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還是七階魂尊的強大戰意和殺機!

而後……

還是那種排山倒海的痛楚和靈魂都被焚燒殆盡般的絕望:「大哥,這是什麼?」

轟隆隆……

又是在慘呼中,莫文的身軀又一次在這一片天地內慘烈爆裂了,看似魂飛魄散里,肉身更是早已全部毀滅。

……

又是一息……還是這片天地!

莫文卻再次匪夷所思地出現了:「這到底是什麼?」

雙眼睜圓著,在他的臉上都是痛楚,都是鮮血,都是驚駭:「對了,大哥又要殺我了,啊啊啊啊啊……」

轟隆隆……

……

與此同時,彷彿是在另外一個天地間,另外一片景色內,王羽獨自一人靜靜地傲然站立在了島嶼邊緣的山峰之上,任憑海風將白衫吹得咧咧聲響。

低著頭,他看到的正是五個不同的光球,包裹著五個不同的身軀。

「曉儀、紫鈴、大哥,破星哥,我希望這一切能夠幫助到你們!」沉沉說著,他的目光落在了最後一個光球內:「莫文,別叫我失望!希望這無限死亡的禁陣,可以幫助到你!」

原來,這就是他所布置的禁陣——陣字訣內的上古禁陣之一,叫做無限死亡!

再看山峰之下,一處安全的結界內,其實上官曉儀、莫文等五人的肉身早已安靜地在內里閉目盤膝而坐了。

「你們的肉身由我保護!你們的魂魄其實也在我的保護當中!」

繼續看著,也看到了莫文的再一次「死亡」,王羽有著凝重:「一次次的死亡,便是一次次的危機和挑戰,你們若是不能戰勝這樣的死亡,看不透帶給你們死亡的劍法和敵人的破綻,那麼你們無法強大!」

說著,只見王羽只手一揮,將各自一枚丹藥送入到了結界內五個肉身當中:「你們需要的丹藥以及合適你們的神通之術,我會在合適的時間被你們送進去,直接融入你們的身軀和靈魂當中!但是真正要變強的話,還是只能靠你們了!希望你們……能夠堅持下來!」

最後一句話,王羽也有著深深的擔憂。

畢竟,雖然這上古禁陣內出現的一切其實只是幻象,就算莫文等人在幻象內死個千萬遍也不會真正地叫他們的肉身受傷或者靈魂死亡。但是即便是幻象,莫文等人在內里感受到了痛楚,恐懼和絕望等等,卻都是真的。


一次次的死亡,就代表了一次次的絕望,一次次撕心裂肺的痛楚,一次次排山倒海的恐懼!

他們,能夠戰勝這一切嗎?

王羽不知道:「希望你們五個,不要有人叫我中途幫助你們離開無限死亡!」

話語落,王羽就恰好看到了莫文應該是第五次「死」在了幻象當中了。

不過也還好,這一次的莫文至少是出手還擊了,雖然找不到王羽的劍法破綻,但至少,是還擊了……

「好了!有進步!」嘴角有了淡淡微笑,王羽隨即原地閉目盤膝起來:「我已經得到了花顏的本源之血,那麼為什麼不嘗試著找到和覺醒內里的玄武本源之血呢?」

這就是王羽現在的打算——繼續解開封印,本源釋放!得到了花顏所屬一脈妖族至高無上的血脈傳承。

若是成功,實力絕對拔升!

至於莫文等人……

王羽不會知道在無數年之後,當莫文再次回憶在這個島嶼上所發生的一切時,依舊會渾身顫抖,滿身大汗。

因為這十年,王羽給了莫文一場叫他後來一回憶起來都感到后怕和絕望的苦修。

「十年!十年之後,我會進入血魔門,進入魔煞海!」

閉目之後,王羽收起了笑容,剩下的只有謹慎和堅毅之色:「花顏,等我!我會帶你回家,等我!」

【作者題外話】:本月12號,本月第十二次,五更!

老沙有點累,需要兄弟姐妹的支持,鼓勵! 沒有人知道這個島嶼上正在發生的一切到底意味著什麼,沒有人知道這個島嶼上的六個人正在經歷著什麼。ZIYOUGE.COM

但大陸上所有人,包括其實真正身份是妖修的紅綾都確定了一件事——等到十年之後這六個人再次出現的時候,必定會給其他所有人帶來一場驚天動地的震驚。

因為王羽答應過幫助莫文至少在十年內達到八階魂尊的水準!

