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金真兒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目不轉睛的,權志龍晃悠了一眼,然後就跑到廚房看著水池裡的碗筷,糾結了半秒,立即甩開膀子開始做他最討厭的事情之一,洗碗。等到金真兒生了寶寶之後,曾經跟粉絲們戲言,十月懷胎將權志龍改造成了絕種好男人,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耍得了帥賺得了錢。最近權志龍的表現,金真兒都看在眼裡,如果是幾年前的自己,一定不會輕易原諒權志龍,可是現在她比以前懂事了,經歷得多了,自然很多事情都明白。可能,對於一個女人來說,為你百般算計的男人才是真心愛自己的吧。至少他願意花費這些心思,如果不是因為愛,誰又願意下這個功夫呢。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愛這個借口去原諒的。金真兒明白,可是她大概就是和大多數女人一樣,不管她愛的人做出什麼事情,她都下意識的去找一切理由為他開脫。人生短短數十載,很多東西,很多怨恨,要學會放下,不然苦的還是自己。

權志龍切好水果之後來到金真兒旁邊,他想跟她說會兒話,可是金真兒一腔心思全部放在電視那個長臉男人身上,他心裡酸酸的,自然說不出什麼好話,「有那麼好看嗎……又不是什麼大帥哥……」金真兒瞟了他一眼,輕描淡寫反擊道,「你懂什麼?男人的魅力從來都不是在外表方面,更何況我家卷福很帥好么。」

「我跟你說,你現在懷著孩子呢,少看點懸疑驚悚的片子。」權志龍被噎得半天都回不了話,餘光不小心瞟到准媽媽寶典,頓時氣也足了,挺著小胸膛義正言辭道。

「滾一邊去,我是醫生還是你是醫生?」金真兒想著既然某人喜歡自己這副腔調,她自然要滿足他。大概不喜歡溫柔體貼的妻子,權志龍算得上宇宙第一人吧?

權志龍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跟著金真兒看了一會兒之後,也跟著入迷了,畢竟這種破案的片子男女老少都喜歡,而且情節安排得的確不錯。等到兩個人看完目前更新完的后,天已經黑了,金真兒嘆道,「如果真有像卷福那麼聰明的人,想想都覺得帥氣有魅力——」權志龍原本就小心眼,聽到真兒誇別的男人帥氣,一時間心裡也堵得慌,「嘁,就是演得帥而已。」他才不會承認他也覺得這部片子很好看!

「你去演一個看看?你行你上啊。」金真兒白了他一眼笑道,「對啊,我怎麼忘記了,權先生在演藝方面也有自己的代表作呢,那個什麼秘密花園可不就是您的代表作嗎?」金真兒這話一說出口,權志龍臉色立馬變了,那可是黑歷史啊黑歷史!!

金真兒有意調戲權志龍,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挑眉問道,「權先生,要不要跟我們分享一下,男男之間的泡沫之吻是什麼感覺?」

權志龍不欲回答這個問題,起身乾笑兩聲,「我去看看冰箱有沒有什麼吃的……」這個世上最尷尬的事情是什麼,大概是老婆問你和另外一個男的接吻滋味如何吧?金真兒好不容易逮著一個調戲他的機會,怎麼可能就此放過,她也跟著起身拉著權志龍打趣,「說說嘛說說嘛……勝賢哥吻技怎麼樣?」

「打住!」權志龍做了個停止的手勢,說著就往廚房走去,金真兒難得調皮一次,跟在他身後嘰嘰喳喳道,「放心,這點小事我是不會跟你吃醋的,你偷偷跟我說,我不告訴別人。」權志龍一時不注意蹭到了金真兒,恰好她也沒注意,正好撞到了流理台,然後跌倒在地,金真兒捂著小腹,臉色蒼白……

權志龍嚇得臉都白了,金真兒雖然覺得墜痛,但是這種痛還是在她能夠接受範圍之內的,她將手伸進裙底摸了摸,手指上有著血,權志龍看到只覺得一個悶雷砸在頭頂。什麼叫六神無主,權志龍就是覺得靈魂都快出竅了,還是金真兒夠冷靜,推了推權志龍,「你趕緊帶我去醫院!趕緊的!」

他這才反應過來,抱起她就往外面沖,連大門都沒關上,家虎憂桑的站在門口,這兩個不靠譜的傢伙該不會直往自己這老胳膊老腿幫忙看家吧?!它可不是看家狗!它可是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寵物狗啊喂!

