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麼自己更要知曉這魔域兵團的身體究竟會被哪一方的人得到,若是恆鈺得到,無疑是一個強勁的對手,若是白家得到,自己根本就不知曉到哪裏去尋找他們,但是如果是自己的這幫盜雲之修得到的話,那麼這事情就好辦的多了,因此白毅現在也在鋪路,自己要再次相助這盜雲之修奪得這歸一境九重天修士的身體。

“多謝前輩的報酬!但是我秦某並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我雖修爲不夠,那就讓我躲在後方,成爲你們的眼睛吧!如此也能給你們提供周邊的環境與動態!

更何況這種大戰的場面實在是不多的,我更要躲在一旁,好好的學習一番呢!”白毅一臉認真之情,老二看了白毅一眼,張嘴欲言但是又忍住了話語,便點了點頭,再次目視前方。

“若是按照前輩的話來說,這四位白家修士人人都習得玄天九命之術,那麼每個人都擁有四條命! 陰陽五行傳 !就算排除沒人在成爲歸一境之時,都損失了一條生命,那麼也有十二條生命,加上恆鈺剛剛又刺殺了一下,也就意味着最多還有十一條生命!

換句話說,這恆鈺就算不敗,那麼也要斬殺白家修士七條生命!如此才能對戰四位前輩,一對一的對決!都是歸一境的修爲,這層次差別,短時間之中這恆鈺豈能斬殺這白家修士七條生命呢?更何況是以一敵四!”白毅在分析這戰況,老二聽到這話,也是連連點頭,眼中多了一抹震驚,其實在他們眼中這白毅遠不止這靈動境二重天的修爲,但是縱使自己擁有歸一境五重天的修爲也看不出白毅隱藏了修爲,因此這一步步走下來,纔對白毅放鬆了警惕。

這恆鈺劍鋒正盛,所到之處,白家修士唯能躲避,但是這白家修士僅憑着命多,以及身法詭異,如此這兩方的對戰一時之間也陷入了抗衡之態。

“這白家修士的身法給我的感覺,應該與乾坤門之中的地盾有些相似!身法神出鬼沒,不僅僅是如此,除了一擊必殺之外,根本無法捕捉這些修士!”白毅看向這對戰的一幕幕,心中想到,則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之情。

“萬劍歸宗!!”恆鈺大聲喝道,手中的大劍頓時化作了無數把利劍,紛紛向這四人突刺而去,這萬劍雖然都是幻影所制,但若被刺中這後果皆是一樣。

這恆鈺的劍術實在是高超,只見漫天的飛劍在空中不斷的飛行,更是獨自尋找目標一一突刺而去,那四位白家的修士只能不斷的後退,不斷的移動位置,一個個也是一臉的凝重之情。

“這白家修士每一個修士的身上都身懷數條性命,這神通就算減少元壽但是也極具逆天!再加上這白家修士身法詭異,就算這恆鈺劍術在高超,這短時間之類也無法分出勝負,這看似白家修士是在步步後退,其實被逼入絕境的應該是這恆鈺纔對!”白毅看見這一幕,緩緩而道。

“不錯,這恆鈺的雖然強橫,但是這白家不僅僅以這玄天九命之術而聞名,最爲關鍵的是這白家的修士都極爲擅長封印的結界之術!”老二點了點頭,再次開口。

“什麼?封印的結界之術?”白毅一直都對於這結界的神通頗有興趣,如今聽到這話,更是來了興趣。

“你看這些白家修士,他們的雙手上都閃着一道道藍光,那是他們家族的術法,但凡是碰到便會形成封印的引子!一但身中這術法,便會被封印在白家特製的結界之中!當年我們盜雲之修一脈大多數都是被這神通斬殺!”老二說到這也是緊握住了雙拳,一臉的恨意。

“哈哈哈!!恆鈺,我雖不敵你,但是你也殺不了我!若你認爲我白家就這點手段那就是大錯特錯了!”

