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重閻回想起這話,吸吸鼻子閉上雙眼,露出一抹苦笑,十里紅妝為卿鋪,血色漫歌櫻花落,以十里紅妝換取神族安危,終究是我負了你。

而另一邊

姬無雪抵達天宗門在天壇城召開的四宗招生處,西亞和蕭山一直隱藏在暗中保護著姬無雪。

姬無雪在打聽清楚之後,嘴角揚起一抹邪惡的笑意,手中把玩著的珠粒發出的聲音尤為的刺耳。

西亞和蕭山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歌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各自的毛骨悚然,隨後相視一笑,知道自己家的小姐又要做壞事情了。

姬無雪回到客棧之後,便把兩人給招了回來,笑眯眯的拍了拍一旁的凳子,示意兩人坐下。

蕭山和西亞不約而同的吞咽口水,對視一眼之後,蕭山低聲道:「小姐,這樣不好吧!不符合禮數。」

「在我這裡沒有禮數可言,叫你們坐就坐,那麼多規矩幹什麼。」姬無雪絲毫不在意的說道,大有一副你不坐下試試看的意思在裡面。

蕭山和西亞對視一眼,最後安安分分的坐下,看著姬無雪那帶著玩味和算計的笑意,突然覺得自己坐的實在是不安。

「我叫你們來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們兩個合作。」姬無雪也不藏著掖著了,直接挑開了話說道。

「小姐您說。」蕭山點點頭,只要不是什麼打家劫舍就好。

「天宗門你們聽說過吧!我之前聽說天宗門和白花門有過節,不如今晚你們兩去給我鬧出點動靜來。」姬無雪看著兩人那一臉打家劫舍我不幹的樣子,笑眯眯的說道。

「所以,小姐你是想要我和西亞做什麼事情?」蕭山已經後背冷汗直冒了,總覺得這是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

西亞有些退縮了,因為姬無雪的眼神實在是太過邪惡了,讓自己不由得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一時間不由的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胳膊,總覺得有些冷哈! 可惜這次蕭浪沒有在遲疑了,擊殺了那人皇強者之後,第一時間取出了無情劍,然後肆無忌憚的釋放了無情劍氣!

離開上次釋放無情劍氣已經有四五天,所以無情劍沒有半點意外,青光大盛,一道衝天的劍氣呼嘯而去。

「嗯?」

沖在半空的奴里天帝頓時內心一顫,他終於知道蕭浪是怎麼擊殺山瀟公子和其餘十名人皇強者了。感受到無情劍氣內蘊含的恐怖力量,他第一時間想躲避開去。

只是…他身後數十里就是一個小城,如果他躲避開去,那個小城怕是會被這強大的無情劍氣夷為平地吧?

最終他無奈咬牙釋放了一道巨大的風咆,然後身上魂力護罩環繞,準備硬抗無情劍氣。

「砰!」

天帝的天道攻擊果然強橫,一般的攻擊無情劍氣可以輕易撕裂,但天帝強者的天道攻擊卻是爆發出強大的爆炸,儘管這風咆同樣被震散了,但是無情劍氣的光芒卻是暗淡了不少。

「轟!」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將不遠處的很多低級武者直接震暈過去,強大的勁風衝擊波,把他們全部掀飛出去。蕭浪也被衝擊波掀飛出去,不過他的身子在半空中卻陡然撕裂空間,逃進了空間裂縫中去。

「砰!」

無情劍氣儘管能量已經弱了不少,卻依然把奴里天帝炸飛出去,表面的天力護罩也炸碎了,身體上一陣血肉模糊。不過很明顯只是受了輕傷。

「啊,蕭浪!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奴里天帝暴怒的大吼聲響徹四野,他身子飆射而起,撕裂空間進入空間縫隙中,只是四周一片漆黑,蕭浪的身子早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裡…

「啊,啊,啊!」

奴里天帝震怒的吼聲響起在空間縫隙中,他暴怒的出手,將四周的幾個小的虛無空間直接震得塌陷了…

……

「好險,好險!」

小半個時辰之後,蕭浪的身子從一道空間裂縫內蹦了出來,他滿臉后怕的拍了拍胸口,下方正好有一條冰河四周是荒野,他想都不想直接跳進了冰河內。破開河上的冰塊, 位面超級基地

四周無人甚至一隻凶獸都沒有,蕭浪清洗好身上的血痕,跳出冰河正準備換一身乾淨衣裳,但他的目光投向北方時,卻愣住了!

