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劉無忌的臉色突然就白了,完了,還是說出來了!徹底亂了!

算了……事已至此。

劉無忌攥着拳頭,直接開口道:“我想各位都明白了大概吧?江萬貫,便是在那幽暗森林之中見到了冷雙閣主,或者說,江萬貫是和那冷雙閣主私會,也不爲過!”

“什麼!”

聽聞此話,羣雄皆驚!一個個的雙手直接攥緊了拳頭。


但是,他們並沒有徹底信服……

“劉宗主,你可有證據?”一個老頭淡淡的問道,通過這聲調,可以看出,他還抱着懷疑,不過也已經信了幾分。

是的,道無涯此人生性謹慎,不可能會貿然進入那幽暗森林去找江萬貫。

他根本就不可能打得過那江萬貫,就算是真的想不開進去了,還能爲了誰?肯定從哪知道了這冷雙和江萬貫私會的消息……


那麼眼前這法海,會不會便是從中作梗之人?

“法海,我冰寒閣冷閣主閉關已一年有餘,你卻說她幾日前和江萬貫私會?笑話!”那林欣嗤笑一聲。

隨後,轉頭看向衆人,冷聲喝道:“這法海空口白話,污衊我冰寒閣,還望諸位諒我下手無情!”

賊尼瑪。

江北慌了,還要幹我?

而且,最爲讓他覺得難受的是,這些宗主掌教們一個個的好像並沒有要爲他出手的打算。

也只有劉無忌和慧絕大和尚還站在他身邊,當然,還有葉瓊,不過這姑娘太弱。

江北眼珠子轉了兩圈,反而輕笑一聲,問道:“呵,你們覺得道無涯宗主傻嗎?” “你們覺得道無涯宗主是傻子嗎?”江北冷笑着問道。

那些人的表情瞬間一凝,死者爲大, 這句話在哪都適用。

饒是站在江北身邊的慧絕大和尚都皺了皺眉。

而那林欣更是目光收縮,看着江北,直覺告訴她,不應該讓這小子再繼續說下去!

不然絕對會出問題!

女人的第六感,加上作爲強者的直覺!

“法海,你再信口雌黃!”那林欣冷喝一聲,便要出手。

“林副閣主!讓法海大師說完,有何不可!”劉無忌冷聲喝道。

而那林欣,更是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她忍了!

她相信閣主肯定是無辜的,在場這麼多人,都能做個見證,到底是不是這法海胡言亂語,意圖攪亂連山脈,早晚會見分曉!

“哼!”

冷雙冷哼了一聲,周身的殺氣直接消退了下去,又恢復了那一副所有人都欠了她錢的模樣。

江北暗暗地咧了咧嘴,媽媽咪呀,太可怕咧。

我不想在這繼續忽悠人了,我想回家,我想回家行嗎!我家還有我媳婦兒等我回去造娃呢……

但是這情況,就差臨門一腳了……

穩住!江北!你是最棒的!

江北再次點上根菸,又給劉無忌遞了一根,隨後直接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濃濃的煙霧,這纔看向周圍。

“道無涯宗主並不傻!不光不傻!相反,瞭解道宗主的人都知道,道宗主聰明絕頂,乃是這連山脈中數一數二的好漢!他一個人帶着偌大一個紫雲宗,甚至是說他在背後推着所有人走,都絲毫不爲過!”

別管三七二十一,先舔人家一波。

而且老爹都說了,以後他和道無涯的仇徹底化解了……

聽聞此話,大家都不由得點了點頭,而那劉無忌也是露出了悽苦的表情,很是感傷。

“道宗主仁義,厚道,乃是我們連山脈的英雄豪傑之一!但是,他也同樣智比天高!”

“可笑,就算我的師尊告訴了道無涯宗主這種事,他會沒有準備嗎!他要是死了,他的這些弟子們,他的紫雲宗誰撐得起來!”

江北說着,便看了一眼劉無忌,“劉宗主,道無涯宗主死了,這紫雲宗您一定要代他打理好啊。”

劉無忌神色悽苦,也是狠狠吸了口煙,握着江北的手,聲色動容說道:“法海大師,您放心,我不會辜負道宗主的期待得……”

“哎!”江北重重的嘆了口氣。

“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卻離開了我們!永遠的離開了!他雖然死了,但是他卻依舊活在我們心中!”

江北仰頭四十五度,看着天花板,神色動容,如同是在噙着淚水一般。

其實是在想着昨晚又捱了老爹一頓揍的事兒……

嗯,是因爲刷分的時候刷過勁兒了,很難受。

這幾句話一說出來,在場的人都是一副淒涼的模樣,大殿之內的氛圍一時間也變得極爲感傷。

是啊,堂堂的道無涯宗主,就這沒了,但是,他卻永遠的活在了我們的心中。

這也是一種永生!