“五行逆轉傳送術!!”就在這時這爲首的白家修士大聲喝道,隨即那歸一境九重天修士的身體上猛然出現了一道道符文與刻畫的文字,這些符文與文字全部都在身上流轉。

“嘣!!”一聲轟響猛然爆發而出,就在這時這歸一境九重天修士的身體瞬間消失,環顧四周,空無一人。

“什麼?五行逆轉傳送之術?你是什麼時候結印的?”恆鈺看見這一幕則是大吃一驚,滿臉的震撼與不甘之情。

“你知道的!”這爲首的白家修士冷聲一笑,隨即這四人便不斷的向後撤退!

“是第一次交戰時,站在身後結印的麼?你這白家賊人,我定要將你千刀萬剮!!”恆鈺想到了這,猛然暴走,再次施展出了劍靈,那巨大的劍靈再次出現,現在已然沒有任何阻礙,這恆鈺便可肆意破壞!

“糟了,沒想到這白家修士居然下手的如此之快!這五行逆轉傳送之術已然開啓,那麼這歸一境九重天修士的身體已然被白毅傳送道下一個傳送的地點,換句話說是到頭來還是白家得到了這重寶!”老二看見這一幕再次一驚。

“什麼?五行逆轉傳送之術!!盜聖世家白家!!”白毅腦海之中依舊在轟鳴,這白家的神通讓他感到無比的震驚。

“不好!這白家修士既然得到了這歸一境九重天修士的身體,那麼下一步便是要撤離此地!不可讓這些白家修士就這樣走掉!”老二說到這,頓時暴走,向着白家修士猛然衝去。

“老大、老三還不出手,更待何時?”老二大聲喝道,頓時爆發一身靈動境五重天的修爲。

“殺!!”就在這時,老大與老三從林中衝出,猛然這三人出現,白家修士與恆鈺皆是一臉的震驚與駭然。

“爾等是何人?”恆鈺看向盜雲之修大聲喝道,一臉的疑惑之情。

“你們三人是盜雲之修的餘孽!!”這爲首的白家修士看見這三人,也是一臉的驚愕之情,隨即便停止了後退。

“不錯!我們就是盜雲之修,你等白家修士今日必死!恆鈺我等與你聯手,斬殺這四個白家修士!”老大開口說道。

“哦?盜雲之修?哈哈哈,好,那就一共殺光這些白家修士!”恆鈺聽到這話也是極爲興奮,連忙緊握手中的長劍劈向一個白家修士。

“撤離,不與這幫蠻修對戰!”那爲首的修士大聲喝道,隨即便再次後退。

但是這恆鈺與這三位盜雲之修豈能讓他們就這樣撤離,更是緊追不捨,瞬間再次迎戰在了一起,這四位白家之修,其中三個都是歸一境五重天的修爲,那爲首的修士則是六重天的修爲,如今四對四,這白家修士的一切神通都不擅長迎敵,因此瞬間便沒了優勢!

白毅看見這老大本是馱着背的,但是此刻這馱着的背居然挺直了,整個人也變的極爲高大,這身體的改變讓老二渾身上下充滿了一股可怕的氣息,那老二隨着一身靈力的爆發,這一身肌肉瞬間爆裂了衣衫,那老三一身玉帶更是漫天飛舞,向着白家修士緊追而去。

“這纔是這三位前輩的實力吧!這白家的神通果然不適合一對一的對戰,不過此刻雖然得到了這歸一境九重天修士的身體,但是自己的性命卻成爲了一個最大的危機!

這場對戰之中,我能看到更多自己平時看不到的東西!無論是功法還是神通,亦或者是心計,這一路走來也是頗有學習!”

白毅自言自語道,看着這一幕幕心中也是激起萬丈浪花,這羣戰的一幕的的確確是不爲多見的,正是學習的好機會,白毅豈能白白錯過。

“四弟!!”

片刻之後,那爲首的白家修士大聲喝道,親眼可見,這四位白家修士其中有一位居然身中恆鈺的飛劍,受了重傷!