在去醫院的路上,金真兒非常淡定,權志龍急得不行,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去醫院。

「你鎮定一點。」金真兒覺得自己真是夠倒霉的,哪有見血的孕婦去安慰丈夫的?

權志龍紅著眼睛恍恍惚惚道,「沒了孩子,你就不會理我了……我一定要這個孩子!」金真兒如果有力氣的話,真是忍不住撬開他的腦瓜,看看裡面是不是進水了?作為準爸爸你現在難道不應該擔心孩子的安危嗎?為毛他擔心的是孩子沒了自己不理他?

金真兒乾脆直接閉上眼睛,不打算理他了,只是摸著小腹,暗自祈禱著,寶寶如果你走了,你爸爸估計得瘋……你乖乖的,他雖然目的不單純,可是他以後一定是個好爸爸。

到了醫院之後,醫生護士還有準媽媽金真兒都非常淡定,唯獨權志龍急得恨不得在醫院咆哮一番。幸好沒什麼大事,寶寶還乖乖的睡在她的肚子里做著美夢,只是醫生再三叮囑懷孕初期一定要慎重慎重,權志龍送著醫生,一路上不停的感謝感謝再三感謝。

金真兒躺在病床上,無奈道,「我都說沒什麼事了,何必單獨搞個病房出來?」

權志龍沒吱聲,雖然沒什麼大事,但是還是讓醫生給安排了VIP病房……他並不覺得自己是小題大做。雖然剛才那個醫生還有護士眼裡都非常震驚,可是那又怎樣,她肚子里是他的孩子,她和他之間的紐帶,他絕對不允許他離開。

金真兒瞧著權志龍這副樣子,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拉著他的手小聲道,「志龍,你聽我說,如果我要離開你,不管有沒有這個孩子都一樣,反之我不想離開你,那麼不管這個孩子在不在,我都不會離開。我是後者……你能不能試著相信我?」

權志龍沉默了幾分鐘之後點了點頭。

第二天,勝利等人過來看金真兒,都被這陣仗嚇了一跳。

「在看到哥專門叫人空運水果時候我就發現了……」勝利晃了晃頭感嘆道。

「發現什麼?」大成隨口接話問道。

「現在看到這個VIP病房我只想感慨一句,投胎是個技術活,我怎麼不是女的?」


大成一愣,默默的拍了拍勝利的肩膀,憐憫道,「咱們國家發達的不只是整容技術,如果不相信國產,泰國也不錯……」

作者有話要說:原本想具體寫寫懷孕期間的事情的,但是發現自己身邊還真沒什麼孕婦可以參考……

等我啥時候結婚懷孕的時候有了經驗再說吧TAT

我妹在追來自星星的你,我實在不喜歡追韓劇,於是在基友的推薦下,我看了泰版浪漫滿屋……

本來是沖著女主角看的【YesorNo裡面美爆了

後來發現男主好帥,但是我每次看視頻的時候真心糾結啊,因為他一開口說那個泰語,我就齣戲了TAT

mike,別說話,讓我就這樣看看你就好TAT

韓劇泰劇都不是我的菜,我喜歡英美劇…… 網上越來越多的粉絲在猜測金真兒是不是懷孕了,因為之前有人也爆料過,金真兒辭掉了醫院的工作。到底是什麼事情會讓工作穩定的金真兒辭職呢,再加上權志龍更新的INS照片上來看,粉絲們懷疑金真兒懷孕也不是空穴來風。楊賢石原本是不想理會這些新聞的,但是看著越鬧越凶,甚至不少粉絲一波接一波的送來嬰兒用品,這就讓楊賢石坐不住了,你們這些蛇精病粉絲可以停止了!再送YG就成嬰兒商城了啊喂!

楊賢石找到權志龍非常真誠地來了一次近距離心連心談話,當得知權志龍真的鬧出人命來的時候,他表示已經不想再管權志龍了,揮了揮手攆他出去,眼不見心不煩。權志龍見社長都沒說什麼,想著一直欺騙粉絲貌似不太好,於是再次矜持的更新了INS。

不過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權志龍的手機都被打爆了,大多數都是朋友的,要麼是調侃的,要麼是祝福的,權志龍怎麼可能放過這樣一個炫耀的大好機會。變著法兒從裡到外炫耀了一通,惹得一群還單身的朋友恨不得將他拖進黑名單。

