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遠處的幾大高手聽見他的「豪言壯語」,不由得嗤之以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也許你永遠不會明白凡人和天才的差距,更何況進入宗門之後,有豐富的資源供應,今後的差距只會越拉越大。不過他們不會告訴李相的,時間會證明一切。

巫青荇與姬月茹倒沒有覺得什麼不妥,她們是知道李相併不是普通的體質,雖然不明白為何那幾人沒有看出來,但她們相信李相早晚會一鳴驚人的。

最終在幾大高手不滿的目光中,二女雖然不舍但終究還是隨著他們離開了。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李相心中暗暗發誓:你們等著我,很快我就回去找你們的,不會讓你們等太久。

直到她們的身影都消失在視線里,李相才轉身進入王家莊。回去之後看到王振就坐在大廳內,似乎在等他,見他回來了,站起身來:「李公子回來了?不知以後有何打算?」

李相苦笑一聲:「我要去遊歷段煉一番,順便開開眼界,見見世面。當然,最重要的是提升實力,不然,什麼事都做不成。」

「既然李公子要走,我也不再阻攔了,李公子非比常人,早晚會一飛衝天,你的舞台還是在外面。不過這些東西你帶著,或許會用的著。」說完遞給李相一個包裹,李相欲要推辭,王振摁住了他「李公子莫要推辭,裡面沒什麼珍貴的,就是一些乾糧,幾塊元石,以及一張路引。」

李相聞言就不再推辭,元石是玄元大陸的流通貨幣,分為不同的屬性,可以交易,也可以用來修鍊。當然最普通的下品元石雜質很多,不容易被吸收,修鍊最好是用上品元石或極品元石,所以一般人是用不起的,只有大宗門才有如此底蘊。至於路引則是入城時守衛要看的憑證,防止一些窮凶極惡的人混入。當然,一些手段高明的易容術還是可以魚目混珠的。

李相謝過王振,也不再耽擱,背上包裹就出了莊子,直奔最近的連雲城而去。

李相離開王家莊之後,並沒有走大路奔連雲城而去,因為連雲城位於王家莊的另一面,所以李相決定橫穿連雲山脈。一是節省時間,二是能夠歷練自己,通過上次獸潮雖然讓李相有了些許進步,但仍有許多不足,需要提高。

《小無相功》已經修鍊到第一重表相的大圓滿,差一點就可以進入內相,媲美元氣境高手,而且到了這一階段,就可以發揮出《小無相功》最大的優勢,能夠通過觀察別人的武技從而使用出來相同的武技,甚至威力更勝原本。不過李相總感覺好像還缺點什麼,第一重的修鍊似乎未臻圓滿,希望在神秘的連雲山脈能夠解決這一問題。

思索間,已進入連雲山脈,山脈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滿地的狼藉和散落的野獸屍體顯示著這裡曾經發生的事故。

李相也沒有過多停留,進入山脈后就沿著外圍路線一路而去,時而遇到幾頭野獸,不過不足為慮,被李相隨手解決。就這樣,李相一路推進,到後來路途越來越艱難,也越來越靠近連雲山脈的內圍,李相甚至能感覺到幾股令人心悸的氣息。不過似乎感覺到李相的弱小,並沒有理會,饒是如此,李相仍被嚇得一頭冷汗,心中對強大的實力更加渴望。

這日,李相正在一顆樹下烤著一隻野兔,漸漸兔肉表面被烤的金黃,有油流出,散發出陣陣香味,勾引的李相口水直流。自從李相在連雲山脈烤了一隻野獸之後,就愛上了烤肉,這兒的野獸烤了之後,不僅味道鮮美,滿足李相的口腹之慾,更感覺獸肉中似乎含有某種天地元力,能被身體吸收,從而強大肉身。因此李相徹底忘記了王振給他準備的乾糧,一心只想著烤肉,連烤肉的手法都越來越純熟,手藝越來越好。