“斬殺他!!”老大急忙喝道,老二更是使用一身氣力,一拳轟擊而出,頓時這修士整個腦袋瞬間爆裂而來,化作了無數血肉橫飛在半空之中。

“四弟!!!”另外三位白家修士則是齊齊大聲喝道,皆是一臉的震驚之情。

“恆鈺、還有你們三兄弟,今日之仇算是結下了!我白家絕不會就此罷手!!”這爲首的白家修士冷聲喝道,隨即便頭也不回的便向着遠處飛去。

恆鈺與這三位修士看見這一幕,更是雙眉一挑,再次連忙追去,你這白家修士都說出了這句話,那麼這四人更加不會放過這白家修士了。

在他們眼中這三位修士也是必死無疑!這才猛然追去,白毅看見這四人全部追擊那白家修士,自己連忙躥了出來,直奔那剛剛被擊殺的白家修士! 楊恆不停地施展出「星空分裂劍」,身體慢慢也往後面退去,始終和那張血網保持一段距離。

過了十幾個呼吸的時間,他連續劈了出了十幾劍之後,感覺到他的心神和每一道劍芒的聯繫越來越緊密。

他知道靠他的神元根本破不了棟竜尊者這層血網,心裡突然生出一個想法,開始將這些劍芒按陣法進行排列,用陣法加成來破了對方的這一招。

楊恆再次劈出一劍,一百多道劍芒開始按照他的意願開始排列起來。

周圍天地間的靈氣朝著劍芒瘋涌而來,使得這些劍芒的威力開始暴漲。


「這一劍就叫星空陣法劍!」楊恆暗自想道。

如果不是道靈煉化那塊大的掌控碎片的話,他可能還不能這快就創出第二式劍法。

「星空陣法劍」不斷施展出來,巨響聲越來越大,那張血網減小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王八蛋,這劍法居然越來越厲害了!」棟竜尊者看到楊恆和他交手的時候還能領悟新的劍法,又驚又怒。

