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個姜師爺一路上也不跟我們說話,走出去後,他領着我倆上了一輛汽車。

這些汽車都是陽間燒下來的。

我看着坐在我旁邊,臉色越來越鬱悶的唐雪,忍不住問:“唐雪,馬上就要投胎了,高興點啊。”

“其實吧,我以前特別喜歡看大話西遊,很羨慕紫霞仙子有個踏着七彩祥雲的意中人來娶她。”唐雪說到這,就笑道:“我和她差不多吧,自從聽說你的消息後,就一直期盼着你踏着七彩祥雲來救我。”

“結果讓你失望了?差點我自己都搭進去了?”我笑道。

唐雪搖搖頭:“不是,只是想到投胎後就永遠看不到你,我心裏就高興不起來,以前雖然受盡折磨,但心裏好歹有個念想,哎。”

我聽到這,心裏也是一酸,伸手摟住唐雪,看着窗外一片荒涼的景色,心裏暗狠道:“要是我有能力,也不至於這樣,像崔府君那樣,一句話就能放了唐雪,一句話就能定人生死,可惜我能力不夠。”

“等以後能力夠了,也不知身旁的唐雪已投胎到哪一家,並且早已忘記前世的記憶。”

我摸了摸唐雪的後腦勺:“既然已經要去投胎,那就不要再想如此多的事情了。”

“恩。”唐雪點頭。

一路上我和唐雪的心情都不好,很快車子從閻羅城開過,一直開到了奈河橋前。

奈河橋下有一條奈河,奈河又有奈何的意思,便是說,人在轉世投胎時對自己生前願望的遺憾和無奈。

姜師爺帶着我們倆下車後,走在前面開口說:“走過奈河橋,喝過孟婆湯,忘記前世,好好投胎吧。”

“多謝大人。”唐雪點頭。

忽然,天空上出現了一團黑雲,隨後,這團黑雲降落,化作一個龐大的牛頭人身的傢伙。

牛總兵!

此時牛總兵竟然出來了。

牛總兵降落到我們和奈河橋之間,開口便道:“既然第一判官要重查夜遊神之事,那麼這個女子便不能走,必須留下,關鍵時候得審問。”

“崔大人已經讓姜某送這女子投胎,請牛總兵不要阻攔。”姜師爺客客氣氣的說。

“我是粗人,不講那一套,跟我走。”牛總兵伸開大手就往我倆抓來。

我很想和這傢伙拼了,但是理智告訴我,我還是不要動手的好。

這時候,姜師爺擋在了我們身前,伸手擋住牛總兵的手。 可孰強孰弱一眼便可看出來,姜師爺擋了牛總兵一下,卻是臉色慘白的後退好幾步。

“第一判官親自前來便罷了,區區一個師爺,也敢攔我?”牛總兵雖然頂着一張牛臉,但我也能看出它臉色很難看。

也對,崔府君權力之大,既然要徹查夜遊神和唐雪的事情,那麼牛總兵就逃不脫,它自然要留下唐雪。

“牛總兵好大的官威啊,到了我這,也如此勇武,真讓人佩服。”忽然,奈河橋上出現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

這個女子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脣紅齒白,穿着一身綠色的輕紗,貌美無比。

“孟婆?”姜師爺眉頭一展,說:“今日我奉命送人投胎,沒想到牛總兵蠻不講理,還請孟婆明鑑。”

“這案子沒判下來,她不許投胎。”牛總兵陰沉着臉看着唐雪。

“呵,我今天還就讓她投胎了。”孟婆衝唐雪喝道:“還不趕快進六道輪迴?”

我恍然大悟,拉着唐雪就往奈河橋上跑,牛總兵出手就要阻攔,而孟婆和姜師爺同時出手,硬攔了下來。

過了奈河橋我纔看到,這裏人滿爲患,排成六條隊伍,分別往裏走。

此時我也顧不得那麼多,朝着最近的一口井跑去,只要唐雪投胎以後就一切好說。

原本有很多在這裏維持秩序的陰差,如果有人想要插隊亂跑,肯定會被這些陰差抓住,不過他們肯定也聽到孟婆的話,也就沒有對我們阻攔



牟明 我跑到一口井後,低頭一看,井上竟然寫着三個字,修羅道。

臥槽,我立馬看其他井,其他井距離很遠,而最近的一口井儼然寫着畜生道。

這特麼還不如修羅道呢。

我對地府這六道輪迴知道的不多,也不明白修羅道是什麼意思,回頭一看,那牛總兵已經氣勢洶洶的殺來。

不愧是牛總兵,專門幫地府擒拿惡鬼冤魂的,即便是孟婆加上姜師爺也不是他的對手,甚至攔不住他。

我看了一眼唐雪說:“跳吧。”

