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都是人,年齡都差不多,人家還是兩個女子人家,差距真的可以這麼大。那些稍微有些自尊心的男子指甲都快刺入手掌心了。他們不甘啊,堂堂男子漢居然要兩個女子來為他們開路。

「走!我們不能讓她們的努力白費!」

飛速走了一段路后他們就遇到了小胖和眼鏡。

總體實力來說他們兩人組或許算是三組中最弱的吧,不過那也是相對而已,他們兩個一樣很強。

特別是現在眼鏡已經把那一本殘破的魔法書拿在手中的時候,魔力好像不要錢一樣,不斷的刻畫魔法陣,不斷的吟唱魔咒,不斷的釋放魔法。從最低級的火球,到二級的天降隕石。不要錢的向魔獸群轟炸,就算有魔獸近身眼鏡也展現出了出色的近戰能力躲開再趁勢施法擊殺。

小胖的戰服保護力度其實不高,因為他的是一件黃馬褂一樣的褂子,就是保護身軀,他的手臂都已經鮮血淋漓了,不過他顯然就是故意這樣子的,小胖一雙眼睛已經變得血紅,一雙血淋淋的手邊也青筋鼓起,漸漸的向著上次的那一對魔鬼一般的手變化。小胖是越殺越興奮,自己越受傷就越強的樣子,不知疲倦的廝殺著。

救援小隊也沒有停留,他們現在需要快點趕過去。

不過當他們看見韓靜兒和小白夜兩人的時候也是驚訝了。

屍山獸海。他們兩人的腳下已經不是地板了,而是魔獸的殘肢屍體組成的『地』,而且他們面對的魔獸比一開始還要更多,明顯這已經是第二批更誇張點可能第三批魔獸了。小白夜和韓靜兒戰服雖然潔凈如新,但是頭髮卻已經染成了各種顏色。

但是他們兩個也沒有退縮,那怕他們已經應付不過來,開始受傷,他們也一樣在和魔獸對抗,廝殺,不讓這些魔獸越雷池一步。

「走。。走!」

救援小隊終於是來到了外圍的救援區域了。

「難。。太難了」 「哦呀哦呀!你還想反抗?只是沒想到還真的有我們出場的機會,我一開始都以為是朵拉那婊子故意消遣我的」

在阿城對面,那兩個用黑色斗篷把自己身體全部覆蓋的人,其中一個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不過怎麼只有一個,還是剛剛九級一段而已,他難道是不知道越到後面,修為的差距有多麼重要?」

雖然一開始越級戰鬥就已經很難,不過也還是有不少人可以做到。越一大級別先不說,一小段其實還是不難的,特別是一級二級的時候,修為其實十分的模糊,一段和二段其實差不了多少。但是到了後面就完全不同了。特別是七級之後的修鍊者,一小段可能就是天和地的差距,能修鍊到七級的哪裡會有傻叉的。天賦和戰鬥力都是佼佼者好吧。

更別說現在九級了,半個小段可能都要命了。

阿城沒有說話,他一直警惕著這兩人和剩下的七隻八級魔獸。

「哦呀哦呀,你不但想攔住我們,你還想攔下這七頭八級魔獸?難道裡面有你很重要的人在?」

那七隻魔獸也沒有亂動,到了他們這個級別,你說沒智慧那是騙人的。任何一頭八級魔獸都聰慧過人,他們現在也知道這裡沒到他們說話的份,而且這七頭八級魔獸隱隱可以從這兩個黑袍人身上感受到一絲他們故鄉的氣息。

「好了,別廢話了,也拖了不少時間了,那兩個老頭最慢也就十幾分鐘就能趕過來了」

「怕什麼!一併做了就是」

「怎麼?想違抗命令?」

黑袍人明顯顫抖了一下,也沒有再說話了。從這裡就能看出主次,果然多話的都比較弱。

阿城右手緊握黑矛,看向天空站著的兩人:「九級修為就不能越級戰鬥了?」

「螻蟻的思想罷了」

雙方的氣息瞬間爆發,戰鬥也一觸即發!

陳峰帶著救援小隊的人返回到了救援區域,幸運的是沒有看到魔獸大軍攻破由三所學院的二年學長組成的防線。不幸的是,防線已經搖搖欲墜,遍地的殘骸和屍體以及身上掛傷的學員們都可以反映出,他們已經經歷過了一場又一場惡戰,有幾個學員都已經是缺胳膊少腿的了,幸虧他們有不少的療傷丹藥,傷口已經在開始癒合再生了。至於有沒有死人?不知道,沒有人可以從那一堆堆的屍骸中看出有沒有修鍊者在,因為普通人的屍骸也一樣的多。

吼!!!

遠處也傳來了不少魔獸的咆哮聲,表明了這還沒結束,僅僅只是開始。

「快!立刻救援剩下的人」

李難峰看到這些人居然在發獃就來火,還不快救人!!!呆著幹嘛?看戲等死嗎!

