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金三峰驚駭欲絕,一瞬間,他有種無可抵擋的感覺。

這並不是錯覺,楚元霜可是八星靈王強者,他隨手一指就連楚泣雲都要全力以對,更不用說金三峰了。

「楚兄,不必這麼著急滅口吧,讓他將話說完也不遲啊。」而就在那道靈力即將襲到金三峰身前的時候,羅問天微微一笑,隨手將楚元霜那道靈力截了下來。

金三峰大口喘息著,露出僥倖的神色,他知道自己這條命暫時是保住了。

「羅兄,這種話你也相信?這擺明了是在挑撥飛靈門與你羅天派的關係啊,你《羅天三劍》向來是除了羅家之人和羅天派核心弟子不傳,就連這次比試的一些弟子,都是剛剛傳授的,張玄與楚泣雲如何獲得?」楚元霜面色一沉說道。

「事情到底是什麼樣的,將楚泣雲二人叫來一試便知。」羅問天沉聲問道。

金三峰剛剛聲音極大,還未走遠的楚泣雲與張玄自然聽到了。

張玄面色一變,一顆心沉到了谷底。

金三峰既然敢說出來,自然會有絕對的證據,而羅天三劍是羅天派不外傳絕技,如果這件事被證實的話,那羅問天勢必不會罷休。

「二弟,待會兒,你就說不知情,將事情全都推到我身上,你放心,羅問天未必敢將我怎樣。」楚泣雲低聲說道。

「大哥,那怎麼行?羅天三劍是羅問天的命根子,他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說起來,這羅天三劍是我傳給你的,還是我害了你啊,待會兒我一力承擔。」張玄沉聲說道。

「不行,如果是我,羅問天未必敢怎樣,換做你就不同了,你只做不知就行。」楚泣雲斷然否定了張玄的想法。

「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當,大不了就是一死,到時候還望大哥將來為我報仇。」張玄慨然說道。

矽谷大帝 你們二人也聽到了,是不是過來解釋一下?」而就在張玄二人爭討不休的時候,羅問天輕飄飄的聲音傳入了二人耳中。


二人相互凝視,誰也不讓誰,最終楚泣雲一伸手:「好兄弟,有福同享。」

「有難共當。」張玄伸手與楚泣雲重重的握在了一起。

二人攜手並肩,朝擂台那邊行去。

身前之人自動給二人扔出一條道來,並且無不用讚賞的目光望著二人。


面對靈王強者的壓迫,二人無一退縮,單憑這點,場中就沒有幾人能做到。

「楚泣雲,沒想到吧,沒想到當初的一條小尾巴,居然給你帶來如此的麻煩,你現在是不是非常後悔?」而就在二人走到金三峰身前的時候,金三峰狂笑一聲露出暢快的神情。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確實滅你虎煞幫不假,可是這與《羅天三劍》有什麼關係?」楚泣雲冷冷的說道。

「你不知道吧,在你將林幫主格殺之後,我通過感應靈器,找到了林幫主的屍體,並通過搜魂術獲得了部分記憶,這其中就有你使用《羅天三劍》的記憶。」金三峰狂笑道。

「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如果真想分清真假,看來只有搜魂了。」楚泣雲微微一笑說道。

「老夫所言句句屬實,冰炎谷全長老可為我作證。」金三峰面色一變說道。

「羅掌門,單憑金三峰一面之詞並不能證明我兄弟二人偷學羅天劍,我建議,對金三峰搜魂,一試便知。」楚泣雲並沒有理會金三峰,而是扭頭對著羅問天說道。

「羅宗主,我可是好心好意來給你報信啊,你可千萬不要相信楚泣雲的挑唆,我保證句句屬實,絕無虛言。」金三峰急聲說道。

「哼,虛傳消息,破壞我飛靈門與羅天派的關係,死不足惜。」楚泣雲怒哼一聲,一刀朝金三峰斬去。

一股森然的殺意陡然朝金三峰罩去,與此同時楚泣雲的身子仿若一道虹光一樣閃電般的朝金三峰撞去。

只要金三峰死亡,到時候死無對證,羅問天也不能將他與張玄怎麼樣。

「事情還未弄清楚,楚賢侄未免太心急了些吧。」 末世最強武團 ,羅問天心念一動,一道靈力朝楚泣雲撞去。

「砰」楚泣雲狂猛的一刀斬在羅問天的靈力上,居然如同斬在一團棉花上一樣。

而羅問天將楚泣雲震退之後,靈力一轉將金三峰卷著拉到了身前。

「金三峰是吧?原本楚泣雲剛剛這一擊,你必死無疑,本掌門將你救下已經是讓你多活了一會兒了,而本掌門也不要你的命,只要你配合著搜魂一番。」羅問天一手提著捲來的金三峰說道。