因為北方數萬外,有一座模糊的大山影子,數萬里都能看到,這座山峰有多高?剛才他只是關心附近沒有看到,此刻才震驚起來。

如此高大的山峰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高聳如雲,望不到頂峰。

天州的天空很神奇,沒有人膽敢飛上萬里高空,因為飛上萬里高空都會莫名的眩暈墜落下來。這是天州人人都知道的常識,這也是困惑了天州數十萬年的疑團!

而現在有座山峰居然沖入了萬里高空之上,這讓蕭浪很是驚疑,難道這就是傾城山?

剛才他已經確定到了奴奴域面,離開傾城山並不遠了,此刻飛渡虛空一段距離,很有可能達到了傾城山下。

越想越可能,蕭浪快速的換上衣裳,乘坐至尊戰車朝北方飛去,內心卻有些遲疑——

剛才奴里天帝分明傳訊給了迷神宮,但迷神宮回復的消息卻讓蕭浪很是意外。他不知道回復的具體內容是什麼,但可以確定一點,迷神宮並沒有下令保自己!


剛才他甚至都懷疑起來,北冥的神宮到底是不是迷神宮?只是…禾兒小姐不可能騙他。沐山鬼也說了迷神宮就在北冥極北之處,他在天州購買的資料也確定,迷神宮就在這附近。

問題出在哪?

蕭浪不知道,不過他想了一下,決定不再多想!如果那座巨大山峰就是傾城山,那麼自己上去問問不就知道了嗎?

他飛行的速度很慢,目光四處探查,不時朝遠處的高聳山峰看上幾眼。四周沒有一個人,更沒有一隻凶獸,甚至連一隻野獸昆蟲都看不到。

越靠近那高聳的山脈,蕭浪越是心驚,也越確定那就是傾城山!

那山脈無比陡峭,就像一個圓錐般,四周還無比圓滑,如果他不是有至尊戰車,要想就這麼攀爬上去估計非常困難。不過他遠遠的能看到山體內有一條青色的天路,盤旋整座山峰而上,遠遠還能看到無數的階梯,宛如一條登天之路。

半柱香之後,他終於抵達山腳之下,站在山腳仰望上空,蕭浪的內心更是震撼了。這哪裡是山啊,這簡直是一座通天石柱。他此刻能清楚的看到那條盤旋而上的天路,不知道有多少階梯,盤旋幾十圈,最終沒入半山腰的雲端之中。

天路之下有人,一個佝僂的背的老者,盤坐在山腳的一塊石碑旁邊,眼皮搭攏,兩條灰白的眉毛很長垂落下來,看起來不像是在修鍊,反而睡著了一般。

「傾城山!」

蕭浪的眸子一縮,終於認出了石碑上三個歪歪斜斜的大字。

這是上古字體,蕭浪看過幾本上古秘籍勉強能認出。他內心卻是一震,難道這傾城山從上古就已經存在了?

不管如何,蕭浪算是鬆了一口氣,終於抵達傾城山了,不管北冥的神宮是不是迷神宮,至少自己已經找到了迷神宮!

呼出一口氣,蕭浪臉色變得恭敬起來,收起至尊戰車,朝前方走去,最後立在長眉老者前方彎身行禮,恭敬說道:「大人您好!在下蕭浪,從天州而來,請求拜見迷神宮宮主!」

老者的眼皮微微抬起,長長的眉毛也一揚,露出一雙渾濁的眸子,似乎有些老眼昏花,他望了蕭浪幾眼,然後伸出一隻手擺了擺,含糊不清的說道:「自己上去吧!」

「唔…」

蕭浪狐疑的望著這老者一眼,自己上去?迷神宮如此隨便?都不需要通報了? 我的絕色武神老婆 ,感覺到內心一陣悸動,難道這石階有古怪?