當兔肉烤好,李相準備開吃時,突然從旁邊竄出一隻動物,下了李相一跳,仔細一看,竟是一隻白色的兔子。這隻兔子如今正眼巴巴的看著李相手中的烤肉,嘴角似乎還有口水留下,非常人性化,令李相懷疑是不是產生錯覺。

「嘿嘿,正愁晚飯沒有著落呢,如今就有一隻食材送上門來,運氣真是不錯!」李相看到這隻兔子,很是開心,說著就準備上前抓住它。

「你才是食材,你全家都是食材!」就在這時,忽然一道聲音傳來。

「誰?」李相轉身看看四周,並沒有其他人啊。

「本獸神就站在你面前,你竟然看不見,凡人就是凡人。」這時那道聲音又傳來。

這次李相聽清楚了,似乎……聲音是這隻被李相看作晚餐的兔子發出的,這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妖孽啊。李相雖然對妖獸和魔獸的了解不是很深,但也知道至少要擁有獸王的實力才能夠口吐人言,至於化形則要達到獸皇境。

而這隻兔子看上去平凡無奇,渾身上下沒有半點強大的氣息流露,反倒是賣相萌萌的,絕對是吸引無知少女的不二選擇。

忽然李相臉色一變,似乎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般,驚駭道:「莫非你就是前段時間被幾大宗門高手聯手追殺的那隻獸王?你沒死?」

「嘿嘿,恭喜你答對了!不過本獸是註定要成為獸神的人,不,是獸,怎麼會那麼容易隕落,要不是本獸神當時大意,就憑那幾個人元境小輩,怎麼會被他們趁機打傷?」說起受傷的事兔子似乎還有些不忿,不過說到大意時,臉色有些不自然,竟然猶如人類一樣表情十分豐富,令李相佩服不已。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大意,導致受傷?」李相看到兔子的表情,感覺裡面似乎大有文章,不由好奇,追問道。

「哼,關你什麼事?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我?我怎麼了?」李相納悶。

「你已經知道本獸神的存在,難道不怕被本獸神殺人滅口?除非……」

「除非什麼?」李相還真嚇了一跳,雖說這死兔子現在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好歹曾是獸王的存在,保不齊有什麼手段呢。

「除非,除非你把手裡的烤肉孝敬給本獸神,並且保證以後都要烤肉給本獸神吃,做本獸神的專用烤肉師。」說道烤肉,死兔子又一副饞鬼的樣子,口水直流。

本來李相還被嚇了一跳,待見到這隻死兔子一副餓死鬼投胎,好像幾天沒吃飯的樣子,感覺好像被它給唬住了。再仔細觀察了一下,怎麼都感覺這死兔子在忽悠人。

於是也不再怕它:「好啊,死兔子,本相畢露了吧。想吃烤肉也不是不行,你要表示表示。」

「表示什麼?」兔子好像不太明白,疑惑地問,那呆萌的樣子,令人恨不得摟在懷裡狠狠蹂躪。 「你不是號稱獸神么,那你一定很牛逼吧?」聽到這,兔子挺了挺胸,一臉驕傲,似乎很享受李相的馬屁,只聽李相繼續說道:

「那你知道的功法武技一定不少吧,什麼天階功法、天階武技隨便給我幾本就行了。」

兔子本來還一臉嘚瑟,聞言差點憋出內傷,看李相的目光都變了:「你以為天階功法、天階武技是大白菜啊,還隨便幾本?要知道天階功法、天階武技在大宗門也沒有多少,每一部都是鎮宗之寶,一般的大家族也只有一部地階功法和幾本地階武技而已。真是不知者無畏啊。」