——什麼都不說了默默流淚之。

——夢想是什麼可以吃么。

——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

不管怎麼說,權志龍當爹的消息雖然大多數人都是抱著祝福的心理,可是也有不少VIP同時也很失落。男神一眨眼都當爹了,歲月真是把殺豬刀啊,不過殺的是她們。權志龍當然自動屏蔽掉那些討厭的Anti的評論,他就當所有人都在祝福他和真兒。

這天,勝利當了苦力搬著大箱子進來,苦哈哈道,「哥啊,你不是說要五百元當成一千元來用嗎?怎麼又買了這麼多東西?」權志龍自從確定要當準爸爸之後,就曾經放過豪言壯語,要勒緊褲腰帶養包子了。

權志龍一頭霧水,自己這段時間根本就沒有買東西啊,有些好奇的湊了過去,看到都是一連串英文,並且寄件人是在美國。剛拿著剪刀準備打開紙箱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權志龍拿起來一看,是金真兒。金真兒坐在沙發上啃著蘋果,翻著雜誌道,「楓一前幾天說給我寄一些東西的,我讓他寄到你那裡去了,剛才在網上查件,說已經派送了,你收到沒有?」

他瞟了那個紙箱子一眼,頓時覺得礙眼得不行,但是鑒於自己目前還在觀察期,只好笑著回道,「剛剛收到了。他給你寄的什麼啊?」金真兒聽到這話就是非常驚訝了,將雜誌扔到一邊道,「你沒拆開看?」這不像權志龍的作風啊!!

權志龍對著勝利等人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可以出去了,「當然,既然是寄給你的東西,我是要徵得你同意之後才能看的。」GoodJob權志龍!就這樣說吧!讓真兒知道你又多麼大方寬容,才不是那麼小心眼的人……

金真兒現在嘴裡完全可以塞下鴨蛋了,她扶著沙發問道,「你剛才說什麼?是我幻聽了嗎?」剛才那句話居然是權志龍說出來的?權志龍捂著手機,臉色都扭曲了,狠狠的踢了那個紙箱一腳,然後面帶微笑道,「當然,這是別人寄給你的,即使我是你丈夫,也要學著去尊重你。」這個長谷川楓一怎麼陰魂不散?真兒都已經結婚了,還寄個毛線東西啊,真是賊心不死我呸!

雖然對於權志龍這麼通情達理金真兒表示非常震驚,不過也挺高興的,至少志龍又變好了一點,她喜形於色道,「志龍,我真開心。你每一天都在進步,真好。」權志龍蹲著身子,用剪刀拆開箱子,一臉嫌棄的翻著,都是些嬰兒用品還有防輻射衣服以及一些書籍,這個長谷川楓一也太無聊了吧?都是些什麼什麼啊,這些東西難道他這個准爸爸不會去買?忒多餘了吧!


「你高興就好,對了,我能不能看看是什麼東西?」權志龍繼續一臉溫柔道。

金真兒挑挑眉笑道,「當然可以啊,都是些准媽媽用品吧。」想起什麼,金真兒有些遲疑道,「志龍,你不會不開心吧?」畢竟她是知道志龍一直都很介意楓一的感情的。權志龍繼續捂著手機,從箱子里拎出一個小袋子,狠狠的用力踩了一腳,滿意的看到裡面的小玩具壞了以後這才對著電話那頭的金真兒笑道,「怎麼會呢,我說過的,會相信你,況且長谷川醫生也是一片好心,我怎麼會不開心呢。」

「志龍……」金真兒是真的覺得非常欣慰,看來她上次說的話還是取得了效果,至少志龍不再那麼偏激了。權志龍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笑道,「不過這幾天我大概不能將這些東西帶回來了,挺重的,而且我最近也挺忙。」金真兒不甚在意道,「隨便啊,你哪天有空再帶回來吧,這個不急的。」

掛了電話之後,權志龍將長谷川楓一寄過來的東西都拍了照片,然後傳給助理吩咐道,「這些東西麻煩給我都買一份回來,對,美國的,儘快吧。」助理得令之後馬馬的去網上找了。

權志龍將箱子上的快遞單撕了下來丟在一邊,然後抱著箱子走出YG,穿了幾條馬路之後,權志龍將箱子往垃圾桶一扔,「長谷川也不知道操的是哪門子的心,我家寶寶要用的東西犯得著用你的嗎?哼。」臨走之前,權志龍生生的忍住了想往裡面吐口水的粗俗動作,「誰愛用誰用去!」

