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麼他的主人秦半月,也一定是個溫柔的人吧。

「青魂?」秦子熙逐漸沒那麼害怕了,她輕聲喊道。

「嗯?主人你叫我?」青魂急忙放開她,殘存的半張臉不解的看著她。

這個名字彷彿脫口而出,連她自己都驚住了,面對這個陌生的名字,她居然叫的那麼順口。

「你怎麼會在這裡?」秦子熙問道,她多少也曉得一些獵妖的門道,最初的時候,獵妖師遇到妖怪后,會選擇將他們殺掉,但獵妖師終究是人,即便靈韻再強也僅僅只能在陸地上威風。

但妖卻不同,他們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於是乎,獵妖師想到了一個法子,那就是將獵到的妖據為己有,以妖攻妖。

被馴服的妖怪一生只認一個主人,待主人死後,妖怪要麼陪葬,要麼被人投入煉妖鼎,隨著主人一同歸去,總之,他們最後的下場都是死路一條。


秦半月那麼厲害,身邊有幾個妖怪也正常,可秦子熙不懂的是,為何青魂會活到現在。

------題外話------

大家對這本文有什麼想法,告訴我啊! 青魂露出詫異:「主人你難道忘了?」

「我?」秦子熙要比之前鎮定許多,大腦開始飛速運轉,試圖搜索殘存在腦海里的片段,可想來想去都沒發現什麼,抬頭盯著青魂看了又看,她情不自禁問道:「可我怎麼什麼都不記得了。」

青魂微微張開嘴,似乎想說什麼,但又不曉得怎麼說,他失落的低下頭,樣子委屈的不得了。

倒是身後的那顆大樹開腔了:「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磨磨唧唧了,人類總是善忘,這有什麼可奇怪的。」

青魂猛然抬起頭,朝那顆大樹凶了一聲:「你胡說,我主人才不會忘記我。」

槐樹不說話了,抖動著樹榦,似乎一副不屑跟他爭執的樣子。

秦子熙心裡咯噔一下,她記得很清楚,秦半月是二十一歲死的,可看青魂的樣子,彷彿並不知道秦半月已經死了,難道說秦半月在臨死之前,把青魂弄到這裡來了。

短暫的沉默后,青魂開口了:「當年你要我在玄風洞等你,說過兩個月就去接我……」青魂抬頭看了看她:「我左等不來,右等也不來,忍不住去找你,可誰知道被一群獵妖師發現了。」

回憶起過去,青魂臉上逐漸浮起憤怒,他緊緊握著拳頭,渾身都在抖,殘留的半邊嘴唇哆嗦著道:「他們把我綁在木樁上想燒死我,好在我命不該絕,燒到一半的時候天空忽然下起了雨,那些人無計可施,便將我丟到這裡。」

說完,青魂用一隻手蓋住半邊臉:「我是不是嚇到主人了。」

她不曉得該說什麼。

在小說里,『五百年』只需要三個字就過去了,而現實中,哪怕一個月,一個星期,這期間的每一秒都要生生的捱。

眼前這個,為了等他的主人來接他,一等就是五百年,她能說什麼?即便自己不是秦半月,也不忍心說出半句讓他傷心的話來。

秦子熙伸手觸摸著他骷髏的半邊臉,第一次接觸這麼冰涼的骨骼,腦海里浮現的居然不是毛骨悚然的畫面,而是這些皮肉被燒掉的時候他一定痛死了吧。

「疼不疼?」

青魂怔了怔,忽然搖頭:「不疼,已經不疼了。」

秦子熙站起來,青魂也跟她一起,並四處張望著,臉上露出好奇:「主人你在看什麼?」

秦子熙在看有沒有獵妖師,這場比試才剛剛開始,她起初只想著能保命,如今有了青魂,她決定拼一拼。

回頭看向青魂:「青魂,你可願意幫我?」

青魂露出一副萬死不辭的樣子:「我當然會幫你。你說要我怎麼辦。」

秦子熙道:「我現在已經今非昔比,是個沒有靈韻的獵妖師了。」

老槐樹道:「早就看出來了。」

青魂護犢子般的瞪了一眼老槐樹:「我主人就算沒有靈韻那又怎麼樣,她還有我。」

「哈哈哈……青魂,說的好,說的好啊。」迷霧忽然朝兩旁散開,秦子熙驚詫的朝說話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身穿暗紅色長裙的女子款款走來,這女子生的極為美麗,萬千青絲高挽成流雲鬢,頭戴紅翠滴水步搖,幾縷青絲蕩漾在胸前,嬌艷無比,柳眉如畫,睫毛卷翹,剪下幾點陰影,丹鳳眸里水光瀲灧,帶著幾分譏笑,又帶著幾分嫵媚。