唐雪倒沒有在意要跳下去的井是什麼道,而是一臉不捨的看着我:“你好好保重。”

“放心。”我點點頭。

唐雪咬牙就跳下了這口井。

我看着唐雪身影消失在井裏,心裏的大石頭也落下。

而她跳下去的瞬間,牛總兵一雙大手就要往井裏伸進去,想要把唐雪抓出來,可手剛伸進去,他就被彈飛,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甚至還把兩個來不及躲閃的鬼魂壓得魂飛魄散。

“哈哈哈。”孟婆大笑的走出來,一臉鄙夷的看着牛總兵:“下去抓啊。”

牛總兵此時也滿不在乎的看着孟婆道:“那女子跳下去的時候可沒喝孟婆湯,而且跳入的是修羅道,以後在陽間惹出什麼禍事,那些因果可是要算在你身上的。”

孟婆一聽,臉色微變,一拍額頭:“我怎麼忘記讓她喝湯了。”

“哪有那麼嚴重。”姜師爺一臉無所謂的說:“既然事情已經辦完,那麼張秀你隨我走吧。”

“等等。”牛總兵仔細的看着我說:“這小子也和夜遊神的案子有關,我懷疑夜遊神是他殺的,把人給我。”

我心裏已經很憤怒了,原本唐雪好好的投胎,結果這王八蛋竟然跳出來搗亂。

原本唐雪已經被救出,殺這傢伙的心已經淡去,可此時,殺牛總兵的想法又重新開始從我心裏浮現了出來。

“第一判官說過他沒問題,而你卻說有問題,有什麼意見,可以去找第一判官談。”姜師爺走到我旁邊,拉着我的手就走。

牛總兵若有所思的想了起來,卻沒有再開口說什麼。

我跟着姜師爺走到車旁,上車後,姜師爺便開車不知道去什麼地方。

毒醫狂妃 我忍不住開口問:“姜師爺,那修羅道投胎後是什麼地方?”

“無可奉告

。”姜師爺面無表情的說。

“孟婆和牛總兵都是地府的人,爲啥要幫我呢?”我又問。

“無可奉告。”

我算是明白了,這傢伙是並不打算告訴我啥事的,我也不再詢問。

心裏卻是空落落的。

之前一直存着救出唐雪這件事,真正看着唐雪投胎後,心裏反倒是失落起來。

一想到牛總兵那傢伙,我心裏就一陣噁心,媽的,原本唐雪都好好的去投胎了,突然跳出來,讓唐雪跳進什麼狗屁的修羅道,鬼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越想越氣,我殺牛總兵的心思比之前更濃了。

姜師爺帶着我走到一個懸崖邊。

這個懸崖和黃泉橋那裏的懸崖很像,不過卻沒有橋,而是一條不足一米寬的鐵索橋,這條鐵索橋在懸崖上就跟一根細小的繩子一樣,特別是最中間的地方,被懸崖中的風一吹,便劇烈的搖晃起來。

“過了這鐵索橋,就可以還陽,但過這橋的時候,會有無數厲鬼來找你麻煩,需要守住本心。”姜師爺說。

我終於知道以前的陰陽先生或者道士,有過陰的本事,但一個個爲啥都不願意來地府,感情這地方下來容易,回去難。

這個鐵索橋,別說有厲鬼什麼的來搗亂,光是走過去,估計腳都是軟的,太高了,而且搖晃不定。

且這些鐵索看起來鏽跡斑斑,一副隨時會斷的模樣。

“姜師爺,這安全性高嗎?”我忍不住問。

“安全性?心志堅定的人自然簡單,心懷邪祟,本性邪惡的人,自然難過。”姜師爺拱手道:“姜某就先告辭了。”

說完,他開着車便離開。

我看着這條孤零零的鐵索,深吸了口氣,踏上第一步。

不過我隨後急忙退了回來,這也太嚇人了,腳剛放上去,就能感覺到上面的晃動。

我回頭看了一眼,還是咬牙走了上去,不上還能咋樣?難不成在地府住一輩子?