「嘿嘿,那要不地階的也行,我就勉為其難的湊合著用吧。」李相卻絲毫沒有土包子的覺悟,仍然腆著臉伸手要好處。

「地階的也沒有!什麼也沒有!」兔子怒了,「本獸神願意吃你的烤肉,是給你面子,竟然還討價還價,看來本獸神不發威,你還當本神獸是病貓呢。」


說完兔子就要發威,可是忽然又泄氣了,想到了如今的狀態,似乎不太妙。

李相一聽兔子怒了,心底一跳,差點拔腿就跑,轉而看到兔子似乎心有餘而力不足,膽氣頓生,之前牛逼又怎麼了,落毛鳳凰還不如雞呢。

李相正打算懲戒一下這喜歡裝大頭蒜的死兔子,正思索呢,兔子似乎也看出不妙,連忙道:

「不過……」看李相有暴走的趨勢,兔子緊接著道,「雖然我沒有武技給你,不過我卻能幫助你。」

「你現在自身都難保,能幫我什麼?」李相明顯不信。

「你修鍊的功法是無屬性吧?」兔子斜了他一眼,好整以暇的道。

「什麼?」李相這回是真的驚到了,他修鍊《小無相功》幾個月了,修鍊出來的元力無屬性是他最大的秘密,當日就連幾大宗門的高手都沒看出來,如今卻被一隻兔子一口道破,怎能不讓他吃驚。

「不要驚訝,這世上有什麼事能瞞得過本獸神?」兔子看李相震驚的樣子,又開始嘚瑟起來。不過看了李相手中的烤肉,就臉色一正,說道:

「說起來我們還有關係呢,你能夠修鍊無屬性功法,應該是百萬年難得一出的無相體,這種體質修鍊至大成可成就無相劫體,同境界無敵。本獸神則是獸類中當世絕無僅有的進化型妖魔同修的無相獸,將來是註定要成為獸神的,到時候一統所有妖獸魔獸,千秋萬代,永垂不巧。」說到後來,似乎沉迷在它自己話語中描述的美好幻想中,一臉迷醉。

「喂,大白天的,別做夢了成不?就你這幅樣子,還統一妖獸魔獸,不被別人烤了吃就不錯了。」李相實在看不慣它這幅自戀的樣子,開口打斷它。

兔子醒過神來,也明白了自己現在的境遇,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訕笑了笑,那表情看的李相又是一陣蛋疼。

「所以我才會找到你,我們擁有相同的體質,不同的你是人,我是獸。但只要我們雙劍合璧,必能縱橫天下,一統玄元大陸。」

「行了,別再廢話了,說些實在的。」李相不得不再次打斷它,這隻兔子實在自戀的讓人無語。

「那個,啥,你能不能先把烤肉給我啊,本獸神都餓得沒力氣說話了。」兔子眼珠一轉,又盯上李相手中的烤肉了,或者說這才是它最終的目標。

李相沒好氣的把手中的烤肉扔給它,這個吃貨,現在仍在惦記烤肉。兔子連忙用爪子接住,放在嘴裡啃了起來。

李相見狀一陣惡寒,要知道它現在可是只兔子啊,於是道:「你是只兔子,卻吃兔子肉,怎麼下的去口,難道不會有種吃自己肉的感覺嗎?」

「你懂什麼?這又不是本獸神的本體,想本獸神是多麼的英明神武,怎麼會長成兔子的模樣呢?至於這幅模樣,這個等會你就知道了」兔子邊肯烤肉邊說,又找了棵樹,舒服的靠在上面,侃侃而談:

「先給你介紹下本獸神吧,本獸神也不知是如何出生的,一切記憶都來自腦子中的傳承。只知道本獸神名字叫做無相獸,是如今唯一一隻無屬性可進化的妖獸魔獸集於一身的無上存在,將來是必定要成為獸神的。」

