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醉天下的聲音之中明顯的帶着讓人感到十分舒暢和安詳的神祕力量,此話一出,葉千鋒居然感到自己不再那樣討厭醉紅顏了。

“前輩怎麼知道我們這些小輩之間的事情?說起來我也是非常的慚愧…….”

葉千鋒難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不用慚愧,年少輕狂的年紀,誰能沒有點傲人的天性?剛纔傾城已經將全部的事情都告之於我,所以我想再問一句,你到底……..”

醉天下說話間,一雙顛倒衆生的美目炯炯的註釋着葉千鋒,好似想要看穿葉千鋒的靈魂一般。

“對不起前輩,我先前說謊了,我已經拿到了‘醉臥美人膝’,不過先前因爲我們兩個小輩之間的一點點事情,所以我才隱瞞了下來!”

葉千鋒很自覺的沒等醉天下說完就老實的交待了一切,因爲他總覺得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似地,故而連忙拿出那一個有着封印的小首飾盒。

“孺子可教啊,怪不得你能通過祖師設立的白玉臺階。哎,說起來如果不是這個小東西對我們紅顏宗非常之重要的話,我們也不會佔你一個小輩的便宜,畢竟這個東西非常之珍貴,它的價值遠遠是你不能想象的!“

從葉千鋒的手中接過那首飾盒,醉天下居然在瞬間露出了一絲難爲情之情,不過很快就被那激動的神色所取代了。


小小的一個首飾盒子,還有着封印,到底是何等珍貴的東西,能讓如同從畫卷仙境之中走出來的醉天下激動不已?

看着那一雙如同白玉一般顫抖着的雙手,葉千鋒心中充滿了迷霧。

“別疑惑,將來你會知道這個盒子之中的東西對我們紅顏宗的作用的!不過我這次見過主要是想要讓你去一個地方,一個和你葉家的祖先有莫大關聯的地方!”

醉天下小心翼翼的收起那盒子之後,神色凝重的說道。

“和我祖先有關聯的地方?”

葉千鋒有些懵了:難倒我祖先和紅顏宗的那一位祖師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不成?

“你也別想太多,我也只知道你如果將那個地方利用的好,你就會遇到異常莫大的福緣,如果你不能好好利用,也並沒有什麼損失,不過……..算了,一切等你回來之後再說吧!”

醉天下居然賣了一個關子。

“好吧,敢請前輩告訴我那個地方在那裏!”

葉千鋒也知道有些事情不需要知道的太清楚,朦朧或許纔是最好的。

“不急,你此去那個地方估計最少都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回來,所以在之前我覺得你應該先回家一趟,並且你遲早都會化龍飛天的,等你從那個地方出來之後,也該好好的出去闖蕩一番了!”

醉天下隱晦的提醒着葉千鋒,而後者又豈會不知道其用心,故而說道:

“前輩的意思我 明白,只是我破而後立不久,才暫時沒有出外闖蕩,不過只要前輩答應着照應一下傲龍村的話,我也就能放心的出外闖蕩了!”

“這些你不說我都會去做的,並且我答應收你妹妹葉依蘭爲二弟子!”

醉天下此話一出,葉千鋒自然非常的滿意了,因爲歲數已經一百多歲的醉天下只不過在前幾年才收了醉紅顏爲唯一的女弟子。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用回去了,只是要勞煩宗主派人給我家捎點東西即可,隨便報一聲平安!”

葉千鋒做事不喜歡拖泥帶水。

“好,這纔是做大事的人!”

醉天下那真正能夠醉天下的俏臉之上露出了十分欣賞之色。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第二天一早,葉千鋒就在鳳鳴玉“依依不捨,落花隨流水”的目光之下獨自前往了偌大紅顏宗的地基之下的一個神祕洞穴之中…….

說是神祕洞穴,還真的處處透露着神祕的氣息!

洞穴在紅顏宗的一個地下密室之中,直徑不過兩米左右,幽深不見底,更釋放着一股陰冷黑暗的氣息,那氣息,充滿邪惡,詭異,期間更有陣陣如同厲鬼在泣,冤魂在嚎的聲音傳出。

誰能想到,仙境一般的紅顏宗基石之下居然有着如此神祕的一個邪惡洞穴?若果不是洞穴周圍那有着神祕封印之力的七星芒陣的話,怕是早就有惡鬼冤魂衝了出來吧…….

