幫土匪。現在。蓮花山的土匪在人數上已佔了上風。崔連長的士兵卻在不斷地減少。眼看在這樣拼下去,就要全連覆沒了。崔連長只好下令,全連朝後撤退。

士兵們馬上放棄拼搏,掉轉槍口,就朝身後那條下山的山道跑去。

土匪們緊隨其後,拼命追趕。

再說前面燕子巖,呂連副率領的一個連,本來是在奪取了蓮花山第一道關隘燕子巖後,迅速朝第二道關口馬蹄關進發,在崔連長的連隊偷渡後山之後,兩部分人馬在第三道關前匯合,奪取猴子背。沒想到,呂連副在奪取了第一道關隘燕子巖後,卻在進攻第二道關隘前受到趕來增援的夏勇和魏寶生的土匪的阻擊,被土匪們擋了回來,困守在燕子巖關隘裏。

隨着猴子背戰事的打響,夏勇和魏寶生也開始帶領土匪攻打淪陷的燕子巖。雙方在燕子巖展開了一輪又一輪的爭奪戰。

呂連副憑藉武器裝備上的優勢,好幾次把拼命衝上關隘的土匪們又打了回去。

魏寶生和夏勇看到自己的隊伍一次次被呂連副的士兵打退。兩人氣的頭頂直冒煙。

“媽的屁,都是一幫飯桶,窩囊廢。都***給老子聽着,再有往後退着,老子親手砍了他的腦袋。都***跟着老子往上衝。”魏寶生邊罵邊伸手一把抹掉頭上的帽子。舉着手中的盒子槍,親自往關隘上衝去。

“衝啊,衝啊!”土匪們跟在魏寶生身後,朝燕子巖衝過去。

前面,敗退回來的崔連長,剛退到馬蹄關,又遇到守關的侯長立部下牛鎮海的堵截,一番激戰,崔連長總算攻下了並不險要的馬蹄關。等到萬山青和張漢民率隊趕到。崔連長已經放棄馬蹄關,朝燕子巖退去。

正在燕子巖激戰的夏勇和魏寶生沒有料到自己身後會突然冒出一股**,還沒等他們明白過來,崔連長的人馬就朝他們打過來。前後一夾擊。夏勇和魏寶生的隊伍就被打亂了。慌亂之中,魏寶生被從關隘上射出的子彈打中胸口,倒在地上。這時,萬山青和張漢民帶着土匪大隊人馬趕上來。崔連長不敢戀戰,急忙帶着隊伍被呂連副接上燕子巖關隘上。

“把燕子巖給老子***包圍起來,不準跑掉一個龜兒子們。”樑全民騎在馬背上,朝土匪們大聲喊道。 四面八方圍上來的蓮花山土匪,開始對佔領燕子巖的崔連長所部發動攻擊。//百度搜索?? 看最新章節//那兩門土炮也被從後方搬運到李燕子巖不遠的地方,對準燕子巖開火。

崔連長也不甘示弱,把帶來的所有輕重武器都架在燕子巖關隘上,其中就包括呂連副那個連的幾門小鋼炮。

四、五挺重機槍外加幾門小鋼炮,很快就把第一次衝鋒的蓮花山土匪們打了回去。

“弟兄們,給我打,狠狠打。”崔連長擼起袖子,一隻腳跨在被打塌的木欄上,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對身邊操縱機關槍的士兵喊道。

燕子巖那邊,剛被打退的萬山青和樑全民氣急敗壞地訓斥着一幫灰頭灰腦的土匪。

“你們***都是廢物,廢物。機關槍一響,就把你們嚇尿褲了,跑什麼跑。都給我上。”樑全民生氣地罵着手下。

他喊叫着讓手下的那些剛上山的年青的土匪往上衝,可是,當他們剛從山灣出一探頭,就遭到一排機關槍的掃射,一名沒有來得及躲避的土匪中彈倒在地上。其他土匪嚇的趕緊把頭縮會去了。

“***,你們不上,老子帶頭上。都是一幫縮頭烏龜,沒出息。”樑全民吼着,就要騎着馬往上衝。萬山青伸手一把把樑全民從馬上拉下來。

“現在不能衝。他們有機關槍和小鋼炮,我們抵擋不住那些武器,上去白送命。”萬山青對樑全民說道。

“那怎麼辦?我們就這樣看着他們佔了我們的燕子巖?”樑全民瞪着眼睛說道。

“再等等,等天黑後,我們再進攻。他們不熟悉這裏的地形。” 渣攻要黑化快穿 萬山青說道。

土匪們在山灣後面按兵不動。

這邊,崔連長也窩着一肚子火,本來預算的好好的,一路由呂連副帶領正面攻擊蓮花山,吸引住蓮花山上土匪的注意力。他親自帶領另一路人馬,跟老藥農從後山上去,打土匪們一個措手不及,這樣一來,他們這兩個連隊前後夾擊。一定端得了蓮花山上的那些爲害地方百姓的土匪老巢。