青魂閃身當主了秦子熙,可他忘記自己只有半邊身子,即便擋住了,秦子熙還是被對方看的一清二楚。

青魂冷冰冰的望著不請自來的女子:「蠍女,這裡沒你什麼事。」

秦子熙偷偷的從青魂的肋骨縫隙打量著對方,隱約看見那女人的身後好像有條尾巴,再仔細看居然是一條蠍尾。

原來對方是蠍子變得。

蠍女並沒有把青魂的警告放在心上,只聽她笑了兩聲,略帶同情的看著青魂:「都已經五百年了,如果她真是你的主人,早就變成一堆枯骨,哪裡還會是這幅樣子。」

「你胡說八道,我的主人才不會變成枯骨。」青魂斥了一聲后,手掌忽然朝空氣里一翻,一柄長劍赫然出現在他手裡,蠍女一看,美麗的臉上驚詫了一下,彷彿很怕那樣東西,不光是蠍女,連身後的槐樹都有些不對勁,一副想要快速逃離的樣子。

青魂毫不猶豫的朝她揮出一劍,霎那間,一股強大的氣流從劍身中爆發出來,空氣里發出咻得一聲,眼前的霧氣似乎要給這把劍讓道,蠍女怪叫一聲,凌空翻躲進樹叢里,而她剛才站的位置卻化為一片焦土。

秦子熙看的目瞪口呆,但蠍女並沒有走,而是化作一隻蠍子,快速的朝這邊爬過來,那速度簡直可媲美草上飛,青魂只有一隻眼睛,他根本無法捕捉到蠍女的身影,倒是秦子熙看的分外清楚:「青魂,左邊。」

咻……青魂大刀闊斧的砍過去,左邊的枯木倒塌一大片。

「右邊……」

咻……又倒了一大片。

「後面……」

「後面別砍,是我……」老槐樹凄涼的大叫,這一刀下去,他就魂飛魄散了。

蠍女彷彿意識到這棵樹能保住自己的命,大膽的幻化出人形,騎在樹榦上諷刺的笑起來:「不愧是被人類養大的奴才,竟學會了人類的感情。」

青魂手握長劍,神色凌然:「有種你下來。」

下來就弄死她。

蠍女捂著嘴笑的春風化雨:「有種你就砍啊。」

最無辜的老槐樹不斷的蠕動著樹榦,想把蠍女從自己身上挑開,可都被蠍女躲了過去,只見她靈活的穿梭了幾下,槐樹便再也不敢動了。

因為蠍女居然掏出了槐樹的內丹,修長的手指把玩著那顆褐色的圓球,媚眼如絲:「只要你敢傷我,我便將這顆內丹吞下去。」

樹木成精要比其他動物困難的多,這顆槐樹能變成今天這種形態,是它花了數千年時間修鍊來的,如果內丹被毀,恐怕又得花千年之久,在迷霧森林裡,一千年簡直就是永無盡頭的折磨。

青魂目呲欲裂,恨不得將蠍女碎屍萬段,可是他不能罔顧槐樹的性命,正如蠍女說的,因為感情的羈絆,所以有很多事都沒法做。他抬起被染紅的眼,惡狠狠道:「蠍女,你究竟想怎麼樣?」

蠍女的目光越過青魂,冷冰冰的落在秦子熙身上:「我要她!」

「不可能。」青魂一口否決。主人現在沒有靈韻,連起碼的自保都做不到,他怎麼可能讓蠍女帶走她?

「你這個蠢貨。」蠍女見青魂如此維護,頓時大怒起來,纖細的手指用力戳向秦子熙:「你還看不出來嗎,她根本就不是你的主人。」

「我說她是,她就是!」

「哈哈哈……」蠍女忽然露出一股捉摸不透的嘲弄,目光變得十分駭然,只聽她一字一句道:「醒醒吧青魂,我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你不知道嗎?」

秦子熙皺了皺眉,她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題外話------

嗯,不錯,有人留言了。 正當膠著之際,只聽嗖得一聲,大家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一隻破風的箭矢穿透了蠍女的身體,噗得一聲,蠍女從大樹上栽了下來,她手裡的內丹也跟著滾出老遠。