只是老者再次閉眼打坐了,不再理會他,他本想詢問幾句最終蠕動了一下嘴皮,什麼也沒說。仰頭望了一眼沒入雲端的山體,他咬牙朝石階上走去。 姬無雪笑眯眯的看著兩人的動作,最後放下茶杯道:「我就是想要你們去破壞一下兩個門派之間的正氣盎然。」


「所以,小姐你是想怎麼做?」西亞已經有預感了,自己要去做一件毀三觀的事情。

「百花門不是一向覺得自己清高不可冒犯么,天宗門一向覺得自己是正義的代表,所以,你們去撮合撮合這兩個門派,搞點事情出來。」姬無雪笑的賊兮兮的盯著兩人,盯的兩人直發麻。

所以,我需要你們給兩個門派之間加點火啊!燒的越旺盛越好。

「小姐,你就一次性說完吧!」西亞終於忍不住了,再這樣下去,我都要被憋死了。

「嗯!爽快,我要你們將兩個門派裡面人氣最高的人撮合到一起,比如說圈圈叉叉什麼的,再放一把火。」姬無雪笑眯眯的說道,越往下說越讓兩個人覺得眼前的小姐不是小白蓮兒,而是比小白蓮更厲害的大蓮花。

姬無雪笑眯眯的看著兩人,笑嘻嘻的尤為高興,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姬無雪突然心情極好的從自己的空間裡面拿出了自己栽種的紫葡萄。

西亞和蕭山徹底嚇蒙了,小姐什麼時候擁有空間了?難道說這些年來小姐一直都是扮豬吃老虎?

「拿去吃吧!吃完好乾活兒,對了,給我查查這一次還有那些家族的人來參加這四宗會。」姬無雪很大方的揮揮手,直接招呼著兩人趕緊去辦事。

在西亞和蕭山離開之後,姬無雪躺回床榻上,眼底流波轉動,輕含讓自己小心白家,這個白家到底什麼來頭?

而為什麼白家會是自己要小心的存在,而藏默有多在什麼地方,是什麼樣的存在,似乎在這裡,並沒有一個叫做藏默的人,也沒有一個叫做君意涵的人存在,那麼藏默到底是誰?

姬無雪只覺得自己陷入了一個怪圈子裡面,不知道該如何走,雖說現在自己體現出來的還只是渣渣級別的存在,可是自己已經是神天級別。

即便自己是神天級別,但是在這裡自己還不能完全的去激發自己全身的爆發力,能夠使用的力量也只是十分之一,還太渺小了。

自己體內的封印不知道是什麼,看樣子,自己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姬無雪想到這裡,一個翻身盤膝而坐,開始檢查自己體內的情況,卻意外地發現封印處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裂縫。

好奇不已的姬無雪無意間對封印處注入了一股力量,下一刻只看到裂縫處突然冒出強大的力量,瞬間侵襲自己整個身軀。

頓時姬無雪整個人肉身一動,就好像被固定了一樣,身上緩緩地結起了寒冰,將整個人冰封住。

可是姬無雪不僅沒有感覺到一絲的寒冷,反而熱的要死,總覺得自己身處火窟之中,整個人好像要被融化了一樣。

而盤膝而坐的姬無雪雖然被冰封住了,可是下一刻卻看到了火焰緩緩冒出,灼燒著被冰封住的姬無雪,而耀眼的火焰在時間的增加下,火焰的顏色逐漸呈現出了灰白色。

是的,灰白色,不像正常的火焰,而姬無雪被包裹著的容顏下,緩緩地發生了變化,是的,一點一點的幻化,整個人的臉開始更加的精細化,神韻也變得更加的高貴以及不可攀。

等姬無雪睜開雙眼的那一刻,只看到一股無形的力量以姬無雪為中心震懾開來,瞬間一股強悍的氣息從姬無雪的身上爆開。

而姬無雪在察覺到那氣息之後,果斷的躲進了自己的空間內。

沒過多久,就看到自己的房間門被重重的踢開,進來了許多人,姬無雪頓時鬆了一口氣,還好自己快。

「奇怪了,就在這裡,怎麼沒人了?」率先進來的白衣女子皺起眉梢,有些不悅的說道,剛才那股氣息明明是神靈級別的,怎麼會瞬間消失不見。

「姍姍姐,會不會是我們來晚了?」站在白衣女子身後的人低聲說道,什麼時候又出現了一個神靈界別的強者?

