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還好,瘦龍尊朝皇帝行的,還是折腰禮。既然行了折腰禮,便說明瘦龍尊仍然像四十年前一樣,臣服於自己。黃洛心裡稍安,瘦龍尊的這個舉動,最少能說明,他不是來造反的,這是黃洛最擔心的地方。

皇帝給瘦龍尊還的,是拱手禮,雖然皇帝向臣子行禮,已經極為另類,但最少,拱手禮施禮的幅度,要比折身禮施禮的幅度要少。

「瘦龍尊辛苦了!」

四十年前的事,黃洛隻字不提,什麼原因,什麼內幕,都沒必要去問了,一點意義都沒有,黃洛對待瘦龍尊的感覺,就彷彿瘦龍尊只是出去旅行了四十年,是放了一次長假,而不是離開了朝堂幾十年。

黃洛要的就是這感覺,回到當初的狀態。

瘦龍尊拱手,話語中略帶歉意:「突然現身,驚撓到聖上,老臣有罪,只是此時東玄星已到存亡時刻,有些事情,老臣必須得現身出來,才能為聖上分憂解難!」

黃洛的心中微嘆了一口氣,有什麼辦法呢,只能這樣想吧,如果瘦龍尊真是為幫自己才突然現身的,倒也算是自己的福分。

「能再見到瘦龍尊大人,是我朝的榮耀,瘦龍尊何罪之有?」黃洛笑道。

他折身回顧眾臣吩咐道:「本皇要與瘦龍尊商議更重要的事情,所以今日議事,改為宰相大人主持!」


隨即他轉身再對瘦龍尊恭敬道:「瘦龍尊今日現身,要講的肯定是大事,請瘦龍尊一同到內室議事!」

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皇帝與瘦龍尊,撇開了眾人,走向了皇帝的內室,項青也一同被留在了眾大臣迎接瘦龍尊的地方。

!! 東玄最高的一座樓,不在最為繁華、地域最寬廣的人屬聯盟,而在地域較為狹窄、但與神最為接近的神屬聯盟。

之所以說離神最近,是因為世人的力量畢竟是有限,即使神屬聯盟中的人,男的常走聖神之路,女的常修天使之道,並且整個地域內又常以神之地域自稱,但真正能達到神的級別者,卻是整個神屬聯盟,也不知道有區區的百個沒有。

但這裡畢竟是與神最接近的地域,東玄星三大山系之一的喜藏阿難琪山系,便在這裡,見證著神屬聯盟的神奇。

喜藏阿難琪山系的主峰叫【上帝之劍】峰,因為這座山峰,酷似七把朝天舉起的巨劍之影,其中,最中間的一把是整個劍影的主體,而其餘的六把,則更像是這主體朝天舉起時,所蕩漾出的六道劍意。

一劍朝蒼天,六影分西南,這種蔚然天象,一直是整個神屬聯盟的驕傲。

上帝之劍峰的下面,便是神屬聯盟的都城上帝之城的所在,上帝之城本身就極為宏偉壯觀,而一劍六影的上帝之劍鋒,又在其後面,如孔雀屏尾一般地給它以襯托,使得這座城樓,成了東玄星的第一大偉岸之城。

事實上,說上帝之城為第一偉岸之城還在於,東玄星最高的一座樓,也是在這城內,這座樓有一個極為震人視聽的名字,叫做【天堂殿】。

離神最近的地域,離神最近的一群人,離神最近的一個城市,離神最近的一座城樓,這樣的樓,在東玄之上被稱為天堂殿,倒也不是很唐突,何況這殿內所住的,還是整個神屬聯盟的最高領袖——神皇耶父!

耶父就是在東玄人口中所稱呼的神皇,有人說他的實力已到【天堂殿主】的級別,否則他鎮不住天堂殿這座有靈性的高樓,天堂殿主這種級別,在神屬聯盟的晉階階別中,已經到了九階的層次,如果他真到了這個層次,那在整個東玄界來說,他的實力便是極為恐怖了。

也有人懷疑耶父的實力,並沒有到達那種恐怖的程度,東玄星上所有的晉階系統,都是十階,九階的高手,一般都只在傳說中聽到過,懷疑的人之所以懷疑,便是覺得如今的東玄星,應該不會再有如此令人恐怖的高手了。

