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條回去的時空通道就是血紅的落日。

……

熱鬧非凡的舊金山街道上,一名瞎子乞丐坐在路邊乞討。瘦黑瘦黑的他穿著臟破之極的外套,頭上戴著一頂皺巴巴的鴨舌滿。

瘦的皮包骨頭的他突然抬頭看向樓宇間那一片瓦藍的天穹。

瓦藍的天穹當中像是映了紅雪,中間部分詭異的變成一朵怒放的血色多瓣的花朵。然後這血紅色的花朵即將鋪滿瓦藍的天空。

人們已經開始注意到了這異象,紛紛抬頭觀看這罕見的場景。

那名黑瘦黑瘦的乞丐伸出一根孱弱的手指,一束凝聚之極的聖黑光芒擊中了那詭異的花瓣中央。

那血紅色的花瓣似乎被針刺了一樣,疼的往裡收縮。

黑瘦乞丐身周此時已然捲起剛猛的旋風,環繞著黑色乞丐,外面人根本看不清裡面。

旋風的中央,黑瘦乞丐腳下不遠處升起了一座潔白的教堂,上面的十字架電射出一股乳白色的凝聚的光芒,再次刺中那血紅色的花蕾中央。

終於,在黑白二色光芒的雙擊下,那花朵斂起了所有花瓣,消散在瓦藍瓦藍的天空。

「聖-彼得請求主的寬恕!地獄大門不要對著人類打開,請求天堂之門早日吸納所有懺悔的人們吧。」

那黑瘦乞丐在狂暴的旋風中跪倒在地,雙手按地,頭觸地面。

血紅色花朵散去后,那乳白色的教堂也緩緩沉入地下。

之後,乞丐還是乞丐。

只不過人們恢復了正常,雖然還有些竊竊私語,大多數人只是以為那是雲朵異象罷了。

誰也不知道此時此刻,他們已經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地獄惡蓮花開,地獄之門打開。

因為聖徒彼得在,所以此次地獄撒旦沒有能夠成功將地獄位面與地球人類的次元通道連接成功,功虧一簣了。

三處地方鎮守位面次元通道關隘的人類守護者張天師、阿凡提、聖彼得三人擋住了這一次的劫難。

他們並不清楚,三處裂縫雖然被彌補,但還是泄露出了一些位面次元能量。

在三人歸位平復后,江水中絲絲彌散開不易察覺的淡白色的流體,那些流體迅速尋找載體,先從浮萍開始,然後就是孑孓,再然後就是江魚。

一路迅速的蔓延,漸漸半個江面都變成了那種不透明的淡白色凝聚物。

那淡白色的團狀的凝聚物終於連接到了一艘小船,船上有一家三口,爸爸、媽媽和一個三歲多的女兒。

頓時,三人在接觸到淡白色的流體后,立刻僵立在那,動彈不得,然後那流體就全部湧入到三人的口鼻七竅之中。

三人的靈魂被吞噬,肉體被奪舍。 夏洛奇與趙欣合體修鍊后,效果十分顯著,現在兩人每天都要合修,不修不快。

終於,在一個星期後,《光明火焰奧義》第二層練成。

夏洛奇很好奇,這一層所獲得的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技能。

目光內視,觀自在光明身,只見體內的光明元素與火焰元素混合著元力在胸口形成了一面光明之鏡,這鏡子上有無數經緯分佈,似乎是現實空間的投射視角,也似乎是未來世界的結構節點。

夏洛奇自然十分好奇,這個鏡子中所帶來的這種視角會有什麼樣的驚艷。

突然,鏡子中映現出一塊江面,一隻小船上一家三口僵立不動,江面上大量淡白的乳膠狀凝結物正緩緩地朝三口人的身體里涌去。

夏洛奇正在發愣驚訝,隨後自己就被這鏡像給吸了進去,只見他整個人的身體扭曲旋轉化作一束曼妙流光進入了那時空。

步步逼婚:軍少寵妻入骨 出來后,夏洛奇剛好浮現在那隻船的上方,靈海中的軒轅神劍發出陣陣嚶鳴,躍躍欲試,想要跳出靈海。

夏洛奇心念一動,右手軒轅大劍就凌空斬落!

