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人早聽了我的呼喊,在大門那裏狠命的拽着插門的鐵銷。院子的大門是一寸多厚的實木的,後面插門的鐵銷也有二指粗。因爲這院子年久無人居住,那大門風吹雨淋變了形狀,就連那鐵銷也都生鏽了。插鐵銷的時候,得提起左邊的那扇門,吱吱嘎嘎費上很大力氣,開門也是一樣,也是不得其法,那可就費了勁了。那小子拽着鐵銷吱吱嘎嘎的使着力氣,無奈那門銷絲毫不動彈,門外聚集了好多人,大呼小叫讓那人快點再快點,聽聲音就像是聚集了千軍萬馬一樣。我這手裏的鋼管已經嘭的一聲砸到那小子頭上了。

翻牆進來的那小子意志力堅強,被我打了一棍打在頭上根本就沒什麼事,還是一心想要開門。你姥姥個腿的,我心一橫,手裏的鐵棍劈頭蓋臉的打下去。那小子也不是鐵打的,捱了幾下捂着頭蹲在了地上。

此時,李小旗穿着大褲衩也跑了出來,一手持刀一手持棍。 昏暗的房間裏面,唯一的亮點只有屋子電腦上發出來的亮光,鍾雨抱着膝蓋坐在椅子上,她全神貫注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電腦,眼裏閃爍着興奮的光芒。

這間屋子很小,而且很亂,不到二十平方的屋子裏面堆放了一張牀一臺電腦桌,窗戶那頭似乎是對着了隔壁樓房的牆壁了,沒有絲毫的光亮透進來,這讓這個屋子的氣息變的格外的昏暗,電腦桌旁的電扇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好像隨時都會壞掉,也因爲這個聲音讓這個屋子瀰漫上了一股子詭異的氣息。

牀上到處都是衣裳,地上也丟滿了衣裳,這些衣裳有些很髒了,有些卻是剛剛洗乾淨的,但是衣裳的主人卻隨意的將它們都給堆在一起。

在電腦桌的一旁,放着許多的零食袋子,這些袋子裏面還時不時的跑過一兩隻蟑螂,它們肆意的在這裏穿梭。

鍾雨頂着重重的黑眼圈在電腦上翻找着,她的嘴巴喃喃的唸叨着什麼,當看見什麼東西的時候,她會拿出筆來在本子上面記載一下。

她長的很平庸,單眼皮,眼角往下垂,雖然睫毛很長,但是卻在這平庸的臉上顯現不出來,鍾雨的長相絕對是那種丟入人羣中就找不到了的,很平庸,關鍵是,她的皮膚很不好,可能是因爲經常熬夜的原因,她的皮膚很暗沉,而且臉頰長了許多的雀斑,她的鼻樑上掛着一副厚重的眼鏡,厚重的劉海遮住了她本就不大的眼睛,頭髮也是雜亂無邊的。

她穿着不合身的衣裳,衣裳不知道大了多少碼,她本就很瘦弱,再穿上這麼一件大到可以再鑽進兩個她的衣裳裏面就更加的顯得她瘦小了。她的皮膚很白,是那種缺失營養的白,嘴脣也是泛着白的。

“夠了!”鍾雨開心的一笑,她將桌子上面的紙給拿起來仔細的看着,上面寫了很多的數字,紙上的字跡很是娟秀,完全不像是她這種樣子的人寫的出來的,“錢夠了。”

終於從板凳上下來,她搖搖晃晃的站直了身子,搖搖腦袋,終於來到了廁所裏面,這個廁所也小的可憐,而且還掛了許多的衣裳,有些衣裳還在滴水,但是鍾雨完全不介意,她湊到鏡子前面看着自己的樣子,她要出門去幹一件大事,這個樣子出去好像有些不太好。