至於耶父究竟有沒有到達九階的高度,誰也不知道,但最少八階,肯定是已經有了的。

由於身份的特殊,上帝之城的城民們,雖然和耶父同住在天使之城內,除了一些非常特殊的日子,大家卻是極難看到他。

但在今日,金黃色的太陽光才落到上帝之劍峰上時,不少的城民卻看到神皇耶父,出現在了天堂殿殿頂上。

天堂殿頂,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去的,整個天堂殿,高達三百三十三層,每層樓做一丈算,它便有三百三十三丈,每一層每一丈,都會有如神一般的力量堆積,如果實力不濟,便不能在這高樓頂上站穩。

這次耶父出現在天堂殿殿頂時,使用的是十八丈的神皇法身,當他法身顯世時,他的身周,無數旖旎聖光,有如春潮一般涌盪在天堂殿頂,再從天堂殿頂溢盪向整個上帝之城,使得整個上帝之城,有如被一場彩色的瀑布給澆了個正著。

更為神奇的是,在耶父神力的催發下,他身後上帝之劍峰的整個峰體,竟然隱隱地透出一層墨綠色的光芒,這樣的神光,使得上帝之劍峰,越發地像一柄一劍盪六影的古老的神劍。

天堂之城的城民們,也曾在天堂殿下看到過神皇的風姿,但卻幾乎沒見過他如今天這般地神威浩大,大家紛紛猜測,神皇今日所造出的神威如此浩大,究竟是要幹什麼?

「你們還記得,哪一年的哪一天,神皇才像今日一樣,顯現出了如此的神威嗎?」

「神皇有過這樣的神威嗎?在我的印象中,好像還從來沒有過!」

「六十年前曾有過一回,當年耶父神皇將老一代的天堂殿主,殺死在了上帝之劍峰下,老的天堂殿主死不甘心,於是靈魂引領地魔之血,從地底倒灌向上帝之城,並且揚言要血淹天堂殿,適時神皇才衍化出了像今天一般的陣仗,他此陣仗一出,不消半日,便用神光凈化了一切地魔之血!」

「該不會是又有什麼地魔東西要來了吧,上一次的地魔出現,上帝之城內血流成河,這一次,可不要再出現這樣的災難了啊!」

就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胡亂猜測之時,一道彩虹,突地從神屬聯盟與妖界的交界處,如一條彩色的寬敞大河一般地,朝著上帝之城漫延了過來。

彩虹的前面,還有無數拿著各種仙琴仙笛仙鈴仙管的天使們引領,天使們在彩虹的前面飛奔奏樂,巨大的彩虹便在仙女們的身後緊緊跟隨著,朝著上帝之城這邊漫延。

當眾天使們的身影出現在上帝之城的上空時,整個上帝之城的城民們都驚呆了,這種吃驚,不僅源於天使們巨大的陣仗,更在於那些神奇的音樂,是他們這些生活在神皇腳下的人們所從未聽到過的,那種神樂,天下僅有!

眾天使們一到,巨大的彩虹也就到了,巨大的彩色虹影,貫穿神妖邊界與上帝之城,那種宏偉壯闊,造出了一種驚心動魄的美。

「雅夢雷池之主,東玄眾雷之母,雷母雅夢,求見神皇陛下!」……

在無盡唯美的神的樂曲之中,十八個天使,朝著高高聳立在天堂殿頂的神皇耶父,躬身行禮,併發出十八聲齊呼,這十八聲個齊呼,就像是仙湖中的春水,聽起來讓人心生陶醉。

天堂殿下,頓時一片驚詫,原來這來的,居然是雷母雅夢!

東玄星有四大雷池,最古老的墨者雷池,是一方野雷池,傳說還是在神魔大戰的時代,便因為站在了與神相對立的一方,被眾神斬斷雷之根源,並立以罪碑鎮壓,從此這墨者雷池,便幾乎已成雷池中的死地;


最野性的玄淵雷池,在眾神的眼中,一直被視為東玄的毒瘤,眾神早欲將其剷除,卻一直查不出具體所在,直到兩年多前,玄淵雷池主動出擊攻殺向九萬丈的天,雖然它殺開了東玄的三層天,但最終卻是被天道斬殺,在世人的眼裡,如今玄淵雷力已過了全盛期,開始走下坡路;

