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後來您爲什麼有決定收我爲徒了呢?”聽聞鐵老提到自己,蓮兒也忍不住問道,卻不知一旁的曾毅在聽聞此處是,嘴角一列,不停的開始給鐵老使其了眼色,但是由於焦急,蓮兒並沒有發現。

曾毅的小動作,鐵老收歸眼底,其實他本就沒有收下鄒蓮的心思,雖然鄒蓮長相嬌美,不過年過不惑的他,早已不會被這表象迷惑,之所以這樣全都是爲了他這個寶貝徒弟罷了。

雖然心中暗笑但鐵老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那是因爲老夫並不打算交你過深的煉器,而是準備教你如何修行!”

聽至此處,曾毅緊提的心這才放了下來,而一旁的鄒蓮臉上雖然有些遺憾,但是也不再多說。

也許是有話要對曾毅說,鐵老對這鄒蓮揮了揮手讓她先行離去,而鄒蓮以爲鐵老要傳授曾毅煉器之法,雖然有些不捨,但還是行禮離去。

“你小子,真心看上人家姑娘了?”帶鄒蓮走後,鐵老一改前態,斜躺在地板上,懶洋洋的問道。

其實他並不想管這兒女情長的爛事,若是換做常人,他堂堂一代大師,打個噴嚏都能讓修士界抖三抖的人物,那有那麼多時間去管這些瑣事,不過此時換做他的寶貝徒弟,再加上自己還是這廝的幫兇,自然要敲打一番,以免他走上歪路。

“要是我說,想找個漂亮小妞伺候我起居,你老人家信不!”直到此刻曾毅才道出了內心中的真實想法。

“小兔崽子你他嗎從頭到尾都在騙老子!”頓時鐵老一屁股從地上坐起,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這個成精了的老頭子,竟然也一直被新收的徒弟,給蒙在了谷裏。

見鐵老發怒,曾毅這廝趕緊站起身來,臉上一臉的忐忑,然後就在鐵老想要開口繼續罵人的時候,這廝不知那裏來的神速,飛一般的開門逃去。

“老爺子我上廁所!”鐵老呆愣間,房間中只剩下了曾毅的聲音在迴盪。

“兔崽子!”等鐵老回過神來,不由自主的從口中吐出一句笑罵,不過一想到自己死對頭的徒孫女給自己的徒弟當丫鬟,鐵老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暗爽。 雅閣之中,鄒蓮獨自一人悶悶不樂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呆,連偷偷摸摸靠近的曾毅都沒有發現。

“抓賊啊!”曾毅偷偷躲在鄒蓮的一側,看到女孩白皙的臉頰上,掛着一縷憂愁,立刻眼睛一轉大聲的喊道。

“啊!”

果然曾毅的一驚一乍,立刻將鄒蓮嚇到,只見她花容失色,雙手抱膝縮在沙發的一角大聲尖叫起來。

片刻之後,鄒蓮發現曾毅一臉壞笑的看向自己,在一想,此處乃是天都府的地盤,頓時知道是曾毅這廝戲耍自己,臉蛋上不由自主的升起了羞紅,精緻的小耳朵更是出現了一絲的桃色。

“師兄你欺負我!”鄒蓮對着曾毅嬌嗔道,剛纔的憂愁已經不知道丟到了何處。

“嘿嘿!剛纔想什麼呢,弄的跟傻子似得!”曾毅轉身坐在沙發之上,嘿嘿一笑道。

“還不是師傅偏心!”鄒蓮必經沒有經歷過什麼挫折和風浪,伸手拽着衣角,沒有一點心機的嘟囔道。

“老頭年齡大了,說不定那天就老年癡呆了,你給他一般見識幹嘛?在說不是還有師兄呢麼,他教我什麼東西,我不會在偷偷的教給你?”對於眼前這個單純如水,潔白似蓮的女孩,曾毅自然不希望看到她傷心,立刻開口安慰道。

對於曾毅的話,鄒蓮秀眉一皺,深受父親尊師重道教會的她,對曾毅詆譭師傅,感到有些不悅,但是她又從曾毅的話中聽出了師兄對自己的關愛,不由吞吞吐吐道:“這不好吧!”

“不好?有什麼不好的,師兄說好就好,老頭子發現了師兄頂着,現在師兄渴了,快去給師兄倒杯水來!”只見曾毅一副一切有我的態勢,十分自然的指使起來鄒蓮。

“哦!”

