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選擇一個位置,楚暮盤腿坐下,依稀之間,他敏銳的直覺能夠感受到,觀星台上隱藏著的無處不在的恐怖封禁。

撇開雜念,楚暮閉目,精神世界的意念之星閃爍,精純至極的精神意念蔓延而出,凝聚為一束,從頭頂往天空蔓延。

眨眼,楚暮的精神意念就來到高空一千米處,再加上觀星台的高度和人體的高度,差不多有兩千米的高度。

若是在其他地方,就算是三千米四千米五千米的高度,所能夠感受到的星辰之力波動也很微弱,畢竟太古世界的天空很高很高,幾千米,微不足道。

但是在這裡,當楚暮將精神意念釋放出去時,頓時感覺到清晰的星辰力量波動,每一道,雖然都不是很強,但很精純。


在眾多的星辰之力波動中,憑著天府星的感應,楚暮很快就分辨出南斗六星第二星天相星的力量波動,將之鎖定。

旋即,以精神意念引導,作為橋樑,接引天相星的星辰之力,進入精神世界之內,淬鍊精神意念。

和之前的天府星篇淬鍊相比,這一次,明顯更有效率,足足提升了十倍。

這種暢快的感覺,讓楚暮為之迷醉,很快的,楚暮就沉浸在星辰力量的淬鍊之下。

精神世界的精神意念之力,被星辰之力一次次的洗滌淬鍊,雜質去除,變得更加精純,強度一點點提升。

這難以一蹴而就,需要花費相當的時間,慢慢淬鍊。

所幸有觀星台,可以大大的提升淬鍊的效率。

直到夜晚過去,白晝來臨,楚暮感覺到的星辰之力變得極其微弱,斷斷續續時方才清醒,他知道,這一次的修鍊結束了,只能夠等到夜晚降臨,繼續淬鍊。

一晃,時間飛逝,已經過去半個月,這半個月,只要夜晚來臨,楚暮必定來到觀星台接引天相星的星辰之力,淬鍊精神意念,連續半個月的淬鍊之下,精神意念被一次次的洗滌變得更加精純。

這種進度,讓楚暮知道,再過幾天,就能夠再次凝練意念之星了。

今日白天,秦山河來到楚暮的劍樓,臉上有掩飾不住的興奮。

「隊長,六轉劍意丹的效果實在是太好了。」秦山河一開口,那語氣就很激動。

「怎麼說?」楚暮不禁問道。

根據丹藥典籍上的記載,劍意丹能夠輔助加速一倍的淬鍊速度,效果是一天,高品的劍意丹對低轉的劍意淬鍊效果會有額外的增幅,至於增幅效果如何,楚暮不知道。

不過現在,楚暮知道了。

六轉劍意丹,秦山河的劍意是三轉,要淬鍊到四轉,等於說丹藥的品級比他的劍意高出了兩個。

一顆六轉劍意丹,竟然讓秦山河連續四天都在加速淬鍊,而且,輔助淬鍊的速度達到了四倍。

這麼說,四轉劍意丹對秦山河而言,應該是輔助一倍的速度持續一天,五轉則翻倍,流轉則再次翻倍。

而且,服用劍意丹之後,會進入一種狀態,精神意念會更加集中,效率更高。

(未完待續) 毫無疑問,秦山河的內心,無比興奮。

多四倍的淬鍊效率,就等於原本的五倍,每一顆可以堅持四天,他總共有十顆,也就是可以堅持四十天,算起來,等於平時兩百天的淬鍊,配合上九轉真陽心印訣,全心全意的話,完全可以將劍意淬鍊到四轉甚至四轉巔峰。

同樣的,奧義也能夠達到四轉乃至四轉巔峰。

擁有四轉巔峰劍意和奧義,再配合其他一切手段,那個時候,自己的實力,應該不會再成為楚暮的累贅了吧。

一想到這個,秦山河就打了一身雞血似的,充滿幹勁。

告知楚暮情況之後,秦山河馬上離開返回劍樓,繼續淬鍊劍意,劍意丹的持續效果是四天,無時不刻都在,他可不願意就這麼浪費了,因此,他幾乎是將全部的時間都分配出來,用在劍意的淬鍊上,全心全意。