。 湊巧的是他們的頭頂正好是樹枝。

七七也正站在那細細的樹枝上,低頭望著他們。

不,確切的說,是望著葉蓉,眸中竟是帶著些許的殺意。

上官夢雨和諸葛琦更是驚呆了,嘴巴都成了O形。

她們驚呆的不是別的,而是七七剛才的身手。

包括回過神來的諸葛臨和上官嵐,也是直勾勾的望著七七,目光中真是五味陳雜,更多的是欣賞和驚嘆。

他們看到雲七七腳下的那個樹枝非常的細,以那樹枝的柔軟度,七七的重量根本不足以站在上面,而且還是末梢。

七七分明就是用輕功站著的,可以讓自己輕如羽毛。

而且,她已經站了很久了,可是那柔弱的樹枝根本沒半絲的晃動,彷彿七七根本不存在似的。

七七就站在哪裡,準確的說像是飄在那裡一般,彷彿變了一個人,不是那個隨和可愛的七七,而是一個話本里的俠女。

上官嵐看的眼睛都直了。

諸葛臨則是滿臉的崇拜。

七七這身手,他們敢說,至少在他們中間,沒人能比得過,或許,在琉玄島很多高手面前,都毫不遜色。

就連她身邊站著的小寵物也是突然沒了萌態,一雙小眼睛虎視眈眈的看向了葉蓉。

他們都知道,七七這一次是發怒了。

雖然他們也沒看清是不是葉蓉使勁推了一下,但是看七七這神態,就知道肯定似的,而且想到葉蓉先前對七七的態度,毋庸置疑。

除了葉蓉,沒有其他人會有這個動機。

葉蓉看到七七的身手,也是十分的震驚,再看到雲七七那如同鬼魅纏身的目光,竟是跟那君公子如出一轍,不由得一陣寒意襲來,心生幾分恐懼。

諸葛琦和上官嵐一個震驚之後,也是把目光轉向了葉蓉。

這個葉蓉,也太狠了。

她就這麼不計後果的一推,簡直要把琉玄島的臉都給丟盡。

而且,她們三個人是一起推的,這也讓她們兩個給置於了被懷疑的地位中,實在可恨。

雲七七望著下面的葉蓉,嘴角勾起一絲諷刺的笑容。

就這點力道,還想把她摔飛出去嗎?