而妖界的九幽雷池,是一個比較溫馴的雷池,因為九幽雷池的溫馴,其中的雷力一直被世人開發,它用它的雷力,哺育著東玄世人,卻也正是因為這樣,它的雷力一直不溫不火,沒有多大的發展,於是它就像是一個永遠也長不大的孩子,它是四大雷池中最弱的一方雷池,它在天道的眼裡,只是普通角色而已,所以並沒有刻意地馴服它;

要說四大雷池中的雷力最強者,便是神界的雅夢雷池了,這方雷池已被天道馴服,並被天道規劃為整個東玄的眾雷之母,自從吞天王消失之後,它就在天道的眷顧下,和整個神屬聯盟一起,都在有序而蓬勃地發展著,其雷力,早已超越了東玄的其他三個雷池,不論是聲望還是實力,都是四大雷池之首。

而雷母雅夢,正是天道所賜下的,管束雅夢雷池的天使,由此可知,雷母雅夢在整個神屬聯盟,甚至是整個東玄星,有著多麼尊崇的地位!

神屬聯盟的人,可以懷疑其他眾多領袖,甚至可以懷疑神皇耶父是不是已經成為了神,但一定不會懷疑運雷母雅夢是神,因為雅夢是東玄四大雷池之首雅夢雷池的代言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便是雅夢雷池,不論是她的身份,還是她的本源都極為特殊,在世人心目中,她自然是神。

知道是雷母雅夢前來,眾人才恍然大悟,難怪神皇會擺出如此大的威嚴,難怪天空中會出現如此大的天使儀仗!

在眾人的注視中,從彩虹的靠近妖界的那一頭,果然從從容容地飛過來一個比普通人要高出十多倍的美麗的仙女。

她的金黃色頭髮,在東玄美麗的晨光中,閃爍著動人的光澤,她的藍色眼睛如寶石一般地綻放出智慧的光芒,她的仙裳垂落在彩虹上,是那般地高貴而不落凡塵,她很美,很有氣質,眾人一臉的尊崇與傾慕,全都疊加在了她的身上,令她更加地尊貴無比。

美麗而高貴的雷母雅夢,不理世人的目光,踩著彩虹自顧自地,停在了天堂殿的殿頂之上,朝著神皇耶父微微躬身道:「雷母雅夢,因有要事,特來參拜神皇陛下!」

十八位天使的齊聲之語,是春天的潮水,雷母雅夢的聲音,則比這十八位天使聲音的疊加,還要動聽十倍。

神皇朝著雷母雅夢,張開雙臂以示歡迎,隨即臉露笑意道:「我知道雅夢雷母來的原因,有關那件事,我也正想與雷母,一起商量對策,請雅夢雷母,隨我一起到天堂主殿議事!」

!! 多秘洲的大木柱內,天魔爺的聲音,有如暗暗流動的洪潮,雖然低沉,卻自有一股無形的壓力,灌入人心裡。

天魔爺說:「東玄星一旦獨立,便與整個宇宙脫離了關係,這對於東玄星來說,暫時是好事。」

魔王麽苛那疑惑道:「好事?這樣有利於東玄星嗎?」

天魔爺肯定道:「沒錯,在平日里,世界看似只有四個統治者,人皇黃洛、妖皇姬麗語、神皇耶父和你。只有上了修行的一小部分人才知道,世界完全不是這樣。你們之上,還有天道的力量,還有天,就算是你們也掙脫不了他們的束縛。他們平時不太插足凡間之事,但事實上,他們才是世界的主宰,東玄星真正的王。」

魔王沉默,天魔爺說的一點也沒有錯,魔界、妖界、人屬聯盟與神屬聯盟,再怎麼爭,都爭不過天道,他們四人之中,有人可能能夠統一東玄星,但決無一人,能夠將東玄星的意志,凌駕在天道之上。

天魔爺的聲音繼續從大木柱內沉沉地傳出:「東玄星的獨立,暫時突破了天道的束縛,天外的元力沒有了一層天的枷鎖,能夠較多地降落到大地上,再加之九千年的沉澱,很長一段時間內,東玄星的元力將會數十倍地增長,可以說,此時東玄星的元力,有可能比天路之上的元力還要濃郁。」

魔后心中暗自竊喜,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幾十年突破不了的境界,會不會就在元力驟漲的這些年月里,完成突破?