今夜,是很重要的夜晚,因為楚暮要凝練第二顆意念之星。

不過,有過一次經驗,再加上觀星台的星辰之力波動十分清晰,凝練第二顆意念之星,對楚暮而言,不是什麼危險的事情。

大量的天相星星辰之力被接引進入精神世界,直至將精神世界充滿,而後,楚暮收回了精神意念,截斷星辰之力來源。

運轉心法,開始配合星辰之力壓縮精純無比的精神意念。

雖然有一次經驗,輕車路熟,但第二顆意念之星的凝聚也不容易,一次次的以強橫的精神意念壓縮,精神世界一次次的承受壓力的衝擊。

在一次次的震蕩之下,在楚暮堅韌至極的意志之下,最後一次奮力壓縮,一聲爆炸響起,震動於精神世界內,天雷滾滾般的,彷彿無數塵煙之中,第二顆意念之星,宛如星辰般的懸挂在精神世界上空,與第一顆意念之星相隔一段距離,又似乎遙相呼應。

隨著第二顆意念之星凝聚成形,楚暮立刻感覺到,精神世界的一種盈滿感覺,很強大的感覺。

他發現,自己的精神意念,似乎又在原本的極限上,精純了一分,十分難得。

嘗試著精神意念釋放出去,直接覆蓋了方圓兩百米,是之前的一倍,凝聚成一束時釋放出去,則達到了兩千米,也是之前的一倍。

精神意念的量增多了,更強大了。

現在,楚暮的精神世界內,所有的精神意念之力完全凝練成兩顆意念之星,新的精神意念一點點的自然而然開發出來,要進行下一次的凝練,又得等待好幾個月。

這段時間,楚暮可以放下南斗煉意經的修鍊,將時間用在其他方面。

精神意念的量倍增,第一個好處凸顯出來,研究九轉天震心印訣第六個手印時,速度更快效率更快了許多,原本還需要大半個月才能夠完成,如今只需要十天不到的時間。

十天過去,秦山河都沒有出現,想來是一直待在自己的劍樓內閉關專心淬鍊劍意。

九轉天震心印訣的第六個手印也研究完畢,並且完善。

嘗試淬鍊一遍,第二顆意念之星凝練的第二個好處也展現出來,劍意的淬鍊速度,提升了五成左右,因為隨著精神意念的量倍增,控制起來越發得心應手,震蕩頻率更高。

「戰績點還有兩百三十點,足夠我在萬邪谷內待上二十三天,再服用六轉劍意丹六轉奧義丹淬鍊以及如今的增幅,足夠我將劍意和金之奧義都淬鍊到六轉。」楚暮暗道。

六轉,那是天鋒劍宮精英弟子的極限,目前劍宮精英弟子超過十萬,但劍意和奧義達到六轉的劍者,卻很少,估計不會超過一百個。

一旦劍意奧義都達到六轉,楚暮就等於站在了精英弟子頂尖的一層,那個時候,除了那些修為達到神凝境的劍者之外,劍宮之內,無人是他的對手。

沒有猶豫,楚暮馬上離開劍樓前往萬邪谷。

精神意念的強大,讓楚暮更加的深入萬邪谷,否則,萬邪谷的陰冷煞氣難以讓他感受到壓力。

直到比上次更深入上百米處,楚暮的精神世界內充斥了無窮無盡的陰冷煞氣,灰色煙霧濃烈無比,滾滾襲卷侵蝕劍意和奧義。

這個地方的陰冷煞氣更加濃烈更強,侵蝕力更大,自然淬鍊效果會更好。

楚暮取出六轉劍意丹丟入口中吞下,丹藥之力化解開,在精神意念的引導之下,沖向精神世界。

接下去,無需楚暮的引導,劍意丹的力量自然而然的沖向劍意,只是,陰冷煞氣卻不甘如此,竟然與劍意丹的力量互相爭奪起來。

楚暮頓時一驚,原本他以為服用下去就能夠輔助淬鍊,沒想到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兩者相爭,劍意根本就無法得到絲毫的淬鍊。