這鐵索晃動的的確厲害,我死死的抓住鐵鏈,生怕腳下的木板突然斷開,就這樣,我慢慢的往鐵索的對面走去。

越往前面走,我就感覺到鐵索晃動的更加厲害。

走到中間的時候,忽然,我身後傳來了唐雪的聲音。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聽到唐雪的聲音時,我下意識的就差點回過頭,可腦袋轉到一半的時候,就回過神了,接着,後背流出了冷汗。

好懸。

如果真回過頭去,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想到這,我深吸了口氣,也不再去想這些東西,朝着鐵索前方一直走,一路上,不斷有讓我停下的聲音,有孫小鵬,羅方,老大,各種各樣以前認識的人都在叫我。

好在哥們我意志還是挺堅定。

慢慢的,我走到了鐵索的盡頭,鐵索這一頭有一個黑乎乎的洞,根本看不清裏面是什麼,我思考了一下,擡腿就走了進去。

……

“醒了,醒了。”

我也不知道暈過去了多久,聽到耳邊傳來喧鬧聲,這才緩緩睜開雙眼,我躺在基地,自己的牀上,而羅方,孫小鵬,老大,艾唐唐他們都站在我的牀邊。

“好疼。”我揉了揉太陽穴,忍不住問:“你們怎麼都在呢?”

“可以啊你,我已經得到消息了,你丫差點讓牛總兵和孟婆他們幹起來了,對吧?”孫小鵬笑嘻嘻的說。

我神吸了口氣,坐起來說:“渴死我了,趕緊倒杯水。”

孫小鵬趕忙轉身倒水遞過來,我接過水杯,喝了一口才緩了過來。

“沒事吧?”老大笑呵呵的拍了拍我肩膀:“你在地府的事情,嶗山那邊已經傳來消息,告訴過了,多休息。”

“你們幾個,沒事別打擾阿秀了,畢竟剛回來。”老大招呼了一聲,隨後他們就往外面走。

我心裏還有不少疑惑呢,雖然身體有些不舒服,還是衝孫小鵬說:“你小子留下。”

“我?”孫小鵬指了指自己,等老大他們出去後,關上門這才坐到我牀邊,笑嘻嘻的說:“哥們,咋了?”

“你給我介紹的啥人啊,差點坑了我。”我無語的白了孫小鵬一眼。

孫小鵬看起來也有一點不好意思,抓了抓後腦勺道:“這,沒辦法,雖然我們嶗山有很多在地府任職的傢伙,但大多數不賣我面子,他們可是嶗山的老前輩,我見到都得叫聲老祖宗,況且這次涉及到殺夜遊神的案子。”

“嶗山那羣人壓根就不贊同我幫忙。”孫小鵬嘆氣說:“我也不可能找地位低的,那樣也不能帶你看到第一判官,思來想去,我也只能找黃員外,他身份特殊,雖然身居高位,但後臺底子卻不厚。”

我好奇的問:“那個黃員外和令景明有仇?爲啥非得害令景明?”

“他倆那是權力爭鬥,說起來挺複雜。”孫小鵬說:“說簡單點,就是黃員外和令景明在爭一個官位,所以他就想陷害令景明。”

“地府的水夠深的。”我淡笑道。

“差不多吧,目前地府的情況複雜得很,就比如牛頭馬面,黑白無常兩邊互相看不順眼,經常吵鬧,而孟婆和黑白無常關係不錯,看到牛總兵要辦事,自然就要攔一下。”孫小鵬說:“所以你才能送唐雪投胎。”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急忙問:“對了,唐雪投胎的時候,沒有喝孟婆湯。”

“這個我也聽說了。”孫小鵬突然沉默了起來,看着我問:“你送她進的是修羅道吧?”

我點頭問:“怎麼了?”

“比起夜遊神的死,唐雪帶着記憶投入修羅道,在地府鬧起了更大的軒然大波。”孫小鵬道:“目前地府已經調很多陰差明察暗訪唐雪投胎轉世到了哪裏,準備拘魂回地府。”

“修羅道到底是什麼?”