「是!立刻救援!!!」

救援更加的麻利,畢竟重複上一次的動作而已。

「老婆婆,你趕緊上來!」

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搖了搖頭:「把我孫女和媳婦先帶走吧,我們本來就沒幾年好活了」

「你說什。。。好吧,其他人快點上來!我們立刻就走了」

速度很快,幾十秒的時間就已經可以帶人走了,不過絕望的是,兩次下來他們連一半都沒有帶走,只是帶走了五分之二,起碼還需要再來三個來回!

不過這根本不可能,就算是修鍊者的速度,一次來回都起碼需要七八分鐘。而且看這個形勢,有沒有下一次都說不準。現在也只是剛剛把兒童婦女全部運走而已,還有男人和老人家,特別是老人家,他們數量差不多佔了五分之二,一個都沒有運送離開。

「走!」

陳峰帶著救援小隊沿著原路開始返回,他們現在只是抱著能救一個是一個的心態去救援了,全部救援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喘氣聲)我們這是還要撐多久?」

翻不了身的鹹魚 「不知道,撐到實在撐不下去為止」

小白夜和韓靜兒已經超負荷的戰鬥了十幾分鐘了,他們的戰鬥時間是最長的,魔獸一波接著一波,最危險一次居然有三隻三級E種的魔獸一起出現,那次差點就要了他們兩個的命。

別看韓靜兒能夠一巴掌拍死黑曼巴這種二級的B種生物,而黑曼巴也的確擁有三級的實力,一樣可以殺死三級的魔獸。不過那是因為黑曼巴的毒和它的高速而已,整體來說黑曼巴是無法和三級魔獸媲美的,特別是防禦上,黑曼巴就要比三級魔獸差遠了。

韓靜兒能一巴拍死黑曼巴,卻有可能連三級魔獸的皮肉都無法打傷,更別說打死。肉體的防禦力三級和二級那就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也還好,還有小白夜這個特殊存在。

一樣是符咒板,一下子來了一個大清場,三隻三級魔獸就這樣含恨而終。不過小白夜也被bibu一下子抽掉了大量的靈力,現在還有點虛。嗑藥?一早就磕了,所有人都是磕著葯來打的好吧。

人類比魔獸最大的優勢不是武器,也不是武技功法,而是丹藥,符籙,陣盤這些所謂的外物。你有武器人家魔獸一樣有利爪,你有功法武技,人家一樣有天賦技能。丹藥,符籙,陣盤這些它們就沒有了,更別說學院戰服和晶卡這些科技產物了。

小白留意到救援小隊已經從他們身後離開:「現在還剩下多少人?」

韓靜兒:「按照第一次的數量來算,大概只救了五分之二吧,起碼還要再來三個來回」

「不會吧! 嫡女郡主撩夫記 我估計撐不到三十分鐘這麼久啊」

「沒事,根本不會有三個來回,下一次就是最後了」

???手動黑人問號

救援區域處。

「小朋友,打開結界放我出去吧」

一位白髮蒼蒼的老爺爺笑著跟李難峰說道。

李難峰雙眼赤紅,眼中帶著血絲,雙手緊握,一滴滴血從手掌中滴落,牙床也因為太過用力咬牙而開始出血。

因為李難峰看見根本不止一個,那位老者身後密密麻麻的人跟著,那些人無一例外全部都是白髮蒼蒼的老人家。

李難峰沒有說話,那些守護著結界的學員也沒有說話,場面很安靜,他們只是一一看著那些在他們面前的老人家,一個個容貌都深深的烙印在這些年幼的修鍊者腦海中,哪怕身後已經開始出現大片大片的魔獸,哪怕魔獸的吼叫震耳欲聾,也沒有影響到這老少兩代人。

一命換一命!四系星上的修鍊者和普通群眾有這麼一個不成文的規定,為獸災付出生命的人,可以有權讓一個人列入救援的最優先隊伍。

在災難現場很多時候或者說絕大多數是不可能全部人都能救援到的,這個時候就有優先順序這一說了。

這是修鍊者和普通人之間的約定,一個不成文,殘酷,血腥,卻又讓每一個修鍊者遵守的規定。

放他們出去?那還能幹嘛,之前也有說,魔獸有吃就會吃,吃飽不夠再動手。這些老人家出去除了去當餌食還能幹嘛?還能去戰鬥不成?

「小朋友,你們很努力了,我們都看在眼裡,你們要好好的成長,修鍊,以後天塹城還要靠你們的。」

李難峰呼吸開始加重,拳頭越握越有力。

老人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魔獸快來了,打開結界吧」

最後李難峰雙手無力的垂下:「打開結界吧」

「但是」

「打開!!!」

李難峰大聲吼了一句。

「謝謝你,小朋友。」 經過這些老人的犧牲,也沒有什麼優先順序了,他們的親人兒子,都可以活下去。

吼!!!

穿越之美男太妖孽 已經有魔獸發現這裡,他們在呼朋喚友,好像在說:這裡有大量的人類可以食用,快來啊!!!