「本獸神的成長方式有兩種,一種是常規的,就是吸收這世間的的混沌之氣成長。混沌之氣是天地間隨天地初生從而伴生的的一種天地元氣,屬於無屬性的,當然也只有我們兩個無屬性的體質能夠吸收。混沌之氣在天地間的含量非常之少,絕大多部分都在後來形成了各種各樣其他屬性的元氣了。像本獸神出生時就是在一片混沌之氣中,吸收完了那裡的混沌之氣,才堪堪達到獸王境,對應於人類中的人元境,當然正常情況下,十個人元境也不是本獸神對手。」

「後來混沌之氣沒有了,本獸神就離開那裡,來到玄元大陸看是否能找到新的混沌之氣,誰知卻……」

「誰知卻出師不利,被人聯手打傷。」李相又不合時宜的插話道。

「哼,只不過是被他們卑鄙的暗算了而已。」提起這事兔子似乎仍憤憤不平,臉色難看。

「嘿嘿,兔子,到底是怎麼暗算你了,讓你至今仍舊耿耿於懷,說出來讓大家開心一下唄。」李相不放過任何打擊它的機會。

「說了請叫我獸神,只有這個名字才配得上偉大的我。」

「好的,兔子!」

兔子最終終於泄氣了,不再糾結於稱呼問題,而是繼續說道:

「告訴你也無妨,反正你早晚都會知道的。我出來之後,晃晃悠悠就來到當時的離州,偷偷去離州的大宗門烈焰宗找吃的,結果遇到烈焰宗護宗魔獸,一隻火鳳凰。本獸神當時就感覺到春天來了,於是奮不顧身的投入到偉大的愛情中去了。後來不知怎麼被烈焰宗的高手發現,暗中聯合鑫州鎮獄山、青州長生門、坎州浩渺宮、垚州厚土殿及劍州劍宗共計六大宗門十幾位高手在我和我的小凰凰約會時暗中偷襲,這才打傷本獸神。不過本獸神也不是好惹的,六大宗門高手被我殺了好幾個,雖至於讓他們傷筋動骨,但夠他們肉痛的。需知人元境的高手可不是那麼好培養的,耗費了大量的資源,每一個都是宗門的頂樑柱。」

「接下來被本獸神殺出重圍,逃了出來,不過沒想到他們竟然從離州一路連跨幾界追到了雲州,還好被我躲在連雲山脈避過他們的追查。」

「那你是怎麼變成這幅樣子的,聽他們描述的你似乎不是如此?」李相也有些奇怪。

「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無相獸的第二種進化方式。那就是需要不停的吸收其他的妖獸以及魔獸的屬性,最終靠著這無相體的特殊性將吸收的屬性融於一身,成就無上獸神。當然,也不是隨便就能吸收的,只有吸收那些本身血脈強大且稀有的屬性妖獸魔獸才能成長為最強大的獸神。」

「至於這隻兔子,當日本獸神重傷不愈,不得已才重新選擇第二種方式進化。正好這隻兔子就在在本獸神旁邊,於是就首先選擇吸收它的屬性,因為本獸神之前的狀態其實是不定形的,所以因為第一次選擇吸收的兔子而變成了這個模樣,以後再吸收其他妖獸或魔獸的屬性還會繼續進化。這種進化是有風險的,所以一般很少有無相獸選擇這一方式,不過本獸神別無選擇,否則就有可能隕落。」


「但本獸神即使落魄也不是隨便選擇一隻妖獸就湊合的,這隻兔子叫做幻陰兔,是罕見的幻屬性,與本獸神的無相體有一絲關聯,本獸神才會選擇吸收。不僅如此,本獸神之前好不容易通過吸收混沌之氣而達到的獸王實力也消失殆盡,才會連你都不把本獸神放在眼裡,唉,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啊。」

「說了這麼多,不就是想讓我幫你對付妖獸魔獸,從而供你吸收嗎?現在你這幅樣子,對我能夠有什麼幫助,我不是白白替你忙么?」李相還是覺得這死兔子在忽悠人。

「話不能這麼說,雖然我現在實力不在,但我的傳承記憶還在。在記憶中似乎就有我的祖先與人類無相體合作的先例,而且我知道如何讓你的無相體修鍊的圓滿無缺。你現在是不是感覺,雖然修鍊到了第一重圓滿,卻缺了點什麼?」