當機立斷,精神意念再度出動,以上次引導陰冷煞氣的方式引導兩種衝突的力量,花費了好些時間,才總算理順,將兩種力量作為助力,開始淬鍊劍意。

楚暮的劍意是五轉,服用六轉劍意丹的效果是持續一天,一倍輔助淬鍊速度。

至此,楚暮就一直待在萬邪谷內,專心致志的淬鍊劍意。

劍意丹的輔助,萬邪谷的陰冷煞氣,九轉天震心印訣的手印心法配合,三種力量融為一體,推動之下,爆發出以往十倍有餘的淬鍊速度,楚暮的劍意,以驚人的速度變得更加精純。

……「給我繼續查,查出到底是誰,殺死我斬魔戰隊的一支小隊。」斬魔戰隊的兩大總副隊長之一汪景晨滿臉怒火,聲若雷霆滾滾震蕩,高大的身形,一身黑色戰甲,宛如魔神。

這幾年來,斬魔戰隊每一次進入血色荒原,多多少少都出現一些損失,但像這次,直接整支小隊全軍覆沒卻是第一次。

要知道,斬魔戰隊是三大超級戰隊之一,每一個正式小隊的隊員,劍意三轉奧義三轉,各方面的能力都超過尋常劍者,算的上是天才級別,每一個的戰鬥經驗都十分豐富,而且,十個隊員還都練有劍陣,配合起來,足以對抗劍意奧義都達到五轉的劍者。

這樣的實力,竟然都死了,全隊覆沒,連屍體也找不到。

當然,也有可能是他們遭遇了可怕的異族人被斬殺了,也有可能是遭遇了強橫的太古凶獸被碾殺了。

但不論是哪一種,斬魔戰隊都不會就此放過,他們一定會找出兇手,然後報復,是異族人就殺死,是太古凶獸就斬殺。

正是這種護短,讓斬魔戰隊充滿凝聚力,也是他們能夠一直保持三大超級戰隊的能耐之一。

……斬魔戰隊的行動,自然也引起了另外兩大超級戰隊的注意,甚至連那些一流戰隊也有所察覺,紛紛覺得好奇。

楚暮一直待在萬邪谷內,對於外界所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這一天,他的劍意,終於淬鍊到五轉的極限,而後,一個震動,一股鋒芒從劍意一頭蔓延向另外一頭,散發而出,將四周的陰冷煞氣切割開。

劍意六轉!

沒有去體會這種強大,楚暮馬上服用六轉奧義丹,開始金之奧義的淬鍊。

在淬鍊劍意的過程中,金之奧義也自然而然的受到陰冷煞氣的淬鍊,已經有一定的程度,對於接下去的淬鍊,會節省一點時間。

一天又一天過去,五轉奧義,越來越精純,從初入五轉,再到五轉中期,然後達到五轉後期,之後達到五轉巔峰,最後達到五轉極限。

一步一步的進展,十分明顯,那種感覺讓楚暮為之沉醉,多麼想沉醉在其中,再不醒來。

再美的夢,始終要清醒。

意念一震,一種可怕的鋒芒劃過,一切全部被斬斷。

精神世界內的金之奧義,那一道金色的力量,細微,緊密,懸浮著,無視一切。

金之奧義六轉!

「劍意六轉……金之奧義六轉……」楚暮喃喃自言自語,在這濃郁的灰色霧氣當中。

雙眼睜開,精芒流轉,宛如劍芒綻射而出,透射過濃郁的灰色霧氣,直達十米開外,開鑿出一道細微的通道,一息後方才消失。

五轉與六轉相差一轉,其中的威力,相差許多,楚暮的實力,足足提升了數倍。

至此,他真正的站在了精英弟子的頂尖層次,神凝之下,無人能敵。

而這,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知道,其他人都不知曉,沒有人知道,成為精英弟子不足一年的楚暮,已經擁有這樣的實力,因為正常情況下,其他劍者成為精英弟子之後,一年都算是新晉精英弟子,實力基本難以提升多少,一年的時間,勉強讓他們站穩腳跟罷了。

「劍意奧義達到六轉,我沒有感受到什麼負荷,也就是說,我還可以繼續淬鍊,直到七轉,甚至八轉……」楚暮雙眼再度綻射出凌厲精芒。

劍意每三轉,算是一個層次,像三轉到四轉就是一個小跨越,六轉到七轉,又是一個跨越,一旦楚暮真的將劍意和奧義都淬鍊到七轉,實力的提升,將會更加明顯。

七轉,就是他的下一個目標!