不得不說,權志龍小心眼愛吃醋的性子,這輩子估計是改不過來了,只能指望下輩子靠投胎了。

他在回去的路上,幾乎將長谷川楓一從頭到腳罵了個遍,如果有可能的話,真的想衝到美國揍死這廝不可。當初結婚的時候也不安生,不過想到長谷川楓一當時的表情,權志龍稍微開懷了那麼一點,這個長谷川也是的,他家老婆懷孕跟你有毛關係?真是晦氣。

日子就這樣不咸不淡的過去了……權志龍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見證了從皮球到西瓜的歷程,金真兒目前站起來往下看都看不到自己的腳,因為還有差不多一個月就是預產期了,所以金真兒都格外小心。

權志龍比金真兒更加緊張,如果不是因為金真兒的拒絕,他真想現在就讓金真兒住在醫院,因為怕孩子會提前出生,所以權志龍帶著金真兒住在了首爾的房子,方便隨時過去醫院。權志龍也知道情緒時刻緊繃著不太好,於是想找些活動來轉移一下注意力。於是,在小夥伴們的推薦下,權先生下載了最近大火的GhostObserver。他原本不想玩這個的,畢竟還是有些怕這種東西,但是好奇心比害怕更多。

金真兒躺在床上聽著舒緩的音樂,正在醞釀睡意,哪知聽到門口有聲響,不耐煩的睜開眼睛,看到權志龍拿著手機雙目無神的站在一邊,她皺皺眉問道,「你怎麼了?見鬼了?」權志龍聽到這話一個哆嗦,「真的有鬼……有鬼……」

「幹嘛啊,大晚上的。」金真兒沒辦法只好坐了起來。

權志龍打了個冷顫,抱著手臂看了看周圍,只覺得都是鬼魂,趕緊跳上床緊緊挨著金真兒,「那個軟體,測出咱們客廳有一個209歲的鬼,洗手間有一個17歲的鬼,我懷疑咱這房間也有。」金真兒這才想起他今天興沖沖的下載了一個什麼鬼魂探測軟體,無奈解釋道,「這個也就是娛樂娛樂,不是真的。這個世界上是沒有鬼的。」

可惜權志龍也聽不進去,畢竟他是真的怕這個玩意兒,不由得後悔怎麼手賤下載了這個軟體,真心恨不得剁手了,於是將那群推薦他下載這個軟體的小夥伴以及粉絲們都怨上了。他將金真兒攬在懷裡,感覺稍稍踏實了一些,但是還是心有餘悸,「真兒,咱們不要再住這個房子了吧?明天回我家?」

「你別想那麼多了,越想越害怕,想點其他的事情啊,比如寶寶的名字,又比如創作的曲子。」金真兒無奈了,不是應該男人保護女人嗎?怎麼到她這裡就是安慰怕鬼的丈夫?權志龍也不太好意思在金真兒面前表現出自己這麼膽小的一面,只好裝作認真的點了點頭,金真兒看到他這個樣子,心想,一個大男人應該不會太害怕吧,於是也安心的睡著了。

他聽著旁邊金真兒的呼吸聲,知道她睡著了,他卻還在醞釀睡意,明明想著其他的事情,可是那個客廳還有洗手間的鬼總是佔據他的心神,他努力的睜大眼睛看著天花板,心裡卻在想,怎麼沒學幾個驅鬼的咒語?哎。

好不容易在恐懼中睡著了,卻做了一個讓他冷汗連連的噩夢。

就在厲鬼一步一步朝著他爬來的時候,權志龍猛地醒來,直起身子不停的喘氣,看著漆黑的房間,權志龍又忍不住打了個哆嗦,趕緊打開壁燈,金真兒這幾天一直都很淺眠,在權志龍起身的時候她就醒了,揉了揉眼睛抱怨道,「又怎麼了?」

權志龍打算將面子喂狗,趕緊趴在金真兒身上,「沒什麼……就是冷得慌。」

金真兒剛想開口說讓他去衣櫃拿一床被子的時候,突然感覺肚子一陣劇痛,她有些驚恐的抓著權志龍,語氣不穩道,「志龍……快……我肚子好痛。」

權志龍原本也是驚慌不已的,但是看著金真兒抱著肚子呻/吟的樣子,他果斷狠狠的咬了手指一下,試圖讓自己冷靜一點,食指都咬出血了,他這才鎮定下來,將衣櫃里準備好的東西戴上,然後打橫抱起金真兒往屋外衝去。在經過客廳的時候,權志龍也沒想起有個兩百多歲的鬼的事情。

金真兒半躺在後座,一邊捂著肚子一邊斷斷續續道,「權…權志龍……都是你!都是你!我跟你講……你以後別想……別想好過了……」

權志龍急得直冒汗,但是還是平穩的開著車,「是是是,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真兒,是不是很疼啊?」

金真兒疼得不行,豆大的汗珠直冒,「廢……廢話!」

權志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自家寶寶為什麼提前出來了?是不是被屋子裡的兩個鬼嚇的?

