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銀質鎧甲男說話非常具有禮貌,而站在他身後的十人則是面無表情,好像什麼都不關心似的。在說話間,遞給眾人一個小本子,上面記載了混亂之城的一些規矩。

「放心,我不是第一次來混亂之城,這裡的一些規矩我還是知道的。你們的城主沒有換人吧?還是血月?」

安聖浩隨意的問道,目光卻是掃向混亂之城城主府的方向。

「大膽,居然敢直言我們城主大人的名諱?」

銀質鎧甲男子還沒發話,站在他身後的一個鐵質鎧甲男子怒喝出聲,本來還面無表情的十人,個個臉上浮現怒氣,盯著安聖浩等一群人,神色有些不善。

「阿丁,不得無禮。」

銀質鎧甲男子呵責道,不過從他的語氣中根本感受不到,看來在銀質鎧甲男子心中。也是不滿安聖浩直言城主之名的。

要不是看在這些人是從超遠距離傳送陣中出來的。他們何須這麼客氣。要知道。超遠距離傳送陣並不是一般人可以乘坐的,要是沒有關係者,花上的錢財可是不少。

「呵呵,看來上百年沒來這裡,血月那小子可以啊!居然沒有被其他三個傢伙gandiao,不錯不錯!」

安聖浩根本沒有將這些鎧甲男子放在眼裡。他們的實力還不入安聖浩的法眼,其中最厲害的就是面前這位銀質鎧甲男子,實力達到了武皇境四階程度。剩餘的鐵質鎧甲男子實力都在武王境五階左右。

這樣的實力安聖浩根本就不在意,也不需要在意。至於血月這個人,安聖浩只是順帶一提罷了,當年要不是他出手,血月早就死在其他三人手中了,哪還能做的上混亂之城的城主。

在百年前,混亂之城的城主還不是血月,而是另外一個,名為蒼天的男子。當時,血月。劉川,鼓風三人的實力都很強。都有可能成為新一任城主。

而本來的城主蒼天自然是希望zi可以連任。在這裡我要說一下,混亂之城的城主是gen每三十年一次大比來選擇的,誰的實力強誰便可以坐上這個位置。

當年為了保證zi可以連任城主之位,蒼天派出殺手去襲擊血月,血月重傷,在危機時刻多虧了安聖浩出手,才救下了血月。後來安聖浩指點了一下血月,令血月實力大增,在最終的城主爭奪戰中一舉擊敗蒼天,劉川,鼓風三人,成為新一任的城主。

想不到百年都過去了,血月居然還是城主,這就證明他最少是連任了三屆的城主之位。

混亂之城歷史上連任次數最高的記錄是一萬零八任,血月連續三屆或者四屆連任也沒什麼奇怪。

「大膽!」

蹭蹭蹭蹭蹭蹭……

十名鐵質鎧甲男子拔出zi腰間的長劍,個個對著安聖浩怒目而視,就連銀質鎧甲男子都面色微怒,有些不悅的盯著安聖浩等人。不過他的理智還在,阻止了手下鎧甲士兵的gdong。

因為他感受到了這些人的不凡,尤其是面前這位。

「好了,你們一邊去吧!我來叫你們城主過來。」

說罷,安聖浩精神力外放,朝著混亂之城城主府而去。本來銀質鎧甲男子與十人鐵質鎧甲男子fen的要動手,可在安聖浩qishi一出的時刻,全部動彈不得,一個個驚赫的看著安聖浩,眼中蠻是不可置信。

很快,大約一分鐘都沒有到,一道身影劃破長空,chuxian在安聖浩等人身前。

這是一名中年男子,身高大約在二米左右,身材比較消瘦,皮膚卻是非常白皙。

「參加城主大人。」

在這名中年男子chuxian后,銀質鎧甲男子與鐵質鎧甲男子發現剛才壓制著動彈不得的壓力消失了,個個開始朝著中年男子行禮。

「血月,現在混的不錯啊!」

安聖浩看著面前的血月打趣道。

「師傅!」

血月看到安聖浩,眼神立刻濕潤,一下子跪倒在地,給安聖浩磕起頭來。

「師傅?」

龍晨等人看到這一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而鎧甲衛士們更是目瞪口呆,想不到他們佩服愛戴的城主大人居然是面前這老頭子的徒弟。