(未完待續) 不出意料,戰績點消耗一空,秦山河的劍意和奧義都達到四轉,進境比意料中好了不少,而後,楚暮又給了秦山河十顆六轉劍意丹和十顆六轉奧義丹,讓秦山河繼續淬鍊,最好將劍意和奧義都淬鍊到五轉。

無疑,那需要一個較長的時間。

得知楚暮的劍意和奧義都達到六轉之後,秦山河再次受到刺激,接過二十顆丹藥迅速離去,再次閉關。

楚暮用了一些時間,適應了六轉劍意和六轉奧義,並且將自身的一切能力做一個統計整合,種種一切,都修鍊到現在所能夠達到的極限,實力,又有長足的提升。

並且,經過幾個月的修鍊,焚血變終於修鍊到小成。

「要創造出九轉天震心印訣的第七個手印,估計還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思考著,楚暮的雙眼,陡然綻射出驚人的寒芒。

他決定了,再次進入血色荒原,而這一次,是自己一個人進入。

……「楚暮,跟我們走。」

當楚暮進入天鋒谷后沒多久,就被三個人堵住去路,對方長袍上的標誌讓楚暮知道他們的身份:斬魔戰隊的精英小隊成員。

「沒空。」楚暮沒問什麼事情,直接拒絕。

「不去也得去。」對方十分的語氣十分強硬,目光冰冷彷彿要冰封楚暮。

「楚暮,我們懷疑你和本斬魔一支正式小隊的覆沒有關係,現在馬上跟我們走,接受調查,如果與你無關,我們斬魔戰隊自然會還你清白。」另外一人開口說道。

楚暮一聽就知道,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對方並沒有查到他頭上,之所以來找自己,應該是因為自己曾和那支小隊起衝突的緣故。

「你覺得他們是我殺的?」楚暮不徐不疾反問道。


「你……」三個斬魔戰隊的精英隊員聞言不禁嗤笑出聲,用輕蔑的眼神打量著楚暮:「再給你幾年的時間,你也奈何不了他們。」


「既然如此,他們死了,與我何干。」楚暮道:「該不會是你們找不到兇手,才打算隨便找一個看不順眼的人嫁禍吧。」

那三人臉色頓時一變,確實,當任務下來他們又調查無果之後,就滋生了這種想法,此次來抓楚暮無非就是一種潛意識在作祟。

不管凝聚力如何的強大,也無法保證每一個人都能夠盡心儘力,尤其是在努力了一段時間毫無收穫又要面對上頭的壓力時,免不了滋生投機取巧的想法。

「休要胡說八道,我們絕對不會冤枉別人。」縱然心裡有那些想法,也絕對不能承認,否則就是對斬魔戰隊聲望的打擊。

「那你們就繼續調查吧。」楚暮淡淡一笑,腳步跨出,身形晃動,頓時錯過三人,往天鋒谷口大步走去。

三個斬魔戰隊的精英隊員只感到眼前人影一晃,楚暮就消失在他們眼前,頓時臉色一變。

「給我站住。」怒吼聲響起,猶如暴怒的獅子。

「再不站住,就說明你就是兇手。」

只是,在他們憤怒的眼神中,楚暮義無反顧的走出天鋒谷,完全將他們無視。

展開身法離去,當三個斬魔戰隊的精英隊員追趕出來之際,只能夠看到楚暮的背影迅速遠去,這樣的速度,他們知道無法追趕上。

「走,馬上回去上報,楚暮的實力,出乎意料。」其中一人道。

斬魔戰隊中的長老之一金焱雷早就有令,要關注楚暮的動向。

「最好是讓楚暮成為重點懷疑對象。」這一個發出陰冷的笑聲。

「沒錯。」

可以想象,一旦被斬魔戰隊列為重點懷疑對象,那楚暮的一舉一動都可能受到監視。

……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躍!

斬魔戰隊的事馬上被楚暮拋諸腦後,他縱情的在血色荒原上飛躍,迅速深入。

沒有秦山河一起行動,好像少了什麼束縛似的,以他如今的實力,可以盡情盡興,爆發出全力,哪怕是神凝境劍者的實力,也未必沒有抗衡的能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