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過了沒多久,遠處也有一個煙花爆開。

林漠頓時一喜,他知道,吳玄看到他的訊號了,這是在回應他!

「想殺我?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林漠大笑一聲,從身上掏出一顆氣血丹,仰頭吞了下去。

之前他一直沒有用氣血丹,是因為氣血丹副作用太大。

他得確定自己有逃掉的機會,才敢用氣血丹。

否則,一旦用了氣血丹,力量耗盡之前跑不了,那他可就死定了啊。

現在,知道吳玄馬上就要趕過來了,林漠自然也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

而且,他很清楚,他現在也必須吞下氣血丹了。

訊號發出去之後,蠱尊肯定是要想辦法逃跑了。

林漠只有吞下氣血丹,才能夠攔下他。

而事實正是如此,蠱尊趁著那些人圍攻林漠的時候,匆忙轉身想要逃跑。

吞了氣血丹的林漠,實力暴增。

他身邊這些人,之前還打得他節節敗退。

而現在,這些人反倒是被林漠打得節節敗退。

接連幾拳,將身邊兩個人擊退,林漠迅速沖了過去,將已經跑到窗戶邊的蠱尊又攔了下來。

「這麼著急走啊?」

「不是說要讓我生不如死嗎?」

「咋了,這就準備放棄了?」

林漠冷笑說道。

蠱尊面色鐵青,氣急敗壞地想要突圍出去。

可是,林漠現在的實力已經是今非昔比了。

之前林漠遠遠不是蠱尊的對手,可是,現在林漠吞下氣血丹,實力甚至隱隱有超越蠱尊的跡象。

再加上林漠壓根不與蠱尊正面交鋒,只是纏住他,讓他無法逃跑。

蠱尊想要突圍,難度極高,壓根無法從這裡衝出去。

至於蠱尊那些手下,現在對林漠完全無法構成任何威脅,自然也影響不了戰局。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大概十分鐘的時間,遠處突然傳來一聲長嘯。

而且,嘯聲的距離還在不斷拉近,可見來人正在高速奔過來。

林漠聽得真切,正是吳玄的聲音。

吳玄這是在告訴林漠,他已經趕到了,讓林漠不要擔心!

林漠大笑一聲:「蠱尊,現在,是誰笑到了最後啊?」

蠱尊面色鐵青,拼盡全力地突圍,可壓根沒有用。

林漠只是攔著他,他壓根無法突圍出去。

而長嘯聲越來越近,終於,吳玄從窗戶跳了進來。

一個照面,吳玄便直接將走廊上那幾個人全部打倒在地。

這幾個人的實力也算不弱,可在吳玄面前,壓根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吳玄摧枯拉朽地解決了這幾人,然後直接衝到蠱尊面前。

沒有任何遲疑,吳玄直接一拳打出。

蠱尊大驚失色,倉惶躲閃,但終究還是無法躲過這一擊,被吳玄重重一拳打在胸口。

只聽咔嚓一聲,蠱尊這肋骨也不知道斷了幾根,直接倒在地上,順嘴嘔血,直接失去了戰鬥力!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此刻,空氣凝滯,所有人所有生靈彷彿不能動彈,在那九龍拉棺暴露在空氣中瞬間,彷彿直接抽幹了氧氣,真空以千聚雷所在為中心,開始朝着四方蔓延,很快佔據了一方領域!

「嗡嗡——」

虛空之中,一道道紋路顯化出來,枯澀而恐怖,真空世界蔓延之下,所有人才意識到不妙,一個個飛速清醒,強行後退!

直到這真空邊緣,眼前就是一股無形之力升騰,將所有人,隔絕封鎖在百米之外!

「真空領域!」

那日月帝國供奉堂的老者,兩眼已經看呆了,這種傳說中的領域技能,他還是第一次碰到。

「真空領域,那也就是說他也很強咯?那就搶過來!」

就在所有人驚疑不定之時,日月帝國十七皇子徐敬再次開口,口氣狂妄:「今日看來,這傢伙,肯定要成為我統治斗羅星的踏腳石了。」?

沒錯,日月帝國的野心,是控制整個斗羅星,這斗羅大陸,只是他們征服的一部分而已。

擁有太陽武魂的日月帝國皇室,有着得天獨厚的天賦與實力,從來不曾懼怕任何,往往都是硬剛一切,正如此刻的十七皇子徐敬。

可是他並不知道,有些釘子,碰了就是萬劫不復,甭管是誰,都一樣!

聽到這話,小舞蹙眉,眼中閃過一絲鄙夷,要知道,在那漩渦傳送洞中,那「九龍拉棺」出現的瞬間,便是她父親也都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來。

可見,那人的存在,是根本無法掂量的。

「不對,這個人是……隊長?」

就在這一刻,小舞美眸瞳孔一顫,彷彿看到了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

眼前隨着九龍拉棺一起出來的少年,那副模樣,那張臉,雖然過去了六年,但顯然太過相似,即便對方已經不是孩子,看着是二十歲左右,但卻和曾經的千聚雷無比相似!