所謂計劃沒有變化快,誰也沒想到,老藥農帶的這條險路,雖然繞過了蓮花山上的兩處險要關隘,卻被第三道關隘猴子背擋住了去路。就差一步,就攻進土匪老巢了,結果,卻敗在了土匪的土炮之下,功虧一簣啊。

“人算不如天算,看來天不滅曹啊。”崔連長望着硝煙瀰漫的關隘前的戰場,不無感慨地說道。

“連長,你說什麼?”離崔連長不遠處的呂連副聽到了崔連長的感嘆,便開口問道。

“沒說什麼,噢,對了,呂連副,你把連隊重新組織一下,檢查一下各排的人數和武器裝備。天黑以前,我們一定要打上蓮花山去。”崔連長對呂連副說道。

“是,連長。”

呂連副轉身剛要離去,忽然聽見把守關門的士兵喊道團部有人快馬送信來了。崔連長聞聽,馬上帶着呂連副來到關前。

從上山的山道上跑過來兩匹馬,崔連長一眼就認出,其中的一位是團長身邊的傳令兵小劉。

崔連長馬上命令打開關閉的關隘,接團部傳令兵小劉上了關。

“報告崔連長,團部有緊急命令,要你們馬上撤回縣城。”小劉報告完畢,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裏取出一封信,交給崔連長。

崔連長接過信,拆開一看,一雙眉頭緊鎖起來。

“連長,信上說些什麼?”站在崔連長身邊的呂連副,偷眼看了一下崔連長手裏的那封信,開口問道。

“團長要我們立刻率領隊伍回去。”崔連長說道。

“爲什麼?”

“團長接到情報,從河南流竄到陝南的紅軍二十五軍,要攻打縣城。”

“噢。”呂連副聽聞此信,臉色大變。

“小劉,回去告訴團長,說我們馬上就趕回縣城。”崔連長對小劉說道。

“是,崔連長。”小劉轉身騎着馬離去。

團部通信兵小劉一走,崔連長立刻部署下去。要全連所有輕重武器,朝山灣那邊的土匪開火,士兵們虛張聲勢,齊聲吶喊;“衝啊,衝啊,活捉蓮花山土匪,爲民除害。”

頓時山灣那邊就陷入到一片火海之中。 日日念朝朝 猛烈的炮火,打的萬山青和樑全民他們擡不起頭來,只好命令土匪往後撤。

那兩門從山上運下來的土炮,也派不上用場了,只好丟棄在山道上。

後撤的土匪們沒走多遠,就見前面身後猛烈的炮火突然停下來了。**士兵的吶喊聲也停止了。大家都感到奇怪。

“萬軍師,我看他們有詐。”夏勇跑到萬山青身邊說道。

萬山青側耳聽了一下,剛纔猛烈的槍炮聲確實停下來了,也聽不見**士兵的喊叫聲了。

“奇怪,怎麼沒有動靜了?難道他們——。”萬山青腦海裏打着問號。

“乾脆。我帶上一部分人馬殺回去,看看那幫兔崽子耍什麼花樣。”夏勇說道。

“不行,這樣出去太危險。他們有鋼炮和機關槍。就憑我們這些土槍大刀,那是白送命。”萬山青不同意。

夏勇只好作罷。

“我們再等等,讓大家做好準備,天黑以後,發起進攻。”萬山青說道。

土匪們全都躲在山岩後面,等着暮色降臨的那一刻。

不久,天色開始暗下來,燕子巖那邊依然是一片沉靜。聽不到一點動靜。萬山青心裏也打着疑問,但他做夢也沒想到,崔連長他們接到團部送來的紅軍要打縣城的信,只是裝作要進攻他們,打了一通槍炮後,乘他們往後撤去的那一刻,帶着隊伍悄悄撤回縣城去了。

天完全黑下來,四野颳起了寒冷的山風。這時,萬山青下令,埋伏在山灣的人馬全部出擊,奪取燕子巖。

魅惑羔羊冷酷男 匪兵們在萬山青、樑全民、夏勇帶領下,小心翼翼地趁黑朝燕子巖摸去。

來到燕子巖關隘下,依然聽不到一點動靜。

“大夥小心,防備敵人埋伏在關隘裏,突然向我們開火。”帶隊走在前面的樑全民對身後行進的隊伍小聲說道。

土匪們貼着光溜溜的巖壁,悄悄地摸進燕子巖。

這時的燕子巖已是人去樓口,到處是被炮火摧毀的殘木斷瓦。一些倒塌的木格欄、樓板、和檁條還在燃燒,一處處黑煙從那裏冒出,又被寒冷的山風吹向山澗。

“媽的,他們跑了。”夏勇站在燕子巖關隘上,開口說道。

“是跑了。龜孫子,怕了。”樑全民說道。

“他們不是怕了,一定是縣城那邊出了什麼事。他們才撤退的。”萬山青看看身邊的被損毀的建築,開口說道。 李國亭和馬飛帶着剛剛被解救的甘子平和其他幾位兄弟。【 高品質更新 】一路快馬加鞭,急行一夜一天,在第二天的前半夜,就趕回了蓮花山。

