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名黑衣人先是愣了愣,爾後大怒,「我看你根本就不是灰九!快說!你是誰?從哪冒出來的?」

一邊喝斥,一邊揮手讓其他黑衣人動手。

這時,喬啟睿和春榮已成功到達上一層的廳堂。

喬啟睿朝他喊道:「走——」

寒朝登時擲出一把飛蝗石,借黑衣人躲避後退之勢,很快衝到上面的樓梯口,與喬啟睿匯合一處。

「快!傳令!封鎖出口,千萬不能讓他們跑了!」底下黑衣人吼道。

隨後四處響起震耳的鈴鐺聲。

這顯然是對方發出的示警信號。

也不知這裡面究竟藏了多少人,但估摸人數應該不少。

雖然三人還是放心不下其餘的同伴,但此刻已然顧不得那麼多了,先出去兩個再說,回頭叫了援兵再來救人。

「走,往這邊!」喬啟睿扶著春榮在前,寒朝斷後,往先前他們來時的入口跑去。

上面的黑衣人聞訊,已經從各個通道口涌了過來。

然而通道實在狹窄,對方人數雖然眾多,但根本沒有施展的餘地。

寒朝一人便阻了他們的道,護著二人且戰且退。

如此,竟然藉助地利優勢成功地逃了出來,得見天日。

但並沒能逃脫對方的追擊。

此刻已經過了午時,整個亂葬崗上除了他們,再無旁人。

黑衣人想必也知道這一點,因此行動上毫無顧忌,下令讓手下從四面八方包抄過來,將三人牢牢地鎖在他們的包圍圈內。 上台的李文毫不掩飾的釋放了自己的修為

築基期二層

又是一個築基期。

炎家眾人咬牙

憋屈至極,卻也無可奈何

他們所有人的修為最好的也就是築基期一層。

但這並不代表他們會輕易認輸。

……

一個

兩個

又一個人被抬了下來

圍觀眾人一片唏噓

「這炎家也太弱了吧。」

「是啊是啊,竟沒有一個能打的過李家的人。」

「老的打不過,小的也打不過。」

「照我說呀,這炎家還不如主動退出四大家族呢,真是丟臉吶。」

「就是就是,若是我,肯定恨不得馬上找個地縫鑽進去。」

炎家氣氛一片低迷

憤怒與痛苦交織

「都怪我沒用」

醒過來的炎岳捂著胸口說道。

剩下被抬下來的幾人也都低垂著頭。

「爹!」

突然炎瑤瑤驚喜的聲音傳出。

眾人齊齊看向了炎磊。

炎衡也快速上前

「二哥,你醒了?」

炎磊的蘇醒,微微打破了壓抑的氣氛。

眾人這才發現他的傷已經好多了。

詫異的看向炎心兒與炎瑤瑤兩人

「那竟真的是丹藥?!」

丹藥有多麼珍貴是整個蒼莽國的人都知道的。

「那,丹藥是幾階?」

炎磊重傷成如此程度,還能這麼快速的恢復,這丹藥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炎瑤瑤與炎心兒對視一眼

「三階……」

「三階?!!」

一個人激動的喊出口,又快速捂住了嘴。

眾人也都傻眼

這是真的么?

「極品…」

這時炎瑤瑤兩人才將後面兩個字說了出來。

「哦……」

那個喊出口的人淡淡的放下手

「嗯?!!」

這時眾人的神色已經和那個人一模一樣。

獃滯……

就連四大世家中供奉的煉丹師都沒有一個能煉製出三階丹藥,何況還是極品。

一群人徹底忘記的比武的事,齊齊捂住心臟。

深深懷疑這兩個人是不是在唬人,還是被人給唬了…

但這效果卻又顯而易見…

炎磊蒼白著臉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女兒

「哪裡來的丹藥?」

炎瑤瑤咳了聲

小聲回答

「曦月煉的…」

眾人再次倒吸一口氣

什麼?!

他們怎麼感覺自己分辨語言的能力已經有點跟不上節奏?

一個人吞了口口水

「你說的是我認識的那個炎曦月么?」

炎瑤瑤點點頭

腰間手腕上的鈴鐺隨著她的動作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先是先祖顯靈,后是煉丹奇才,她到底一聲不響的做了多少事?」

被打擊到的人一臉茫然。

最最重要的是做出這般驚天動地的事的人,現在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現在都不見人影。

遠處的炎曦月打了一個噴嚏

微微有些懵

是有人在想她么?

……

炎磊再次疑惑

先祖顯靈……?

他到底錯過了什麼?

……

炎衡最先冷靜下來

看向炎磊

「二哥,你們究竟是怎麼回事?」

炎磊聽此一臉氣憤

將事情從頭到尾的說了一遍。

眾人咬牙

他們可算知道這生死狀是如何來的了。

這李元仲真真是陰險至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