因為王羽對他們五個人,是真正手把手的幫助,是真正拼盡全力的幫助。

因為這五個人,現在是對於王羽而言,最最重要的兄弟姐妹和紅顏。

……

步雲帝國,整個大陸的中心和聖地。

神盟不斷地在這裡構建著一個有一個的高階傳送陣,幫助整個大陸上的修者尖銳不斷地從大陸各個地方趕來這裡,朝聖或者是參與苦修。

甚至於一些實力不濟、天賦一般的修者,若是得到了前來這裡擔當一名侍衛的機會,也必定會使得他們感到無上的榮耀。

而那些真正天賦不錯並且實力不錯的修者,只要得到了神盟紅綾以及薛元霸和凌陽等人的認可,還有機會進入到時間之塔當中。

走進去了,便等於獲得了無上的造化——以十倍的時間去吐納和參悟,去苦修和突破。

當然了,有人進入,就意味著不斷有人被迫退出了時間之塔。


畢竟就算是七階魂尊或者八階魂尊,若是在時間之塔內始終無法突破自己的實力瓶頸,那麼更快十倍的時間消耗,僅僅是將他們的壽元更迅速地拉短了而已。

所以一些修者進入時間之塔才僅僅是外界的一兩年時間之後,他們便被迫出來了——以重傷到幾乎走火入魔的方式,甚至是一具具已經死去了的屍體。

這樣的屍體,值得尊重!

其中就要石五!

他一直都是王羽的兄弟姐妹之一,也是忠肝義膽的石頭的兒子,為了繼承父輩的驕傲和旗幟,他知道自己或者因為天賦的關係而終於是不能突破的,卻一直隱瞞了自己壽元將盡的真相,繼續瘋狂地拚命著。

最終,在哥哥石三的懷裡,徹底安靜了石五被送出了時間之塔。


和他一起以驕傲的方式最終走完了自己一生的人,還有很多很多,其中很大一部分不是別人,正是步雲鐵血騎的兄弟姐妹們。

畢竟,他們的實力其實是最弱的,但他們的苦修卻是最瘋狂的。

到死,他們都還在拼盡全力!

到底,他們都還是步雲的魂!

最終這樣的魂,會永世留在步雲州,榮耀地被祭奠萬世。

而後他們的離開,等於給了其他修者新的機會。因為在紅綾等人的安排下,死去了的兄弟姐妹們的位置,會由其他相同靈根的修者替代。

為此,司徒靈兒也進去了,司徒尊也進去了,薛青峰進去了,薛青寶進去了。

除了這些得到進會已經進入到了時間之塔內的修者之外,外面還有更多的修者都在等待著,同時都在瘋狂地以各自的方式苦修著。

可以這樣說,當王羽給他們揭開了一個真相,告訴了他們天地之外其實還有天地之後,大陸上的所有修者便彷彿脫胎換骨了一般。

他們要追隨王羽,殺出這片天地!

他們要追隨王羽,叱吒外面的星河。

……

時間不斷地流逝著,一些人卻逐漸地老去了。

他們沒有參加什麼瘋狂的苦修,但他們的壽元依舊是消耗不起了。

在步雲帝國的那個被人當作聖地的府邸裡面,此刻數名垂暮的老者歡笑著,暢快地喝著。

「哈哈哈……人生如夢,浮生如夢啊!」

其中一名斷臂的老者,歲月的痕迹勾勒得他的臉龐充滿了睿智的光芒,此刻望著身邊的來一人,他笑得痛快無比:「若不是羽兒,你我怎麼見面?若是不能見面,我薛清水這輩子將會錯過我最好的兄弟啊!」

因為,他正是王羽的舅舅,原本三階魂尊的薛清水。

但是他因為在戰魂帝國被車池算計而失去手臂之後,實力早已暴跌。此後雖然嘗試過恢復實力,卻終於以失敗告終。反而這樣的嘗試,還大大地消耗了他的壽元。

他原以為自己只能這樣終老了,卻想不到在此生最後的時刻,他遇上了自己這輩子比兄弟更親的兄弟——王定邦。

王定邦,王羽的二叔。

和薛清水相比,他的壽元其實更短了。

畢竟他原本的實力就很低很低,能夠擁有的壽元也就無法跟魂尊相比。更何況後來他因為王羽或者為了這個家和這個帝國,還數次受到了難以想象的重創……

所以……

「想不到我王定邦終於沒有能夠跟親哥哥王定國一起邁步黃泉,但現在……卻擁有了另外一個好大哥!」望著薛清水,王定邦老眼裡都是自豪。

這些年,他們相扶相伴,四處雲遊。

這些年,他們如同兄弟一般,真正的兄弟一般,無所不談,無所不歡。

聽到了王定邦的話語,薛清水上前一步,唯一的手臂扶在了他的肩膀上:「好兄弟,你決定了嗎?」

在他們身邊,另外的幾個老者才聽到這句話,頓時面色微變,露出了更多的悲傷和擔憂之色。

這些老者不是別人,正是上官鴻和上官烈,以及步雲帝國的神盟長老,段翔。

他們面上的悲傷,是因為他們都知道王定邦確實是壽元耗盡了,估計就在這兩三天內便會走完自己的一生。而薛清水,居然為了不叫王定邦孤獨,也已經作出了決定——散去自己全部的實力和功力,之後和薛清水一起踏上黃泉,在另外一個世界也要做一世的兄弟。