摸着自己的臉,鍾雨決定洗一下再出去,她可是要去幹大事,一定要重視。

不想燒水,鍾雨乾脆直接打了冷水將身體給洗乾淨了。她雖然瘦,但是並不是很矮,身高一米六八,體重七十五斤,因爲太瘦讓她看起來身形格外的矮小。

裹着浴巾走出來,鍾雨在自己的一堆衣裳裏面翻翻找找,她忘記了自己前段時間剛收的衣裳放在什麼地方了,圍着屋子走了好些圈,鍾雨鍾雨找出了一套洗乾淨了的可以穿的衣裳——一件已經洗的發白了的牛仔褲和同樣非常的大的T恤。牛仔褲也大了許多,甚至都卡不住她的腰,鍾雨隨手抓了一根繩子系在了自己的身上。

頭髮還沒有幹,頭頂上還在冒着冷氣,鍾雨將衣裳給套好,她習慣性的候着腰,想着頭上還冒着水,現在也不能出去,鍾雨乾脆直接坐在牀上等着頭髮幹,她也不知道要幹什麼,就乾坐着想這想那。

忽然恍過神來,鍾雨摸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已經幹了。

找來橡皮筋將頭髮隨便抓了兩下捆起來,鍾雨將自己的幾個銀行卡拿過來放在褲袋子裏,她找了一雙運動鞋穿着拿着鑰匙就出門了,她的眼中閃着興奮的光芒。

她居住的位置是一塊夾在城市小區裏面的小樓房,她住的這間房是房東爲了多收房租特意隔出來的房間,一百二十平方的房子,活生生的被房東給隔成了六個小隔間,一個小隔間租給了一個人。

樓房裏有電梯,但是鍾雨不想坐電梯,她很不喜歡電梯的環境,相比之下,她更願意走樓梯,而且她住在三樓,很近,根本不需要坐電梯。

鍾雨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在那裏,坐懸浮車的話也很快就到了,可是她不想坐,她討厭那種和一羣人擠在一輛車子裏面的感覺,所以她選擇走着去。

反正,也很近嘛。

一路上,鍾雨就一直低着頭看着自己的腳,她從來都不看着前面,就一直岣嶁着腰看着自己面前要走的土地,有些心不在焉的。

終於走到了自己要去的地方,終於擡頭快速的看了一眼,確認是這裏無疑之後,鍾雨就快速的走進去了。

這是一個商場,裏面的人非常的多,大樓總共有二十八層,除了最上面的八層,下面都是商場,每一層裏都是人,在這裏賣的商品永遠都只有一個,無非高級低級好壞之分。


現在是2030年,一個科技發達的時代。

在這幾年裏,有一種東西迅速的在崛起,當然,雖然崛起,但是真正的出售日也就是這段時間,這是一種才發出的新型玩具,是的,就是一種玩具,類似於手機裏面建設自己世界的一種玩具,高級之處在於,這種東西可以讓你身臨其境。

一個遊戲倉,火速的在全世界火起來了,這種東西,不管是誰都是可以買得起的,區別無非只是高級低級,說白點,就是真實感的程度好不好。

提前半年的體驗日和這一個星期的發售日已經讓這個遊戲倉迅速的傳遍了所有的大街小巷,現在,這種東西販賣的速度只增不減,大街小巷裏銀屏裏播放着的,全都是這種東西——“十字”公司研發的遊戲倉。

鍾雨自從體驗了一次之後就鍾情於這個東西,她要買,但是卻不是買那種低級的,她賣了自己去世的父母留給自己的房子,花了他們留下來的錢財來買這個東西,她先前已經交付了一次預定金了,今日,是她來交付另一筆錢的日子,同時,也是她拿貨的日子。

最高級的是在二十樓裏擺着的,據說只有一臺,鍾雨雖然好奇,但是也是知道自己買不起的。她順着樓梯一層層的往上走,每上一層人就會相對的少一些,她走到了十樓,這一樓的人也不少,但是相對下面幾樓來說,這裏的人還算是少了許多的了。

鍾雨徑直走到了自己衷心的那一款遊戲倉面前,這是一款非常簡單的,不像其他的樣式那麼的複雜。

天藍色的機艙,外面刻着流水般的紋理,看着就讓人感覺舒適,鍾雨蹲下來看了許久,她小心的伸出手來觸碰了一下,剛剛摸上去,她就害怕的又將手給快速的收回去了,她將自己的手在衣裳上面用力的擦了幾下,確認手上沒有髒東西之後纔再伸出手來摸了一下,她的表情很認真,好像是摸着什麼神聖的物品。