孫小鵬搖頭:“我也不清楚,是真不知道,我們嶗山也只有我爸瞭解,但我問過他,他也不說。”

“老大知道嗎?”我問。

“他也不知道。”孫小鵬說:“其實修羅道沒你想的那麼嚴重,不過最關鍵是唐雪是帶着記憶投胎而去,當初地府的人讓唐雪在地獄受盡苦難,害怕唐雪到時候成修羅,對地府不利。”

我聽到這,鬆了口氣,地府被不被鬧關我屁事,只要唐雪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就行了。

“行了,不說這個了。”孫小鵬笑嘻嘻的對我說:“你這幾天暈迷過去,電話響了很久。”

說着,他把我手機遞了過來,我接過手機一看,有張校長打的,也有張天,不過打得最多的竟然是燕北尋。

這老小子突然給我打這麼多電話幹啥。

與美同居 我拿起手機就給他打了過去。

很快燕北尋的電話就接通了,他說:“你小子捨得給我回電話了?這幾天死了?”

“咳咳,這幾天我下地府去了一趟,怎麼了,有事?”我問。

“你小子沒事跑地府那疙瘩地方去幹啥,吃飽了撐的?”燕北尋說:“有錢沒,給我打個五六十萬過來。”

“滾你大爺的,你窮瘋了?”我忍不住就罵道:“老子去搶銀行?”

“去搶銀行也得給我湊齊啊,我已經大概打聽到了幻青巨劍的下落,不過需要錢打理一下關係。”燕北尋道。

我心裏嘀咕起來,這老小子過去得一年多了吧,結果還是沒找到幻青巨劍,能力堪憂啊。

“錢我肯定湊不齊的。”我說:“沒事我就掛了啊。”

“別掛,別掛電話啊。”燕北尋急忙在手機那頭說:“這個,你錢沒有,但人過來也一樣啊,你不然過來幫幫忙?”

“那時候你不是不讓我跟你一起麼。”我奇怪的說。

“你那時候不是沒啥用麼,現在過了這麼久,應該練了一點本事了吧。”燕北尋在那邊嘆氣道:“我這是真沒辦法了,特麼的,我受夠了,等情況差不多,我就硬搶,誰怕誰啊。”

我點點頭問:“你在哪呢,我過來找你。”

“我在緬甸呢。”

“草,你個老王八蛋跑緬甸去幹啥?”我罵道。

“我已經打入敵人內部,那個臺灣富商在緬甸這邊很有勢力,把搶來的東西都放在緬甸這邊,那地方成天有一個連隊的人看着,我一個人去搶,夠嗆啊。”

“哥哥,難道你認爲加上一個我就不夠嗆了?”我略感無語的問。r1148 “不管這麼多,我在緬甸的首都內比都等你,你來之前給我打個電話,我到機場接你,就這樣。”

說完,燕北尋就在那頭掛斷了電話。

我看着手機,略感無語,而一旁的孫小鵬問:“咋了?”

我把事情大概給孫小鵬說了一遍,孫小鵬竟然一臉激動的說:“秀哥,你得帶我一起啊。”

“你跟着填什麼亂。”我說。

“你懂個屁,緬甸那邊多刺激啊,成天都有打仗的。”孫小鵬捏緊拳頭道:“不經過戰爭的洗禮,怎麼成爲一個真正的男人?”

“得得,你要去到時候就跟着我去吧。”我想了下,多帶倆人也行,於是也不顧身體不舒服,走出房間,把事情給老大和羅方說了一下,然後想羅方跟着一起去。

老大聽我說完,便道:“這個事情你問羅方,羅方願意去就行了。”

而羅方則是面無表情點頭。

我一看,就一拍大腿,高興的說:“行,哥幾個就一起去一趟緬甸。”

說幹就幹,當即我就給王副局長,讓他幫忙辦下籤證和幫忙訂三張機票。

明天出發,我也不需要那麼急的就跑過去,畢竟還得休息。

當天晚上我們一羣人出去喝了頓酒,艾唐唐還在酒席上抱怨我們幾個幹啥事都不帶上她,當時孫小鵬就牛氣沖天的說:“你們女的幹好家務活就行了,這種打天下的事情還得我們來幹。” 昏嫁總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