「兩位,你們真的不等等王羽大人了嗎?」看著他們,段翔有著猶豫,還是終於問了出來:「你們一個是他的舅舅,一個是他的二叔……你們……不等等王羽大人了嗎?」

聞言,王定邦爽朗地笑著,搖了搖頭:「他二叔不會真的離開他,他的二叔就算死了,也會跟他一起繼續守護這個樂土,守護這個家!」

在他身邊,薛清水依舊以獨臂搭在王定邦的肩膀上,同樣笑著:「老子也一樣,以後你們告訴羽兒,就說他舅舅走了,但他舅舅的魂還留在這裡,陪著他,陪著不悔!」

他們將死,卻即便是死,也依舊守護!

【作者題外話】:一更! 話語落,這兩人齊齊望向了上官鴻和上官烈,最後又看了看遠處一直痛苦得幾乎昏厥的女人。ziyouge.com還有,她身邊那不知道什麼原因已經陷入昏迷當中的一名年輕男子。

「筱雅,不哭!」望著她,王定邦說道:「爹爹走了,但爹爹永遠會看著你們,會守護著你們的!」

話語落,只見他的身上忽然有了一層層絢爛的光環,如同火焰在微微地燃燒著。

數息之後,這樣的火焰也在薛清水身上燃燒了起來,兩人生命最後的輝煌瞬間達到了巔峰。

「念弟啊……你要記住,你是我王家的男人,你要跟你三叔一樣啊!」

最後望向了那看似昏厥中的年輕男子,王定邦和薛清水齊齊暢快地歡笑著,兩團火光終於融做了一團。

而後……

一道金色光華從內里射出,直接進入到了那年輕男子的體內。

這男子,正是王凡和黃筱雅的兒子,也是王羽的侄子——王念弟!

現在,他們在完成的赫然是各自對於王家,對於自己的摯友親人,甚至是對於大陸修者的最後的貢獻。

他們……

自己提前結束了各自的生命,而後將畢生精髓和所剩壽元化作的力量,全部融合在一起之後送入到了王念弟的體內。

這樣做,王定邦徹底道消,薛清水徹底魂飛魄散。甚至於兩人連屍骨也無法給各自的後人留下了。

但是就在兩人的身軀如同浴火的金身還在燃燒著的時候,兩人的眼睛里都是不悔,都是滿足,都是欣慰。

「孩子啊,你要成為你三叔那樣的強者啊!薛家的列祖列宗們,清水不孝,到死也不能去下面陪伴你們了!但清水不悔,因為清水找到了自己的兄弟,哈哈哈……」

「王凡,爹爹走了!你要跟你三弟一樣,守護好這個家,守護好這片天地!」同樣的,王定邦也是爽朗大笑著的神色,仰著頭如同天神:「羽兒,二叔……走了,哈哈哈……」

轟隆隆……

屍骨無存,灰飛魄散……

「不……」

慘烈地痛苦著,黃筱雅一步上前,卻抓不住任何的東西,手心上只有一點點飄散的晶瑩,最終消失殆盡。

在旁邊,上官鴻和上官烈等人也都老淚縱橫:這便是情,這便是義!

天空之上,彷彿出現了兩個高大的幻影,帶著爽朗的大笑一步步向著蒼穹深處,走去。

……

「噗……」

島嶼上,一個光團內突然傳來了一聲凄厲的吶喊:「爹爹……」

是王凡!

他在這裡接受著王羽給他的瘋狂苦修,這樣的苦修裡面已經叫他受到了數以百計的死亡的痛楚和各種震驚和恐怖。

這一切,從未將他的信念打破和動搖,更沒有給他帶來真正的絕望。

但是現在,只見他一口鮮血猛地噴出,使得一邊被王羽保護著的他的肉身也在這一刻口鼻噴血,險些癱倒在地。

見狀,山崖上的王羽其實同樣地有著滿臉淚痕,但傳出的聲音卻堅毅和果決無比:「大哥,你見到了他們的笑容了嗎?大哥……他們走得輝煌,走得榮耀!所以……你現在要做的僅僅是對得起他們的榮耀,對得起你自己而已!」

因為就在剛才的一剎那當中,王羽實力更強,也就更早地察覺到了二叔和舅舅已經燃燒了各自的精髓和壽元了。

察覺到這一切,他本想要立即阻止,但若是他真的分神阻止的話,這邊的五個人難說會陷入真正的險境當中——失去他的控制,無限死亡或者會成為真正的死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