雖然隱約間感覺有些不妥,但是鄒蓮內心深處,還是十分想要學習煉器,最終滿臉不安的按照曾毅吩咐給他倒了杯水來。

接過杯子,這廝有意無意的觸碰了鄒蓮的小手一下,纖嫰的小手,帶着一絲溫潤讓曾毅的心神一晃,然後這廝兩眼微閉,輕輕的喝了一口茶水。

“愜意啊,這纔是地主家該過的生活!”這廝微微將眼睛睜開一條縫隙,看着一旁亭亭玉立,香豔可人的女孩,不由暗想到……

地洞之中

“平平啪啪!”

一陣鐵錘敲打的聲音從地洞的深處傳出。

這是一個巨大的石穴,此刻曾毅正光着膀子站在鐵老的一旁,兩眼無神的看着鐵老的動作,在天都府曾毅已經待了有一個多月了,每天就是不停的修行和學習煉器,這讓他感到十分的乏味。

於此同時鐵老也赤着上身,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已經進入不惑之年的老人,竟然有着如同壯年一般的身材,雖然身上的肌肉並不發達,但是卻給人一種充滿了力量的感覺。

此刻他正目不轉睛的盯着眼前的一塊黑色的材料,不停的用着手中的鐵錘有規律的敲打材料的表面。

“記住了,鐵錘的力度一定要均勻,只有這樣才能讓鎢鐵的表面產生一層密密的鱗紋,從而是其的強度和韌度再次提高!”鐵老一遍掄打着鐵錘,一邊對這曾毅講到。

“嗤!”

一聲冷水蒸騰的聲音從他身邊響起,只見他將已經基本打好的鎢鐵投入了冷水潭中,這冷水明顯非同一般,一股冷冽的寒意,在譚子的上空漂浮,明顯冰冷異常,不過作爲鐵器淬火卻最好不過。

鐵老回過神來,卻發現曾毅此刻正神遊物外,兩眼迷離的看着石穴被火焰灼燒通紅的牆壁。

這已經不是曾毅第一次了,自從鐵老開始叫道曾毅煉器,曾毅就失常發生這樣的毛病,而這也正讓鐵老頭疼不已。

“幹嘛呢?回魂了!”鐵老恨鐵不成鋼的從水潭中擎起一團冷水,對這曾毅潑去,頓時將空氣中的氧氣冷固。

說起這水同樣,整個地洞也只有鐵老的這間石穴中有,乃是鐵老用大神通,從天之南一出冰天雪地的地方尋來,並且在這間開闢出一條引水的通道。

據說此水能給法器增加韌性和強度,不過究竟如何,曾毅也並不清楚。

“阿嚏!”

神遊物外的曾毅突然感覺一股涼意,迎面撲來,頓時身體一個激靈,然後狠狠的打了個噴嚏。

“老爺子在敢偷襲我,我跟你勢不兩立!”一個噴嚏之後,這廝醒過神來,正好看到鐵老一臉惡狠狠的樣子,知道一切都是對方所謂,非但沒有一絲歉意。反而張揚跋扈的說道。

曾毅的話讓從來鐵老頭疼不已,雖然明知道眼前是塊好鋼,但是鐵老卻深深的爲自己一開始的選擇而後悔,曾毅走神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光如此這廝這段日子除了好吃懶做外。還教會了鐵老一個名詞。這次名叫“泡妞!”

用曾毅的話說,這才叫享受人生。

“你能不能認真點,都教你多少次了,還不好好聽,知道外邊有多少人想要拜我爲師麼?”鐵老準備和曾毅好好談談,隨手將鐵錘丟在了一旁。然後向着放衣服的地方走去。

這一次鐵老明顯是要來真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往日對曾毅的疼愛,回想起往日鐵老如同老和尚唸經一般的嘮叨,曾毅的腦門上出現了一層薄薄的細汗。

“別,別,老爺子不就是打塊鐵麼?來我這就給你比劃比劃!”隨即曾毅將地上的鐵錘撿起,然後來到了鍛造臺上並將一塊鎢鐵拿起。

聽聞曾毅的狂言,老爺子剛欲取衣服的手,再一次的放下,但是並沒有向着曾毅走來,而他的臉上變得更加的嚴肅。

在他看來曾毅的問題已經十分的嚴重,如果只是態度問題的話還好說,只要多加引導就好,然而此刻曾毅所表現的已經不光是態度的問題,還有他自己的狂妄。要知道鱗紋鍛法,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當年他可是足足練習了一年之久,才初有成效。

此刻鐵老已經覺得曾毅有病,得治!

“叮叮噹噹!”