腳尖輕輕一點,雲七七的身影如一陣風,瞬間就來到了葉蓉的身後,眾人幾乎都沒看清她是如何移動的。

葉蓉乍然看到七七已經來到跟前,一個大駭,猛然往後退去,使勁的搖頭。

「不是我。。。不是我。。。。」

幾乎是本能的推卸責任。

七七這次也是鐵了心要給葉蓉一點教訓,直接一把拎住了葉蓉的衣領,直勾勾的盯著她。

她的手抓得很緊,領子幾乎要扼住葉蓉的喉嚨,讓她無法呼吸。

她的眼神極具殺氣,讓葉蓉彷彿看到了死神的降臨。

「不是你?那蓉小姐的意思是琦兒或者夢雨了?」


七七的聲音雖然還是那個甜美的音色,可是卻讓人心生恐懼。

她倒要看看葉蓉能夠無恥到什麼程度。

果然,聽到這話,葉蓉竟是神奇的點頭了。

「對,是她們。。。。不是我。。。君夫人,真的不是我。。。。」 葉蓉已經完全被七七給嚇傻了,她覺得只要她說是,怕是七七下一刻就會立馬掐死她。

聽到她這個回答,不僅諸葛琦和上官夢雨震驚了,就連上官嵐和諸葛臨也突然震住了。

這葉蓉,竟然把責任推給了諸葛琦和上官夢雨。

就算不承認,也不能這樣吧。

諸葛臨莫名的就又想到她拿下人去替自己擋魚口的情景,對於她這樣做似乎已經有些見怪不怪了。

葉蓉這個女人若是乖乖認錯那才是怪。

可是上官嵐卻還不知道葉蓉的真實面目,這一刻聽到葉蓉這麼說,竟是無盡的失望和噁心。

這個女人,原來是這麼惡毒的。

以前的他,雖然覺得葉蓉嬌縱了一些,但是人還是不錯的。

嘖嘖,真是瞎了眼啊,會看上這麼一個空有其表的蛇蠍女人。

諸葛琦和上官夢雨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二人直接上前質問。

「葉蓉,你說什麼呢?剛剛明明就是你推的,我們兩個推得好好的,你一過來就成這樣了,你還想狡辯!」

上官夢雨也覺得這一次真是徹底再次認識了葉蓉,虧得這琉玄島的人都說葉家二小姐最善良最美麗,是公認的大家閨秀之典範。

真該讓世人看看他們認為的典範到底是個什麼德行。

「對,葉蓉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們三個,就屬你功夫最好,也只有你有這個力道,還別不承認。」

諸葛琦本來對葉蓉就沒什麼好感,這一下,徹底成噁心了。

她怎麼會去害七七呢,她喜歡七七都來不及呢。

看到七七的身手,諸葛琦覺得自己更加喜歡七七崇拜七七了。

七七也是瞠目結舌,當著人家的面誣賴人家,這葉蓉真是不想在琉玄島混了,這一下子,什麼美麗善良的形象轟然倒塌了吧。

「不是我,不是我,反正就不是我,我只是想來幫忙的,誰知,一定是你們聯合起來害我,對,就是這樣。」

「不然我怎麼那麼傻,剛過來第一下就把你推飛。」

葉蓉才算鎮定,竟是說的振振有辭,好似還很有道理的樣子。

不過這話卻是讓諸葛琦和上官夢雨差點要吐血。

什麼叫顛倒黑白今日還真是見識了。

七七卻是笑了,笑的很詭異。

「葉蓉,我知道是你,就不要狡辯了,我才沒有那麼傻,分不清哪邊的力道大。呵呵,沒想到琉玄島的待客之道竟是這樣,沒想到琉玄島的人是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真是嘆為觀止啊。」

七七感嘆一句,滿是諷刺,卻始終沒有鬆開葉蓉的衣服,甚至抓得更緊了。

葉蓉有點呼吸不上來,充滿恐懼,生怕七七一個不小心就把她給勒死了。

七七一席話,說的眾人竟是有些抬不起頭。

果然,這個葉蓉,真是太丟臉了,連他們也都跟著丟人。

人家七七再怎麼著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她又沒招惹你,怎麼會有如此大的仇恨要去害人家。

木頭看到了這一幕,也是心生悲涼。

琉玄島的人,已經不是他記憶中的人了。 七七化險為夷,他鬆了口氣,一直站在七七的身後,也是渾身戒備著,怒目盯著葉蓉,似是指責。

如今站咋這裡的人, 凰謀錦繡 ,可是他一個都不信任,反而信任七七一個外人。

所以,他會守護著七七,哪怕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夠。

「你放開我,放開我,這裡是琉玄島,不是什麼雲州大陸,我是葉家二小姐,你不能對我怎麼樣。「

葉蓉感覺自己越來越難以呼吸,不由得一聲警告,顫抖的聲音卻是有些底氣不足。

她沒有再辯解,這是承認了嗎?

「是嗎?葉家二小姐就很了不起嗎?葉家二小姐就能為所欲為嗎?葉家二小姐就可以恩將仇報殺害自己的恩人嗎?哦,對了,我忘記了,葉家二小姐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呢。」

「當初在海面上遇難,不知道葉家二小姐拿了多少下人替自己擋刀,夜深人靜的時候,葉家二小姐就不會怕他們的冤魂來索命嗎?」

七七一陣諷刺,好似並不會在乎這個葉家二小姐的身份。

左右在她心裡,犯錯就是犯錯,管你什麼身份。

「對了,我們那裡有一句話叫做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葉二小姐想要謀殺我,這時候前院應該還有很多人吧,若是我去吆喝一聲。。。。。」

七七再次把目光盯在了葉蓉的臉上。

果然,看到葉蓉一個大駭,她最怕的就是失去自己好不容易才建造起來的名聲。

若是這事被人知道,她真的完了。


葉蓉有些後悔了。

她剛剛也是被氣炸了腦子一熱才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這雲七七不用她動手就命不久矣,她真是多此一舉。

而且,她本來以為就算雲七七知曉,她現在在琉玄島的地盤上,總得顧忌一下自己的身份。

誰曾想到,雲七七竟是這麼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根本不怕把事情鬧大。

雲七七不怕,可是她怕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