那些乳膠狀的淡白色凝結物來不及全部進入那三個人的身體,自動切斷了與他們的聯絡。隨即那三個人轉頭看向天空中的夏洛奇,飛身而上,分三面圍住夏洛奇。

夏洛奇展開軒轅問天劍法,浮現蝴蝶本尊,左手的方天畫戟也握在手中,以一敵三,與那三人戰在了一起。

那三人的攻擊輕飄飄的,渾如無物,可夏洛奇感覺他們的攻擊是針對靈魂而來。

那股十分古老原始的穿透感覺讓夏洛奇心存戒懼。知道千萬不能被他們三人擊中靈鏡,否則自己將遭受重創。

三人中那小女孩的速度最快,一直圍著他飛速旋轉,伺機就是手抓腳踢,頭撞,甚至還用眼光直戳夏洛奇的靈台。

另外兩個一男一女,招式狠辣,感覺功力如同吸收了整座江面的能量,十分充足,連綿不絕。

軒轅問天劍法疏密有度,夏洛奇越使越快,漸漸的,神劍上古樸的金光外放,劍意縱橫起來。

方天畫戟第四刃時不時的隱沒飛出,直接穿透那三人的身體,奇怪的是,那三人根本就殺不死,那身體好像根本沒有生命力,更像是傀儡在永無止境的戰鬥著。

江面上的來不及進入三人身體的那一大團凝結物漸漸往遠處散逸。

夏洛奇釋放羽翅蝴蝶群攻,頓時將那三人給圍住吸取能量。

這一招管用,不一會,那三個人身體中古怪的能量被吸收完畢,三人跌落江心,變成了普通人。夏洛奇將他們用蝴蝶送到船上。

隨即,蝶舞四方追擊那一團物體,吸附在江面上無數的蝴蝶像是在喝水,不到一個時辰,那淡白色的乳膠狀凝結物被吸食乾淨,再也沒有任何殘留。

而夏洛奇卻麻煩了,那股能量在體內怎麼也無法與自己的元力融合,用光明火焰來融化也不行,似乎它的品級比自己的要高很多。

就這麼盤踞在夏洛奇的丹田中,窺視著丹田中的元力珠海。這讓夏洛奇大吃一驚,莫非它會反噬自己?