作者有話要說:龍哥這輩子都不會改變自己的本性的,他要是真能改了,也就不是他了。只不過他學乖了,以後會在真兒面前隱藏著。還有Ghostobserver這個軟體我玩了一下,不過這個軟體的開發商都說了這個是娛樂。我!了!個!去!晚上真被嚇到了 隨著最後一聲痛呼,金真兒聽到一聲啼哭,頭髮幾乎都汗濕了,她的臉色很蒼白,上氣不接下氣道,「給…給我…看看…寶寶…」護士抱著紅通通的孩子湊到她面前,金真兒看了一眼之後滿意的暈了過去。

勝利等人趕到的時候,權志龍就蹲在產房門口捂著臉,肩膀抽動著,走近一點,還能聽到他的嗚咽,崔TOP和太陽對視一眼之後趕緊轉過身丟下一句話就溜走了,「我下去買點吃的…你們先頂著。」大成見不對勁也趕緊跟著溜了。

隊長哭了?這等糗事被他們幾個看到來個事後報復誰受得了?反正忙內皮糙肉厚,並且也已經習慣了被隊長虐得體無完膚。不得不說三隻對讓勝利背黑鍋完全無負罪感。勝利原本是幾隻裡面最機靈腦子也轉得最快的一個,可是因為還沒睡醒,腦部零件還沒開始工作,所以稍微遲鈍了一下。

「哥?」勝利試探著喊了一聲,權志龍趕緊抹了抹眼淚抬頭看去,勝利立馬一個哆嗦回過神來,再轉頭看看他的小夥伴們都不見了,只剩他一個人站在這裡和隊長淚眼對視。權志龍想要用袖子擦擦眼淚,可是發現鼻涕都要流出來了,於是吸了吸鼻子道,「愣著幹嘛?給哥一張紙巾。」勝利見沒有辦法瞬間移動,只好挪著步子蹭了過去,蹲著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哥啊…你好些了吧?」

權志龍繼續吸了吸鼻子點頭道,「我還沒見過我家寶寶,你去替我看看,我現在去看真兒。」在權志龍心裡,自家寶寶固然重要,可是金真兒更加重要,他首先要看的當然是自家親愛的。勝利點了點頭,然後跟著護士過去了,權志龍溜到安全通道那裡,深呼吸幾口,甚至還原地做了幾個俯卧撐之後才麻利的去了金真兒的病房。


她睡得非常安寧,只是嘴唇還是破皮了,剛才應該很痛吧?權志龍單膝跪在床邊,握著她的手,感覺到有些濕潤,他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她的手心都掐出血了,剛才才憋住的眼淚又忍不住流了出來,權志龍握著她的手貼在自己的側臉,「我不會再讓你受這種苦了……等你出院了我就去做結紮手術…」想起什麼他又皺了皺眉頭,「好吧…又有點不想做了,其實我還是想要兩個孩子的…等到你醒來咱們商量商量。」

勝利跟著護士來到新生兒的房間里,看著緊閉著眼睛的紅通通皺巴巴的類似猴子的嬰兒,勝利糾結了…也不管護士還在身邊,他就悲憫的看著自家干侄子道,「好可憐啊,長這麼丑,你那追求完美主義的爸媽可能不會認你了…」唉聲嘆氣了一會兒之後,勝利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淚,「不過沒關係,叔叔會養你的。不過如果你像你爸爸那樣奢侈的話,叔叔也無能為力了,小爆炸,你要知道,叔叔很窮,只能管你吃飽。」

「那個,剛出生的小孩子都是這樣的。」一旁的護士嘴角抽了抽,終於忍不住開口道。

勝利訝異回過頭來,然後瞅了瞅旁邊的嬰兒,仔細端詳比較了一會兒之後,依舊唉聲嘆氣,「小爆炸,不是叔叔偏心,其他的小寶寶雖然也很醜,可是也沒你這麼丑,這該如何是好啊!」護士抓狂了,這個蛇精病真的是勝利嗎!!得趕緊告訴自家迷途的妹妹,其實她的偶像是蛇精病!她面帶微笑道,「剛出生的嬰兒都是一天一個樣,那些孩子都已經出生好幾天了,所以沒有那麼皺巴巴的。」勝利自動屏蔽掉護士的話,拿出手機一邊拍照一邊憐憫道,「叔叔不應該用像素這麼高的手機的,嘖嘖嘖,朦朧美估計是沒轍了。」

