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是一塊猶如鑽石一般的晶石,正生動的向外散發着光芒。

“這些是什麼啊?”龍陽喃喃道,沒意識的扭頭一看瞬間碉堡了,只見在不遠處的地面上,全是一層淡藍色光芒,龍陽心想那些也肯定是石頭吧。

於是一陣奔跑向哪裏跑去,轉了一個彎,龍陽看了一眼,瞬間凝固住了,只看到那些淡藍色石頭猶如萬條綵帶一般貼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條路。

想都沒想,龍陽就是踏步而去,不過還是四處張望着,心中猜測這裏到底是那?

一路上有這些光芒,並是沒有發現多少障礙,不過卻是發現了幾抹藥草,龍陽想都沒想都給摘了,心想這裏還真是個福地啊。

收起藥草之後,龍陽四處張望着,不過警惕心越來越大了,現在已經進入了這洞的內部。


突然,一股冰冷的感覺襲來,龍陽的毛孔都是緊縮起來。

步子也是邁的變小了一些。

突然,光亮越來越大,竟是連牆壁上也是鑲嵌這種石頭,正發出淡淡的青光。

突然,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出現,龍陽身軀中的魂力竟是完全向胸部流竄,隱隱約約有破體而出的感覺。

龍陽訝然,迅速加快腳步。

越往前,冰冷的感覺越強烈。

龍陽的心跳也是加快了,這種感覺朦朧至極,龍陽隱隱約約覺得與遇見滅火的時候的感覺不同,這次比那更加強烈。



突然,一個石頭山洞出現在龍陽面前,洞頂上的鐘乳石猶如尖刀似的,看的龍陽不由心驚。

藍光太過耀眼,將龍陽的臉孔都是照亮,他四處張望着。

臉上一抹着急,因爲這感覺就好像是方天畫戟,那般畢竟,不過方天畫戟已經融入了他的身體,所以這感覺的主人,只能是諸葛靈珊。

想到這裏,龍陽大聲叫了出來:“靈珊,你在那啊?”

曾經在那石窟之中,那神祕靈體吸取過諸葛龍珊的精血,後來被方天畫戟吸取,之後又被龍陽吸收,所以在一段距離之內,龍陽的魂力纔會那般涌動。

龍陽的喊聲猶如雷聲貫耳,在這上空遊蕩着。

可是卻得不到任何迴應,這時,龍陽特別着急,死死的捏着拳頭,這種感覺太難受了, 明知愛的人在身旁卻是不能相見,真如被成千上萬的刀割一樣。

突然,龍陽一驚,在他的眼前,一汪冰池出現,池水清澈至極,在池水中央,有一處岩石,岩石之上,一副長三米的冰棺在上面羅列。


龍陽一看, 臉上浮現起笑意,迅速較快向那冰棺方向跑去。

距離冰棺僅有一米距離時,一股龐大的寒意出現,龍陽的身子狂哆嗦,可是心中卻是暖洋洋的。

笑了笑,繼續向前走去,愛人在他的前面,等着他,龍陽怎麼能被這般寒意阻擋,心中一熱,手指也是慢慢摸向石棺,嘴巴動了動:“我來了。”

手剛觸摸上石棺,陣陣寒意襲身,陣陣冰霜將龍陽的手指裹住。

猛地一下,龍陽縮回了手,用驚恐的目光盯着冰棺,緊咬一下牙之後。又是將手伸了過去。

龍陽不服,他不信邪,愛人在眼前,卻是有這麼一層奇怪的冰棺擋在前方,心中苦恨。

手試圖將那棺蓋揭起,可是那冰冷感覺極其嚴重,僵硬的無力感覆蓋了龍陽手指。

白色霜氣看上去都給人一種極冷的感覺。

可是少年的心中卻是火熱,爲了愛人,他不屈服。

可是棺蓋居然是絲毫未動。

“我操啊、”龍陽怒吼道。

緊咬着的牙關之上盡是有血液流出,一副猙獰的感覺。

“我不信啊。”