“鍾小姐!”一道身影乍現,那是一道投影出來的模擬人像,她就站在這臺機器的一旁,雙手中規中矩的放在了腹部,禮儀十分的得當,“鍾小姐請和我這邊來。”語罷,模擬人像化成了一條直線指向了某個地方。

鍾雨點點頭, 重生之都市刀皇

跟着光點指着的位置來到了收銀臺,鍾雨緊張的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掏出了銀行卡,她雙手將自己的銀行卡遞給了前臺的人。

“麻煩鍾小姐稍等片刻。”這個一個女子, 她笑着將卡給接過來刷卡。到了八樓以上的人們他們都是認得的,能來這上面的都屬於會員,再上面那就是貴賓了。

女子將一臺儀器放在了鍾雨的面前,鍾雨將眼睛伸過去,不過兩秒,支付成功的機器聲就傳了出來。


鍾雨舒了一口氣,她的心中很是雀躍,從來都沒有這麼的開心過。

“鍾小姐,遊戲倉我們將會在三小時之後送去您家,屆時還需要請你簽字,這個是**,請您拿好。”女子雙手將**遞給了鍾雨,鍾雨接過來,她一眼就看見了下方的八十萬的字樣,但是現在都無所謂了,用八十萬換了自己心愛的遊戲倉,她覺得很划得來。

“嗯。”鍾雨低低的應了一聲,她將這個**給小心的疊好放在自己的褲子裏面,不等銷售員再說什麼,她已經興沖沖的轉身離開了。 回家之後,鍾雨第一件事情就是將自己的衣裳都給清理好來空出放遊戲倉的地方,她將自己的衣裳全部都給丟進了盆子裏面,再將自己牀上的被子給隨便的疊兩下放起來,將屋子裏的零食袋子給撿起來丟掉,再一清掃,空出了一塊剛好很大的位置,剛好可以放下游戲倉了。

心中雀躍不已,鍾雨將垃圾給拎着往外走,出門的時候,她看見了遊戲倉公司的車子的標識,當然,她沒有將這個認爲是她的來了,既然說是三小時之後送到,就一定會是三小時之後送到,現在送來的,都是別人的。

這段時間,已經有不少的人賣了遊戲倉了,鍾雨每天都可以看見有遊戲倉往這裏面搬,今天,她的遊戲倉也要來了。

弄好了之後還有半個小時纔到三個小時,鍾雨不知道要幹什麼,她坐在牀上翻出了一包零食吃着,邊吃邊發呆,明明口中還在咀嚼,但是她卻眼神呆滯的看着前方。

不知不覺的,零食也被她吃了兩三包了,半個小時也過去了。

“噔噔”兩聲,鍾雨心中一滯,她連忙的甩下手中的零食跑去開門,門外果然是遊戲倉公司的送貨人員。

“鍾小姐你好,這是你的遊戲倉,請您查看確認無誤後簽收。” 小哥將一張夾在板子上的紙張遞給了鍾雨,鍾雨點點頭,她沒有伸手去接,而是站在原地等着那些人將東西給搬進來。

工作人員將外面那個巨大的箱子給拆開,他們小心的將這個遊戲倉給放在了房間一眼就可以看出來的唯一一塊空着的位置上了,放好之後,鍾雨蹲下來虔誠的摸着,她露出了一抹笑,很淺,如曇花一現。

“謝謝。”鍾雨伸出手來拿過了小哥手中的紙張 ,她將自己的手給放在了板子上面,沒一會兒,認證成功的聲音就傳了出來,鍾雨將板子還給小哥,她就睜着眼睛看着這些送東西的人,似乎在說,好了,你們可以走了。