李相心中一動,他確實是感覺缺少了點什麼,所以遲遲沒有晉陞下一個境界,就是為了在修鍊上不留任何缺憾。聽這死兔子的意思,好像知道什麼?於是也不再矜持,連忙請教:

「難道你知道怎麼回事?」

「嘿嘿,本獸神當然知道了,不過鑒於某人似乎有點看不起本獸神,本獸神何必熱臉貼別人的冷屁股呢。」

「嘿嘿,獸神大人說笑了,我怎麼會看不起您呢?您英明神武,千秋萬代,一統獸域!必將留名玄元大陸的存在,誰敢看不起?」這話李相說的自己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怎奈有求於人,只能忍住。 兔子這才滿意了,說道:「算你識相,本獸神的記憶里有著上一個無相體的修鍊心得,欲要修鍊圓滿,使無相體達到不漏無缺的境界,那麼任何一層的修鍊都不能疏忽,全部要同樣的無漏才行。先讓本獸神看看你修鍊的的功法吧,看是什麼層次的功法。」

李相略一遲疑,還是從懷中掏出《小無相功》遞給了它,這死兔子連他的無相體都看得出來,說的應該是真的。

兔子接過書一看,嗯,《小無相功》,沒聽過!接著用兩隻爪子翻開,看起了裡面的內容,不一會兒就看完了,沉思道:

「這本《小無相功》在我記憶中似乎沒有聽說過,不過確實是無屬性的修鍊功法,雖然級別不是太高,只有黃階,不過作為前面的打基礎的也足夠了。而且它可以御使其他武技實在是精妙無比,可惜只有兩層功法,否則……」

兔子似乎有些惋惜,又問道:「這本功法你是如何得到的,或許有後續功法的線索也說不定。」

李相只能用「家傳的」含糊過去,自己是從其他世界過來的是最大的秘密,萬萬不能泄露。


兔子也看出李相有所隱瞞,不過並沒有多說什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能太尋根問底,否則容易適得其反。

這時李相反而問兔子:「你有傳承記憶,你的祖先也與人類無相體有過接觸,難道沒有關於無相體的修鍊功法么?」

「根據記憶,好像每一代的無相體一出世都要去找適合自己功法,每個人選擇的功法、修鍊的路線都不一樣,能達到什麼樣的高度全憑自己,因為無相體太過逆天,所以天道對其有所限制。因此我記憶里雖然有關於無相體的記載,卻沒有修鍊功法,甚至連武技都沒有,所以你就不要指望從我這裡得到功法、武技了。」

李相聞言一陣失望,兔子見狀反而安慰他道:「雖然沒有功法,但以本獸神的底蘊指點指點你還是輕而易舉的,就拿這本《小無相功》而言吧。」

「根據這本《小無相功》所說,第一重「表相」分為皮相、膜相、筋相,看樣子是打磨肉身,當然現在只是最表面的,從而使肉身更加強大,能夠儲存更多元氣。因為只有肉身強大了,基礎更加紮實,今後才能走得更遠。現在許多修鍊者舍本求末,一味的追求元氣的數量,卻不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他們永遠也達不到至高無上的境界。」

「我猜測欲要第一重真正圓滿,就要達到『練皮如玉,練膜如銅,練筋如龍』的地步。所謂的『練皮如玉』就是要將皮膚練得如同玉石一般,散發出溫潤光澤,當然關鍵還是將皮膚練到這種地步,就能夠對一般的物理攻擊有所免疫。當然只是輕微的,畢竟你境界低,隨著你修為的精深,這種抵抗會越來越厲害。」