「不可能的,在察覺到氣息的那一刻我們就趕來了,剛剛晉陞神靈,不可能能走。」被喚為姍姍的女子搖了搖頭,是誰,竟然敢在這個時候晉陞,並且還是對自己宣戰。

「白師妹可有什麼發現?」

就在他們為此事疑惑不解的時候,一襲青衫的男子緩緩走了進來,在看到裡面的人之後,臉上閃過一抹不悅,但是卻被他掩飾的極好。

「原來是青雲宗的楊師兄啊!姍姍不才,沒能找到人。」白珊珊看著走進來的人,低聲說道,青雲宗的人怎麼會這麼快趕過來?難道說是他們青雲宗的人?

「那麼說我們都是白來一場了,還想看看是那個門派的弟子。」楊堅輕笑一聲,跟白珊珊打了個招呼之後,帶著人緩緩離去,眼底可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師兄,為什麼我們要走?他們天宗門也沒什麼了不起嘛!」跟在楊堅身後的小師妹有些不滿地說道,憑什麼我們要讓著他們,就因為他們是天下第一宗門嘛!


「小蓮,你要知道,現在不是和天宗門算的時候,四宗會並不是那麼簡單的,這些年來,我們青雲宗、百花門、天宗門三足鼎立,可是卻忘記了很少露面的邀月宗。」楊堅知道自己身後的師弟師妹不甘心,可是現在如果我們鬥起來了,只會成為一個笑話,更何況,四宗會的真實目的不僅僅是招收學子,更多的是查探各個宗門的實力。

在四宗裡面,看似天宗門強大,其實真正強大的應該是邀月門,別看他們人少,其實各個深藏不露,來這裡之前,師傅就有交代,不要和邀月門起衝突。

「邀月門,是哦!好像最近都不怎麼有他們的消息,就好像這個門派要消失了一樣。」

「可是師兄,這跟我們讓不讓有什麼關係?」小蓮還是不甘心的說道,一臉的不高興,憑什麼我們要禮讓。

「那是因為,今年的四宗會會非常的精彩,精彩到顛覆之前所有的概念以及四宗地位!」 「那是因為,今年的四宗會會非常的精彩,精彩到顛覆之前所有的概念以及四宗地位!」就在他們討論的時候,一個儒雅風度翩翩的少年兒郎搖晃著手中的扇子,笑眯眯的說道。

「你是誰?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話?」小蓮不悅的瞪著突然出現的少年,滿滿的敵意,現在,自己看誰都不順眼,更何況是其他的了。

「我是誰需要跟你報備?小姑娘,你不開心不代表你的不開心可以加註在別人身上發泄。」少年眯起雙眼,看著一臉不悅的小蓮,這個少女想要把自己的不悅發泄到別人的身上?

將軍令:夫人請矜持 你····」

「住嘴,師妹頑固,還請陌上尊者恕罪。」楊堅冷下臉呵斥道,看著少年,彎下腰恭敬地說道,這個尊者怎麼會在這裡?