幾人面面相覷,他們訕訕的關上門出去了。鍾雨等到人都走開之後就躺進了這個遊戲倉,她眯着眼睛十分的滿足,僅僅只是在這裏躺着都已經讓她無比的滿足了。

從遊戲倉裏面出來,鍾雨找出了說明書,她蹲在這昏暗的房間裏拿着一個手電筒找着看着,神情認真。看明白之後,鍾雨找出了線頭,她插好了電蹲坐在這裏等着這個儀器亮起來,不久,遊戲倉發出了璀璨的光芒,先前所有有紋理的位置都亮了起來,鍾雨開心不已,她將遊戲倉專用的衣裳給穿在身上,這件以上是灰色的,因爲是可以順着人的肌膚紋理了來調整的,所以鍾雨穿上去之後是剛剛好的,不大也不小,剛好貼附在了身上。

鍾雨摸着自己的衣裳感嘆着,這件衣裳實在是輕薄,穿着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穿一樣,真的非常的舒適。

笑着眯起眼睛,鍾雨躺進了遊戲倉裏面,她從內部找到了那一個按鈕,按下按鈕之後,鍾雨閉上眼睛滿足的等待着。

艙門慢慢的合上了,這是一個類似五角星形狀的遊戲倉,蓋子合上去之後,在蓋子的中間,赫然的出現了一個不完整的十字架的形狀,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正在舉行什麼特殊儀式的法陣。

鍾雨睜開眼睛,她慢慢的坐起來,發現自己正在一個小屋子裏面,意識有些混亂,鍾雨揉着腦袋努力的思考之前的事情。

這裏面就是遊戲的世界。

鍾雨想起來了,她放下手激動的巡視四周,這個屋子很簡單,很大的一間房,比之前她在現實生活中的房間不知道大了多少。

看着四周,鍾雨從牀上下來,她找到了一面鏡子對着鏡子看了一下自己,還是和現實生活中的形象一樣,不過區別就是穿着的牛仔褲和T恤是很貼身的。這讓她有些失望。

但是還好,這裏是她一個人的世界,也不用擔心又別人看見,她想幹什麼都可以,想怎麼創造都行。

開心的眯起眼睛,鍾雨躊躇的走出去,她看見了外面的世界,一片翠綠的草原,她就站在這草原的中間。

鍾雨是體驗過這個遊戲倉的,她自然知道這個遊戲是怎麼玩的。在這裏世界裏面有兩種模式,一種就是一切都是你自己創造出來的,說簡單些,就是想怎麼想都可以,但是這的確是你必須靠手來挖掘來創造出來,和現實生活裏勞動一樣的,不過在這個世界裏面你不會感覺到累,而且,是可以觸發很多的特殊技能的,買之前只要和導購員說好你想要什麼樣的世界就可以了,設計員會給每個人設計出一個你們想要的世界,之後,就需要你自己創造了。

種種田嘮嘮嗑 ,想一想,現在世界的人,都不喜愛出門,他們都縮在了自己的世界裏面不願意和別人交流,鍾雨也是這樣的,不同的是,她是重度患者,完全不願意融進這個世界,並且,她恐懼社會,害怕與人相處。

還有一種就是和所有的網遊一樣的,打怪升級,而且是有輕微的疼痛感的,在遊戲裏面去世了之後就必須要在遊戲裏面打坐休息養血。這兩種模式是可以任人挑選的,你想要什麼模式就可以用什麼模式。

雀躍的回到房間裏面翻找,鍾雨找到了許多的東西,這些東西算是對他們這種高級用戶的贈送吧,有了這些工具會方便許多。

鍾雨想要在這個草原裏打造出一個堅硬無比的樓房,裏面什麼都要有,她就在這個樓房裏面生存,想幹什麼都可以。

鍾雨全心全意的投入了對自己國度的建設中,殊不知,外界,一場災難即將到來。

此時,遊戲倉的發出公司的28樓,一羣人正坐在這裏面興奮的討論着,他們的眼裏面是瘋狂的,他們一個個都慘不忍睹,破破啦啦的,但是他們無一例外的都激動着。

“我們的遊戲倉已經遍佈全球了,今日,就是我們報復他們的日子,我們的目標就要達成了。”一個男子撐着桌子站起來,他激動的說着,說到後來,他還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我們的復仇計劃,可以實施了。”另一個男子說着,他從另一邊往前走來,腳步踉蹌,他的眼睛少了一隻,他也沒有戴上布遮擋着,就讓那空洞的眼眶暴露出來。