「哎,血月,可不要亂磕頭啊!我可沒有收你為弟子。」

「師傅雖然沒有收弟子為徒,可是在弟子心中,指點之恩永不敢忘。弟子能有今日之成就,還是多虧了師傅你。哪怕師傅你不認我這個徒弟也沒關係,在我心中,你就是我一輩子的師傅。」

血月很激動,說話也是有些激揚。

「好了好了,我這次是順道來的,帶著我們學院的學生去參加這一屆的五大陸學院爭霸賽,他們我想從你們混亂之城開始,讓他們自行進入中央大陸,到達烈火城。」

「師傅,你是說讓這些學員們自行穿越我們混亂之城外面的混亂三角區域?」血月目光有些吃驚,看了看龍晨等人。畢竟龍晨等人看上去非常年輕,一看便是此次學院爭霸賽的學員。

「恩!」

「師傅,混亂三角區域可是雲集了東方武者大陸的武者,南方魔法大陸的魔法師,北方仙者大陸的仙者三種職業,在這裡就是混亂,殺戳,根本沒有道理可講。要是讓他們穿越這裡,到達烈火城,恐怕非常危險。」

「沒有危險我還讓他們穿越幹嘛?不如我直接帶著嘍!只有如此,才能讓他們更快的成長,哪一個頂尖強者不都是如此經歷過來的?只有血與火的磨練才能造就高手,閉門修鍊只能令修為倒退。」

「是!師傅,弟子知道了。」

「不要叫我師傅了。」

「師傅不要叫我就不叫,師傅你就放心吧!徒兒一定不會再叫師傅你的。」

血月口中說著不叫,可是每句話都在重複著師傅。安聖浩被血月叫的沒轍,也就懶得管他。

接著眾人在血月的帶領下,來到了混亂之城的城主府。(未完待續……) 城主府很大,龍晨等人被安排在一個大的院落之中。安聖浩則被血月請去了,不過安聖浩在臨走之前發話,讓龍晨等人休息一天後便出發,穿越混亂三角區域,前去中央大陸邊緣的烈火城。