雖然葉千鋒心有顧慮,不過他乃是言出必行,行必果的撼天男子,就算洞穴下面是洪荒天獄,他也是要闖上一闖的。

一個縱身,葉千鋒沒有絲毫猶豫的就跳進了黑氣沖天的洞穴之中…….. 光怪陸離的洞穴隧道,黑風呼嘯,重心徹底失去,異感陡生,好似穿越了時間與空間,穿越了浩瀚的宇宙,與那詭異的扭曲時間中,葉千鋒卻發現自己已然落地。

這是一個什麼樣世界?


仙境?

亦或者說是神境?

不,都不是,不過卻是古代堪稱大神級別的超級強者開闢出來的一方沃土。

傳說中,古代至強者總是能夠溝通蒼茫宇宙,擡手間,星辰覆滅,跺腳間 ,天地戰慄,更能在舉手投足之間創造出屬於他的一方小小的沃土,在那如同人間仙境一般的沃土之中,他就是神,他就是創世神。

沃土,或許比不上神境和仙境,不過也是一方小世界,小巧的世界,面積雖然比不過整個人間界,甚至連九州的神州大地都不及,不過卻也是浩渺無垠,而此刻展示在葉千鋒面前的一方沃土有山有水,頭頂更有那一輪紅日發出灼灼光華,甚至在葉千鋒的身邊,有嬌小的白兔跳躍,有白鹿疾馳,甚至還有那連名字都教不出的祥瑞之獸,擡頭間更有成羣的異種飛禽掠過,整個沃土,花香隨風飄蕩,煞是瑰麗。

居然是這樣的地方,我還以爲下面是地獄…….

葉千鋒心中充滿了感嘆,誰能想到在邪惡之氣沖天的洞穴之下,居然是一方傳說中大神開闢出來的沃土啦?

葉千鋒整理了一下心情,大概瞭解了一下週圍的環境之後就信步而去,想要看看眼前的世界到底是真實亦或者是說虛幻。

真實,絕對的真實!

當葉千鋒撫摸着身邊一人高一般的奇花異草,那溫柔的觸感,那飄逸的香氣,讓他再也沒有任何的懷疑。

吼…….

就在葉千鋒漫步在一片花海之中,徜徉在五顏六色的珣麗帶給自己的陶醉之際,耳邊卻響起了一陣極端不和諧的獸吼之聲。

奔逃,逃命,聽到那獸吼之聲,莫說是那小兔白兔,就算是地上的螞蟻,花朵之上的蜜蜂也戰慄了起來,繼而爭相逃命而去…….

我就說嘛,這裏不應該這樣平靜的,不過這一方沃土之中到底隱藏着什麼?

心思敏捷的葉千鋒如是想道,並且朝着那聲音的源泉,他開始邁開了大步。


轟隆隆!

如同大地驚雷一般的踏地之聲,遠在數裏之外的葉千鋒都感覺到了,如此震撼的奔跑聲,讓葉千鋒根本無法去想象到底是什麼樣的一種動物在奔跑!

吼!

很快,爬上一座小山頭的葉千鋒就看清楚小山低下的一切,與瞬間之中,葉千鋒就徹底的震精:

一頭如同一座宮殿一般巨大的白色巨象,居然好似喪家之犬一般的逃命着,在其身後,一頭比一般大象大不了多少,長得如同牛一般的長毛怪居然死死的緊跟着,貌似就是它想要獵殺白色的巨象!

兕,洪荒蠻獸,四腳,牛身,渾身長着黑色的長毛,只生一隻角,可化身爲牛精,其性兇殘,喜歡生吞比自己體型大的兇獸。

看到那奇怪妖獸的瞬間,葉千鋒的腦海之中再次浮現了這樣一種妖獸,只是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一頭比大象大不了多少兕真的能夠生吞下一頭堪比一座宮殿的大白象嗎?

就在葉千鋒驚訝的瞬間,那兕張開了猩紅的血盆大口,一陣猛吸之下,那巨大無比的大白象居然被其生生吞進了肚子之中……

咕嚕!