所有的人都興奮的看向了最前面,在那裏,一個身穿紅色貼身禮服的女子端着高腳杯站在那裏,她很白,連頭髮都是白色的,她端着的高腳杯裏面是紅色的酒,她的嘴脣也被紅色的口紅給覆蓋,這讓她看起來愈發的白了。

“讓他們就這麼,睡在這……甜美的,夢中!”女子喝了一口酒,她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脣,她的眼中,閃着嗜血的光芒。

此刻,在所有人的後方,一堵牆開始慢慢的移開,露出了在後面的一張大大的屏幕,屏幕是個球形的,此刻在這顆巨大的球上,許多的紅點在閃耀着,整個球形上面畫出來的位置都佈滿了紅點。

“這是我們儀器的分佈圖。”一個帶着眼鏡的女子走出來,她手中拿着一個激光筆,她將筆指向了屏幕的上面,隨即,一個紅色的點點就出現在了屏幕上,“大家一起來看着吧。”

語罷,女子按住了某個按鈕,一時間,界面上所有的紅點都消失了,隨後,一組數據出現了,在一段段的雜波之後,所有的機器又重新的開始啓動了。

“成功了!”

“接下來,就是我們狂歡的時間,骯髒的世界,骯髒的人馬上都要死去了,祝大家玩的愉快。”先前的紅脣女子拿起自己脖子上面的項鍊,這是一個破損了一個角的十字架,她虔誠的對着十字架落下了一吻,紅脣謠言無比,閃耀着所有人的眼。 鍾雨正蹲在地上認真的種植着植物,忽然之間,世界一片漆黑,腦袋也有些發疼,鍾雨痛苦的捂住了腦袋,她心中很是驚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鍾小姐!請不要慌張,這是停電造成的故障,三秒之後我們將會開啓備用電池,屆時請鍾小姐先行退出去!”忽然一道不清晰的光影出現,鍾雨聽了解釋之後也安心了許多。

怎麼可能會出事嘛。她心中這麼想着。


“三、二、一!”三秒的倒計時後,所有的一切都慢慢的復原了,鍾雨不再猶豫,她聽從指示的走進了屋子裏面找到了牀邊的遙控,這個遙控就是退出的按鈕。鍾雨按下了按鈕,沒一會兒,她就在遊戲倉中睜開了眼睛。

腦袋有些暈,嗡嗡的聲音一直在耳邊響着,鍾雨暈了許久才暈過來,這個遊戲倉的內部也是有感應器的,只要感知到人醒了之後就會開啓艙門打開燈,就算沒有打開也是有緊急按鈕可以讓艙門打開的,鍾雨醒來的時候艙門已經打開有一會兒了,她從中坐起來揉着自己的腦袋。

她的這種現象並不多見,當初第一次體驗的時候鍾雨就被告知,因爲她的身體太差,所以每次進入遊戲和出來的時候都會出來眩暈,意識模糊,耳鳴等現象,當時的導購員也告訴她了,這是因爲她貧血太嚴重的原因,雖然許多的人都有些貧血,但是像她這樣身體虛弱又貧血的很少,而且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會像她一樣出現這種狀況,只有各別一些例外的人才會有這種現狀。


耳朵還是嗡嗡的響着,鍾雨不想去理會,她連衣裳都不想脫下來,反正也合身,就這麼穿着吧。

從遊戲倉裏面出來,鍾雨在牆邊摸索着開關,雖然她這個地方的窗戶見不到光,但是平時也是可以從外面透一點光過來的,起碼不會像現在這樣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見,而且,她的房門以前也是可以從外面的走廊上透光進來的。