「小舞姐,她真的是千聚雷隊長嗎?」在一旁的天青牛蟒,似乎聽到了小舞口中的呢喃聲音,連忙問道。

而小舞似乎根本沒聽見,此時她正睜大着她那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焦急的看着,生怕自己看錯了!

而此刻,武魂殿一群人,在千仞雪的帶領下,正在往星斗大森林趕着路。

前方的空間,突然雷霆炸裂,電流交織,天地變色。

「哥哥,哥哥……」

淚水,猛地從千仞雪眼中奪眶而出。

她感覺到了哥哥千聚雷的氣息,那個和她一母同胞的氣息,獨一無二的兄妹感應!

六年,自從千聚雷離開之後,千仞雪就沒有真正的快樂過,年齡尚且不大的她,從千聚雷身上得到寵溺和嬌氣,已經忘得一乾二淨,嬌弱的身體,硬生生擔起了重任。

「哥哥,這次你別走了!!」淚水大滴大滴的從千仞雪美眸中滾落,她已顧不上這麼多,加快了速度。

而身後的破曉宗一眾,以及武魂殿的鬼、菊二位封號斗羅,都對千仞雪突如其來的哭泣和加快速度驚到了。

但是,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也都屏住呼吸,跟了上去,不敢掉隊。

此時,日月帝國徐敬出手。

他身上炙耀的太陽武魂光芒閃動,三步踏出,已經到了千聚雷所在的空間上空。

「第五魂技,飛輪陽炎!」

話音落下,他身上一道血色魂環驟然閃動!

「十萬年魂環!」

小舞等人心頭一驚,根本沒想到,這個白衣青年身上,居然有着如此恐怖的力量。

下一刻,徐敬翻手之間,打出一十八道火球,彷彿烈日破空,十八道火球墜落,開闢出十八道真空通路,直接衝擊進入了千聚雷的真空世界中,封鎖他的四面八方。

千聚雷不動,到他的身上,卻有一股驚人的氣息瞬間透體而出!

是一陣陣古老滄桑的氣息,宛若穿越古老的殺氣!

無數道殺氣,幻化為鋒芒氣劍,直接斬戮虛空,密集如雨,肉眼可見萬千劍痕,直接撞向火球!

「轟轟轟——」

剎那,火球在千聚雷身前寸許處同時湮滅,氣浪翻滾,於真空之中傳盪,千聚雷衣袂波瀾不起,絲毫未損。

「受死吧!第六魂技!神煌幻日虹!」

那徐敬見千聚雷破了自己的魂技,瞬間展開第二道攻勢,舉手投足之間,一道巨大的太陽直接懷抱而出,硬生生砸了下來。

此刻,千聚雷才緩緩睜開了雙眼……

只是,他的眼睛儼然與六年前不一樣了。

右眼血紅之中,偷着更加濃烈的殺氣,而左眼,卻是有着一道八卦圖顯化而起,八卦太極旋轉,陰陽二理玄奧無邊,一股浩瀚的神識直接衝出!

剎那間,千聚雷頭頂,神識化身一位冷血刀客,刀身出鞘,那輪墜落而來的烈日,一分為二!

而那,僅僅是一道意識而已!

「噗——」

這剎那間,徐敬身體暴退數丈,他口吐逆血,眼中透出震驚之色。

「他媽的!居然這麼強!難道修鍊成神了?」

徐敬驚駭之餘,赫然發現,剛剛那神識刀客斬下的瞬間,自身要不是身懷十萬年魂獸軀幹魂骨,差不多已經掛了。

千聚雷睜眼,一道神識震退日月帝國這位強大的皇子,所有人嘩然,心頭極度震動。

想來,一個眼神就能做到如此,那他本身的實力,恐怕尚有保留,於是越發心中悸動,難以自抑。

然而這時,徐敬周身金光鼓盪,一下子將太陽武魂徹底釋放了!

熾今的太陽涌動如真正紅日一般,順着他雙手推出,轉瞬間凝成一方神異的熾白太陽印結。

「這是我日月帝國禁術『升環』,好傢夥,接我三倍幻日虹!!」

徐敬怒喝,以他的心性,肯定不甘心會敗,這一刻,他聲如震雷,太陽光洶湧澎湃!

這一顆太陽的誕生,氣息驀地大漲,原本僅有十丈大小,剎那間暴漲三倍,化為三十丈大小!

一瞬間,甚至現出了一方火澤虛影,真空顫動,這一刻變得極度扭曲了起來!

「第八魂技再出!烈日紅境!」

這一刻,徐敬動用皇室秘法,以他那強大的武魂,瞬間暴漲三倍戰力,一般人肯定無法接下來!

「看樣子,公子是想要儘快結束戰鬥了,說起來,這種級別的大陸魂師,能夠與公子戰到現在,已經非常罕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