而且中間還有時間限制,必須得在七天內通過,不然就算是失敗。

第二天一早,龍晨等人便離開了城主府,朝著混亂之城的東門而去,只有從東門出去,就是混亂三角區域。

一行十人開始出發,為了方便指揮,眾人決定找出一個領頭者,安排指揮什麼的。

龍晨並沒有要這個指揮,而是推薦了夜白衣來做他們的指揮,蘇恩雪沒有任何意見,其他人見到龍晨與蘇恩雪,以及饒逸風三人都同意夜白衣來暫時領導大家,也都同意了。

夜白衣本來也要拒絕的,看到龍晨,蘇恩雪,饒逸風三人一副甩手掌柜moyang,無聲的苦笑一下。

十人之中,有能力擔當隊長的也就四個人,分別是龍晨,蘇恩雪,饒逸風以及夜白衣。畢竟這四人都是進入武王境的,實力比其他六人要強上不少。

雖然其他六人都服用了九花玉露丸,戰鬥力又有一絲提高,可是和龍晨等人比差距還是巨大。

好在有幾人已經摸到武王境的門檻,只有時間到了,就可突破,他們現在所欠缺的便是機會。

眾人在城中販賣食草馬的地方,買了十頭食草馬妖獸,這種妖獸級別很低。屬於下等妖獸級別。實力大部分都是武者級別的水準。可是它們的耐力非常好,適合長途跋涉。

所以食草馬被一些利益的商人交易,由於需求量特別大,一些看中商機大的人開始大規模飼養食草馬。

龍晨等人現在所買的食草馬就是飼養的,並不是野生食草馬。要知道,野生的食草馬在耐力方面更勝一籌,而且戰鬥力也比飼養的食草馬要厲害。

眾人買好食草馬之後,便開始朝著東門前進。一途上發現許多商隊在招募雇傭兵。

這些商隊為了賺取巨額利潤。不惜從這個大陸走私物品到另外一個大陸,賺取驚人的價格。

雖然危險了一點,可是利潤卻是相當高的。

要是這些商人走正常渠道,所需要付出的關稅十分龐大,對於商人來說,為了利益可以鋌而走險。

在混亂之城中,這些走私的商人是最多的。而敢來這裡走私的商人都是大的商團,這些商團為了安全起見,會花錢雇傭一批人,保護他們進入別的大陸。

完成任務。商團會付給雇傭者一批錢財。

在這裡,被雇傭的人統稱為雇傭兵。龍晨看到這些商團在招收雇傭兵,立馬心頭冒出一計。


「哎,大家,我有一個好主意。」

龍晨忽然開口,叫住了前進的眾人,以夜白衣為首的眾人立刻將目光看向龍晨。

「什麼好主意,說出來聽聽。」夜白衣點頭示意龍晨說說看。

「我們這樣前去中央大陸烈火城,中間肯定危險重重,我們十人的實力在這裡算不得什麼,既然如此,我們何不裝作雇傭兵,加入到前去中央大陸的商團。」

「如此一來,我們和其他雇傭兵一起,安全性方面將會大幅度增加,而且即使遇到危險,人多也可好抵擋一些。況且這些商團的實力也都不弱,混亂三角區域的危險我們只是聽說,具體多麼危險我們也不太清楚,畢竟大家都是第一次來這裡。不過我相信,既然安院長說那裡很危險,我想絕對不會很輕鬆。我們大家跟著商團也會安全一些,不知道我這個主意怎麼樣?」

龍晨說完,眾人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各自沉思了一會,隨後夜白衣先開口道:「龍晨的主意我覺得非常不錯,完全可行。最起碼對於我們來說利要大於弊,不知道大家的意見如何?」

夜白衣雖然暫時成為領頭者,可也沒有完全獨斷,反而是在說出zi意見之後再詢問一下他人。

「我覺得這個主意可行。」

元一回答,其他人先後都表示可以,最後夜白衣總結髮話,「既然大家都同意龍晨說的主意,那麼我們就去找個商團加入吧!」

主意拿定,眾人便開始尋找適合的商團加入。要知道,不是所有的商團都是出發去中央大陸的。


有的是從中央大陸來,前去武者大陸,或者魔法大陸,又或者仙者大陸。有的從武者大陸來,前去仙者大陸,或者魔法大陸,又或者中央大陸。

再有的從仙者大陸來,前往魔法大陸,或者武者大陸,又或者中央大陸。

再有者便是從魔法大陸來,前去仙者大陸,或者武者大陸,又或者中央大陸。

龍晨等人的意願便是找到一個從武者大陸過來的商團,最好去的目的地也是中央大陸,這樣的商團是為第一選擇。

畢竟龍晨等人都是來自武者大陸,和別的大陸商團混在一起畢竟不好,有些惹眼啊!


「招人了招人了,我們商團中午就出發了。現在要招募一百人左右的傭兵隊伍,最低要求標準是實力不得低於武破一階。我們前去的目的地是中央大陸烈火城,行程七天,有意願的快點來報名,報名時間半個小時,過時不候啊!報酬每人五千個金幣。當然,實力強大者價格好商量。」

報酬一出來,立刻引起了一些修鍊者的注意。七天五千金幣的數量已經很驚人了。


「我要報名,我要報名。」

「我也報名。」

「都別擠,讓我先來。」

「都給我安靜點。」最開始說話招人的男子大聲喊道,「一個個都給我排好隊了,去那邊登記去。」

男子說著手一指,在一旁的確有著一個桌子,桌子後面有一把椅子,椅子上此刻正坐著一個人,手裡拿著紙和筆,顯然是在做著記錄。

「就那家吧!」

夜白衣看了qingkuang后說道,眾人都贊同,並沒有反對。因為這個正在招人的商團來自武者大陸,去的目的地也是和眾人一樣,而且連時間都是七天以內,外加今天中午就出發,簡直太完美了。

龍晨等人立刻下了食草馬,趕過去報名去了。(未完待續……) 報名很順利,眾人稍微展露一下qishi便通過了,很快便招收到了一百多一點的人。

到了中午,商團出發,招收的一百多一點的人自動成為一隊,保護著商團前進。

這個商團名為『無為』商團,商團本身的人數達到了三千左右,其中負責運貨的人數在一千左右。還有一千五百左右的人是商團zi培養的保鏢,也就是手下。

剩餘的五百人都是一些商團的團長的家屬以及私人衛隊。除了商團本身三千人以外,像龍晨這樣的雇傭兵居然也有著一千多人。龍晨這一批的一百多一點的人被列為雇傭兵十隊,交給一個名為烈狂的人指揮。