一進入蓮花山,迎面而來的是帶着焚燒過房屋和木材氣味的山風。騎在馬背上的李國亭甚覺詫異。

“二弟,你們聞到了什麼沒有?”李國亭嗅嗅鼻子,對跟在自己身旁的馬飛和甘子平說道。

馬飛和甘子平他們也都伸出鼻子朝四野嗅嗅。

“是啊,這山風裏倒像是一種什麼東西被燒的味道。”馬飛說道。

“像是有人在附近用木材生火。”甘子平判斷到。

“有人用木柴生火?在我們蓮花山?你別逗了。誰不知道蓮花山是土匪窩啊,呵呵,敢在我們蓮花山的地盤上燒火,不是吃了豹子膽,那就一定是瘋了。”馬飛笑道。

後面跟着的隨甘子平一同被解救回山的那幾個匪兵們也都笑起來。

“你們別笑,我絕不是信口胡說,憑我當了那麼多年馬賊的經驗,這裏一定發生過什麼事情。”甘子平神情緊張地四下張望着,嘴裏說道。

“甘老弟,你是說我們蓮花山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李國亭開口問道。

“大頭領,我不敢肯定,但這股山風的氣味十分怪異。風是朝山下吹的,那山上——。”

“哦。”李國亭擡頭朝山上看看,哪裏一片漆黑。除了高大的黑黝黝有的山嶺以外,什麼也看不清楚。

“甘老弟說的也有道理。二弟,我們還是快點上山去看看究竟。”李國亭說道。

“嗯。“馬飛點點頭。

於是,李國亭、馬飛、甘子平等人沿着進山道,催馬跑起來。

走過三道彎。終於來到了蓮花山的第一道關口燕子巖。

剛打完仗的燕子巖,已是一片廢墟,到處是燒焦的木樑、欄杆和窗櫺。一些地方殘餘的火星還在燃燒。一股股膿煙從那些坍塌的,依然在燃燒着的廢墟上飄起,隨着夜晚陣陣山風,被吹到山下。

一幫匪兵們在夏勇的帶領下,正在撲救那些依然從殘木堆裏竄出來的冒着煙的燃燒着的火苗。

一個匪兵發現了剛騎馬走過來的李國亭和馬飛他們。

“不好了,**又打回來了。”那名匪兵黑夜裏看走了眼,也沒辨清來着是何人,他的腦海裏還呈現着不久以前這裏和**發生的激戰場面,於是便帶着驚恐的神情,朝正在忙碌救火的夏勇他們喊了一嗓子。

這一嗓子喊出,可把正在救火的夏勇嚇了一跳。不是那些**都撤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呢。莫非他們撤退有詐,是想利用假撤退,引誘我們放棄防備,在乘我們不備,突然給我們來一個回馬槍?

想到這,夏勇頭上馬上冒出了冷汗。

“停下,快停下。拿起你們的武器,快,到前面去,準備給我打**。“夏勇朝身邊的土匪們喊道。

土匪們立刻停下手中的活,抽刀的抽刀,端槍的端槍,紛紛尋找掩體,準備抵抗入侵的‘敵人’。

李國亭他們從山下往山上走,視線被雜亂的灌木和石壁所當,加上天色黑暗,並沒發現前面那些正在清理燕子巖被戰火燒燬的關隘塔樓匪兵。

就在李國亭和馬飛、甘子平他們只顧往前趕路時,突然前面傳來一陣槍聲。

“呯——呯——。”幾發子彈突然從前面黑暗處射向李國亭他們,其中一發子彈擦着李國亭的耳朵根就過去了。灼熱的子彈燒掉了李國亭耳根邊的一撮頭髮,還把李國亭頭上戴着的那頂黑色寬沿禮貌的邊沿打了一個洞,斜着穿了出去。

橫刀奪愛 “我的媽呀。”李國亭嚇了一跳。他急忙從馬背上跳下來。這時,馬飛和甘子平他們也紛紛從馬背上跳下來。衆人趴在路邊的一塊大石下面。李國亭從腰裏拔出盒子槍,揮舞着,朝對面高聲喊道:“前面,什麼人打槍。”

李國亭話音剛落,又是幾發子彈朝他掩身的大石打過來,子彈打在石頭上,飛濺起一片火星。

“媽的,哪個混蛋在關上?”李國亭氣的罵道。

“看樣子,他們把我們當敵人了。”馬飛說道。

“這幫混蛋,等老子回到山寨再收拾他們。”李國亭憤憤地說道。

又是幾發子彈從他們掩身的石頭上空飛過去。

甘子平急了,他不顧危險,呼啦一下從石頭後面站起來,朝着前面黑黝黝的山口關隘出大聲喊道:“你們***都瞎眼了,朝大頭領和二頭領打槍啊。”

躲在燕子巖關隘上的那些匪兵們聽到了甘子平的喊聲,忙對夏勇說:“夏大隊長,不對啊,前面有人喊呢,像是甘大隊長的聲音。”

“哦,甘大隊長?他回來了?”夏勇不相信,又側耳聽了一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