“諸位宗主,掌教,恕小僧不才,無法爲你們解釋什麼,但是……你們換一個角度想!”江北直接開始帶動這幫人的情緒了,換位思考,你們自己想吧。

“若你們是道無涯宗主呢,有他的頭腦,謹慎,你們知道了江萬貫和冷雙冷閣主在那幽暗森林私會,你們會信嗎?”江北說着,直接冷笑了出來。

“笑話,這怎麼可能會相信!”那大漢大手一揮,直接說道。

而那個老者,卻是緩緩搖了搖頭,“道無涯宗主不會信,但是他絕對會懷疑,當年之事,給了道兄跟大的打擊。”

“是的,道無涯宗主不會全信,但是爲了連山脈的安危,他不得不去看看!”江北沉聲說道。

在場的人都不由得點了點頭。

而那林欣,目光更是一縮。

這法海到底要幹什麼!

“所以,道無涯宗主不得不去,但是,他若是如此輕易就死了,那紫雲宗豈不是……哎!”

“道無涯宗主自然是做了完全的準備了,他也相信他和冷雙閣主的舊情。”

“當然……小僧以爲,若是道無涯宗主發現了那並不是冷雙閣主,他定然會第一時間覺得是那江萬貫或者其他人的陰謀……”

“但是!道宗主並沒有退,說明了什麼!”


“嘶~”

此前那還一直抱有疑惑地老者,猛地向後倒退一步,隨後雙眼從盯着江北,直接轉向了那林欣!

同時冷聲說道:“說明……道宗主真的看到了冷雙冷閣主!”

“而且,道宗主自以爲能勸住冷閣主迷途知返,卻是未想到,冷閣主竟然不過他的死活!”

“所以,道宗主最後死在了那江萬貫的手中,道宗主乃是臨門一腳封川二階的強者,就算那江萬貫再強,二十餘年前也不過是闢海境五階,若是道無宗主想跑,他怎麼可能跑不掉!”

“嘶~”

頓時,其他人聽到這老者的話,也是目光收縮,不由得連連倒吸冷氣。

再看向那站着的林欣之時,眼中只有冰冷。

“所以,林欣副閣主,小僧今日問你,道無涯宗主之死,你冰寒閣該當何罪!”江北厲聲喝問道。

“啪嗒……”

那林欣下意識的倒退了一步。

她甚至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抗!

“此時不能聽這法海一面之詞!而且別忘了我們今日的目的是什麼!我們是要對付那江萬貫!”林欣沉聲說道,眉頭緊皺。

周圍的殺氣開始瀰漫起來。

林欣的神色也有些不好看了……

這二十多個強者,而且又有幾個半步封川期的存在,她根本就不可能敵得過,想跑都不可能,這可是紫雲宗,人家的底盤!


“呵!對付那江萬貫?”江北冷笑了出來,“是聯合我們對付江萬貫,還是要聯合江萬貫對付我們?”

“法海!你血口噴人!”

“證據確鑿,林欣,你還要狡辯?”江北神色冰冷,他可不會忘了,這林欣當初可是對老爹下過手的!

而且,若是連山脈第一大最強實力冰寒閣反了,那連山脈絕對會內鬥起來!

“我冰寒閣冷雙閣主,已經閉關一年有餘,怎可能外出私會江萬貫,此時我要回宗門調查,我冰寒閣會給各位一個交代的!”林欣沉聲說道。

態度已經放得很低了。

但是,江北怎麼會讓這種到了手的鴨子飛了?

“呵!林欣副閣主,你覺得你還走得了嗎?你覺得在座的誰傻?會玩這種放虎歸山的戲碼?”

別怪我江北不當人,實在是你這老孃們不是人。 當初跟着你們那什麼冰寒閣的閣主追殺我爹?

還想攔着我媳婦兒不讓出冰寒閣?差一點就成了你們冰寒閣的弟子?

現在更是鼓動着連山脈的這麼多大佬跟我爹做仇人?要繼續追殺?

呵!

我江北今天能讓你活着走出這裏,我這名都倒着寫!

……

而經歷了江北剛剛的連續一番質問之下,那林欣也是神色頓時冷了下來,雙眼死死地盯着站在她對面不遠處,臉上掛着似是而非的笑容的法海大師,整個人都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

蹭愣一聲脆響!

只見那林欣手中直接多出了一把長劍,也不知道是從哪變出來的!

見到林欣拔出了長劍,周圍的那些連山脈的大佬們也是一個個眉眼一挑,這可不是個好兆頭哇!

這林欣怒了,要打架了不成?

倒是一旁一直沒有再開口的劉無忌終於上前一步,冷聲問道:“林副閣主,您這是何意?”

聲音冰冷,不帶一絲感情,剛剛還是在研究着如何共同建設一下連山脈,抵抗一下那江萬貫,現在,隨着江北的一番言論之後,直接就是拔刀相向了!

江北心裏都在竊喜啊,這冰寒閣的老孃們脾氣是衝啊,一言不合就拔刀了。

這時候拔刀?這架要是打不成,我江北名字倒着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