「可是,東玄星的獨立,畢竟只是暫時的事,天路之上,不管快慢,總會有一天覺察到東玄星的異樣,到那時,整個東玄將會被毀滅。」

說到這裡,天魔爺的聲音變得越發地低沉。

魔王心中一驚:「毀滅東玄星?你的意思是,天地真正的統治者們,會直接將整個東玄星摧毀?」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差一個境界,對生命,對世界的態度便會有大大的不同。螞蟻看到蚱蜢的屍體,會覺得慘不忍睹,凡人一腳踩死蚱蜢,看都不會看一眼。凡人看到病床上的死屍會悲傷痛哭,王侯看到戰場上成堆的屍體,會不會悲憫?

「同樣的道理,你覺得東玄大地生靈無數,若是毀滅太過殘忍,但天界的大神們怎會將小小的東玄星放在眼裡?

「天地之間,萬千世界,我東玄,也不過是宇宙星空中,一隻渺小的螞蟻!人看腳下的螞蟻不順眼,輕輕一腳便要踩死,東玄星脫離了天道的束縛,便是壞了天道的規矩,那些強大的存在,自然也要像人踩死螞蟻一般,將東玄星摧毀。」

天魔爺說這些的時候,聲音一如既往地沉鬱,彷彿,他也並不將整個東玄星放在眼裡。

魔王知道木柱裡面的老人不會亂說,東玄星已到了最後時刻,他下意識地想到了一個逃字,整個東玄星都要毀滅了,東玄星上的眾人,是不可能扭轉得了眾神的意志的,能夠活下去的唯一辦法,便是離開東玄星,離得越遠越好。

但天,是不可輕易跨越的,一是跨越者需要強大的力量,沒強大的修行休想完成,二是跨越天也會被視為違逆天命,會破壞天道平衡,會被強大的力量發現,一般人即便有了跨越的能力,也要考慮能不能承受住天道的刑罰。


所謂天恢恢,疏而不漏,身處於天之下的世人,又如何能突破天的束縛,逃到天道之外去?

看來,魔界要躲過這場大難,機會渺茫,而大劫之前的天魔爺,也不可能再在這大木柱中,安逸地修鍊了。

魔王忍不住仰起臉來,望著高大無比的木柱喃喃道:「那你的意思是,你也不能再在木柱內修行了?」

天魔爺雖然魔力無邊,但越是力量強大,接觸的事情越多,膽子便反而會越小,此刻的他,力量已經觸碰到九階的邊沿,現在正是突破九階,晉陞到天行者的關鍵節點,但因為他算出,自己有一個必死天劫,便在四十年前,就躲進了這方巨大的木柱內,而一直未敢突破至九階。

天魔爺道:「我因天劫在身,已經在這巨木中躲藏了四十年,天劫未去,只要一出巨木,便會被劫數所殺,本來想一直躲在這巨木中,千年天劫不散,我便千年不出來,但如今東玄將毀,我若躲在巨木內,又是必死無疑,所以,我要提前出來了。」

魔后的雙眼中有著一絲喜色,但也好像有一些慌張:「父親大人,你要出來了?」

天魔爺不出木柱,則魔域的一切,便掌管在魔王和魔后的手中,天魔爺一出木柱,整個魔界的權力,會不會有一絲的變化?

魔王的神色,倒是比魔后更為鎮定,要是在平時,他也不希望天魔爺從木板中出來,雖然天魔爺不見得會與自己爭奪魔域的統治權,但一個人統治魔域的感覺,總比有一個人在旁邊覬覦要好。

「那我們要做些什麼?」魔王問天魔爺。

「我之所以還未能突破境界,說到底還是由於力量不夠,數天前,我曾感應到一個能與天地產生共鳴的修真少年,他曾在短時間內,吞食了大量的天地元力,肯定是有過某些天地機緣,我只要能夠吃了他,便能突破境界,而就在昨天,天道被斬殺之間,那少年吞下的天地元力再次被啟動,至此,我感應到了他的容貌。」天魔爺說。