看到那駭人的一幕,饒是膽肥的葉千鋒也忍不住猛着口水:要是被那傢伙給看上,我還能活麼?

葉千鋒剛剛想到這裏,卻不想天上一片七彩的祥雲飄過,剎那間,那剛纔還兇猛異常的兕就被祥雲帶到了空中繼而什麼都沒有剩下。

鸞鳥,洪荒異種,四級鳳凰,成年可達十數米長,可使人癲狂,常成羣結隊地飛翔,祥瑞之鳥。

我的天,那那裏是什麼祥雲,分明就是一羣鸞鳥…….

葉千鋒終於認出了那空中的一片祥雲,心境久久不能平復,沃土這裏的一切太神奇和恐怖了,原本是祥瑞之鳥的鸞鳥居然變成了兇猛的飛禽,原本不大的妖獸居然能一口吞噬比自己大十數倍的大傢伙…….

就在葉千鋒震撼之餘,他有幸再次欣賞到了一次次震天的畫面:

一頭背生雙翼,十米長的飛天虎,居然被一隻巨大的蟾蜍腥臭舌頭從天上拉了下去;

一頭數米長,無翼卻能踏空而行的天狗追上了一頭貌似傳說中的飛龍一般的妖獸,生生在空中將其撕裂,頓時間,漫天血雨……..

葉千鋒發現自己快瘋了,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的祖先到底爲什麼要讓他來這裏,是祖先自己創立的這個世界?還是祖先偶然之間發現了這個地方?亦或者是醉天下想要對付自己?

不,最有可能的就是葉家的祖先和紅顏宗的祖師一起發現了這裏,並且那祖師纔會選擇在神韻山開宗立派,而葉家的先祖也參與到了這一件事情之中,不過要是這樣的話,爲爲什麼紅顏宗不從這裏弄幾隻妖獸上去?這裏隨便的一隻妖獸都比吞天龜要強悍很多倍吧…….

葉千鋒越想越不對勁,到最後乾脆不想了,小心翼翼的開始打量着這一方沃土來…….

數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葉千鋒再一次次的見到了一幕幕震撼的場面,期間他也遇到了幾次危險,好在比較大型的妖獸都很難發現他,而小巧的妖獸一般又和外面的小獸一般對他沒有多大的威脅性,饒是如此,他也是數次死裏逃生,本想收取點什麼妖獸殘骸,也不得不作罷……..

黑痞這廝,怎麼還沒有將造化丹消化完,需要他的關鍵時候給我撂挑子!

越來越膽戰心驚的葉千鋒忍不住想起黑痞來,有那痞子在,他的安全自然能夠得到絕對的保證,畢竟黑痞對妖獸的氣息非常的敏感,他也就不會懼怕自己被小山一般的妖獸給惦記了。


“阿嚏!誰?是誰在罵黑痞大神!簡直是赤果果的玷污!”

黑痞特殊的叫囂聲終於迴盪在了葉千鋒的腦海之中,不過沒等葉千鋒和他搭話,那傢伙就徑直的尖叫了起來:

“呀呀呀…….我的個親爹哦,這裏簡直是天堂,我感覺到了好多好多的食物在向我招手致意了!”

“哈哈,我黑痞大神終於又要再次大顯神通了!”

“補品啊啊,真的是補品,我徹底的感覺到了,不管是天上,水裏,還是地上,甚至是泥土裏,都有着我最喜歡的補品啊!”


黑痞瘋了,是的,它真的是瘋了,它甚至不顧葉千鋒死死的拽着它,徑直的朝着數裏開外的一頭剛剛獵殺了一頭傳說中的暴龍的洪荒妖獸當扈奔去。

“你想死也不要拉老子墊背,尼瑪的,你不知道當扈乃是洪荒異種啊?現在的你有能力將其收服嗎?”

葉千鋒雙手死死的拽住黑痞,奈何那傢伙徹底的魔怔了,居然帶着葉千鋒飛了起來。

“我X,我怎麼忘記這茬了,雖然我已經恢復了一點實力,不過貌似還不夠實力去收服這些僞洪荒級的妖獸,不過這些妖獸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和我意想之中的洪荒妖獸有些區別?說它們是洪荒妖獸吧,卻有不對勁,說不是吧,卻又感覺極其相似,並且這個相似不是血脈稀薄的原因,難倒,莫不是它們變異了?才導致它們只是屬於僞洪荒級相當於傳說級,神話級的妖獸不成?”