而小蓮在聽到自己師兄的話之後,臉色一變,立即躲在了楊堅的身後,一臉的驚恐。

而少年則是微微一笑,轉過身緩緩離去,離去之前丟下這麼一句雲風輕淡的話語:「青雲宗的修養是該好好的調教調教了。」

而就是這一句話,讓青雲宗的人臉色巨變,楊堅只覺得自己的心在滴血,而罪魁禍首則是嚇得不敢說話了。

小蓮嚇得伸出手拽了拽楊堅的衣擺,小聲道:「師兄,他那話是什麼意思?」

楊堅臉色變得鐵青,聽到師妹的話,整個人更加的陰沉起來,看了一眼小蓮道:「你自己和師傅交代吧!」

「師兄,你不能不管我,我知道錯了,我也沒想到對方的來頭會真的大。」小蓮一臉委屈的說道,誰會知道那個少年會是陌上尊者,而且他也沒資格對自己說三道四。

「不管對方來頭大不大,都不是你將自己的不滿發泄到別人身上的理由,今天遇到的還只是陌上尊者,還有其他人,你是不是也要如此?」楊堅冷哼一聲,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不認清楚現狀,你是想我們青雲宗樹立敵人太多麼。

「師兄,我知道錯了,你別不管我。」小蓮聽到自己師兄如此對自己,一時間有些著急了,幾乎是哭著哀求楊堅不要不管自己。

「自己跟師傅去請罪,青雲宗在這個時候容不得有半點差錯,其他人跟我去找陌上尊者請罪。」楊堅一把甩開小蓮的手,帶著其他人朝著陌上尊者離去的地方而去。

小蓮一個人留在原地,滿臉的不甘心和埋怨,想到自己只不過是將不滿發泄出去,就得罪了人,就覺得心裏面特別的不爽快。

而另一邊,姬無雪在休息了之後,出了空間,便開始找著四宗會報名處而去,因為自己想要去湊一份熱鬧。

可是等到姬無雪抵達之後,便發現四宗會還真是名不虛傳,人特別的多,尤其是集結了真神大陸上各大世家的子弟以及那些因為貧窮而得不到學習的農家子弟。

姬無雪嘴角微微上揚,眉目間閃過一抹笑意,隨後沒過多久便發現了軒轅家的人出現了。

姬無雪走進人潮之中,看著軒轅家的人進入了測選殿堂內。

「小姐,軒轅皇氏派來了從未露過面的八公主軒轅泫雅以及十三公主軒轅靖雅。」西亞找到姬無雪之後,低聲說道,沒想到軒轅皇氏的兩位公主會是天宗門的弟子,看樣子,這一次他們是想將軒轅皇氏的人都挑選進去了。

「是么,據我所知,軒轅瑟和軒轅澈都是天宗門的入室弟子,這兩個公主有什麼不同?」姬無雪點點頭,關於這兩個公主的傳聞,都是什麼雙鷹國的驕傲,與軒轅瑟兄弟並肩齊驅,美人仙子什麼的。


「這兩位公主分別是天宗門水系以及火系的弟子,而軒轅澈兄弟兩擁有兩種系玄力,所以被分在了天殿,而這兩位公主分在了玄水門和玄火門,屬於第二級別的弟子,相較而言,軒轅澈兄弟屬於第一級別弟子,被掌門收為關門弟子。」西亞將天宗門的消息收集的很全面,尤其是在知道軒轅皇氏也來了之後,查的更為的仔細。

「是么,那麼可有查到白家?」姬無雪點點頭,軒轅皇氏進入天宗門,看樣子,自己勢必要針對這個天宗門了。

「查不到太多的消息,不過據傳,白家身後和神族有關係。」西亞搖了搖頭,關於白家,自己是真的沒有查到太多消息。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四處逛逛,去看看這個四宗會是哪四宗門。」姬無雪點點頭,轉過身朝著報名點而去。

穿過擁擠的人潮之後,看著四個宗門的掛牌,姬無雪微微眯起雙眼,天宗門、百花門、青雲宗、邀月門。

姬無雪環顧四周,發現這四個宗門裡面,三大宗門人滿為患,而邀月門卻少的可憐,只有幾個人在那裡詢問,想到這裡,姬無雪便想朝邀月門走去,卻意外地被人拉住了。

「姑娘,我勸你還是不要去邀月門了,沒前途的。」拉住姬無雪的少年看著姬無雪說道,你這麼好看,即便是沒有多強,進入三哥宗門已經足夠了,去邀月門不是讓自己低人一等么?

「為什麼不要去邀月門?」姬無雪好奇了,難道這三大宗門孤立了這第四宗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