「是誰?」

魔王與魔后忍不住齊口出聲。

大木柱上,逐漸顯現出一個少年的形狀,這個少年,曾經因為妖皇會的關係,在妖界出盡了風頭。

魔后看著那少年的影相,一臉驚詫。

「告訴我,你是不是看到過這個人?他是誰?」

天魔爺是何其的人物,他一見到魔后的表情,便已經猜到了魔后曾經見過這個人。

魔後知道自己不可能瞞得了天魔爺,她坦白道:「我曾經在魔聯戒中看到過他,他是妖界妖皇會中的參賽選手,因為他的第一關【美麗鏡】過得極為精彩,所以,有關他那一關的影相,便流傳到了整個東玄,我於是就看到了他。」

天魔爺原本低沉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激動:「想盡一切辦法,舉全魔界之力,把他捉到多秘洲來,只要吃掉他,我便能獲得他的天地元力,那時我天魔爺,便能九階圓滿,踏入天行者的境界,而一旦我踏入天行者的階別,東玄天道便已困不住我,而我自然也就會有辦法,保住魔界甚至整個東玄!」

天魔爺的聲音如雷聲一般地傳出木柱,人怕出名馬怕肥,可憐的獨蛋俠雷動,怎麼會知道,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惹上了這麼個超級可怕的存在!

在魔屬聯盟的三個重要人物交談著有關天之事時,人屬聯盟皇帝的殿內,人皇黃洛與「死」了多年的瘦龍尊,同樣就展開了一場交流。

皇帝黃洛坐在龍椅上,瘦龍尊項雲侍坐在下位,房子里只有兩人,侍者都被皇帝支走了。

「瘦龍尊現身,肯定是有極重要的事情,但無論怎樣重大的事,有瘦龍尊在,本皇我便萬事都能放心了。」黃洛朝著項雲客套道。

瘦龍尊朝著北方天空拱了拱手:「先皇逝世時,我曾在先皇面前許下諾言,一定盡全力輔佐聖皇登基立業,四十年前,聖皇順利登基,老臣知道該是歸隱之時,便布下假相悄然離去,還請聖皇不要治老臣假死之罪。」

與黃洛的客套不同,瘦龍尊的神情,則是一臉的認真,他在講正事之前,先講了講自己當年離去的原因。

黃洛連連揮手:「瘦龍尊助我登基定下大罪,我感激都來不及,有的儘是恩情,又哪來的罪?」

瘦龍尊謝過黃洛的免罪之恩后,接著道:「如今我皇英明,皇域之內,萬民井然有序,人屬聯盟一片昌榮景象,我本沒必要再出來干涉政事,但現在有一件事情,我卻必須現身與聖皇分憂。」

皇帝黃洛略驚:「哦?是何等大事,令瘦龍尊也如此緊張了起來?」

瘦龍尊道:「此事與天道有關,我記得聖皇還年少時,我曾和聖皇說起過關於天道的事,天道衍生出天,置於天際籠罩萬界萬民,所以萬界萬名,都必須按照天道的規定運行,否則便會被誅殺,可是昨日,天卻被強人給破了。」

皇帝略微點頭:「沒錯,我東玄星,此刻三萬丈之下,已經脫離了天道束縛,成了無神管轄之境。」

瘦龍尊道:「短時間內是這樣,但不久之後,天被破壞之事,總會有天路上的強者查出,到那時,東玄星便會崩塌,甚至全體毀滅。」

皇帝疑問道:「依瘦龍尊所說,那又該怎樣?」

瘦龍尊娓娓道:「人、妖、魔、神四界之中,若有人在天道來追查此事之前,將東玄完成一統,並最終將東玄的權力,歸還給天道,那東玄便不會再毀,而那順應天道者,便能得到代代的榮昌。」

!! 不同的人,想事情的方法便也大不相同,魔王一方,想的是逃離東玄星,瘦龍尊卻是想著要趁亂統一整個東玄星。

統一整個東玄,只要是男人,都會想的,黃洛也做了這夢幾十年。

「可要怎樣在天道反應過來前,統一人妖魔神四界呢?」黃洛忍不住出聲問道。

瘦龍尊分析道:「如今四界之中,神屬聯盟的耶父最為好戰,他肯定會趁這亂世,圖謀一統,我們人屬聯盟他不易拿下,魔界這幾十年來沒有戰亂,麽苛那安逸多時,防禦薄弱,是他的最佳進攻點,再加上如今妖界分崩離析不能再給他以掣肘,所以他很有可能會計劃先取魔域,再圖妖界,最後才與我軍決戰。」