「『練膜如銅』就是將皮下的一層膜修鍊的如同精銅一般,堅不可摧。眾所周知,膜在皮下組織較深處,元氣不易達到,故而有『練筋易練膜難』之說。只有同樣將膜修鍊大成,與皮相輔相成,才能更大程度的發揮出肉身的防禦功能,因此練膜很是關鍵,而你的《小無相功》居然有練膜功法,這一點很是難得。」

「『練筋如龍』就是修鍊的『力』,將全身的筋脈修鍊的猶如一根根龍筋一般,當然事實上是不可能的,只是一種比喻。龍是傳說中的無上聖獸,擁有無上偉力,而龍筋則是其一身精華所在,全身發力全靠於此。人體內的筋脈則是發力的關鍵,因此將筋脈鍛煉的猶如龍筋一般,就能使自身擁有無窮力量,在力量上與強大的妖獸相抗亦不落下風。」

李相聽的神往不已,連忙追問道:「那該如何才能達到這種境界呢?」

「稍安勿躁,」兔子示意李相不要著急,繼續說道,「前兩個境界『練皮如玉』與『練膜如銅』比較容易達到,只要堅持用肉身與外力對抗時,運轉《小無相功》,長期堅持自然達到。而『練筋如龍』就不是這麼容易達到的了,需要配合練筋技巧,多加練習,而且必須是天資無雙的絕世天驕才能做到。」

「正好我記憶中有一門當年先祖從一頭蛟龍手裡得到的武技,正是適合你現在的情況。這門武技叫做《蛟龍勁》,是蛟龍一族的不傳之技,當年先祖也是機緣巧合才得到的。蛟龍雖然不是真正的真龍,但也屬於龍之近親血脈,所以這門《蛟龍勁》絕對夠你修鍊的了。」

李相的心情隨著兔子的話忽起忽落,臉色也隨之變換,最終聽到有機會能夠修鍊至圓滿時,才面露笑容。至於兔子口中的天資無雙、絕世天驕,李相內心想,這不就是說的我嗎?

一切都解決了,李相的心情也隨之放鬆了,不禁又調戲起了兔子:

「死兔子,看不出來你還真的懂的挺多,本來還以為你是胡吹大氣的呢。」

「哼,」兔子很不爽,「本獸神是什麼,那可是……」

「英明神武,一統大陸,千秋萬代的無上獸神!」兔子還沒說完,李相就介面道。

說完,一人一兔相視一笑,隔閡都煙消雲散,二者關係親近了許多,不再相互戒備。

「對了,兔子,接下來我們去哪?現在就出去嗎?你今後有什麼打算?」看兔子烤肉吃完了,話也說完了,李相問道。

「你原本是怎麼打算的?」兔子並沒有回答他,反而反問道。

「我?」李相就把自己原本在連雲山脈歷練,而後準備去萬象門的想法告訴了它,當然關於萬象門是無相宗的分支的事也沒有隱瞞,或許這隻兔子知道什麼。

「萬象門?無相宗?好像有那麼點印象,記不太清了。不過既然與無相有關,無論如何都應該走一趟。不過也不用著急,你不是想把《小無相功》第一重修鍊圓滿么,這連雲山脈就是一個絕佳的修鍊場地,這裡妖獸無數,你完全可以用肉身對抗他們,從而藉機鍛煉皮膜筋。等你將第一重《小無相功》修鍊圓滿再出去也不遲。」

「至於本獸神,今後肯定就跟著你啦,誰讓你烤的肉這麼好吃,本獸神回味無窮啊。今後你就是本獸神的御用烤肉師,有本獸神罩著你,天下之大,隨處可去。」這兔子明明想跟著李相,卻偏偏找了個撇腳的借口。