「子熙,子熙你沒事吧。」焦急而熟悉的聲音由遠而近,只見姜沉背著弓箭朝這邊一蹦一跳的跑來,當發現青魂的時候,姜沉好不猶豫的搭起弓箭,對準他的心口:「子熙別怕,我會救你的。」

青魂看見一個陌生人對自己做出攻擊的動作,不甘示弱的舉起手裡的劍,正欲揮下的時候,姜沉卻大駭:「天龍劍?」

這把令無數妖孽聞風喪膽的劍居然會在一隻妖的手裡,見姜沉認得這把劍,青魂略顯得得意道:「想不到你年紀這麼小,竟知道這把劍的存在。」

「姜沉。」秦子熙怕兩人真的打起來,連忙從青魂的背後跳出來,朝他揮手:「不要射,不要射。」

姜沉見她如此維護一隻妖,不由得松下臂膀,遲疑的靠近了幾步:「這是怎麼回事?」

蠍女被刻有符咒的箭矢射中,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就在姜沉靠近的過程中,她忽然揚起尾巴,狠狠的朝姜沉襲去。

秦子熙大驚,連忙命令道:「青魂。」

不需要過多的語言,青魂便曉得了她的意思,毫不猶豫的跳起來,手中長劍凌空一揮,生生斬斷了蠍女的毒刺。蠍女疼得哀嚎一聲,十指狠狠的插進泥土中,臉上表情因痛苦變得猙獰不堪,可雙眼中的怨恨卻不減一分。

姜沉嚇了一跳,但更讓他吃驚的是,救他的居然是一隻妖。

青魂正欲再補一劍,結束蠍女性命的時候,卻被秦子熙阻止了。青魂舉著劍,不解的看著她:「主人?」

他叫她什麼?主人?姜沉下巴差點沒掉下來,忍不住多看了秦子熙一眼,她什麼時候收了這隻妖的?

秦子熙沒有時間跟姜沉解釋,她徑直朝蠍女走過去,蠍女受了重創,許是知道大勢已去,她低垂著頭,用力的扣著地面的泥土,彷彿將這些泥當作面前的幾個人一樣,用力的掐著,指甲綳斷了都渾然不在意。

「小心啊,她可是蠍子。」姜沉彷彿知道她要幹什麼一樣,連忙拉住她。

秦子熙搖搖頭,慢慢的蹲在了蠍女面前,蠍女傲慢的抬起頭,冷冰冰的望著她:「要殺要剮,隨便你們。」

「你都這樣了,殺與不殺有何意義?」秦子熙淡淡道。

蠍女偏過頭,不去看她。

她的側臉很好看,如果她不是蠍子變得,應該會是一代佳人。秦子熙看了半晌,忽然道:「你的主人呢?」

蠍女怨毒的目光如劍一般射過去。

姜沉也注意到了蠍女的身上有印章的痕迹。在她的手臂上,有一枚小小的印章,顏色並不深,由此可以判斷,馴服蠍女的獵妖師道行一定也很淺薄。

姜沉逐漸明白了,他緩緩道:「獵妖師剛出師的時候,都會馴服一些法力較弱的妖怪,如果猜的沒錯,蠍女當時應該還是個小妖怪吧。」

彷彿被戳到了痛處般,蠍女竟然掙紮起來,失去倒鉤的尾巴胡亂的甩著,卻被姜沉輕易的抓住了:「都已經沒了尾巴,還想怎麼樣?」

「殺了我,殺了我。」蠍女咆哮著,雙手瘋了一樣的將泥土朝秦子熙扔過去,連帶著青魂也遭了殃,她彷彿要刻意激怒這些人。

趁著躲避的空檔,青魂意外的找到了槐樹的內丹,連忙跳上大樹,將內丹丟進樹窟窿,下一秒,死氣沉沉的槐樹開始扭動身體,姜沉下意識的摁向自己的弓箭包,卻聽槐樹開口說話了:「蠍女其實是被獵妖師遺棄的。」