黃洛一聽,心裡暗暗吃驚,瘦龍尊確實是瘦龍尊,看似一直都不再過問世間之事,但實則卻將各方形勢分析得清清楚楚,他默不作聲,等待著瘦龍尊的下文。

「耶父發兵攻打魔域之時,也正是我們進攻神屬聯盟的有利時機,我們人屬聯盟與神屬聯盟交戰三十年,一直處於下風,耶父肯定想不到我們會傾盡全力,在這個時候突然進攻,只要趕在他拿下魔界之前,我們先攻殺進神屬聯盟,人魔兩界的兵力,前後夾殺,耶父必亡矣!」

瘦龍尊說到這裡,語氣中有了一些激動,這是他心中的大計,一個統一東玄的大計。


黃洛點頭,隨即朝著瘦龍尊再問道:「你的意思是,從今天起,我們人屬聯盟,便要開始做好傾盡全力,與神屬聯盟做最後一拼的準備?」

「正是!」瘦龍尊道。

說到這裡時,瘦龍尊的老眼之中,奮發出英雄的光芒,好多年沒有如此激情過了,他彷彿看到了人屬聯盟的千軍萬馬,殺過界河奪下神城的場景,他老了,但他的雄心還在,當年先皇賜他青雲帝印,不是要這方印封塵在歷史的角落裡生鏽,而是要這方印發揚光大,他記得人屬聯盟當年的輝煌,人屬聯盟的第一任皇帝,曾經統一過整個東玄!


上帝之城內,天堂殿中,雅夢雷母與神皇耶父,也正在進行著有關整個東玄的長談。

雅夢雷母坐在寬闊的天堂殿中,朝耶父問道:「神皇能感應到昨日之事的細節嗎?」

耶父朝雅夢雷母回答道:「我只能感應到天道的降世,當他降落世間時,強大的天地威壓,甚至令我產生了窒息之感,如果生靈們不是因為時間停止的原故失去了知覺,恐怖此刻的東玄界,已經被這天地威壓,壓死了一半生靈!」

雅夢雷母點點頭:「神皇因為不像我般,直接與天道意念溝通,所以並不知昨日的細節,天道本來是要擊殺溝通上個輪迴者,但其中出了意外,他被一個修真少年撕開了賴以維持力量的天,又被各方力量截殺,最後毀滅了,如今的東玄星,三萬丈下已不再受天道約束!」

耶父移目詢問向雅夢雷母:「那雅夢雷母此刻來,是要我神屬聯盟怎麼做呢?」

雅夢雷母徐徐道:「東玄星雖然暫時獨立了,但總有一天會被更強的天道發現,到那時,天道必會血洗東玄,這個大陸將不會再有生靈存在。我是天道安插在東玄的力量,神屬聯盟是受天道庇蔭的聯盟,我們不能白白地看著東玄毀滅,而是要在更高一層的天道追查此事前統一東玄,只有那樣,我們才能保住東玄,既而保住我們的命!」

雅夢雷母的神色堅定,彷彿統一東玄星,是她和耶父,必需要做的事情。

耶父莞然一笑:「那照雅夢雷母的意思,我們該從何處撕開東玄?」

雅夢雷母道:「魔界此刻,休養生息多時,魔兵魔將皆已懶散,神屬聯盟已與魔界三十年交好,他們絕想不到神屬聯盟會傾盡全力突然進攻他們,所以,按照我的設想,神屬聯盟應該對魔界發動突然襲擊,只要能短時間內消滅魔界,擊潰已然分崩的妖界便不再是問題,到時候神屬聯盟與人屬聯盟針鋒相對,人屬聯盟想要死防也防不了,東玄必然一統!」

雅夢雷母的表情極為嚴肅,她因修鍊雷力,被天道衍化成了雷池化身,她這樣的存在,是最直接代表的天道的力場,是身處東玄的真正的神。

耶父望著早已有設想的雅夢雷動,卻是撒手一笑道:「誰不想統一東玄,可人屬聯盟兵多將廣,一直為我後方掣肘,魔界雖然表現弱勢,但真要奪下卻又談何容易,一旦敵我僵持不下,人屬聯盟又趁機來攻,我豈不是要腹背受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