一陣有節奏的敲打,讓鐵老從沉思中醒來,他斜眼看了一眼曾毅正在鍛造的鎢鐵,然而就是這一眼讓他徹底呆愣在了那裏,整個人變得有了些老年癡呆的症狀。

“噹噹!”

時間在鐵老的呆愣中偷偷的流失,而曾毅也早已將玩世不恭的外表收起,一對深邃的眸子正緊緊的盯着眼前的鎢鐵,而他手中的動作卻從開始就沒有一絲的停頓。

鍛造臺上的鎢鐵,在曾毅的手中不停的變換這模樣,時而被一錘砸扁,時而被敲去棱角,此刻他就像是一個多年打鐵的鐵匠,遊刃有餘的操控着手中的鐵錘。

“當!”


在最後一聲清脆而悠長的金鐵交鳴之聲後,曾毅隨手將手中的鐵錘丟在了鍛造臺上,然而一臉期待的盯着不遠處的鐵老。

“來吧老爺子,指點指點!”雖然聲音中有些懶惰,但是這廝的眼中卻帶着一絲微不可見的誠懇。

曾毅的話,讓鐵老從暫時的老年癡呆中醒來,他快步走上前來,身後將鍛造臺上的鎢鐵拿起,只見一片片宛若龍鱗的鍛紋,清晰可見的在鎢鐵上呈現,讓原本廉價的鎢鐵頓時提高了一個檔次,充滿了銳利的氣息。

這那是那小子有病,整個一自己有病好吧,沒事找這刺激幹嘛,鐵老恍若隔世的盯着眼前的鎢鐵腹誹道。

在看眼前的鎢鐵雖然鱗紋比較稀疏,但鐵老知道,這不是曾毅的問題,而是材料自身的缺陷。

“這尼瑪還讓活麼,老子練了一年的東西,被這廝三天就學會了,而且熟練的跟自己打造的基本一樣。”鐵老的臉上突然抽動了兩下,顯然受到了劇烈的打擊,要知道他也是曾經被稱作過天才的人物。

此刻他發現原來教導一個天才同樣是一個折人壽命的事情。

就在這時突然間鐵老又感到了一絲的慶幸,慶幸這廝沒有好好學習,要不然他這當師傅的沒有半年就要徹底被這小子掏空,此時他打定了注意,以後這小子愛幹嘛幹嘛,自己還是少管點爲妙。 回到閣樓,曾毅隨手將衣服丟在沙發上,整個人**着上身躺在了上面。

回想起,鐵老一臉欲言又止,但最後狼狽離去的表情,曾毅的心中不由一陣好笑,其實並非曾毅不好好學習,而是他在鐵老使用鱗紋鍛造的時候已經發現了其中的規律。

看過鐵老的技術以後,曾毅承認他的技術確實十分高超,但是教徒的方法卻讓他十分不敢恭維。

打個比方,同樣的一個問題,一百個二相加是多少,鐵老的方法就是一百個二相加,而曾毅自行總結出的規律卻是二乘以一百。這也是曾毅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學會鱗紋鍛法的原因。

這要感謝大夏的應試教育,曾毅作爲一個深受應試教育毒害的有爲青年,早已經學會了在學習中總結經驗,從而減少學習的壓力,所以有了鐵老今天狼狽逃竄的結果。

鄒蓮聽見有人進來,從樓上勾頭看來,卻發現曾毅赤着膀子一臉**的在沙發上壞笑,若是換做往常,鄒蓮也許早就面紅耳赤的逃回房間,然而經過曾毅這段日子的**,已經能做到將這一切熟視無睹,可見曾毅這師兄當的,起到了多麼壞的作用。

“師兄你又欺負師父了!”鄒蓮從樓上走下,習以爲常的問道,臉上對這怪怪的師兄充滿了無奈。

“什麼話啊?怎麼叫我又欺負師傅來着!跟我大逆不道一樣,是他老愛找我的茬好吧。”曾毅將敲在沙發上的腿放下,給鄒蓮讓出了個位置,然後翻了翻眼睛說道。

“噗!”

曾毅的話引得鄒蓮嫣然一笑,對於師兄的話她自然不信,再想想同樣是師父的父親,她不由的有些同情鐵老。

“來,快給師兄揉揉肩,打了一上午的鐵,都快累死我了。”這廝見鄒蓮眼神不對,似乎要提鐵老說教自己,趕緊開口說道。

“呸!”