勝利心滿意足之後,不顧後面面色抽搐的護士,大步往金真兒所在的病房走去。

等他到病房之後,裡面幾乎圍滿了人,權志龍還有金真兒那邊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圍在一起嘰嘰喳喳的。

「志龍他媳婦屁股太小了,我還擔心不好生養呢!」這是權志龍他嬸子拍著權媽媽的手樂呵呵道。金真兒皺了皺眉頭,但是很快又恢復平靜,只是在被子里的手狠狠的掐了權志龍的手一下。權志龍疼得呲牙咧嘴的,但是想著真兒大概是有些尷尬了,於是笑眯眯對著嬸子道,「嬸嬸還沒吃飯吧?我在醫院附近的那個餐廳包了一間房,您餓了的話可以過去吃。」

「恩,還是志龍考慮周到——」權媽媽和權爸爸在看到自家兒媳婦無恙的時候終於開口道,「我們先去看看孫子,然後再去吃飯。」金真兒聞言撐起身子,對著其他親戚禮貌的點了點頭笑道,「是啊,辛苦各位一大早就過來了…」


於是權爸爸和權媽媽帶著各路親戚去看寶寶了。

「哎呀,嫂子你真有福氣,現在就抱孫子了!我瞅著你兒媳婦看起來還是很面善的。」

「是啊是啊,多有禮貌,長得也是水靈靈的。」

等到一群人走遠之後,勝利溜了進來,「我剛去看了小侄子了,光看現在這樣就知道以後肯定是個大帥哥。」討喜的話誰不會說,果然權志龍和金真兒都滿意的點了點頭,勝利拿出手機遞給權志龍,「剛才還拍了照片,簡直跟哥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權志龍滿懷期待的點開一看,滿臉笑容頓時頓住了,有些糾結道,「勝利…你確定沒看錯?」勝利聞言撲哧笑了起來,拱了拱手道,「我確認了至少三次!」東永裴等人也跟著進來了,三隻都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拍拍胸口,「剛才差點就被樓下的護士認出來了,好險好險。」勝利毫不留情的白了他們一眼。

金真兒看著權志龍那副糾結的樣子,自然明白他在想什麼,於是解釋道,「剛出生的寶寶都是皺巴巴的,跟猴子似的,最多一個月之後就會白白嫩嫩了。」扯了扯被子,也不管其他人都在場,直接開口,「你那是什麼表情?!我和寶寶都沒嫌棄你?你還敢嫌棄他?!」

權志龍尷尬的撓了撓頭,趕緊抱著金真兒急切道,「你再借我幾個膽我也不敢啊!我就是,我就是太開心了,對對對,太開心了所以才會語無倫次。」金真兒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打了個哈欠就準備睡覺了。

其他幾個人都在心裡憋著笑,神馬叫報應?神馬叫現世報?!這就是!看你還敢不敢隨便在我們面前炫耀?金真兒睡下之後,權志龍自然馬馬的去看自家寶寶,順便再確認一下,他實在很懷疑勝利是不是在惡作劇戲弄他,怎麼說憑他和真兒這氣質,這相貌,生出來的孩子最起碼在起跑線上都是鐵板釘釘的第一名啊!

「他到底還要保持這樣的動作多久!」崔TOP等人表示腳都站麻了……

權志龍就那樣一動不動的專註的看著自家小爆炸,看了快一個中午了!就算是最溫柔的東永裴叔叔都忍不住錘了錘腿,權志龍看著閉著眼睛睡覺的小圓肉球,心裏面暖得不像話,這是他的寶寶,他和真兒生命的延續,如果條件允許的話,權志龍真想灑一把熱淚。

該怎麼描述當爸爸的感覺呢。

第一,他首先想到的是該怎麼控制自己的購物慾…勢必要給寶寶一個最好的生活環境。

第二,這個小東西真脆弱,我以後一定要好好保護他,不讓他受到一絲傷害。

第三,自己要開始控制染髮抽煙喝酒了,一定要活很久很久很久,因為爸爸要看著你茁壯成長。

權志龍眼眶微紅走了出來,看了一眼杵在門口的四隻,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道,「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連找一個和我討論爸爸經的人都沒有,哎。」看著其他四隻迅速變了的臉色,權志龍又繼續開口,「你們幾個理解一下我初為人父的心情,不不不,你們又沒當爸爸,怎麼能理解呢?」