不過李相也沒有與它計較,這兔子知道不少東西,對他還是很有幫助的。

接下來一人一兔就開始在連雲山脈進行「禍害」,再遇到妖獸,李相直接上前用肉身對抗,同時不忘運轉《小無相功》心法。他感覺每次被妖獸攻擊在身上時,就有一絲天地元氣,從體內溢出,從而錘鍊他的皮膜,令其更加強大。而遇到強大一點的妖獸就使用兔子傳他的《蛟龍勁》鍛煉筋脈,每次使用完都感覺渾身筋脈疼痛,如撕裂一般,兔子讓他不要大驚小怪,這時正常現象,乃是在錘鍊筋脈,休息一晚就好了。

如此這般又在連雲山脈滯留了三個月,李相不停的獵殺妖獸,都是使用本身肉身之力,並未動用原本的武技。如今全身皮膜都練至圓滿,不過筋脈好像還差一點沒有達到圓滿。

這日,李相又殺了一隻妖獸,坐下來和兔子一起烤肉吃,兔子自己就包了大半個,真不知它那小小的身軀是如何裝下的。

「喂,凡人,你這烤肉的的手藝真是越發精湛了,不枉我平時對你的訓練啊。」兔子邊吃烤肉同時不忘往自己頭上攬功。

李相一頭黑線:「貌似你平時除了吃就沒有干別的事,體型也沒見增加,真是一個吃貨。」二人一如繼往的互相鬥嘴。

忽然感覺一陣危險,連忙起身躲開,剛剛離開就見一團火焰落在他剛才的位置,地面燒焦一片。

「火焰攻擊,魔獸!」李相馬上明白過來,這數月來遇到的只有妖獸,並無魔獸,因為魔獸要比妖獸更加稀少,沒想到現在遇到一隻。

兔子見狀,立馬一溜煙的跑了,這是它的最強技能。

「這死兔子一看到危險就跑的比兔子還快,哦,這廝本來就是一隻兔子。」李相心中暗暗罵死兔子不靠譜。

這時從旁邊樹後傳來一陣「沙沙」的聲音,就見一隻兩個頭的一人合抱粗的巨蟒遊了出來。

「小心!這是冰火雙頭蟒,兩隻頭分別擁有冰屬性和火屬性,極為少見。」一道聲音從頭頂傳來,李相抬頭一看,不知何時死兔子爬到了樹上,此刻正沖他招手。


李相不由一陣緊張,又聽兔子說:「此魔獸肉身較弱,只有近身打它七寸,才有希望殺死它。」

李相眼睛一亮,有弱點就好,正好試試我的肉身強度。於是不再猶豫,縱身向巨蟒奔去。

雙頭蟒見它眼中的弱小生物不僅沒有逃走,還竟敢主動攻擊,頓時大怒,張口吐出一道冰箭,射向李相。 李相連忙閃開,避過這道冰箭,冰箭射到地上,地面立刻結了一層霜,這讓李相倒吸一口冷氣,這要是射在身上,還不得凍死?不敢再大意,腳踩凌波微步,身影飄忽不定,小心翼翼朝雙頭巨蟒靠近。

巨蟒見一擊不中,又連續噴出數道冰箭,不過都被李相仗著身法一一躲過。終於快要靠近了巨蟒身邊,李相一邊躲閃著巨蟒的攻擊,一邊找機會接近它的七寸位置。

終於巨蟒被李相靈活的身法搞得暈頭轉向,身體不似剛開始那麼靈活。李相眼光毒辣,看出這個破綻迅速貼近,右手握拳,全力朝巨蟒七寸處打下。

砰!李相全力的一拳擊在巨蟒身上,拳頭被反震之力震的一陣生疼,再看巨蟒身上,被擊中的位置竟然只留下一道淡淡的拳印,連皮都沒有破。

靠!李相忍不住罵了一句,這就是所謂的弱點?尼瑪皮也太硬了吧?

這時,樹上傳來兔子弱弱的聲音:「哦,忘了告訴你了,這頭冰火雙頭蟒已經達到魔怪級別巔峰,相當於人類的元氣境巔峰,比你略高了那麼一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