他原本以為他晉級到碎空境之後,要殺掉楊恆已經綽綽有餘了,沒想到費了這麼大的勁還沒什麼成果。

這也讓他下定決心今天一定要將楊恆斬殺掉,若是讓對方以這個速度成長下去,他能不能把東西拿回來還是個未知數,他也很可能會死在對方手裡。

楊恆一時進入了忘我的境界,剛剛創造出來的「星空陣法劍」也越來越嫻熟,威力也有所增加。

等到他體內的神元只剩下不到一半的時候,他拿出幾顆丹藥一口吃了下去。

他估計有了「星空分裂劍」,再加上八級丹藥的輔助,他今天即使殺不掉棟竜尊者,一時也不會落敗。

棟竜尊者看到楊恆吃下丹藥,這才想起對方還是一個八級煉丹宗師。

他開始以為很快就可以殺掉楊恆,所以才跟到這裡,打算趁楊氏丹藥那些修士還沒過來的時候將對方殺掉。

但是現在他不僅沒有殺掉對方,反而拖了這麼久的時間。

他想到楊氏丹藥的其他修士隨時可能會過來,馬上就決定離開這裡。

之前已經隕落過一次,使得他不想再讓自己置於危險當中。

若不是他的謹慎,他現在也不能奪舍其他修士身體繼續修鍊下去。

他心中做好了決定,周圍的血霧開始慢慢被他的身體吸進去。

楊恆根本沒想到棟竜尊者會在這個時候逃跑,他還沒反應過來,對方已經化作一道影子往後面逃去。

棟竜尊者對他來說就是一顆定時炸彈,所以他毫不猶豫追了過去。

今天的事已經給了他一個危險的警告,如果讓對方這樣修鍊下去,他們兩人的修為只是越拉越大。說不定哪天他就會死在對方的手上。

棟竜尊者看到楊恆居然追了過來,立即祭出飛行法寶,朝著虛空中飛去。


他的速度雖然比楊恆快一些,但要擺脫對方也要一些時間。

如果他在這段時間裡被楊氏丹藥的修士給發現,那就必死無疑。

楊恆看到對方往虛空中逃,也祭出飛行法寶朝著虛空中飛去。

他的飛行法寶要比棟竜尊者的速度快上一些,兩人的距離也在一點一點拉近。

棟竜尊者看到楊恆還跟著過來,嘴角出現一抹冷笑。

只要到了楊氏丹藥的修士找不到的地方,他絕對要將楊恆殺掉。

雖然楊恆的實力不錯,但他還是有信心慢慢將對方給磨死。

兩人就這樣一追一逃,直接進入了虛空。

楊恆看到棟竜尊者把飛行法寶收了起來,他也從飛行法寶中走了出來。

「你以為你這點實力能殺我?會不會有點太天真了?」棟竜尊者站在離楊恆幾十里遠的地方冷笑道。

「難道你以為你能殺我?雖然你的修為比我高了兩個小境界,但想要殺我還是差了一點!」楊恆淡淡回道。

「那你試試就知道了!」棟竜尊者眼裡寒芒一閃,臉色馬上就沉了下去,直接祭出一把黑尺。

「等等!」楊恆看到對方要出手,問道:「我對你的身份還是很好奇的,你是怎麼進入百草谷的,為什麼有藏在那個地方?」

「關你什麼事?等你死了我再告訴你吧!」棟竜尊者手裡的黑尺往前面拋出,然後不斷放大,宛如一座大山朝著楊恆壓過去。


虛空中的空間本來就不穩定,黑尺所過之處,空間迅速晃動起來,留下一道長長的幻影。

楊恆看到對方居然敢在虛空中對他動手,不由得冷笑起來。他是練體修士,在這裡動手還更有優勢。

他將貫虹劍祭出來,施展出「星空分裂劍」,一百多道劍芒全部劈到了黑尺上。

雖然棟竜尊者使用的法寶和上次是一樣的,但是威力卻大了不少,將一百多道劍芒全部擋了下來。

周圍的空間在一道道氣浪的衝擊下,劇烈地晃動起來,就像是水面的一道漣漪,迅速往四周擴散。

楊恆頓時就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壓來,逼得他不斷往後退去。

當他們兩個都停下來的時候,距離又拉長了十幾里。他們中間的那片空間,也已經變得有些虛無,好像隨時有可能會坍塌。

楊恆也不敢再往前面去,如果掉入空間裂縫裡面的話,那肯定是九死一生。

雖然他的視線已經變得很模糊,還是很快就看到了棟竜尊者那張巨大的血網已經朝著他圍了過來,就像是一個天地囚牢。

他接著施展「星空陣法劍」,不斷分裂出紫色的劍芒組合成陣法,劈到了血網上。

隨著他出手的次數越來越多,兩人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遠。很快他就已經看不到棟竜尊者的影子。

楊恆看著前面這片虛幻的空間,知道要殺掉棟竜尊者恐怕不是這麼容易了。除非他自己也冒著生命危險,那樣也不一定能殺掉對方。

他正想放棄的時候,突然聽到道靈說道:「用你的神識凝型,讓我來。」

「我怎麼把這招忘了,這片虛空中沒人,正好可以試試戰鬥力怎麼樣!」楊恆心中一喜,立即用神識凝成一尊巨型的金黃戰將。

道靈的靈魂之力也隨即從他體內涌了出來,附加到了金黃戰將身上,使得它馬上就活了起來,朝著前面沖了出去。 第二天天一亮星雲就叫醒了所有人,其他人還裹着被窩裏不肯出來。

“趕快起牀,我們要啓程了。”星雲在過道里叫嚷着,他已經換好了衣服準備出發。

“啓程?去哪裏?”妮悠打着哈欠開了門,她站到門前,迎面撲來的冷空氣凍得她瑟瑟發抖。

“當然是去漫雪城啊,趕快啊,我們還要去跟天夜間叔叔道別呢。”星雲輪流拍打着其餘幾個人的門,此刻他全身精力充沛,恨不得快點飛完剩下的三個城邦。

夜幽原本是也是賴在被窩裏的,聽到星雲這麼說他一下子睜開眼睛,玄冰城還沒有通過聯合對抗獸族的決議,而且那塔臺上…

想到這裏夜幽一個骨碌爬了起來,他打開門說道:“星雲,天夜間王子和王妃剛見到你,這麼快就走不合適吧,而且連聯合的地點和時間都沒有定。”

“也對哦。”星雲思索了一下,“不過沒關係的吧,叔叔和王妃會理解的,至於聯合的地點肯定是聖城,至於時間嘛…”星雲盤算了一下,他們走到玄冰城就花了接近兩個月,那麼逛完其他幾個城,最快也要半年的時間吧,“就定在明年的六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