他在迷霧森林裡待了數千年,這裡每一個妖怪他都熟悉的很,所以對於蠍女的來歷也分外的清楚。

掙扎的蠍女出乎意料的安靜下來,絕美的臉上出現一絲裂痕,但很快就被兇悍取代,回頭瞪向那顆多管閑事的老槐樹:「死槐樹精,不要你多嘴。」

老槐樹卻並沒有因此住嘴,反而繼續說道:「這裡有很多妖怪都是被自己的主人遺棄的,因此才會如此憎恨獵妖師。」

秦子熙不由反問:「這是為何?」

「這恐怕只有你們獵妖師知道了。」老槐樹用樹枝點了點站在一旁的少年。

姜沉的臉上露出幾分難堪,遲疑了片刻,緩緩道:「獵妖師身上都有一塊印,那塊印章會隨著靈韻的增強而改變,起先也許只能獵取一些道行淺薄的妖怪,等獵妖師的靈韻上一個台階后,便可以獵取法力更強悍的妖了,所以……」

他慚愧的低下頭。

這是一個很殘酷的事實。



獵妖師是人,自然有人性的劣根,遇見更好的妖怪,自然要放棄差的那一個。祖上有規定,但凡妖被馴服之後,獵妖師不能濫殺,為了避免他們在人間作惡,獵妖師們便會將自己不要的妖怪扔進迷霧森林,讓他們自生自滅。

秦子熙與姜沉對視了一眼,姜沉忽然鬆開了蠍女,並彎腰拔出蠍女胸口的箭,蠍女吃痛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

他們就這麼白白放過她了?

秦子熙道:「你走吧。」

蠍女眼中的怨毒並沒有因此消散,但是他們願意放過她,卻是在她意料之外的。

「你們什麼意思?」

「主人讓你走,你還不走?」青魂有些不耐煩道。

她絲毫沒有掩飾的瞪著青魂,並露出幸災樂禍的冷笑:「青魂,你別得意。總有一天,你會重新回到這裡跟我們做伴的。」

青魂臉上閃過片刻惱怒,正想對她動手,卻被秦子熙攔住:「蠍女,今天我要告訴你,不是所有獵妖師都跟你的主人一樣,從今以後,除非我死,否則,我永遠不會讓他離開我半步。」 聽到秦子熙的話后,蠍女怔住了,美麗的眼睛逐漸浮現一層水霧,她狼狽的撐起自己殘破的身體,神色遊離的注視著前方:「這句話……我的主人也曾說過。」


妖生來不受拘束,喜歡自由自在,他們的思想中沒有禮義廉恥,沒有善惡之分。尤其是已經成年的妖,性格中參雜了不容馴服的桀驁。

但自然法則中,妖跟動物差不多,都會臣服於比自己強悍的一方,一旦被馴服了,這隻妖此生都不會背叛,但是人卻不同,他們馴妖的目的是為了幫助自己做事,妖就像一隻獵犬,竭盡全力的幫助主人完成大業,可最終得到的結局卻又如此悲涼。

作為獵妖師的姜沉無端感到一陣屈辱,這種屈辱來自於人性的本身,他無法擺脫,更是無法為自己開脫什麼,當蠍女說自己是獵妖師扔到迷霧森林開始,他的頭便再也沒辦法抬起來了。

大家一時都跟著沉默起來。

蠍女並未哀怨自憐太久,她忽然笑起來,這明媚的笑容在許多年後依然停留在秦子熙的腦海里。

她道:「這裡所有的妖怪都對獵妖師有怨憤,若不想死在這裡,還是趕緊出去吧。」

說完,蠍女飄然的擺身,消失在霧氣之中。

老槐樹悠悠嘆口氣:「說到底蠍女還是沒有放下心中的執念,這麼多年支撐她活下去的,恰恰又是這些執念。」

姜沉上下打量著老槐樹:「你知道的挺多嘛。」

青魂看了看秦子熙,小聲道:「主人,阿槐是我的朋友。」

他的意思是秦子熙明白,這顆槐樹雖然成了精,但終究還是一棵樹,對人類其實沒有太大的禍害。

不消秦子熙開口,姜沉便伸了個懶腰,兀自朝前走,沿途留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我家又不缺柜子。」

老槐樹呵呵低笑兩聲,快速的收攏著枝椏,騰出一條空曠的道路來。

青魂提著劍,蹦到老槐樹面前:「阿槐,我要跟我主人回家了,有機會再來看你,主人,我們走吧。」

……


離開剛才的地方,周圍的霧氣似乎淡了一些,但姜沉卻一直緊繃著,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搞的青魂跟秦子熙都有些不安,彷彿隨時隨地都有一場惡戰。

「姜沉,是不是有什麼問題?」趁著姜沉看法器的空檔,秦子熙不由得湊過去問道。

姜沉沉凝了片刻,緩緩道:「噓,在我們不遠的地方肯定有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