終於停了下來自言自語的黑痞的一席話,差點沒將葉千鋒給嚇死:

我的個天啊,感情這裏全是外面只屬於神話傳說中的傳說級,神話級妖獸不成? 有了黑痞大神的世界,必定是一個精彩紛呈的世界!

葉千鋒雖然覺得黑痞絕對是一個痞子中的痞子,不過他還是相信黑痞說的這句話,因爲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之中,他們總是在忙着收割那些強大妖獸們用餐剩下的“殘羹冷炙”,雖然只是人家用剩下的,不過葉千鋒也已經非常的滿足了,即使那些妖獸的獸魂都被更強大的妖獸吞噬了,可是那些如同小溪一般流淌的鮮血,如同小山一般高的冷肉還是讓屬於嬰兒期的三元得到了極大的好處,故而直接在一月之後進入到了幼兒期。

坐在一顆巨大得如同廣場一般的龜殼之上,葉千鋒一邊享用着一大塊從龜腿之上扯下來燒烤好了的老肉,一邊聽着黑痞的嘮叨:

不行,要是不能得到妖獸的獸魂或者魔核,光是憑藉這些肉的話,我是不可能獲得更多力量的,不如你給本神想想辦法,怎麼才能抓住一頭傳說級,神華級的妖獸?

你別打我頭,本大神全靠它吃飯好不好?要是敲壞了,你賠得起嗎?

好吧,我錯了,我知道你只是一個不行的男人,根本不敢去惹那些東西。

大哥,我真的錯了,我不說了行嗎?

不過說實話,我覺得我們可以試試去C它們 的老窩,它們老窩之中即使沒有還沒享用的魔核,最起碼也能幫你找到幾個蛋不是嗎?要是恐怖級級的話,只要是蛋 ,我就能將它收了,以後對你也能起到天大的作用不是嗎?

“你這廝,終於說了一句人話,哦,是說了一句正兒八經的書話了,吃飽了的我,必須馬上立刻就去找它們的老窩!”

兩個傢伙說完之後,興致勃勃的開始了搜尋,不斷穿 插在那數人,甚至是十數人才能合抱的參天巨木之中,幾天之中,黑痞還真是憑藉着它那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嗅覺找到了一個傳說級妖獸的老窩,奈何兩個壞蛋剛一進如那碩大無比的老窩,就被人家一頭恐怖級的幼獸給嚇得魂飛魄散…….

如此,數日,多次,之後,兩個傢伙最終沒能如願,因爲每一個老窩之中最起碼都有一頭他們啃不動的幼獸存在,繼而他們決定改變策略,葉千鋒去引幼獸,黑痞去偷偶爾一個老窩之中存在的魔核,卻不想幼獸們一個根本不想走出去,也不想理兩個堪稱小螞蟻的傢伙,直接一個噴嚏就將他們弄到了九霄雲外了…….

到最後,兩個傢伙再次墮落到了享用別人用剩下的“殘羹冷炙”的地步,不過時間過去了一個半月之後,隨着葉千鋒不斷的穿越沃土,黑痞卻感覺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

怎麼回事?我怎麼覺得前面有真正洪荒級的妖獸氣息?不過卻沒有了生命的跡象,貌似只是一個殘魂而已,哈哈,如此正好,我有口福了!等等,還有,不可能啊,我怎麼感覺到了一絲一個貌似非常熟悉的人的氣息?

“急什麼?親兄弟明算賬,你有了口福,我怎麼辦?我還等着煉化一頭洪荒級妖獸的獸魂咧!還有,你這傢伙真是越來越沒譜了,你覺得這裏還有你認識的人存在?別告訴你和這裏的是八拜之交吧?”

葉千鋒一把抓住準備飛翔的黑痞。

“哎,你怎麼是如此的不懂事?現在的你最多能夠煉化高級的獸魂,別說是洪荒級了,就算是傳說級的你也不可能!再者,誰規定我就不能認識這裏的主人了?”

黑痞的話刺痛了葉千鋒,直讓他恨天恨地恨自己,誰叫他的修爲太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