龍陽怒吼道,目光猶如尖刀一般。

可是冰棺還是絲毫未動。

許久,龍陽的手竟是變的僵硬,猶如冰塊一般,長吐了一口氣之後,龍陽臉上的神色難看之極,撲通一下竟是跪了下去。

一個少年低垂着頭,火紅色長髮散落,一股頹廢的感覺滲出。

“不可能啊,怎麼會呢?”龍陽有些傷感,聲音中帶着幾絲難看。

突然,龍陽猛然站直了身子,看着棺蓋,目光有流露着最後一絲希望。

冰棺是透明的,上面覆蓋這一層白霜,龍陽瞳孔睜大,趴在冰棺之上。

只見冰棺之中躺着的諸葛靈珊看起來美麗動人,柳眉,瓊鼻看起來精緻至極,猶如那晶瑩剔透的寶石一般,上面漂浮這一層淡淡的美麗光華。

諸葛靈珊的眼睛緊緊閉着。

棺外,龍陽大聲吶喊着,希望沉睡中的伊人能夠醒來,可是許久都是得不到呼應。

此刻,龍陽面紅耳赤,目光瞬間發狠起來,身形站直,向後退了幾步之後,盯着冰棺, 緩緩舉起手來。

頓時,一抹魂力出現,耀眼之極,隨即幻化成爲一隻火焰,洶涌的燃燒起來。

軟的不行,那就來硬的,雖說這樣可能會傷到諸葛靈珊,可是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了,只有這樣才能喚醒沉睡中的美人。

龍陽狠下心來,深凝目光盯着冰棺,一拳轟出,陣陣炸雷聲想起,空間都開始破碎起來,看着這一拳威力到底有多大。

哄一聲,那一拳轟擊在冰棺之上。

一股強大的無形力量頓時從拳頭之上向冰棺之上流淌,緊接着穿向地面。

頓時,整個山洞都是開始搖晃起來了,龍陽彷彿看到了希望似的,瞬間眼睛裏有了光,就是用身軀護住冰棺,生怕洞頂之上丟下碎石,砸傷了諸葛靈珊,

可是一陣搖晃之後,竟是爲發生任何變化,龍陽用力之後還是沒有一絲變化。

龍陽氣急了,又是幾拳轟擊上去,可是那冰棺卻一點事都沒有。

突然,一股強大的挫敗感出現,龍陽的身子軟了下去,猶如一灘爛泥一般轟然倒地,靠在冰棺之上,無精打采,看似好像精神被人抽取了似的。

”爲什麼啊?這是爲什麼啊?”龍陽擡頭看天,目光充滿期待,臉上帶着苦澀笑容喊道。

聲音不大,但是山洞很小,那回應竟是很快飄回來。

“爲什麼啊?這是爲什麼啊?”聽到自己的聲音,龍陽不禁苦笑起來,突然,臉上表情瞬間嚴肅起來,猶如戰神一般站了起來。

看着那冰棺,龍陽突然獰笑起來,精神力也是想要漂入自己的識海,他想借滅火和誅仙劍的力量,他一定要見到諸葛靈珊,他相信有誅仙劍和滅火的力量,破開這冰棺一定不難。

“且慢。“

一陣聲音傳了出來。傳入龍陽耳朵裏,頓時,那剛凝聚成的精神力瞬間被打散了。

這裏是非常隱祕了,能進來的人很少,或者說是沒有,不過有一人一定能進來。

這時,龍陽轉過頭,目光如刀盯着來人,拳頭捏緊,發出格繃格繃的聲音,陣陣魂力纏繞身體,霸氣至極啊。

“你個死老頭,你來了,快給我打開這個冰棺。”龍陽直接沒給好顏色,怒聲罵道。

來人正是劍塵,聽到龍陽這般謾罵只是微微一笑,正步向前走來。

龍陽一愣,以爲這老頭肯定會大怒,然後狠狠教訓他一頓,龍陽不怕劍塵,要戰就戰,反正這一戰是在所難免的。可是想象出來的一個都沒有發生,頓時,龍陽竟是不知所措了。

劍塵微微一笑,道:“你想讓她醒來嗎?”