烈狂是報名之人當中實力最高的,達到了武王境五階的水準。在烈狂的背上背著一把大的砍刀,這把砍刀乃是一把王者兵器。

兵器分為幾種,其中只有達到王者兵器的程度才能算是不錯的兵器。在王者兵器之下,便是極品兵器,再下便是上品兵器,然後是中品兵器,最後就是下品兵器。

王者兵器一般都是武王境武者所使用的,因為修鍊者實力進入到武王境之後,身體可自由吸納天地間的靈氣入體,速度將會得到很大提升,不然也不可能御空飛行了。

武王境施展的力量特別的大,比武破境的武者要高出許多。

要是沒有一把好的兵器,根本經受不住武王境武者內勁的灌注。

在王者兵器之下便是皇者兵器,皇者兵器之上便是宗者兵器。又稱宗師兵器。

再之上便是可以稱之為神兵利器了。

宗師兵器之上便是尊者神兵。尊者神兵之上便是帝器。又稱帝者神兵。在帝者神兵之上便是最強的聖者神兵。

傳言,在聖者神兵之上還有更厲害的兵器,這裡我就不詳加介紹了。

武器等級達到了尊者神兵級別,具有的威力都是毀天滅地的。不然白元的弟子司徒十四也不會因為窺視白元尊者神兵的威力,聯合他人奪取白元的神兵。

無為商團開始上路,大部分人都配備下等妖獸食草馬,稍微好一些點則配備下等妖獸地蜥蜴。

地蜥蜴唯一的特點便是力大,可以負重上千斤以上。甚至更多。對於商團來說,地蜥蜴無疑是一個很好的載貨工具。

大部分雇傭兵騎乘的自然是食草馬,還有一些實力達到武王境的武者,騎得則是地龍。

地龍雖然有一個龍字,可是和真正的龍簡直相差甚遠。不說實力,就單看體型,差距也不是一星半點。

不過畢竟是帶有一個龍字,實力上面也達到了中等妖獸的地步,而且地龍也是可以進化的,屬於可進化妖獸。不過限於天賦的關係。最強的地龍也就達到了上等妖獸級別,也就到頂了。

而烈狂這個龍晨小隊的領頭者。坐騎自然是一頭地龍。觀其實力大約有著武破境的實力。

具體實力如何,還是需要看戰鬥,只有在戰鬥的時候實力才會展現無遺。

商團的貨物都是堆積在中間,有商團zi的武裝力量守護。而龍晨等十個雇傭隊則是分成四波,呈現前後左右守護商團。

這樣的防禦力量算是很強的了,一般的大型強盜或者打秋風的高手都不敢攻擊如此規模的商團。

「各位,我們雇傭十隊一定要做好zi的任務,到時候兄弟們輕輕鬆鬆獲得五千金幣。大家放心,只要聽從我的指揮,我一定會保證大家的安全。」

說著,烈狂散發出了武王境五階的qishi,此qishi一出,立刻給雇傭十隊的雇傭兵們一些壓力。要知道,招募的這些人-大部分實力都是在武破境一階到五階左右,武破六階到八階都不是太多,就更不用說是武破九階了。

至於武王境的武者,除了烈狂之外,還有著十幾個,不過其中大數都是武王境一二階,武王境三階的武者也有一個,是一名女性,身材火爆的不得了,可惜臉蛋上面有著一道疤痕,有些失去美感,不然絕對是一個傾城的女子。

她的實力達到了武王境三階水準,這是這個百人的雇傭兵隊伍,屬於僅次於烈狂的強者。

當然,這是在不算龍晨,夜白衣,蘇恩雪,饒逸風等四人的qingkuang。他們四人在招募展示的時候並沒有爆發武王境的qishi,而是將qishi壓制在武破九階程度。

十個人都是武破九階,在這百人雇傭兵小隊之中算是不錯的了。

這個隊伍武王境四階的強者並沒有,烈狂的qishi散發出來,夜白衣嘴角露出笑容。

對著龍晨等人小聲低語道:「這個烈狂表面看上去粗礦,其實心思還是滿細膩的。居然懂得用qishi震懾一下這些人,等到時候真的遇到危險,也好指揮,看來以後不能讓表面給欺騙了。」

夜白衣說完,其他等人各自微笑了起來,畢竟現在同屬一個傭兵隊伍,自然不能在烈狂大聲說話的時候談笑,那是不給烈狂的面子。

「既然大家不反對我來當你們的領頭者,那麼我烈狂在這裡給大家保證,一定盡量保證大家安全完成這次任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