果然,沒過多久,那團白色的被吸入的能量開始了動作,它化為一絲絲一縷縷的氣流往夏洛奇的經脈四處散去,沒到一處要穴就停留一絲真氣在那裡。

沒多久,夏洛奇全身的要穴中都布滿了這種淡白色的能量真氣。

夏洛奇愕然不已,也不知下一步會變成什麼樣。就浮現在江面上,本命宿尊也沒有收回,手裡握著軒轅劍,緊張到極致。

這時,江面底部忽然射出四道光柱,分別是金、銀、青、紅四色光柱,將夏洛奇給籠罩在內。

隨後,夏洛奇就看見了這四象空間中的四位陣使,他們盤膝而坐,神情也是十分緊張。

那些散入四肢百骸的白色能量真氣在四象空間中被倒逼流出夏洛奇的體內。

像是拔絲土豆一樣,從夏洛奇的頭頂絲絲屢屢的被抽離。

那四象陣感應不到滲漏而出的混沌之氣,但那些混沌之氣集中起來后,四象陣就立刻感應到了。

不一會,張天師也從天庭返回,後面跟著一個長須白髮的老頭,老頭一眼就看見夏洛奇,朝他點點頭,張天師也如此。

隨即,那老頭就走近那八卦鏡,伸手就是一掌拍擊在八卦鏡面上,只見氣韻流動,分九色氣流散向九個方位,八個卦象與中央的紫薇均被那恍如隔世般的氣流注滿。

就在這注入能量的當口,八卦鏡內突然一聲巨響,一柄漆黑的三刃劍就穿透了那八卦鏡正中的紫薇宮。直接刺入那老頭的心口。

那老頭騰騰騰的退後幾步,雙手握住那三刃劍,純白色液體從心口湧出。玄武、白虎、青龍、朱雀四使化為四色護鏡真氣去填那三刃劍斬破的紫薇缺口。

張天師口中急忙念咒,發動四象陣,集中陣法能量來封印那八卦鏡。

那柄三刃劍緩緩地被那老頭給抽了出來,再一步一步的按進紫薇缺口。

「哈哈哈,太白老兒,今日先砍你一劍,出一出我的惡氣!時候一到,我就殺向靈霄殿,滅了那玉帝老兒,將那王母捉來玩玩!哈哈哈!」

響徹四象陣內的桀桀怪笑終於消失了。那老頭就應該是太白金星了。

神情萎頓在地,一嘴的長須直拖到地面,頭顱耷拉下來,面色金白。一雙手依然在努力按在那紫薇缺口處。

一遇慕少愛終身 夏洛奇靈海中的軒轅劍突然劇烈跳動,隨即就從靈海中浮現出來。

張天師一看,眼睛一亮:

「軒轅神劍出世,這位想必是軒轅的傳人,簡直太好了。」

太白金星一聽說軒轅神劍在此,頓時頭一抬,伸手就從夏洛奇的手中奪過軒轅劍。

但那軒轅劍根本不聽那太白金星的使喚,太白金星無奈只好又把劍還了回去。

夏洛奇本來對這老頭還是挺有好感的,見他問都不問自己一聲,伸手就奪劍。

心中有氣了。

「這位少俠,我乃東方天庭鎮元使,負責鎮守一切違反天庭神律的邪魔,既然你手持軒轅劍,想必是無比正大光明之人。末神有一請求,能否助我一臂之力封印此鏡?」

「大神您客氣了,我夏洛奇的確是軒轅他老人家的傳人,可是我不知如何助你封印此鏡。」夏洛奇忍下心中不滿,覺得目前形勢還是封印事大。

「你只要將軒轅劍借給我,我插入八卦正中,即可保此封印萬年不破!」太白金星款款說道。

「是啊,少俠,軒轅若見你如此行事,也會欣慰的。」張天師也在旁勸說。 「夏洛奇是吧,你萬萬不可聽那老兒還有那個王八蛋天師胡說八道,這些人假仁假義虛偽狹隘。」

「想當初軒轅大帝與那玉帝老兒也是平起平坐,一個僥倖當了天帝,一個卻為了拯救人間黎庶疾苦成了人帝。」

「今天你若是將軒轅神劍借給太白金星老兒用作監獄大門的鐵鎖,你可就真真對不起軒轅他老人家的威名嘍!」

八卦鏡內傳來豪邁而爽朗的聲音。

太白金星老臉一紅,大聲喝道:「待會讓你嘗嘗我八卦真火,讓你的皮肉骨頭好好銷魂銷魂,我讓你在這裡信口胡說!」

說完,太白金星右手朝八卦鏡的離火卦位上用力一按,頓時,八卦鏡整體開始變的暗紅,明顯是極致高溫的火焰才會讓八卦鏡這樣的神器材質變得暗紅。

裡面傳來「啊,啊,啊!」的慘叫聲。

「太白金星老兒,若讓我莫邪出得牢籠,我第一個拿你祭劍!」

夏洛奇一看如此,當即拱手告辭,手中軒轅也隱沒靈海之中。

「喂,小傢伙,你還沒答應借劍給我,怎能離去?」

「太白金星,莫欺人害己,我乃軒轅劍靈在此,休得無禮!」憑空出現的君王般的軒轅凝神看著太白金星等幾人。

「哦,見過陛下!我這也是為了玉帝才出此下策。」太白金星見到軒轅劍靈,不敢怠慢。

他沒想到夏洛奇竟然已經得到軒轅神劍全部的認可,連劍靈都跟隨在內。一般軒轅神劍出世,劍靈很少會離開劍冢,說明軒轅十分器重夏洛奇。

當下低頭,不敢造次了。

隨後,夏洛奇展開羽翅蝴蝶,一扇動即入光明鏡的次元,再扇動則回到了九龍山莊屋內。

此時天色已晚,明早就要前往南方,此去浩茫南疆海域,夏洛奇多少有些忐忑。中途先去蘇州趙欣家裡,最多停留一天就得奔赴南海三沙。

黛莉斯最近一直閉門不出,吃得喝的都是歪毛給送進去,也不知她在忙些什麼。

明天夏洛奇就要遠行,黛莉斯默不作聲,對此也不像以前那樣胡攪蠻纏一定給要跟隨前往。

夏洛奇都有些好奇了,這丫頭莫非轉性了,這可是一件大好事。

信步走出房間,朝黛莉斯的房間走去。

敲門,「誰啊?」裡面的黛莉斯傳來極其冷淡的聲音。

「我,你夏大哥,來看看你。」夏洛奇回答說。

「我睡了,明天再來吧。」黛莉斯當即回絕了夏洛奇的探視。

「這樣也好,明天我就不來告別了,自己多保重。」夏洛奇說完,就往回走。

剛走出幾步,只見黛莉斯從房間里沖了出來,在背後狠狠的擁抱住夏洛奇。

「夏大哥,你可以不要黛兒,但不要讓我離開,我想跟著你一起去。」說完,伏在夏洛奇的肩膀上淚雨滂沱。

「好了,好了,黛兒,誰說不帶你去的啊?我見你這幾天一直在生我的氣,原以為你不想去了。」

「誰說我不想去?我只是想不明白,趙欣她有什麼好的,你憑什麼那麼喜歡她?」

「我都看見了,她每天晚上到你房間,一去就是好長時間才出來。她憑什麼呀,這不是欺負人嘛?」

「再說了,是我先認識的夏大哥,怎麼也要先來後到吧,就是在古代,那也得我做大,她做小。」黛莉斯在夏洛奇的肩膀上吐露心懷,悲傷不已。

「你都亂說些什麼啊?什麼大啊小的?」

「你們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和趙欣就只是練功而已。她是純粹的光明體質,我也是,兩人在一起合練,速度能提高很多倍。」

「這些天,我都已經練完第二層《奧義》了。你都瞎想些什麼啊?」

「再說,我是有女朋友的人好不好,以前跟你說,你總不聽,一直在跟我胡鬧。我這一輩子只會愛一個人,那個人你也認識,她就是綺羅軒。」

夏洛奇轉過身,扶住黛莉斯的肩膀,看著她的朦朧淚眼,認真溫和的對她說道。

「不要,我不要,綺羅軒姐姐已經不在了,沒有人照顧你,沒有人關心你,沒有人在心裡愛你。」黛莉斯歇斯底里的哭訴。

「黛兒,我知道你對我好,可是我不能耽誤你。」

「夏大哥,我那是為了氣你才這麼說的,我認錯還不行么?你就別生我的氣了。」

「夏大哥,求求你不要這麼苦自己好不好,哪怕你不愛我,你也可以接受趙欣,我真的不願意你一個人背負著那麼沉重的負擔不開心。」

「黛兒,你別瞎說了,我剛和趙欣認識,的確是為了練功才那樣,你不信,你就今晚為我們倆護法,然後你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好嗎?」夏洛奇見黛莉斯有點想不開。

這時,趙欣從房間中走出來,看見夏洛奇和黛莉斯在月光下說話,連忙掉頭就往回走。

「正好,趙欣,你拿上你的衣服,那個咱們馬上合練光明,黛莉斯為我們倆護法。」夏洛奇命令趙欣道。

「奧,好的,夏大哥,我這就去。」

過了一會兒,趙欣拿著自己的內衣內褲過來了。

黛莉斯用十分狐疑而迷惑的眼神看著夏洛奇,意思是說你們倆干那事讓我在旁邊看著?

夏洛奇哪知道她會這麼想啊,只是像平常那樣在床上坐好,為了避免尷尬,兩人改為背對背盤膝坐下。雙手合握,進入冥想。

火焰騰的就衝天而起,將兩人全部給籠罩了進去。經過一個星期的合修,兩人已經輕車熟路了。知道那些光明元素和火焰分子需要吃飽喝足才會停下。

就讓它們在經脈中自由自在的跳舞唱歌吧,從天到地,從地到天,從至陽到至陰,從至陰到至陽,那些光明火焰逐漸在外顯現出了一副陰陽魚的模樣。

中間那一黑一白的圓點遊走不定,吞雲吸霧,變幻莫測,或大或小,忽而虛幻,忽而凝實。

黛莉斯早忘了她是來幹嘛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