龍陽正欲發怒,聽到劍塵這話,頓時猶如被涼水激醒一般,將頭腦之中的那股怨火澆滅之後纔是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這是劍塵設計的,那他肯定有辦法,而現在這老頭這般和善,那肯定有事要麻煩他,想到這裏,龍陽瞳孔睜大,大聲道:“想。”

“好。”劍塵摸了摸白鬚說道。

龍陽知道這老狐狸狡猾至極,得處處防範,正要說話,突然劍塵的嘴巴動起來了。


“其實我也想讓我這徒弟早些出來。”

龍陽一聽,一抹疑惑升起,豎起耳朵聽劍塵說話。

“可是這是她人生的必經之路,她是天下至陰之體,修煉之時必定要經過冰氣錘鍊。”

龍陽一聽,瞳孔微縮,盯着那冰棺看去。

劍塵看了一眼龍陽,繼續說道:“當日我這弟子找我說要提升修爲,當時我還一時詫異呢,便是問她爲何要提升修爲,你猜她怎麼告訴我的?”

聽到劍塵提問,龍陽目光重新回到他的身上,道;“如何?”

“她說她希望自己和未來的男人一樣強。”

此話一出,龍陽扭過頭去,目光看着諸葛靈珊,瞳孔之中竟是有幾道亮光閃過。

人爲情所困,可是情又是什麼啊。竟是讓人生死相許。

“哎,傻丫頭。”龍陽看了一眼諸葛靈珊輕聲嘆道。

這時,劍塵走向前來,拍了拍龍陽的肩膀,道:“我當日在諸葛府曾經說道,若是你真正變強之後便可上七玄門來找我。沒想到你居然這麼快就來了。”

停頓了一下,劍塵突然道:“小子,我看好你,若是珊兒修煉成功,我便爲你們舉行婚禮。”

龍陽一聽這話,頓時回過頭來,滿臉驚愕。 龍陽的臉上飄動着一萬個不相信,寧願相信自己能打開這個冰棺,也不願意相信眼前這個死老頭的話,他瞅了一眼冰棺,隨即嘆氣,心想自己根本打不開這冰棺啊。

心中一陣納悶,看着老頭,道:“真的嗎?”

有時候,沒有路的時候就必須去尋找一條路。

劍塵聽到龍陽的話,微微點了點頭,臉上竟然未浮起任何波動,可以說沒有任何吃驚的樣子。

看到這,龍陽倒是驚奇起來,眼睛眯成一條直線,帶着一絲疑惑盯着劍塵。

突然,劍塵搖頭苦笑道:“若是小友不相信我,我便拿出一物讓小友看看。” 心有林夕:總裁別太冷 ,就是向懷中伸手。

這時,一張紙被整整齊齊的摺疊起來,從後面看去,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模糊的自己,龍陽見狀一陣生疑,自語道:“這是要幹什麼?”

這時,劍塵將那紙遞了過來,道:“小友打開一看,這是我那徒弟留給你的。”

龍陽眼睛一亮,瞬間就是伸手接了過來,打開一看,瞳孔瞬間晃動起來。

只見那紙上寫着一行大字,莫擔心。我在等你來。

龍陽身軀一震,竟是有些感動,這紙上的筆跡確實是諸葛靈珊的,也就是說這筆跡是真的,那麼說這句話便是諸葛靈珊留給龍陽的。

上舒了一口氣之後,緩緩疊起紙片。

劍塵見狀,笑道:“小友現在可相信我了沒啊?”

龍陽擡起目光,微微點了點頭,這眼前老頭的態度轉變太過迅速了,當初好像根本看不起龍陽似的,而現在卻好像是要拉攏一般。

難道有實力就代表擁有了一切嗎?

想到這裏,龍陽苦笑。

實力二字到底害了多少人啊?

“我倆先離開吧。不打擾我徒弟修煉了,我相信半年之後,她定能破棺而出,你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她。”劍塵笑道。

龍陽點了點頭,劍塵說的很對,若這情況是真的話,結果也是龍陽最願意的,若是假的,待到開棺之時,他定要帶着諸葛靈珊一起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