按了兩下,屋子裏面一點反應都沒有,鍾雨鼓起腮幫子,她很是生氣,爲什麼會忽然的停電,她感覺自己還沒玩一會兒呢。

想到手電筒,鍾雨趕緊的蹲下來跪在地上摸索,她的視力本來就不好,就算現在已經習慣了黑黑的狀態也無法看清楚什麼東西。第一次,鍾雨覺着自己平時亂丟真的是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她現在摸到的東西不是她吃的垃圾零食就是她的衣裳。

終於摸到了手電筒,鍾雨趕忙的將手電筒給打開了,她從地上站起來走到牀邊上拿了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在了身上,隨便的套上了鞋子,鍾雨來到自己的電腦桌子旁邊,她按了一個按鈕,這個是停電的時候緊急的備用按鈕,要先驗證指紋纔可以,驗證了之後,鍾雨從抽屜裏面拿出了自己的卡,她卡里面應該還有幾百塊錢,她去買個飯吃的錢還是夠了的。

將抽屜給關上,鍾雨走出了門,她將雙手給插在兜裏面,整個人都埋在自己的外衣的帽子裏面,一點也不想讓別人看見了她。

“我去,老子玩的好好的居然停電了。”

“小夥子別急,這大城市停不了多久的電的。”

“奶奶,我還想玩。”

…………

走出了自己的房間,鍾雨這才發現自己這一樓男女老少居然都在玩這個,因爲這個遊戲倉是有家庭版本的,是可以讓一家人進入一個世界一起玩的,所以現在的家庭裏面,基本上都有一臺,一家人都可以進去玩。

鍾雨更加的將自己的頭往陰影下藏着,她在黑暗的樓梯裏面走着,每經過一層都可以聽見許多的咒罵聲或者一些分享自己在遊戲裏面的事情。

走出來,鍾雨看着大街,她有些迷茫,她已經有五天沒有出來買東西吃了,加上剛剛醒來還有些迷糊的原因,她有些記不清楚自己一般經常去的哪一家飯店在左邊還是右邊。鍾雨左右看了看,她乾脆不再去想,隨便選了一個方向走過去,反正找不到就是另一邊就是的了。

走在大街上,鍾雨感到有些不對勁,但是又說不上來是什麼地方不對勁,仔細的琢磨了一下,鍾雨覺着應該是她多想了,她繼續的往前走,剛走兩步,忽然一亮,周圍的店子都亮了起來。鍾雨擡頭一看,四周的高樓大廈也都開始陸陸續續的亮起了光,路燈因爲用的是白天的太陽光,所以一直都是亮的,周圍的人挺多的,但是好像都是從自己的屋子裏面出來的人,看見燈一亮,他們都興奮的往屋子裏面跑,一點都不關心爲什麼會忽然的停電。

鍾雨也十分的開心,她走路的速度都不自覺的快了一些,她要快點去吃飯,吃完了之後繼續進去玩。

圍着這邊走了好久都沒有找到,鍾雨知道她找錯位置了,她看了一下前面,確認沒有自己熟悉的那一家之後,她開始往回走,她還是盯着自己的腳走路,一點都不看前面的路。

她走在下水道的井蓋子上面,這上面都是排水的口子,鍾雨可以看見下面緩緩流過的髒水,她有些嫌棄,但是又不想走到其他的位置上面去。

忽然,鍾雨停下了腳步,她盯着自己腳下的這個洞口看着,若是剛剛不是她的幻覺,那麼剛纔,下面的確閃過了一個白色的身影,很快,眨眼就不見了。眨巴着眼,鍾雨繼續盯着自己的腳下看,半響什麼都沒有,鍾雨舒了一口氣,應該只是她的幻覺吧。

剛想擡起頭,鍾雨又看見了那一抹白,這一次,那一抹白光比先前大了許多,鍾雨確認,她這次沒有看錯,因爲她看見了那東西的眼睛,紅色的眼睛!

身子有些顫抖,鍾雨甚至都沒有辦法尖叫,她快速的將自己的腳從井蓋子上面撤離,站在一旁,她還是感覺自己腳下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遊走,這種感覺讓她毛骨悚然,鍾雨拔腿就跑,不管自己剛剛是不是幻覺,她都不想再待在那個地方,太恐怖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