曾毅的話,讓鄒蓮臉上一紅,對於這個一點沒有男女有別觀念的師兄,她也是一點辦法沒有,只好站起身子,準備趕緊離開,省的被這廝欺負。

“今個老頭子又教了一個鱗紋打法,不知道某人想學不想!”鄒蓮的想法自然逃不出這廝的法眼,立刻直接道出了女孩的軟肋。

本來準備奪路而逃的鄒蓮,在這一刻步子頓時放慢了下來,本來一臉寧死不從的她,也立刻多出了一分猶豫。

對於這個便宜師妹,曾毅心中暗歎一聲,也不知道這打鐵的苦力活有什麼好學的,竟然讓她這麼癡迷,那裏有在家裏沒事繡繡花,玩玩鳥來的愜意。

一想到鳥,曾毅這廝的臉上立刻露出了猥瑣的笑容,但是也只是一閃即逝罷了。

“到底學不學,學的話就趕緊得!”此刻曾毅就像是一個教唆少女墜落的老鴇一般,再次引誘道。

果然對於煉器,鄒蓮心中堅實的壁壘最終還是被曾毅攻破,她臉蛋通紅,狠不的將腦袋邁着胸前碩大的山峯之中。

“就按一會兒!”鄒蓮緩慢的走到曾毅的跟前,聲若細絲道。

“行,就按一會兒!”見達到目的,曾毅強忍着心中的猥瑣,臉上笑的如同菊花一般。但心中卻想着,這一會的大小可由不得你嘍。

既然鄒蓮答應,曾毅立刻讓出了個位置讓鄒蓮坐下,然後毫不要臉的躺在了女孩的雙腿之上。

由於天氣較熱,女孩只是穿了件薄裙,兩者緊密接觸之後,曾毅立刻感受到了女孩身體上的溫度。

曾毅的動作有些出乎女孩的意料,鄒蓮本能的掙扎了一下,但是一想到曾毅提到的鱗紋打法,最終強韌這羞意將是兩隻纖細的玉手放在了這廝的肩上。

美女如玉,正是形容眼前之人,輕輕的感受着女孩指尖上傳遞來的力道,曾毅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一顫,然後就聞到一股傳自女孩的處子芳香。

這廝十分享受的閉上了雙眼,臉上的猥瑣讓鄒蓮充滿了逃跑的衝動。

“大哥!”

就在這時,雅閣中傳來了一個肉麻的聲音,那聲音讓曾毅身上長滿了雞皮疙瘩,於此同時也讓鄒蓮爲之一驚,她骨子中還是那種保守的女性。像這種按摩的事情如果只有她和師兄兩人還在她的接受範圍之內,若是被旁人看到,她卻是萬萬不肯的。


只見鄒蓮一個起身從沙發上強行坐起,並飛也似的逃向了樓上,而曾毅也不得不坐起身來。然而這一幕卻正好被剛進入門口的張牧看到。


眼前的一幕正好讓張牧看到,他心中立刻對曾毅充滿了仇恨,也不怪他多想,試想一男一女,男的光着膀子躺在女人的懷裏,還能幹什麼好事。

“草!禽獸啊。”張牧呆愣在門口喃喃自語,沒有想到這才短短不到一個月的功夫,曾毅這廝就將他心中女神給佔有,而女神的臉上還露出滿臉的通紅,顯然不是被強迫,這一刻張牧的心中一片的黑暗,彷彿曾毅奪走了他心中的太陽。

“呃!不好意思啊大哥大嫂,沒想到你們在家裏玩耍,早知道我就晚會過來了!”事實就在眼前,既然女神已經被奪,張牧這廝很快從陰影中走出,並且臉上露出了羨慕的笑容。這種快,快的讓人不可思議,讓人歎爲觀止。

而此刻曾毅自然一臉憤怒,本來剛想佔佔小丫頭的便宜,結果還沒發生就被這廝給破壞。這就好比是兩口子生孩子,馬上就要種種子了,卻突然間發現人沒了一樣。

“你來着幹嘛?”對於破壞自己勝利果實的敵人,曾毅自然沒有什麼好臉色,只見他一臉陰雲的問道。

知道自己破壞人家好事,張牧這廝也不敢多說廢話,立刻說道:“三個月後,有一次和觀星派的門派大比,府主讓我通知您一下,讓您到時候記得參加。”

說道這裏,張牧終於知道爲何府主一提到曾毅就一臉鐵青的原因了,原本張牧還奇怪像這麼大的事情,爲什麼讓他一個弟子過來傳達,原來這廝是霸佔了人家的閨女,怪不得府主這麼不待見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