這是友盡的節奏么。其他四隻默默想著。

想起什麼,權志龍又吸了吸鼻子裝作不經意道,「對了,你們幾個先不要透露小爆炸出生的事情,一個月之後我來宣布。」小爆炸,爸爸真的沒有嫌棄你!只是你該明白爸爸的良苦用心啊,爸爸這麼注重形象,你應該也是吧?自然要以最好最可愛最萌的形象出現在眾人眼前啊!

「哦。」其他四隻正在琢磨著是不是真的要友盡了,所以回話也不是特別熱情。


一個月後,權志龍更新1NS,照片中,他抱著小爆炸面對鏡頭,這個時候的小爆炸已經不同於剛剛出生時的皺巴巴的猴子樣了,他皮膚很嫩很白,黑亮的胎髮有些微卷,嘴裡正在吐著奶泡泡,眼睛睜得大大的,很亮很有神。我是小爆炸,也是權世錫,我的耙耙是權志龍,他很帥氣,我的麻麻是金真兒,她很漂亮。我的大叔叔是崔TOp,我認為他單身至今是有理由的。我的二叔叔是太陽,請大家忽略他最近的藝術家氣息。我的三叔叔是大成,眯眼一笑很傾城。我的小紉紉層熟勝翻l聖樹皿七的的里明國早敖布丟7丈涼要的由黔倪們貓n日,蕪望十窮壹神 小爆炸正歪倒在嬰兒床上咬著自己的腳丫子,金真兒在旁邊看著一陣樂呵,因為寶寶的出生,還有這段時間金真兒的表現都足以讓權志龍了解到她不會再離開自己了。他們重新搬回了首爾,只是在休息的時候會回去小島上住一陣。

與此同時,美國的某個公墓,韓哲俊捧著一束花,映襯著陰雨綿綿的天氣,墓地顯得格外陰森,他看著墓碑上的照片,笑出了聲,極輕的呢喃著,「哥哥,你可以放心了,她現在是徹徹底底的幸福了……咱們也該從她的人生舞台中落幕了。」他探出手蹭了蹭墓碑上的泥土,靜靜的呆了一會兒之後,起身拿起放在口袋中的眼鏡,然後離開。

墓碑上的名字赫然是——HanZheJun.

沒有人會知道,其實韓哲熙在幾年前就已經去世了。沒有人會知道,現在的韓哲熙也是韓哲俊。大家知道的不過是韓哲熙的孿生弟弟於一場空難中去世。他一邊往外走一邊拿起電話撥通,看向車窗外,「資料已經改了,墓碑也重新翻新了,韓哲俊於2014年空難中去世,就算權志龍要查,也只能查到這個。」金真兒正在拿著撥浪鼓逗小爆炸,聽到這話淡淡笑道,「多謝了。謝謝你,讓我擁有了最完整的幸福。」

「不必客氣,你知道的,我為了你什麼都願意做的。」韓哲俊一隻手有節奏的敲著方向盤,看向遠方,低低笑著,「哪怕將自己的親哥哥逼死。何況,他本來就該死不是嗎?」韓哲俊並不是如他所說的在醫院見到金真兒哭得那麼傷心才會對她上心,他在很早之前就喜歡上她了,只不過那個時候,她是哥哥的女朋友。韓哲俊的愛情不是佔有,而是成全,不管是之前的韓哲熙抑或是現在的權志龍,韓哲俊從來沒有想過要去破壞金真兒難得的幸福。只是哥哥千不該萬不該在那樣的時候拋下真兒,害得她失去了最寶貴的夢想,所以,韓哲熙必死。

逼死一個人很容易。韓哲熙雖然貪生怕死,可是他也是真心喜歡金真兒的,所以在車禍發生之後,他整天都處於內疚還有自厭中。逼死這樣一個人簡直易如反掌。韓哲俊只要輕輕的在他耳邊說著金真兒目前的慘況,以及稍稍的表示對他的不屑,韓哲熙就徹底崩潰了。於是,韓哲熙於車禍后一年抑鬱而死。