魔獸不斷的聚集起來,越來越多,越來越多,輕輕鬆鬆就過萬頭魔獸了還陸陸續續的從四面八方不斷的湧來魔獸。

「隊。。隊長」

李難峰沒有說話,他知道這些學員想說什麼。

他們不是因為害怕那密密麻麻的魔獸群而顫抖,也不是害怕那幾十頭體型巨大,在魔獸群中特別顯眼的三級魔獸。而是顫抖的看著那一群白髮蒼蒼的老人家。

沒有遲暮之年,沒有風中之燭,沒有步伐蹣跚。這些形容詞都不適合。

有的只是一股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豪情。

沒有回頭,他們都沒有回頭,一步一步的走向一大群如狼似虎的魔獸。

吼!

「不!!!」

鮮血,滾燙鮮紅的血液開始四濺。

撕咬,啃食,更有一些體型較大的巨蟒直接把人生吞進肚子,還有一些類人型的魔獸,例如猩猩類的魔獸的更是把手腳扯下來,一塊一塊的放進嘴中,細細的咀嚼,品味,還露出一臉滿足的笑臉,還學習人類一樣舔了舔嘴巴,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也幸虧先把小孩婦女先送走,就連剩下的壯男漢子都泣不成聲,雙眼紅腫,充滿了血絲。

那裡有他們年邁的父親,母親,孩子的外公外婆。

但是他們只能默默的看著,什麼都做不到。

「隊長!!!」

「立刻把所有符籙埋下,設置引爆陣法。」

「我們,準備離開吧」

不甘!憎恨!憤怒。

對眼前的情況不甘,對自己的無能憎恨,對弱小的自己憤怒。

雖然救援部隊還沒有到來,不過他們也要走了。等這些魔獸吃光吃凈之後,就走不了。上萬,數萬的魔獸群,密密麻麻,其中還不乏有三級的魔獸,粗略的看也有三四十頭三級魔獸,其中居然還有一頭是B種的三級魔獸,可想而知老師聯盟的情勢也不容樂觀。

魔獸群不斷的分吃這人類的屍體,連自己同伴的屍體也在啃食,這些魔獸彷彿沒吃飽過一樣。

「所有人聽著,現在不是我們悲傷的時候!!!不要浪費他們用生命為我們創造的寶貴機會。走!!!」

一開始不讓群眾離開是因為外面更危險,以普通人的速度見到魔獸只能送人頭,而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魔獸,一邊撤退一邊保護群眾是最難的,根本保護不過來,只能打陣地戰,等待救援小隊。

現在不一樣了,人數只剩下最後一次就可以,只要撤退到和救援小隊相遇就可以更快的離開。

分秒必爭!

戰鬥部隊分成了兩隊,一隊在前面開路,另一隊殿後。

毫無疑問,殿後更加危險,或者說對於他們來說,遇到魔獸群前後都是致命的。

小白夜聽到了腳步聲:「咦!?怎麼這麼多人往這裡跑?不會是撐不住了吧」

韓靜兒:「走吧,我們趕緊脫身,跟上大部隊,這是最後一批了,保護好他們,和救援小隊匯合我們就完成任務了」

「啊?最後一批?這還有一大半啊,保護他們跑過去嗎?早被吃光了吧」

「你看看這哪有一大半」

小白夜一開始還真沒有去數,經韓靜兒提醒,他才發現,人數太少了,大概剩下一次救援多一點點而已。少了很多。

小白夜也不笨,相反他很聰明,少了的全部是老人,要麼就是情況太過惡劣,老人的移動太慢被戰鬥部隊拋棄。要麼就是自己犧牲,為隊伍爭取時間。雖然結果都是一樣,死光了。

全才相師 小白夜看向了韓靜兒,他總感覺韓靜兒一開始就知道這個結果。

韓靜兒也沒有隱瞞:「這種事情發生過很多,應該說只要是獸災發生在人群密集的地方,老年人都會犧牲自己以換取自己親人的生存,修鍊界也有這麼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凡犧牲自己生命者,需優先救援犧牲者親人家屬。我們稱這個為『一命換一命』」

「很高尚啊,一命換一命!」

「只是我們無能而已」

轟!!!!

自爆陣法被觸發,的確炸死不少魔獸,不過也就那樣而已。

一大群魔獸很快就分吃完了,他們開始追趕,區區的自爆發陣可無法阻擋他們,因為他們還有很多沒有吃飽啊,他們還需要更多的食物!

物競天擇,弱肉強食。沒有對錯,只有強弱。

轟!

小白強撐著靈力匱乏,再用了一次符咒板。

小白夜靈力匱乏,導致全身無力,現在移動都要韓靜兒扶著了。

韓靜兒搭著小白夜的右手,搭著他全速趕往大部隊,不用很久這裡就會被一大批的魔獸包圍住了。

「好香啊,女孩子身體都這麼香嗎?這是香水?還是所謂的體香,香汗?是不是有個叫香汗淋漓的成語來著?」

好吧,男主角不怎麼正經。

韓靜兒就有點奇怪了:「你一臉陶醉的幹嘛?」

「啊啊?沒。。沒什麼啊,可能是丹藥的效果開始發揮了吧,哈哈哈!」

「奇奇怪怪的」

小白夜打了幾個哈哈,裝傻扮懵的混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