這個時候金真兒已經在籌措自己的計劃,韓哲熙的死讓她有些意外。但是她也並不關心,一個早就不屬於她生活中的人,死就死了。這個時候韓哲俊找上了她,因為家族繼位的原因,韓哲熙作為嫡子嫡孫,是要繼承在韓國宗室的財產以及地位的。他死了,一切成空。於是韓哲俊代替韓哲熙繼續活下去。韓家對外宣稱小兒子去了其他國家。消除了一切證據,韓哲俊就成了韓哲熙。

「哲俊,真的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不會這麼快擁有幸福。」金真兒是真心實意的感謝著他,其實在悼念導師從美國回來之後,金真兒就已經察覺到了權志龍的不對勁,她知道他在她身上裝了竊聽器,不,在此之前她就已經預料到自己的結局了,和金振宇見過面之後,她就知道了,以愛為牢。

車禍事件的真相讓金真兒雖然懵了,可是不至於失去理智。雖然後來這件事情看似已經過去平息了,但是她明白,以權志龍的性格不會輕易就此翻篇。她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沒有之一。她了解他每一個表情所代表的意思,她了解他的偏執,他的執著以及骨子裡的陰狠。她實在不喜歡事情在自己的掌控之外,於是,韓哲俊出現了。權志龍要找一個理由讓他自己安心,她就給!從另外一種層面上來講,不是權志龍囚禁金真兒,而是金真兒逼著推著他囚禁了自己。

就像時鐘一樣,一個零件出了問題就可能就此怠工。權志龍的猜疑還有不安全感,如果就此放任,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不可預知的問題。於是金真兒創造了一場她可以預知可以應付的事故。那就是韓哲俊的出現。他的出現激化了權志龍的反應,他勢必會更加猜疑,金真兒看著他一步步走到絕路,最終,將他逼到偏執的盡頭,於是,有了囚禁…

「我希望你這次的幸福是真實的。」韓哲俊眼神黯然,他不是不想和她在一起,韓哲俊這個人極其冷情自私,毫不誇張的說,在這個世界上他最愛的人只有兩個,他自己還有金真兒。金真兒低頭吻了一下肉嘟嘟的小爆炸,眼裡都是幸福的笑意,「當然,如果這份幸福不真實,我不會介意摧毀了它。」

「我會在你摧毀了它之前幫你摧毀。」韓哲俊愉悅笑道,「你大概不會知道親手解決掉情敵,讓他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滋味多麼美妙。」

金真兒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志龍和韓哲熙不同。這個最大的不同不是愛我的深淺程度,而是我愛志龍,但是不愛韓哲熙。」權志龍和所有的人都不同,金真兒可以理所當然的利用著愛她的人,比如長谷川楓一,比如水原佑果,又比如韓哲俊,可是她所做的這一切,不過都是為了再次得到權志龍的傾心。人們常常會說鐵石心腸,金真兒想,大概是所有的真心還有牽挂都給了一個人,所以便對其他人都真心不起來了。

她從來都沒有後悔過離開志龍,然後遇到韓哲熙,因為不是那樣的遭遇,就不會成就今天的她。她當然明白,如果自己一直都呆在權志龍身邊,感情之路一帆風順的話,不一定會是一個好結局。愛情是有保質期限的,即使是再相愛的兩個人。但是金真兒有了那離開的六年作為冷凍期,生生的將權志龍對她的感情擴增到了最大化。遺憾,還有求而不得才是保證愛情永遠新鮮的保鮮劑。金真兒要的從來都不是權志龍對於她的安全感,有了安全感才見鬼呢!要想自己有安全感,那就要讓別人沒有安全感!

「哈哈哈哈哈哈,我突然有些可憐又有些羨慕權志龍了。」韓哲俊放聲大笑起來。

「恩?」金真兒用小毛巾擦了擦小爆炸吐出來的奶泡泡。

「我可憐他這一生都被你死死的控制著。我又羨慕他能被你這樣費盡所有的心思控制著,想來他即使知道這一切也是願意的。」韓哲俊這句話到底是真心的。金真兒這個人很奇怪,即使他明明知道她只是利用自己的,可是還是忍不住對她情深至此。他想,不管是長谷川楓一,還是權志龍,還是他,愛上金真兒的從來都不是她的外表。

就算不愛她,這個女人足智多謀近乎妖,她總會有辦法讓有利用價值的人愛上自己。

唯一例外的大概就是權志龍了吧。

他沒有任何利用價值,可是在金真兒眼裡,他比什麼都珍貴。韓哲俊一直都在想一個問題,想了好幾年了,一直都沒有找到答案,此刻終於忍不住問出了口,「這麼多年來,支撐著你回到他身邊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